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48bx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八百章 地宮相伴-2j3t0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两人沿着黑色的石板道路走向圣城废墟的大门,过去环围圣城的应该有一条河,不过,现在河流早已枯竭,只剩下黑色的河床。桥上横亘着一条长达百米的黑石拱桥,桥上镌刻着三个字——通天桥。
张弛望着这三个字出神,通天桥莫不是和通天经有什么关系?
秦绿竹和他想到了一个地方,小声道:“这通天桥也许和通天经有关。”
张弛道:“你有没有发现,通天桥这三个字和外面石碑上不同,这是篆字,连我都认识。”
秦绿竹道:“有什么稀奇?也许是后人所建呢。”
张弛愣了一下:“你是说神秘局的人建起了这座桥?”
秦绿竹笑道:“真佩服你的想象力,什么事情都能联系到神秘局的身上。”
张弛道:“不能不多想啊,知道幽冥墟存在的人不少,你外公还有……”
秦绿竹道:“你是不是怀疑我外公为了一己之私故意隐瞒了幽冥墟的存在?”
张弛笑道:“怎么可能,我对师公的人品一向是敬重的,再说了,现在他不仅仅是你外公,也是我事实上的外公对不对?”
秦绿竹俏脸一红,啐道:“油嘴滑舌,没个正形,我外公是我外公,你外公是你外公。”
张弛心中暗想,这倒是不假,我也不是没外公,我外公是向天行,这事儿我没法跟你说实话。
秦绿竹道:“对了,我怀疑幽冥老祖可能也是神秘局的人。”
张弛点了点头:“我也怀疑他是神秘局七位创始人中的一个。”
秦绿竹道:“你怀疑他是谁?”
张弛道:“反正不是你外公。”
“废话!”
张弛嬉皮笑脸道:“利用排除法,最可能就是向天行。”
秦绿竹道:“我也这么想。”双眸盯住张弛道:“原来你早就想到了,难怪你会对他说,我是你的人,是不是担心他对我不利啊?”
张弛道:“我有这么说过吗?”本来以为秦绿竹没有留意这件事,想不到她的心思居然缜密到这个地步。
秦绿竹点了点头道:“你自然说过,而且幽冥老祖对你好像很特别,他为何要选择和你同行?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说!”
张弛道:“秦老师,你连我都不相信?咱们俩什么关系?我人都交给你了,你还不信我?”
秦绿竹啐道:“你可真不要脸,我知道你心中怎么想的?老实交代!”
张弛道:“我也闹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么好,估计是因为我爷爷的缘故吧。”
“胡说,对付向天行夫妇的计划就是你爷爷主谋的,他最恨得就是你爷爷。”
张弛哭笑不得道:“他最恨的人应该是你外公吧。”
秦绿竹摇了摇头道:“我听外公说过,向天行一生最恨得人就是张清风。”
张弛道:“不科学啊,当年对付向天行的带头大哥明明是秦老啊,我爷爷最多是个帮凶,为何向天行最恨我爷爷?又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秦绿竹道:“他是主谋啊!”伸手拍了拍张弛的肩头道:“咱们也别乱猜了,等见到幽冥老祖,你亲口问问他不就知道了。”她认定了幽冥老祖就是向天行。
两人走过通天桥来到圣城的大门前,说是大门,现在门早已没有了,只剩下黑色巨石砌成的墙垛,张弛伸手摸了摸那黑色的石头,指头被染黑,抬头望了望上方道:“这里遭遇过一场大火。”
秦绿竹道:“圣城之战。”
“圣城之战到底是谁和谁的战争?既然圣城之战没有幽冥参与,再次之前又是谁在捍卫圣城呢?”
