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穩住別浪笔趣-第四十三章 【簡簡單單】展示

穩住別浪
小說推薦穩住別浪稳住别浪
第四十三章【简简单单】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学生们懒懒散散的收拾书包。
李颖婉冷着一张脸,一板一眼的把黑板上老师的板书抄完。
“那个,李颖婉同学。”旁边的班长笑嘻嘻凑过来:“你住的离学校远嘛?”
李颖婉用冷漠的眼神看过去,却就是不说话。
就这么沉默着,班长怂了,讪讪的收回了目光。
走出教室,迎面就有两个隔壁班的男生等着,其中一个还算是有几分姿色,就是脸上冒了些豆豆。
胆子倒也不小,大庭广众就直接把一封信塞李颖婉手里了。
“我看不懂。”李颖婉冷冷看了一眼手里的信封。
对面摆出一个自以为洒脱的笑容:“我用英语写的。”
但笑到一半,僵住了。
嘶啦!
信封在长腿妹妹的手里直接就撕成了两半。
李颖婉凑近了半步,依然是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这位,华语的音调还是有些生硬,但语气却是非常坚决:“我说看不懂,是客气话。”
随着变成两半的信封落在地上,李颖婉快步走开,留下目瞪口呆的少年。
嗯,大概桑心了。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还有两个同班的男生在那儿兜兜转转,一个大概是家境不差,推着一辆最新快的山地车,却就是磨磨蹭蹭不走。
眼看李颖婉出来了,就凑了过去:“李颖婉,我们今天生物课一起做实验的,还记得嘛?你住哪儿?顺路的话一起走?”
李颖婉深深吸了口气,平视着面前的男生,忽然直截了当就开口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呃……”男生心跳有点加速,又有些惊喜……南高丽的妹子这么直接的嘛?
正纠结怎么才能回答的潇洒又风趣一点……
“可我不喜欢你。”李颖婉冷冷丢下这么一句。
一辆现代轿车缓缓开到了校门口停下,司机下车一路小跑过来打开车门,李颖婉上车。然后司机看了一眼校门口的这个男生,面无表情回去,上车,开走了。
孙校花和罗青两人一路走到校门口,目睹了全部过程。
罗青叹了口气:“害,又一个受伤的小心灵啊。”
扭头看了一眼面色不太好的孙校花:“孙可可,你可要加油了呀。”
孙校花深深吸了口气,脸上原本是阴霾,忽然却又扬起笑脸来,看了罗青一眼,蹦蹦跳跳去车棚取了自己的车。
“你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啊。”罗青奇道。
“她受欢迎,关我什么事情。”孙校花推车出来,白生生的小腿就跨上车坐好:“再说了,她不是想黏着陈诺么?可是她现在,连陈诺在哪儿都不知道呢。”
“……”罗青抓了抓头皮。
“她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呀。”孙校花眨了眨眼,骑车走了。
罗青心中一动,孙校花去的方向压根不是回家的路……
咦不对,她家就在学校旁不远,平时是不骑车的。
·
陈诺在吃面。
大碗六鲜皮肚面。
泡好的香菇干,味道十足的榨菜,都切成了丝儿,加上一把木耳,一把新鲜的青菜秧子。
红汤,宽面,加了一份小排。
没打溏心蛋,却是一个老卤里煮过了的剥了壳的鸡蛋,用菜刀在蛋白上划了几刀豁口,在油锅里炸到表皮有了焦脆感——这叫虎皮蛋。
蛋白到蛋黄都是老卤里煮透了的,外加油锅里过了,表皮焦脆,一口咬下去,那个口感!
厚厚的皮肚切成了一块块的,煮过了的,扔在汤汁里吸透了吸饱了,一筷子捞起来一片,一口咬下去,绵软之中又带着猪皮的劲道,还有满嘴都是汤汁的鲜美。
一口鲜透!
完了趁着这股子劲,怼上一大口面条,呼噜呼噜就能顺到肚子里。
从胃暖到外!
陈诺和磊哥一人捧着一个海碗,吃的不亦乐乎。
尤其是磊哥,今天算是遭了大罪了,被凉水泡了小半天,又累又饿。
此刻吃的恨不得脸都要埋进碗里去。
两人都没说话,一口气把面吃完了。磊哥捧着碗喝汤,然后用眼睛偷瞧身边这位小爷。
“饱了?”
“饱了!”
