人氣連載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凜冬將至鑒賞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窗外雪花犹如柳絮一般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一夜之间,便将天地染为一色,但窗内却是柳絮绽放时……。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当杨飞絮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竟然窝在郭淡的怀里,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尴尬,堂堂锦衣卫指挥使,竟然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偷偷瞄一眼郭淡,只见那厮早已醒了过来,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夫人,你恁地羞涩,真不知那天晚上你是如何操作得……哎呦,别打,别打,你的小拳拳可是要人命的呀!”
郭淡一手捂住胸口,夸张地叫嚷几声,趁着杨飞絮收手之际,又赶紧握住她的柔荑,嘿嘿道:“我只是非常好奇,因为那晚我实在是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但那毕竟是你的初夜……。”
“你还说……!”杨飞絮那狭长双目,狠狠剜了一眼,但旋即又声若蚊吟道:“我…我也不记得了。”
“啊?”
郭淡惊讶地看着杨飞絮。
杨飞絮满面通红,羞赧道:“当时我…我也吃了…药。”
“你也吃了?”
郭淡震惊地看着杨飞絮,心道,是个狠人啊!
“嗯。”
“为什么?”
“如果我不吃的话,我…我怕我难以接受。”
杨飞絮的这一句话,犹如一记猛锤敲在郭淡的胸口。
闷啊!
没有比这更伤自尊的。
郭淡纳闷道:“我长得这么帅,又有钱,又幽默,你这难以接受可真是令我很难以接受啊。”
杨飞絮稍稍瞄了眼郭淡,鄙夷道:“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好意思自吹自擂。”
说实在的,作为习武之人,对于郭淡这种清秀俊雅的小白脸可不太感冒。
侮辱!这简直就是天大得侮辱啊!郭淡冷笑道:“说得你好像有缚鸡之力似得。”
杨飞絮笑道:“真是可笑,我若没有缚鸡之力,那就应该是你保护我,而非是我保护你。”
“是吗?”
郭淡呵呵道:“昨夜某鸡是进进出出,你根本就奈何不了,究竟是谁在自吹自擂,你心里就没点数么。”
“昨夜?”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凜冬將至相伴
杨飞絮稍稍一愣,突然,面色瞬间变成血红色,“你这…呀…!”
只见郭淡一个翻身将其压在身上,嘿嘿笑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且看你缚得住不!”
“你这混蛋!”杨飞絮听得羞怒不已,正欲推开郭淡时。
“爹爹!”
门外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声音,仿佛一种魔咒,令郭淡娇躯一软,直接趴在杨飞絮身上,双手紧紧抱住她,哀嚎道:“天啊!”
“你快些放开我。”
杨飞絮面色略显焦虑地催促着,仿佛是在偷情一般。
郭淡眼眸一转,道:“你先说一声‘夫君你真帅,你真猛’,我就放开你。”
“你…!”
“爹爹,你在里面吗?”
“娘!雪雪雪!”
小月儿突然也叫起来了。
杨飞絮听到女儿在门外叫嚷,更是忸怩不安,快速地说道:“夫君你真帅,你真猛。快放开我。”
哎呦!她竟然真说了,可真是刺激。郭淡就更不想起来了,一边摆动着身躯,尽可能的摩擦,一边道:“夫人你再说一声‘夫君bu要’,我就放开你。”
真是人之贱则无敌啊!
可话音刚落,他只觉右手腕被擒住,顿时吃痛地呻吟一声,“夫人,我错了。”
“滚开!”
这时,屋外又传来寇承香的声音,“爹爹,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可别想藏了,快些开门。”
“开门!开门!”
郭承嗣、小月儿这两个半响大声叫嚷起来。
但旋即不远处又传来寇涴纱的声音,“香儿,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娘都说了爹爹在休息……!”
“可是孩儿想爹爹陪我们一块玩雪。”
但很快,就听到一阵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在这个家里面,除徐姑姑之外,谁不怕寇涴纱。
……
听到他们母子对话,杨飞絮可真是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但是郭淡却厚着脸皮,嘿嘿笑道:“夫人,咱们就别辜负涴纱得一番好意。”
杨飞絮倏然坐起身来,怒视着郭淡,真是恨不得一脚将这厮给踹下去。
可恶!
……
当他们夫妻从小院内出来时,只见寇承香、郭承嗣、杨不悔在雪地里面玩得非常开心,寇涴纱和徐姑姑则是在一旁照看着。
“娘!”
小月儿第一个发现杨飞絮,迈着小步子就跑了过来,途中不小心摔得一跤,又立刻站起身来,继续往这边跑来,从小到大,杨飞絮从来不去扶她,一定要让她自己站起来。
她这一喊,顿时引来寇涴纱、徐姑姑的目光,二女皆是笑吟吟地望向这边。
杨飞絮又羞红了脸。
寇承香埋怨道:“爹爹,你今儿怎么起这么晚,这都快中午了。”
中午?