秦绿竹摇了摇头:“也许谜底就在城内。”
圣城的面积并不大,方方正正,长宽各有一公里,建筑多半毁于战火,尽管如此,仍然从残存的石质结构上可以看出昔日建筑之恢弘。
两人在圣城废墟里里外外搜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特别,张弛感觉有些失望了,看来圣城基本上已经损毁,留存下来的废墟也没有什么特别意义,他坐下来休息,秦绿竹仍然没有放弃,一个人研究废墟上的雕像文字,并将之一一记录。
张弛环视这片废墟,兴许只是和人类历史一样,只是幽冥墟文明史的一部分罢了,有些东西本来就很难解释,比如说天庭的文明,在如今的社会中已经完全变成了神话,所谓圣城应该也是这个道理,通常人类对不了解的事情就会赋予神秘的特质,越不了解就越神秘,到最后就变成了神话。
秦绿竹休息的时候,张弛递给她仅存不多的干粮,秦绿竹道:“我不饿,你吃吧。”
张弛笑道:“小看我,我现在就算不吃也没什么问题,这里灵气丰沛,单靠吸灵气我都能活一辈子。”
秦绿竹咯咯笑道:“那还真是容易养活。”发现张弛砍了一堆条索粗壮的荆棘,已经点燃了一堆篝火,在张弛身边坐了下来,接过张弛递给她的烤饼啃了一口,虽然食材不怎么样,可经过张弛精心烤制,这饼被烤得焦酥,口感爽脆,秦绿竹啧啧赞道:“这么好的手艺,你不干餐饮可惜了。”
“我不干餐饮,我干……”
张大仙人的话只说了半截就被秦绿竹用半块饼堵住了嘴巴,秦绿竹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弛啃了口饼,就了口烧开的雪水:“秦老师,有什么发现没有?”
秦绿竹摇了摇头道:“圣城损毁太严重了,留下的这些信息都是支离破碎,很难拼凑完整,不过再给我一段时间,也许能找出一些眉目。”
张弛道:“这么大地方,想要全都搜索一遍可没那么容易,而且留给咱们的时间也不多了。”
秦绿竹知道他的意思,再有两天寒潮就会退去,前来冒险者就会陆续到来,他们就无法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地考察了。秦绿竹道:“不急,反正还有两天时间。”
张弛道:“你说这地方会不会有地宫之类的,通常这样规模的建筑地宫是标配,也许宝贝都藏在地宫里面呢。”
秦绿竹也想过这种可能,可就她目前勘查的情况来看,并没有发现地宫,她将那半块饼吃完,接过张弛递来的水壶喝了几口水道:“那咱们就分头行动,你到处看看有没有地宫。”
“不打算睡觉了?”
秦绿竹道:“睡什么睡啊?时间紧迫,真等他们都进来了,就没那么自在了。”她起身接着去勘查。
张弛将半块饼啃完,打了个哈欠,抬头望去,却见烟雾升腾到上方十米左右的样子形成了一个宛如水波的平面,这平面光影闪动。张弛见过这种现象,应该是有光源从上方经行,刚好投射在烟雾上,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景象,起身寻找光的来源,起身的功夫,头顶的光影已经消失了。
张弛判断了一下,光应该是从他的右前方四十五度射来的,于是沿着方向走了过去,走了没多久,就遭遇了一堆废墟,沿着断壁残垣登上废墟,还是没有找到光源的方位。
张弛闭上双目,屏除杂念,感受着四周的能量,很多时候,这种感知能力比视觉更为敏感,能够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从废墟下渗透出来。
回头看了看篝火的方向,刚才的那幅景象又出现了,奇怪的是仍然没有看到光线射出,景象稍闪即逝,如果按照常规判断,光线应该是从他所在的位置笔直投射过去的,张弛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脚下的石柱掀了起来。
秦绿竹听到动静,向张弛这边看来,不知他有什么发现。
张弛接连掀开两根石柱,发现下面全都是残破的石块,心中越发纳闷,这下方根本没有光源,可他仍然能够感觉到阴寒之气源源不绝地升腾上来。
秦绿竹也沿着废墟攀援上来:“什么情况?”
