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特納爾的小紙條相伴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小說推薦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为了保险起见,刘星觉得这锁还是暂时别打开比较好,免得发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刘星又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小木盒上。
“小夫,你把那盆水帮我端过来一下。”
刘星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个小木盒。
“这个木盒是什么?”
看着一脸好奇的堺昌知,刘星笑着说道:“这时我一个朋友送来的小木盒,说是想要打开它非常困难,所以让我来。。。”
说到这里,刘星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之前在摇晃这个小木盒的时候,发现这个小木盒里装的应该是一块金属小物件,所以这里面有可能会是一把钥匙。
这时骨川小夫端来了一碰水,刘星就毫不犹豫的把小木盒丢了进去,结果这个小木盒竟然直接沉底了。
“按理来说,像这种制作盒子的木头是经过风干处理的,所以这个小木盒的密度肯定是低于水的密度,因此它应该浮起来才对吧。”田中清雅认真的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因为之前自己也大致估算过这个小木盒的重量,确定它的重量和普通的木盒子没有多大的差距,所以现在这个小木盒会沉底是很不正常的。
不过让刘星更加以外的是,这个小木盒并没有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开始冒气泡。
难道这就是一个被完全密闭的木盒子?
这是什么操作?
刘星越来越搞不懂白石芝为什么要送给自己这种东西,难道就是为了整蛊自己?
想到这里,刘星便打算直接上菜刀了。
结果就在刘星准备让山本真去对面瓷砖厂那把菜刀过来的时候,骨川小夫突然惊讶的说道:“这盆水的水位好像在下降!”
回过神来的刘星定睛一看,发现眼前水盆中的水位的确是在不断的下降!
很显然,如今在不断吸收水分的肯定就是那个小木盒了。
“快,再去打几盆水过来。”
刘星盯着那个小木盒说道:“我想这一盆水应该是不够这个小木盒喝的。”
正如刘星所说的那样,这个小木盒喝起水来虽然有些慢,但是架不住它一直喝啊,所以等第二盆水被端过来的时候,这第一盆水已经下去了一大半。
不过这个小木盒的体积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看起来还是就那么大一点。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就算这个小木盒里装的是海绵,也不可能吸收这么多的水吧?”
面对田中清雅的这个问题,刘星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并没有将这个小木盒定义为道具,所以刘星也不知道这么小一个木盒是怎么“喝”下这么多水的,不过话说回来了,这让刘星不禁想起来十字湖底下的那个神话生物,它也是突出一个喝得多。
难道这个小木盒的制作材料中就有那个神话生物上的素材?
对了,本田哲也!
刘星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自己还可以求助一个场外观众,也就是到了名古屋之后就开始单独行动的本田哲也,因为本田哲也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话生物,它的知识储备量肯定是非常丰富的,所以像这样奇怪的小木盒在它眼中可能就非常常见。
于是乎,刘星吩咐骨川小夫保持给那个小木盒注水,自己则去旁边给本田哲也打电话了。
很快,本田哲也就接通了电话。
在听完了刘星对小木盒的描述之后,本田哲也笑着说道:“有点意思,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用水木做盒子,我之前不是给刘星你说过吗,我所在的族群一直都有缺水的困扰,所以我的族人们都千方百计的想要做出一些能够储存大量水分的容器,常见的当然就是地下水窖和瓶瓶罐罐;而这个水木本来是被我们寄予厚望的材料,因为它可以吸收远超自身体积的水分,不过最后我们在经过各种尝试之后就选择了放弃。”
“放弃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水木就是一个貔貅,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只进不出,那怕你把它敲碎了它也不会放出一滴水来,而目前我所知道的唯一一种能够让它把水吐出来的方式,就是通过火烤的方式来蒸发其中的水分,不过这需要耗费大量的燃料,因为想要让这么多水沸腾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水木还有另外一种特性,那就是当它吸收了足够多的水分之后,它的体积就会膨胀数倍。”
“膨胀数倍?那就是说这个木盒子本身是用膨胀后的水木制作的,然后在通过蒸发水分的方式让它缩小,所以原本的那些缝隙就会因为水木的缩小而变得几乎不存在?”
电话那头的本田哲也笑了笑,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因为水木在缩小的时候也不是等比例缩小,所以那些缝隙就被自然而然的消失了;但是我现在还挺好奇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盒子所用的水木是从那里来的?因为水木这些奇葩的特性导致它很不受欢迎,毕竟在那个时代的水资源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很多部落都选择了将周围的水木斩草除根,免得水木和自己争抢水资源。”
“还有这种事情?那看来水木应该在很多年前就灭绝了吧?”
优美言情小說 真實的克蘇魯跑團遊戲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特納爾的小紙條看書
刘星顺着本田哲也的意思往下说道:“看来这个木盒子应该不是在地球上制造出来的。”
“哦,刘星你何出此言?难道这个小木盒是来自外星的神话生物送来的?”本田哲也疑惑的问道。
刘星想了想,将御影一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将送给自己这个盒子的白石芝也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看来这个小木盒还真有可能是从外星带回来的,因为水木适应环境的能力还是挺强的,只要有一点水就可以养活,不过刘星为什么确定这个小木盒是御影一让白石芝送给你的?”