“那聊聊吧。”陈诺笑着把碗推开。
磊哥立刻放下了碗,然后伸手在兜里摸香烟,一摸才想起,自己今天在水里泡了,刚从家里换了衣服出来,没带烟。
起身去柜台找面店老板拿了包金陵回来,撕开先抽了一支递给陈诺,又给他点上,这才给自己也点了一支。
规规矩矩的坐下,看着眼前这位小爷。
“今天怎么回事,先说说。”
磊哥点头,随即一五一十把事儿说了一遍。
不复杂,李青山图谋他的铺子,找人来谈没谈拢,今天就来了个狠的手段。
活该磊哥倒霉,自己的靠山倒了。
可若是在平日,李青山也没这么轻易能把磊哥拿下。
磊哥大小也混了几年,虽然没啥大的势力,但干的是坐地销赃的买卖,家里也养了几个手下跟着。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愛下-第四十三章 【簡簡單單】讀書
若是在往日,李青山要动磊哥,也没这么容易。
可是……
这不是……前些日子,磊哥的铺子让陈诺扫了一遍么?
家里能打的全趴下了啊!
其中一半现在还在养伤呢。
今天李青山是打了磊哥一个措手不及,家里几个还能动的手下都出去收车了,刚好就磊哥和一个小伙计在家里,结果就被推了塔。
陈诺听完,想了想:“你有什么想法没?”
“……”磊哥眨巴着眼睛。
陈诺笑了。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你的老大进去了,手下人群龙无首,都散了架子。你自己没什么想法?”
磊哥顿时脑子里一激灵,他试探道:“我原来靠的那位大哥,打打闹闹的行,也有一帮子人,但做生意的脑子不太行,所以没啥底子。就留下了一个饭馆。”
“嗯,接着说。”
“原来呢,倒是不少人,可都是一群没脑子的,打打杀杀行,赚钱都不会。如今老大进去了,别人没他的那种威望,也维不住人。最重要的是,饭馆也让封了……大家才散了的,总要找地方吃饭啊。”
陈诺笑了,看着磊哥:“那你能把那些人维住么?”
磊哥忽然觉得身子有点燥热,想了想:“我没那么大面子,也缺钱。”
光头脑子转的飞快,一会儿功夫就把账算出来了:“我自己还有十几万的积蓄,把店里的流水都算上……这个月还能抽出个三万五万的。
但还是不够。
老大手下能打的,做事儿靠谱的,我又熟悉的,算一下我最多也就能拉过来十几个顶天了。再多的我没那个牌面。
养这么些人,一年总要个几十万的。而且……不能干养着,总要有个营生,让人觉得跟着你干有奔头,总不能天天去打打闹闹的。
我现在的买卖,养不活那么多人。”
陈诺点点头:“接着说,还有么?”
磊哥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其实我本来今年想做个大买卖的。”
“什么?”
“总收黑车不行,来钱虽然快,但这个事情扛着雷呢。不知道那天一个严查,我说不定就要进去了。所以,我本来想今年联系一个电动车的代理……”
“嗯,是条路子。”
陈诺点头。
新世纪前后这两年,电动车的市场越来越大。这个磊哥看来不是个没脑子的,知道为将来做打算。
“拿代理,做电动车,然后铺子还要扩大,得把左右的铺面能拿下来最好……我手里钱就不够了。若是这个时候再去拉人马,做不起来啊。”
陈诺点点头:“我给你五十万,你这个买卖干的下来不?”
“…………”磊哥一愣,脸上大喜:“干的下来!五十万,我自己再把积蓄拿出来,凑个七十万,够把我旁边的店面也盘下来,然后拿个电动车的代理。嗯……还能把原来老大手下的人拉过来几个……我算算,不用多,拉来十个八个的,这架子就有了!
虽然干不过李青山那个老狗日的,但他想再动我,也得好好琢磨琢磨!”
陈诺叹了口气。
这也就是2001年的年初。金陵城市中心的一套像样的房子,也不过20万。
在金陵城这个地方,好样的公司里上班的白领,一个月工资也就一千多块。年收入不会超过两万。
拿二十万出来,足够让七八个混社会的青年跟着你混一年了。
当然还有别的花费,若是遇上打硬架的,汤药费,安家费什么的,也都要另算。
陈诺点了头:“行吧,明天我把钱拿给你。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好!以后我就给您打工了!这买卖,你是老板,我是打工的。”
“不。”陈诺笑着摇头:“钱,我不是入股,就当是借的。有钱了,还我。”
这一说,磊哥心中就更敞亮了。
可又忍不住有些疑惑。
这位小爷不入股不当老板……他难道不想赚钱?
他图什么?
忽然想起那位孙老师。
可自己也没有那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啊。
·
很可惜,那个李青山是个老绝户,不像肖老板,有家有口的。
陈诺若是想用对付肖老板那套对付他,怕是不管用。
而且,总不能真的弄死他。
李青山已经混出来了,有头有脸的。又做这么大买卖……如果人忽然没了,不管是白道黑道,都得找!
