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mxg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笔趣-第七百八十七章 關係相伴-u27ga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上海区不让王淑珍回重庆,胡孝民其实也能理解。王淑珍有这么好的关系,上峰怎么舍得让她走呢。
原本上海区要重新给胡孝民派内交通,被胡孝民拒绝了。
新二组作为一个独立的外勤单位,无需与上海区频繁汇报。就算是王淑珍担任内交通,也是接受命令和汇报任务情报。
接受命令可以通过电台,汇报任务和情报也能如此。如果真有特别重要的情报,可以通过死信箱嘛。
王淑珍会发报,问题就简单了,把电台架了愚园路433弄5号就是。有胡孝民和顾慧英的关系,谁也不敢去搜查这里。
除了电台,特别紧急的时候还可以用电话嘛。
总而言之,只要王淑珍不再与区部接头,她暴露的风险就少了很多。宁可事情繁琐一些,也不要为了图方便而增添危险。
王淑珍的半退隐,让胡孝民反而放了心。他是个凡事总喜欢往最坏处要的人,以前就总在想,王淑珍担任内交通,一旦失手被捕应该怎么办?
如果落到巡捕房手里还好些,顾家通过关系就能弄出来。就算落到76号手里,他也能想办法。但如果落到宪兵队手里,事情就麻烦了。王淑珍一旦暴露,可能会让他和顾慧英跟着暴露。
范桂荣特意到九风茶楼,向胡孝民报告:“处座,朱子明死了。”
胡孝民淡淡地说:“死了就死了嘛,通知家属来领尸,限定时日没来,扔到城外乱坟岗就是。难道说,一个军统人员,还想着要风光大葬不成?”
范桂荣提醒道:“施健吾最近经常不在科里,估计憋着气要大干一场。”
朱子明的真实身份,他心里其实很清楚。朱子明监视胡孝民、监视柏记米号是真的,但要说他是抗日者,就有点扯了。
可他得罪了胡孝民,被乱加一顶抗日分子的帽子,也是咎由自取。
如果只是顶撞上司,或许只会被责罚。监视上司,意味着背叛,只能用血的教训,才能让别人不敢再步后尘。
胡孝民微笑着说:“没事,苗刃之不是当了情报一组长么?施健吾的事情不向我们报告,一定会跟苗刃之说的。”
范桂荣一愣,马上明白了胡孝民的意思,一脸钦佩地说:“苗刃之是处座安排的?高啊。”
胡孝民解释道:“当时也没问你的意见,想先看看苗刃之的表现,没想到他跟施健吾还真能搞到一块。”
范桂荣恭维道:“处座办事机密,是我学习的榜样。”
施健吾确实憋着一股气,他频频与吴顺佳见面,只有一个要求,必须办一个军统案。吴顺佳告诉他,军统新二组最近只有一个目标:法租界公董局秘书处的翻译董枢。
然而,这个案子是情报四科在搞。原本情报四科派了十五人日夜分班保护董枢,军统根本没机会下手。
董枢心疼每个月两千多的费用,提出中止合作,自己聘请保镖。军统得知后,觉得机会来了。
施健吾觉得,这倒是自己的机会。他也到九风茶楼,向胡孝民提出,要接手董枢的案子:“处座,既然你把吴顺佳交给了我,新二组的行动,是不是得由我来负责?”
胡孝民提醒道:“你刚到一科,对下面情报组的情况还不是很熟悉,不如先了解情况,再慢慢接受任务。”
施健吾摆了摆手:“执行几次任务后,对下面的人不就熟悉了么?”
胡孝民说道:“情报四科的人表面上虽撤了回来,但暗中还在跟踪董枢,晚上也派人在周围保护。董枢很狡猾,知道不出钱,我们也依然会保护他。你接手后,能不能抓获新二组的人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不能让董枢出事。最近我们几次行动,都提前得到了消息,但都因为疏忽大意,让军统得逞,实在不应该。”
施健吾信誓旦旦地说:“请处座放心,董枢绝对不会出事!”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话说得再漂亮,也不如拿到事实说话。”
蒋晓光的情报四科暗中保护董枢,新二组还真不好下手。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让两边都不为难,他只好让新二组暂停行动。
但施健吾接手后,那就不一样了。他相信,新二组很快就会有机会动手。
施健吾站了起来,朝胡孝民欠了欠身:“多谢处座。”
他知道,自己的机会又来了。保护董枢不算什么,破获新二组才算厉害。他要让情报处的人知道,自己是凭实力担任情报一科的,并非全是石桥信的关系。
回到情报处后,施健吾把石桥信约到自己的办公室,两人商量着如何才能破获新二组的行动。
石桥信与施健吾单独在一起时,语气更加随意:“健吾,你现在能动用多少人?”
如果有外人在,他一般会喊“施桑”或“施君”。两人单独在一起时,就会喊他的名字。
施健吾沉吟道:“情报一组虽是新组建的,但苗刃之已经成了我的人。当然,办军统的案子,其他几个情报组,也不敢跟我作对。”
石桥信提醒道:“他们当然不敢跟你作对,但他们有事会第一时间向陶准然报告。而陶准然是胡孝民安插在你身边的耳目,陶准然知道了,意味着胡孝民也知道了。”
别看他只是一个伍长,在日本也只上过中学。但到宪兵队后,整天接触情报,在特工业务方面,俨然成了一个专家。
施健吾微笑着说:“所以我才找你来,这次要借助宪兵分队的力量才行。”
石桥信微笑着说:“放心,我会帮你的。抓到新二组,你就是未来的情报处副处长。胡孝民很快要去清乡委员会,情报处会增加一名副处长。”
施健吾朝石桥信重重地鞠了一躬:“请石桥君多多关照。”
石桥信等施健吾弯下腰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顺便在他脸上摸了一把,笑吟吟地说:“咱们是什么关系?一切好说。”
施健吾抬起头上,眼中满是阴冷的目光:“我希望胡孝民永远都去不了清乡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