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笔趣-第三百八十二章 決戰和崩盤鑒賞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如何,你还打算继续尝试吗?”南北两处战场的太乙道君们信心满满的时候,东海之滨上,巫族的云寨当中,后土正一脸戏谑的看着面前那一团跳动的火焰。
“还是算啦。”那火焰收敛起来,露出祝融的身形。“都已经确定了不是对手,又何必还要多做纠缠?”
祝融的脸上满是苦笑。
巫族最初的策略,便是由不善于海中作战的后土部,祝融部以及强良部拖住云中君的兵力,令这东海最精锐的大军动弹不得,然后再有共工,帝江等其他的祖巫,率众从南北两边而入,直取东海。
若是战事不顺,则舍弃整个东海,转而将目标定在云中君的身上,大军三面而来,将云中君围杀于东海之滨。
如此一来,就算是最后不能将东皇太一他们全都埋葬在东海,也能够将他们麾下最锋利的长矛给折断,令东皇太一他们失去再入洪荒的可能。
不过,战略归战略,执行归执行——巫族的战略在执行的时候,很显然是出了一些问题。
作为‘下驷’的祝融三人当中,祝融和强良,本就是暴躁而又好战的性子,是以,在共工离开之后,祝融和强良,便是想要试着看看他们的军势,能否攻破云中君的防线——而管不住他们两人的后土,也只能是由得他们两人去,然后给共工他们传了讯息。
当然了,就本质而言,祝融他们的行动对巫族的这一次战略并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毕竟,他们的任务只是拖住云中君,无论他们采用的是什么办法,是步步紧逼,亦或是直接开战,总而言之,只要是令云中君无力他顾,后土他们的战略目标就已经达成。
是以,得到了祝融他们主动发起进攻的消息之后,帝江他们非但没有什么恼怒,反而是计上心头,决定将计就计演一出大戏。
祝融无法攻破云中君的防线,他们南北两处战场有刻意压制自己的攻势,使得东海南北两处战场的防线看似摇摇欲坠,但实际上却是巍然不动——这样一来,东海这一方的诸位太乙道君们对巫族的军势必然会产生误判,令云中君对南北两处战场上东海一方的军势产生误判,使得他就算是有了闲暇,也不会想着抽出余力去支援南北两处的战场,同样的,在这误判之下,南北两处战场的太乙道君也不会像云中君求援。
到了巫族真正发动攻势的时候,这些许的误判,已经是足以令南北两处防线直接崩溃。
大营当中,祝融回响着这三十年的战局,脸上满是苦涩——三十年间,他的攻势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了他自己的极限,但就算是如此,在这三十年的攻守之间,他也依旧是没有在云中君的手上占到丝毫半点的便宜。
明明他才是发起攻势的一方,但他每一次费尽心机的看准了云中君那防线的破绽,然后率领大军直接强攻那破绽的时候,都会被云中君迎头痛击,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攻势给按下去。
“既然如此,那现在就轮到祝融你配合我们了。”帝江和共工的身影,也是在一位大巫用血脉作为引导之下,在这军气的覆盖之下,出现在了祝融的面前。
“放心!”一团火焰在祝融的面前浮现出来,被他一把攥碎,化作无数的火星在军阵当中涌动。
“传我军令,全军压上!”火星当中,祝融狂野而又炽烈的声音想了起来,直接就将大军当中才跌落下去的士气,再一次的提升到极限。
前面三十年的攻伐,祝融都是在玩技巧——在窥视云中君防线的破绽好薄弱之处,从那薄弱处动手。
但三十年被云中君按得抬不起头的经历,却是令祝融清清楚楚的看到,在这战阵上的技巧,他远远无法和云中君相媲美,在云中君的面前玩这些,只能是自取其辱。
是以,祝融这一次干脆的就不在玩弄什么技巧,而是选择了一种最为简单朴实,最为直接的进攻方式。
——既然找不到云中君防线的薄弱处,那就干脆不找了,直接全军压上,不留丝毫的后备兵力,将这东海之滨的每一处都当成防线的薄弱处,对东海之滨防线的每一处,都展开攻势。
当然了,这种全面铺开,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进攻方式,也注定了作为大军最前锋的祝融部,伤亡之大,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祝融部的血,不会白流。”共工看了一眼祝融,身形便是直接消散在这东海之滨。
“擂鼓。”北海的战场上,意识回归于此的共工直接便是令麾下的信使敲响了战鼓,将麾下领兵的大巫们都聚拢了过来。
“破关的时候到了。”共工看着面前来自于不同部落的大巫,目光幽冷,“最先入东海者,我许他于巫族当中,自开一脉!”