张弛将自己的所见说了一遍,刚好这时候篝火上方光影再现,秦绿竹也看到了,惊呼道:“那光影,应该是从这里投射出去的。”
张弛道:“奇怪的是,根本没有光线。”
秦绿竹抬头看了看紫云涌动的天空,也不像是从上方投下的光线,光影短暂出现之后又消失不见。
张弛道:“这下面应该有古怪,我可以感觉到有种阴寒的能量向外不停地冒。”
秦绿竹道:“单凭咱们两人恐怕无法扒开这么多废墟。”
张弛道:“地宫应该就在下方。”
秦绿竹道:“你能够判断出这能量的来源大概在下方几米深度吗?”如果张弛能够精确定位,她可以尝试布置传送阵,将他们两人直接传送下去。
张弛道:“这我得好好想想。”
他闭上双目默默感知着周围的能量,按照幽冥老祖所说,世上万物各有各的的能量,物质不同,蕴含的能量也就不同。如果能够精确地评估周围能量的大小和强弱,感知每种能量的来源,那么就能够根据能量倒推还原物质的结构。
黄春丽的情景重建其实就是这种原理,张大仙人在得到幽冥老祖指点之后,在灵能修炼方面也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秦绿竹一旁默默守着他,不时看到篝火上方光影时隐时现,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张弛终于睁开双目,他惊喜道:“下方二十三米,有个地洞。”,起身来到左侧一米左右的地方:“从这里如果打通一条笔直的通道就能够到达底部。”
秦绿竹道:“我来布阵。”
秦绿竹用十多分钟就完成了传送阵,这里灵气丰沛,就算损耗灵能也能够及时得到补充。
二十三米的传送距离并不远,但是传送阵的构筑也需要一定的条件,两边传送门的开口最好都是空旷地带,这正是秦绿竹让张弛尽可能精确定位的原因。
张弛已经有过多次传送的经历,这种短距离传送压根没啥感觉,就像是推开一扇门,从一个房间走入另外一个房间那么简单。
眼前一黑,两人已经来到了张弛所说的地洞。
秦绿竹点亮灵石灯,看到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个拱形的甬道,最高点距离地面约有两米,宽度在三米左右,这样的高度让人有些压迫感,甬道内的气温比起外界明显高上许多,不知张弛所谓的阴寒能量是从哪儿来的?虽然是地下,可灵气依然丰沛,这让秦绿竹安心不少,意味着她可以及时补充灵能,不会出现后继乏力的现象。
张弛摸了摸一旁的石壁,触手温润,他也觉得这地底甬道比上面要温暖,可仍然清晰感觉到一股阴寒的能量从里面暗涌而来,张弛道:“这里应该就是地宫的入口。”
秦绿竹道:“进去看看。”
两人向里面走去,沿着甬道前进百余米,看到前方出现了两扇铜门,铜门上方镌刻着两名怒目而视的金甲武士,雕工精美,栩栩如生。
张弛望着金甲武士的雕像有些惊奇,这俩人的样貌和在凌霄殿门口看门的俩保安极其相似,张大仙人心中暗忖,难道这圣城和天庭有关?产生的这个想法让他的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
两人一起用力,青铜大门在他们的推动下缓缓开启,一股冷森森的寒气从里面冒了出来。
秦绿竹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张弛倒是没什么感觉,可能和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有关。
铜门后方是一个冰窟,秦绿竹举起灵石灯照亮周围,眼前的一幕让她目瞪口呆,却见冰窟的石壁整齐排列封存着一具具的婴儿尸体,诡异的一幕将她吓了一大跳,左手捂住了嘴唇。
张弛搂住她的纤腰,示意她不用害怕,接过灵石灯凑近一看,发现那些被封冻在冰窟中的婴儿样貌安祥,栩栩如生。
秦绿竹颤声道:“他们都死了吗?”
张弛道:“也许死了,也许还能复苏。”
秦绿竹道:“为何他们会被封冻在这个地方?”
张弛摇了摇头,按照圣城之战来推算,如果这些婴儿在圣城之战爆发之前就已经被藏在这里,那么也有千余年了,或许是因为圣城被攻破之前,圣城的居民为了避免他们的子女遭受屠戮,将这些孩子封冻于此,等到以后有机会再行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