不是怕,而是没必要。
真当警察吃干饭的?若是干死了李青山,顺着磊哥就能摸到陈诺这儿来。
总不能为了干个李青山,就让陈诺抛下现在的小家和现在的生活,从此浪迹天涯去?
欸?说起肖老板,不知道这位回来了没。东南亚的椰子估计也喝够了吧。
·
吃完了面,两个男人回到了磊哥的车行里。
磊哥打扫了一下车行里的垃圾,然后打电话招呼了几个在家养伤的手下过来商量事情。
陈诺正要告辞离开,就看见孙校花骑着自行车晃晃悠悠过来了。
“我就猜到你逃课一定是来这里了。”孙校花很秀气的耸了耸鼻子。
陈诺打量了一下小姑娘。
脸色有些潮红,略带着些气喘。
从江宁一路骑车过来,恐怕骑了有一个小时了。
这初春得天气还有些凉,晚上风也不小。
难为这丫头了。
想到这里,陈诺有些心软,叹了口气,扭头对磊哥说:“找件外套给我,厚点的。”
磊哥兹溜一下就钻里屋去了,不到一分钟就跑出来,手里提着一件拉链夹克。
“真维斯,我前几天才买的,还没穿过。这个加了棉的,厚,挡风。”
陈诺接过衣服,先忍不住自己看了看。
话说二十年后还有这个牌子了么?
提着衣服,走过去,给小姑娘披上。1
孙校花看有外人在,有些脸红,想挣扎,却被陈诺按住了,一瞪眼:“别动!”
“……哦。”
乖乖的不动了,任凭陈诺给自己披上了衣服,还乖乖的抬起胳膊穿袖口。
拉链都是陈诺给拉上的。
陈诺这么着凑近端详了一眼,只见孙可可一张俏脸,肤若凝脂,那双桃花眼里仿佛泛着水光,含羞带怯的瞧着自己……
陈诺心中一动,下意识的手就在人家小姑娘的腮帮子轻轻捏了捏。
“下车,我来骑。”
“欸!”孙可可眉开眼笑的下了车,把车把手让给了陈诺。
陈诺跨坐上,孙校花笑眯眯的侧跳上了后座,坐好了,双手轻轻搂住了陈诺的腰。脑袋就歪靠在了陈诺的后背上。
一路骑行,就看见小姑娘的双腿晃晃悠悠……
·
把孙校花送到了家楼下,告别的时候,孙可可却拉住了陈诺。
“怎么了?”陈诺含着笑,瞧着姑娘。
孙校花欲言又止,想了想,低声道:“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陈诺点头:“说吧。”
“……我,我不是想管着你。”孙校花低声道:“但我爸爸说,那个磊哥,是混社会的。我……嗯,我知道你贪玩,但是,但是也别总和他们混在一起,好不好?
这些混社会的人,都挺吓人的。
我……我真的不是想管你。
我,我就是担心,会担心。”
女孩的嗓音柔柔的,眼神里的那一抹关切,真真切切。
此刻月光已在天空,夜色静静。
陈阎罗就觉得自己两辈子为人,那些战火硝烟,那些刀光剑影,那些血肉横飞里历炼出来的钢铁一般的心思……
微微有了一丝的荡漾。
眼前的这个姑娘,那个眼神,其实说穿了就两个字:清澈!
那种还没有被世事渲染,没有被生活蹂躏,没有被市侩压倒……
就是这么一份干净。
其实这个时候,陈诺忽然发现,老孙把自家的姑娘,养的其实和他本人的性子真的非常像。
就是那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人。
生活简简单单。
想法简简单单。
喜欢一个人……也是简简单单!
陈诺想了想,压下了心中的一丝荡漾,沉声道:“嗯,我心里有数,我会好好的。”
姑娘这才眉开眼笑,又深深的瞧了陈诺一眼,转身要走……
“等下!”
陈诺忽然一把拽住了孙可可。
他拉的是手,攥着人家姑娘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孙可可,姑娘害羞,低着头。
陈诺知道,自己此刻若是想做点什么,不管是亲上去还是一把抱住……女孩儿都是绝不会反抗的。
可犹豫了一下,陈诺只是伸手摸了摸孙可可的头,笑道:“晚上早点睡。”
终于看着孙可可上楼去,陈诺站在原地舒了口气,这才转身离开。
不娶何撩?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穩住別浪 愛下-第四十三章 【簡簡單單】看書
就撩了!咬我?
陈阎罗对着天空上的月亮比了个中指。
·
【别老说短了,公众版一章3K或者4K,我真的算很厚道了。别家都是2K党呢。】
【晚上还有。】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