杨飞絮微微一惊,她以为还是早上。
郭淡迈步上前,嘴上打着个哈哈,“昨日爹爹晚上运动了一番,所以…哎呦…!。”
刚迈出一步,他突然一头栽倒下去。
与此同时,杨飞絮抱起小月儿,嘴角露出一抹邪恶地微笑。
“哈哈哈哈!”
见到郭淡栽倒在地,寇承香、郭承嗣兄弟两当即捧腹大笑起来。
小月儿抿着小唇,一双手亲昵的抱着杨飞絮的雪颈,闪亮亮的眼睛仿佛藏着一些秘密。
“真是活该!”
寇涴纱抿唇笑道。
“这地可真滑!夫人,你们可得小心啊!”
郭淡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先是瞄了眼杨飞絮的脚,然后飞快地扑向徐姑姑。
“恭喜!恭喜!”
徐姑姑笑吟吟道。
“同喜!同喜!”
郭淡嘿嘿一笑,一手轻轻搂着徐姑姑,徐姑姑倒是不在意郭淡这些动作,不过她端庄大方气质,让这一切都变得非常自然,反而引人羡慕。她看着在雪地里面玩耍的三个小娃,“他们真是可爱。”
郭淡笑道:“我们的小孩也一定非常可爱。”
徐姑姑稍显羞涩地瞟了眼郭淡。
郭淡眨了眨眼,“今晚就住这里。”
徐姑姑只是笑道:“还是等你新婚燕尔完了再说吧。”
郭淡道:“我们也是新婚燕尔。”
徐姑姑莞尔不语。
不到一日功夫,北方大地已是白雪皑皑,天地一色。
京城的商业活动渐渐较少,人们的重心也渐渐从市集上转移到闺房,专心孕育着下一代。
但是,英雄只争朝夕。
对马岛!
越过对马海峡便是那釜山港口。
大雪并没有令对马岛变得安静下来,而是变得更加躁动,此时此刻这里可能也是整个亚洲最为活跃得地区,因为这里已经驻扎着上万大军,只待那春暖花开时。
这就是日本的第一军团,领军者正是日本大名小西行长。
此时小西行长站在海湾前,那刺骨的寒风却吹不散他脸上的忧愁。
咯吱咯吱!
忽听得一阵有力的脚步声,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面容刚毅的男子走上前来,此人正是第二军先锋将,加藤清正。
“大名究竟在担心甚么?”加藤清正非常疑惑地问道:“难道是担心我军拿不下朝鲜吗?”
小西行长摇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们能否消灭朝鲜,我只是担心我们从朝鲜东部走到朝鲜西北需要多久。”
加藤清正疑惑地看着小西行长。
小西行长道:“朝鲜比我们想象中要弱得多,而大明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大的多,目前对我们有利的是,朝鲜似乎对大明亦有防备之心,故而并未向大明求助,这就是我们绝佳机会,我们必须要以最快得速度拿下整个朝鲜,多耽搁一日,我们的胜算就要少一成。”
加藤清正问道:“你还是寄望于与那女真合作?”
小西行长摇摇头道:“不是寄望,而是我们一定要与女真达成合作,上回澎湖一战,与我激战数日得弗朗机人,最终却臣服于大明,我不觉得以我们的力量可以彻底消灭大明。”
加藤清正道:“那只是大明诡计取胜,这不能证明什么。”
小西行长道:“但有一点可以证明,就是大明海军并不弱于我军,我能够封锁天津卫多久,也犹未可知,我们必须要速战速决,否则的话,后勤可能会面临极大的压力,但如果我们能够迅速在朝鲜站稳脚跟,同时与女真达成协议,那么便可削弱大明海军对我军的威胁。”
加藤清正皱眉道:“可是你上回派人联系女真,却没有结果。”
小西行长道:“那只是因为女真对我们并不了解,当我军抵达女真与朝鲜的边界时,女真就将会面临两个选择,第一,与轻松消灭朝鲜的我军交战,对于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我们两败俱伤,大明一家得利;而第二,与我们达成联盟。我曾多番派人调查女真与大明的关系,只要我们能够迅速解决朝鲜,那我有十成得把握能够说服女真与我们联盟,一同对付大明,那样的话,我们的胜算将会大增。”
其实日本去年就打算进攻得,但是澎湖一战,令小西行长见识到大明的实力,因为弗朗机人在他们看来是比较强大的,但是最终却选择交出吕宋岛。
这令他心有余悸,他就建议丰臣秀吉再等一年,而他在这一年主要的活动,就是联络女真。
说到这里,他看向加藤清正,道:“我军登陆,将会直奔平壤城,这后方可就交予你了。”
加藤清正哼道:“我可不是上去清缴一些残兵败将的,我会很快就追上你们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