听着共工的话,营帐当中聚拢来的大巫们,立刻便是豁然一炸。
三十年的攻伐,他们便压制了自己三十年的力量,而现在,终于是到了决战的时刻,他们也终于无须在压制自己麾下大军的力量。
而在共工说出了他们对于最先入东海那人的奖赏之后,这所有的大巫们,更是难以克制自己的心绪——自开一脉,这是任何一个大巫都不敢想象的事。
自巫族出现以来,便只有十二个部落,只有十二道血脉,巫族当中,地位最高的,是十二祖巫,但若是有人再开一脉的话,那巫族当中,便会出现第十三位祖巫。
相对于这自开一脉的尊荣,是巫族为这自开一脉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这需要十二祖巫齐齐的献出自己的血脉,在这血脉当中回溯天地开合之景,然后又那第十三位祖巫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将自己的血脉衍化到极致,成为第十三条祖巫的血脉。
整个过程当中,巫族积攒了一个多纪元的底蕴,都会用掉一大半。
浑厚无比的血气在这北海当中涌动起来,众位大巫们回去之后,明明巫族大军无数的士卒,士气都已经提升到了极致,但在那成为第十三位祖巫的诱惑之下,这些大巫们,却都是死死的压制着军寨当中军气的变化,
那些本该涌入到军气当中,令巫族的军气展现出极大变化的血气,被那些大巫们强行吞吐到自己的肉身当中,不限于外,令东海的诸位太乙道君们,丝毫看不出来北海巫族当中大军力量的变幻。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云中君所预见到的,巫族的血气体系最极致的变化,终于在众位巫族的统帅们眼前呈现出来。
强绝无比的力量,在那些大巫们的身躯当中涌动,再将那些游离的血气化入自己的血肉当中以后,那些大巫们,本能的就渴求起来更多的血气,本能的开始从巫族的军气当中,将其间的血气给剥离出来。
在这些巫族的大巫们,触摸到不可思议的界限的时候,北海的军寨当中,巫族的军气所凝结而成的屏障,已经是彻底的倾塌,将那些面色苍白的巫族,尽皆展现在东海众位太乙道君们的眼前。
……
“快看!”北海巫族的军气塌陷下来的刹那,在北海要塞之上巡逻的士卒们,便是高声的呼喊了起来,所有的大军们都是随之骚动了起来。
然后荣成道君等诸位太乙道君们,齐齐出现在这要塞上,远远的看着北海当中,巫族大军的变故。
磅礴无比的军气朝着内部塌陷堙灭的时候,周遭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都是朝着那军气塌陷之后所留下的空隙涌动而来。
北海巫族大军的头顶上,那流淌的天地元气,凝成了实质,直接在这北海当中掀起了一场狂涌无比的风暴。
在东海诸位太乙道君们的感知当中,就算是被他们大军的军气隔在东海当中的天地元气,都在这一刻不受控制的朝着北海巫族所在的方向涌动而去,这从后方而来的冲击,似乎是要将东海一方的军气,都给冲散一般。
“巫族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东海的一种太乙道君们,脸上满是不解。
没有任何人能想得通,在这攻防之间一直都处于优势地位的巫族,怎么会突然之间直接是令大军的士气崩盘,令大军的军气都直接的崩溃为虚无。
“巫族发生了什么,我不敢确定,但我敢确定,这一场于巫族的决战当中,我们北海战场处,已经是胜了!”荣成道君的身边,宿野道君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欣喜而又释然的笑容来。
“这还需要你说吗?”其他的太乙道君们,也不由得都是轻松无比的笑了起来。
三十年的战争,一百多亿的伤亡,就算是这些太乙道君们,看着这庞大无比的伤亡,也都是有了心痛无比的感觉。
好在,如今这一场战争,终于是到了结束的时候。
一时之间,轻松而又愉悦,如释重负一般的感觉,在所有的大军当中涌动起来——这些久经战阵的士卒们,对于军气的威能,有着充分的了解,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士卒们已经是认定,军气都彻底崩溃的巫族,已经是失去了进攻北海要塞的能力。
“不对,都到了这一步,巫族难道还不打算放弃?”正当东海的太乙道君们想着,要不要派出使者去往巫族大军的军寨当中,和十二祖巫商议停战之事的时候,巫族那军气都已经彻底崩溃的大军,却是陡然之间骚动了起来,然后大军拔营而动,齐齐朝着北海要塞而来。
“呼……!”