面对本田哲也的这个问题,刘星想也不想的说道:“很简单,御影一在回到地球之前得到了奈亚拉托提普的帮助,所以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骨川小夫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冒险回到东京去看自己的父亲,因此就安排了白石芝做这么一个局,不过我还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御影一如果是要报复我的话,他应该不会用这种阴险的手段才对。”
作为一个强者,刘星觉得御影一应该是有着作为强者的骄傲。
“好吧,我觉得这个小木盒如果真是那个御影一送来的,那这里面装的十有八九是一封挑战书,约你去某个地方打一架,而那个金属小物件就是进入那个地方的钥匙。”
本田哲也话音刚落,通话就戛然而止了。
刘星有些意外的看着手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本田哲也是为什么挂断了自己的电话。
“难道是因为本田哲也没交电话费?”
刘星一边喃喃自语,一边重拨给了本田哲也,结果却听到了手机已关机的提示。
看来本田哲也还没有习惯现代生活。
刘星摇了摇头,重新回到了桌前。
此时那个小木盒已经吸收了三盆水。
看着骨川小夫等人一脸好奇的表情,刘星便简单的说明了这个小木盒的情况。
“原来这个小木盒是由一种已经灭绝的木料制成的啊,怪不得它这么神奇呢。”
就在田中清雅发出感叹时,本来在水中一动不动的小木盒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了起来,然后突然从拳头大小变成了足球大小,而且也终于露出了明显的缝隙。
于是乎,在不到一分钟之后,这个小木盒里的金属小物件就出现在了刘星的面前。。。正如刘星之前所想的那样,这个小木盒里装的就是一把钥匙,而且这把钥匙的大小还可以和桌子上的那把小锁相匹配。
难道这就是那把小锁的钥匙?
刘星看了看钥匙,又看了看那把小锁,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这把钥匙真的和这把锁是匹配的,那么白石芝送来这把钥匙的目的就有待商榷了,同时也可以确定这把钥匙是御影一带回来的,而且奈亚拉托提普可能还给他开了个小灶,预言了一下未来,所以这把钥匙才会在这么合适的情况下落在自己的手里。
如果这些前提条件都全部成立的话,那么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了刘星的面前,那就是御影一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者说就这么希望自己打开这把锁吗?
所以这把锁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不过事到如今,刘星作为泽田家的重要人物,肯定是不会亲自冒险一试的,所以在下定了决心之后,便给骨川小夫一个眼神,让他找一个人来试着开锁。
也不知道骨川小夫是看懂了刘星的眼神,还是没有看明白,总之骨川小夫是自告奋勇的想要来开锁。
见此情形,刘星也不好再让其他人来试着打开这把锁,所以就只能让骨川小夫小心一点,然后便站在远处担心的看着。
“咔哒”一声,锁开了,并且一点事情都没有。
难道自己之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嗯?这里面好像有一张纸条。”
骨川小夫回头问道:“要不我们现在就直接把这个锁给破开吧?”
刘星这次并没有想多久,便点头同意道:“可以,不过还是小心一点吧,尽量不要破坏里面的那张纸条。”
骨川小夫点了点头,便让手下人拿来一把有点像是牙医用的那种小型电钻,没用多久就打开了那把锁。。。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算打“开”了锁。
结果正如刘星之前所猜测的那样,这把锁就是一张铁皮做成的空心锁,不过锁里面藏的不是刘星想象中的液体,而是一张卷好的纸条。
在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刘星总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快了不少。
难道这张纸条是冲着自己来的?
虽然在内心中对打开这张纸条有些抵触,但是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就这么视而不见,所以刘星只能咬了咬牙,拿起这张纸条并打开。
然后,刘星第一眼就看到了三个字——特纳尔!
这?!
刘星眉头一皱,继续看完了纸条上剩下的内容——事情还没有结束呢,我们之间的胜负可不是一个模组就能够分出来的。
这是特纳尔留给自己的纸条?
看着纸条上的字迹,刘星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张纸条就是特纳尔写的,因为特纳尔刻意模仿了自己的字迹。。。也不知道为什么,刘星在写字方面没什么天赋,所以写出来的字就算是刘星自己都只会用一个字来形容——丑。
所以好看的字千篇一律,而丑的字却是千奇百怪,因此刘星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的字迹丑的很有特色。
当然了,在这个牛鬼蛇神啥都有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刘星也不能排除有其他人模仿自己字迹的可能性,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写这张纸条的就只有可能是特纳尔,毕竟知道自己与特纳尔之间恩怨的人并不多。
但是,这张特纳尔写的纸条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把锁里呢?
看着眉头越皱越紧的刘星,一旁的骨川小夫等人虽然很好奇纸条上写了什么,但是碍于刘星的面子而不敢多说什么。
就这样过去了十多分钟,刘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才打断了刘星的沉思。
难道是特纳尔打来的?
刘星在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结果发现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渡边流星。
等等,渡边流星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嘛会给自己打电话?按理来说就算有事的话也应该直接联系骨川小夫吧?
难道特纳尔再离开了“刘星”这张人物卡之后,又偷偷跑去了“渡边流星”那张人物卡?!
想到这里,刘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这通电话,因为刘星此时的心情就有点像当年查询高考成绩时打的那通电话。。。
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刘星最后还是选择了接通电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