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zya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能看見狀態欄 愛下-第一百九十九章 有眼不識(10月1日1/1更)看書-b3nkk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我能看見狀態欄
小說推薦我能看見狀態欄
第二天,第三天,日子就这么在“请你们吃饭”的许诺声中快速且隐蔽的流淌着。等到张智甫教授真的请吃饭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晚上了。
“本来应该早点请大家一起聚一聚熟悉熟悉的。”在太阳城的湖南饭馆里,张教授举着一杯苏打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孙立恩等人道,“不过听说你们组里有个医生请假了,我本来还想着等人回来了再一起吃饭……”
“徐医生的事儿比较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周策有些无奈道,“她到美国这也好些天了,一直没跟我们联系过……”他看向了一旁的孙立恩问道,“头儿,徐医生给你打电话了么?”
“没呢。”孙立恩摇了摇头,徐有容自从到了美国之后,就一次都没有和孙立恩联系过。倒是刘保国和孙立恩打过两次电话,内容大概是他在美国的律师团队正在协助徐有容获取有足够法律依据的代理人证明。不过事情还得在美国的官僚机构中多打几个来回,甚至还有可能得先开两场听证会才行。总而言之,麻烦多多。
“徐医生的事情估计不会太快结束,不过这次只要把麻烦解决掉……估计以后就再也不用往美国跑了。”袁平安笑着补充道,“说不定她回来的时候,还能带着瑞秋一起——到时候咱们组里还能多一个肿瘤学专家。”
张智甫教授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不过他还是附和着笑道,“有个肿瘤学专家那可太好了,肿瘤学出论文可比其他学科容易的多。”
饭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络了起来,陈天养今天和自己的学生王国南被普外拉去当了外援,据说等着他们的是一台胃穿孔手术。临走的时候,陈天养放出话来,声称区区一台胃穿孔手术,最多两个半小时就能搞定。算算时间,差不多饭局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陈天养就能和王国南回来接场。
结果等菜刚刚上齐,陈天养就带着王国南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白胖子推开房门,一边嚷嚷着“累死老子了”,一边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看他和王国南都是一头的汗水,孙立恩小心翼翼的问道,“陈老师,手术挺顺利吧?”
“顺利个屁!”陈天养抓过面前的冰镇苏打水,咕咚咕咚灌了半罐下去。然后很不雅观的打了个嗝,“搞了个毛线,什么鬼胃穿孔,那是个胃癌!”
“胃癌?”张智甫皱了皱眉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做不了根治术?”
“怎么做不了了?”陈天养很没形象的瞥了一眼张智甫,同时筷子直接伸进了面前的盘子中,狠狠的从盘子里的肘子上撕了一大块皮肉下来——一旁的布鲁恩看的眉头直跳,仿佛这一筷子是从自己身上撕肉一样——然后填进了自己嘴里。咀嚼了几口之后,他仿佛咽药一样把肉咽进了肚子里,这才带着一脸得色道,“那也就是我出手,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台胃大切合并淋巴清扫,再加个毕罗II式胃肠吻合。”
在场的医生们,除了当事人的陈天养和王国南以外,其他基本都是内科方向的。张智甫教授虽然以前是搞麻醉的,但对于这种手术方案也不太熟悉。
外科医生要在一桌子内科医生面前嘚瑟自己手术做的好,这是个难度非常非常高的事情。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内科医生的冷淡反应给气出心梗。最可气的是,人家内科医生还真不一定是故意的……他们真的不太理解这种手术在两个小时内搞定的难度有多大。
“老主任以前做手术,以‘稳、准、轻、细、快’著称。”王国南眼见自家老师可能要被气出点问题,连忙出来向面前这一堆外行解释起了陈天养手术的水平有多高,“老主任做这么一台根治术,大概也得快两个小时才行。”
云鹤同德医学院出身的普外医生们,一旦提起“老主任”三个字,那自然是在指开创了中国普外科、肝胆外科和器官移植外科的资深院士裘法祖求老爷子。
光从手术时间上来看,国内最顶级的普外科医生做这么一台手术,两个半小时内完成就算是发挥的不错。其他三甲医院里的普外科主任做胃大切加淋巴结清扫,再合并上一台毕罗II式胃肠吻合术,最起码也得四到六个小时。四个小时算是一切顺利,六个小时算是基本正常。
目前全国被公认为最强的那位“西北第一刀”岳教授,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大概能把根治术压缩到90分钟。
可惜的是……至少孙立恩仍然对这个事儿没什么概念。大家闹哄哄的碰了碰场,晚餐才算是正式开始——陈天养一开始的那几口肘子权当开饭前的小菜甜点。
考虑到明天还有人需要值班,而且今天晚上孙立恩得和布鲁恩博士一起留守诊断中心,因此大家都没喝酒。但一群医生们在饭桌上并不需要酒来助兴才能聊的开心,一些麻烦的病例同样能够起到助兴作用。
“我们组收的那个病人,配合度差的不是一般。”明确有糖尿病的患者自然是由内分泌科出身的副高马永芳牵头负责。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将”,马永芳对这个患者依旧很有些头疼,“我就没见过态度这么奇怪的病人!”
“他昨天突然开始摔东西,主要还是因为突然一下看不见了。”陈学荣医生一边笑着,一边揉了揉自己隐约有些疼的左手。昨天为了从对方手里把移动式监护仪保下来,陈医生的左手被狠狠砸了一下。还好X光和孙立恩双重确认过,这只手只是有些软组织挫伤而已。
“这人不听劝啊。”马永芳看上去还是有些生气,“早就跟他说过了,血糖突然降下来,眼球的屈光度是会变化的。再说他又不是连光感都没了,就是看东西模糊了一点嘛!”
“那个病人昏迷了几天,刚醒过来没多久眼睛就开始模糊,意识都不太清醒,很容易出现这种过激反应的。”布鲁恩博士啃着肘子,对面前这个年轻的副高说道,“这就是没在急诊干过,经验不够丰富。要是换成我,肯定要在他醒来之前就先给他上束缚带。”
“那家属就更不干了。”王国南啃着手里的椒盐寸骨,摇头道,“这家家属也是个不讲道理的。别说上束缚带了,小郭在他昏迷的时候给他扎留置针,光失败了一次就被搡了一下……小郭这个体型他们都敢上手搡,要是上束缚带,家属还不得把病房给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