“喝……!”沉闷无比的声音,在这天地之间回荡着。
脱体而出的血气被那些大巫们抽取之后,北海上无数的巫族战士们,非但没有因此而觉得虚弱,反而是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量越发的强横起来——虽然这只是因为那些巫族战士因为被众位大巫们抽取气血而割舍了一部分的意志,令这些巫族战士难以掌控自己的力量所产生的错觉,但这却是正好将这些巫族战士的心气给提了起来,使得他们能够以一种相对平稳的态度来面对这军气的塌陷,令这些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巫族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惶恐。
而在进攻的号角声想起来的时候,这些巫族的战士,也完全没有因为没有了军气的保护而显得惊慌。
“笑?你们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巫族的大军当中,那些大巫们,一边熟悉着自己周身上下那陡然之间增长到了极致的力量,一边压制着那力量的涌动,令自己看起来和之前没有任何的区别,一边看着北海要塞上,那些太乙道君和寻常士卒们脸上的欣然笑意,目光当中满是冷冽。
在察觉到了独属于巫族的军气体系的终极变化之后,这些引得血气入体的大巫们,对于攻破东海的防线,已然是有了绝对的把握——他们唯一的问题,只在于是谁最先踏破东海的防线,从这北海要塞开始,一口气杀破东海要塞,踏进东海的海域当中,成为巫族的第十三位祖巫。
号角声中,所有大巫们的目光都是交错于一处,然后爆发出激烈无比的火花。他们是战友,但也同样是竞争对手。
……
“情况不太对啊。”东海之滨处,云中君看着巫族那截然不同于往日的动向,不由得沉吟起来。
自开战以来,就一直试图在调度上和他一较高下的人,却是在陡然之间,选择了以蛮力来决胜负。
“总不至于,他们是想以这种方式冲破我的防线吧?”云中君暗自摇了摇头。
几番思虑无果之后,云中君便也不再管这其中的玄妙,只是将心神沉入点将台上,令东海之滨上,每一支大军的气运都在他的眼前展现出来。
这刹那之间,灰黑色的劫气,便是在整个东海之滨上蔓延起来,越是靠前的大军,受那劫气的浸染也就越深——而云中君要做的,便是保证在每一支大军被劫气彻底侵蚀之前,以轮换的方式,将前线的大军调到后方,将后方不曾被劫气所侵染的大军调到前线,以抵挡巫族的攻势,避免防线崩溃。
以气运的方式来观测前线每一支大军的极限,是云中君所发现的最为有效的方式——在这种全面的攻势之下,没有任何人能保证,自己打退了一轮的进攻之后所遇到的下一轮进攻是来自于何处。
很多时候,无论是大军的主帅,亦或是前线的将领,都认为自己犹有余力,能够再撑一段时间,能够给自己的战友多争取一些休养的时间,很很多时候,这些原本认为自己还能再撑一段时间的将领们,他们所遇到的那一轮的攻势,刚好就超出了他们所能够支撑的极限,以至于原本混元如一的防线随之出现缺口。
云中君之所以要此时将心神沉入点将台中,将整个东海之滨都纳入自己的掌控当中,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而在点将台的另一边,原本神色显得相当轻松的太真道人,见着云中君招呼都来不及打一声,就直接将心神沉入那点将台中,开始调度这东海之滨的战局,神色也立刻是变得肃然。
她将这东海的变故传书至汤谷以后,便是端坐于点将台的一边不动,将自己的警惕心提升到了极致。
……
“这怎么可能?”而在北海处,巫族的大军,已经是势如破竹的敲开了北海要塞,朝着那东海要塞一路杀去。
将血气划入体内之后,巫族的大巫们,几乎是都在瞬间爆发出来了几近于太乙道君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完全不受东海一方军气的限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位巫族联手限制住了东海一方的太乙道君之后,余下的,便是巫族的大巫们,如同是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对那些寻常的士卒展开了屠戮。
每一支大军在面对着巫族‘乱军’的时候,都会被巫族的大巫直接闯入军阵的最中心,在那军气的覆压之下,被巫族的大巫们当中那些军士们给斩杀于当场。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三百八十二章 決戰和崩盤閲讀
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这北海要塞上,那些原本显得轻松无比的大军,士气直接崩盘,大军一片混乱。
任何一个想要出面整顿大军的修行者,无论是五衰天人之境的先天神圣,亦或是那些寻常的不朽金仙,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巫族的那些大巫们给剪除。
兵不知将,将不知名——再到最后,没有人敢站出来。
于是,在几个时辰之前,形势还是一片大好的北海要塞,便是直接崩盘。
乱军转而化作溃军,被巫族的大军追赶着,一路丢盔弃甲而走。
原本游离于东海要塞和北海要塞之间,随之准备策应北海要塞的后备大军,尚且来不及整军出发,倒卷而来的溃军,就已经是将他们的军阵给冲散,带着这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援军’一起陷入了逃亡的节奏。
之前诸位太乙道君在东海要塞和北海要塞之间的海域当中所做的种种布置,无数陷阱,尚未接触到巫族,就已经是被东海一方的血肉所填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