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0p4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681.宣戰吧!浪子的‘花叢大炮’相伴-9quzx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舞台气氛加剧!
秦键左手一抖一落,充满力。
具有重属功能的减七和弦反复强有力的敲击!
与此同时右手急速上行爬出近五个八度半音阶!
两股庞大的力量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无比波澜的冲击力量!
戏剧性发展到撕心裂肺的嚎叫!
最终在一座又一座强击和弦中音乐走向最后的结束音。
“boom!!”
至此,秦键的g小调叙事曲走完了它肖邦大赛的旅程。
至于故事中的段落寓意何为,就交给他人来评价吧。
属于他的第二轮比赛还在继续,他拿起手巾擦了擦汗,擦了擦琴键。
呼气吐气间他的表情轻松了许多,事实上证明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在演奏中的表情状态。
此刻他觉得嘴巴有点酸,就像完成了一个持续湿润的…
大概是他演奏过程中面部肌肉过于用力?
这不重要。
他觉得有点热,他揭开了白色衬衣的定扣。
如果再能喝上一口,那就更好不过了。
可。

秦键大臂一挥,轻快浪漫的圆舞曲随之而起,‘Op.42 F大调圆舞曲’登场。
迷路情人
寶寶發飆:總裁爹地你欠削 夜舞傾城
音乐响起一瞬,沉重的舞台气氛立马消失不见。
兵鋒 林子
轻松、愉悦、明媚,等等等等,随每个人怎么想都可以。
所有用来描写少女穿着华服长裙却踩着匡威在舞池中旋转起舞时的形容词都可以用在这里。
此时的舞台真的像是一个沙龙了!
钢琴前的青年随意演奏的姿态像是个情场老手一样,他优雅的十指轻浮掠过琴键每一寸。
不在玩弄深沉,他化身一个浪荡子。
没有人会怀疑这令人耳孕的优美旋律会把少女们带向何处。
或许是最私密的地方也不一定,总之这音乐太美妙了。
依格拉兹跟随音乐摇头晃脑,忍受着冲上舞台扭动身姿的冲动,或跟随对方一起演奏。
他实在喜欢极了这音乐,他敢大声站起告诉现场所有人这种演奏技术才是真正的技术流选手的最高形态,包括直面17名评委。
他可不在乎谁谁谁的评价,他认定的演奏谁也改变不了,十五年前不行,如今更不可能。
这音乐律动廖林君可见得不少,在卑尔根的那段日子,她时长在午夜听到从东边二层小楼的窗户传来这动静。
她肯定这不是她教的,也不能是何静,就更不用提沈清辞了。
廖林君知道沈清辞绝对没有这情趣,有时候死气沉沉的让人牙痒痒。
阿格里奇则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舞台,从海选到现在,从误解对方的‘模仿行为’到试图解读对方的肖邦,她承认这个青年人对不同的作品都有着独特的乐思。
即便此时音乐乍听轻浮,再听还是轻浮,可作为一个女性视角,她能读懂这自由速度中那一丝丝纯情动人的东西。
而这也是肖邦的一个面。
肖邦的音乐千变万化,肖邦有数不清的面,就如同此刻的17张评为面孔。
抗戰之殺敵爆裝系統
邓太山的眼里写着不喜,这可以理解,他曾挣扎在铁幕两边,他有着对钢琴艺术的固化思想。
相反塔里贝克这样从小生活在富足上流社会的绅士人物可以说爱极了这样的音乐ꓹ 他喜欢简单的东西,尤其是将简单处理到极致。
俄国评委们中有两人还在思考秦键上一首作品中的演奏技法ꓹ 他们能听出其中有属于俄派钢琴演奏的内核,但在结构表达上他们又不是很确切。
而波兰评委们,从他们的座位分布来看就可以看出这届波兰评委是两派人马。
以布兰哈诺为首的几人坐在第一排最左边ꓹ 他的表情最耐人寻味,他目光一直在跳跃ꓹ 不知在想什么。
而他一旁的安杰依旧是那副慈祥的微笑,他就像是天生长了这么一张笑脸似的。
再左边的奥拓则是没什么表情ꓹ 老实说他还是喜欢刚才的叙事曲。
另一伙波兰评委坐在第二排的最右角ꓹ 他们看起来就像几个老学究,不过其中有那么一个年轻的。
这个年轻的波兰评委之前在会议室里一个抬手的小动作差点让罗伯特起死回生,可结局大家伙都知道。
此时他又在不时东张西望的看着,他好像就喜欢做这些小动作。
这个年轻评委叫做卡夫廷,也毕业与肖邦音乐学院。
卡夫廷终于在欢快的圆舞曲结束后收回了目光,然后他看着舞台轻怂了下肩膀,他的动作表情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ꓹ 但他得说这华国青年的手指技术的确了得。
一气呵成的圆舞曲终于落下。
现场再度安静。
大家多知道接下来的曲目该轮到‘波兰舞曲’了。
现场观众,尤其是波兰观众都像是打了鸡血般的瞪着舞台ꓹ 他们期待惊喜。
昨天一天老波兰们没听过几首像样的op53ꓹ 他们不在乎技巧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ꓹ 她们就喜欢听气势ꓹ 听个响儿,看个景色。
现场持续沉默着身影动了!
只见秦键的双臂狠狠砸下。
“噹!!!”
气吞山河的和弦犹如炮弹在舞台中间炸开ꓹ ‘op.53降A大调波兰舞曲’
最后一首作品ꓹ 标题‘英雄。‘
从容不迫的柱式和弦延续着豪迈的气势ꓹ 自由速度下的连续十六分音符跑动充满了饱满的音质。
这一刻,他显现出了在古钢琴上锤炼出的高精准触键力度。
技术是服务于音乐这点本身没错ꓹ 技术不会单独与存在作品之外。
我為人族 柳隨寒
但任何时候秦键都没有忘记打磨自己的手指技术,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他的手指总能在他需要时候直接派上用场。
或许有人不屑于技术流选手,或许这些人真的没有见过什么是技术流的演奏高手
无需任何铺垫,一出手便是火力全开,连同表情,此刻钢琴前的秦键如同一团火光。
他激动的双臂倾向琴键的方向,和伊多一样,他更早的将全身力量灌注于双臂之中。
他用苍劲有力的铁手奏出了雷鸣般的声音。
轰隆轰隆的琴声若战火硝烟,人吼马嘶。
李斯特说,‘英雄舞曲强有力的节奏可以使最懒散和麻木的人都京东振奋起来!’
波兰钢琴家克莱兹称其为‘典型的战歌!’
滚烫的波兰民间音乐色彩,富有歌唱形的旋律音调。
华丽不缺本色,朴实并无干燥
这不是思想或心理活动的写照,这就是一场精心动魄的战役。
左手敏锐,右手不羁。
热血的青年用双手谱写出辉煌的琴声代替自己内心的炙热!
他熟练的操控十六分八度下行级进!
“噹噹噹噹!”
他命令附点音去豪放歌咏!
“噹——噹—!”
他使切分音与和声相互呼应!
武林幻想
“噹噹—噹!”
他用所有能运用的演奏手法共同将这首波兰舞曲宏大的史诗气魄复活。
如果第一轮的他是为了向所有人证明他不是一个copy者。
那么这一轮就是他向世人宣告他将要加入这场华丽的战斗了。
Op53是肖邦的战歌,此刻也是秦键的宣言,是他冲向华沙之巅的第一声号角!
最后一刻,钢琴前的华国青年彻底脱掉了他温柔的外衣,抛弃了所有得优雅词汇。
热血沸腾的现场已到达最后的临界点,施坦威钢琴似是再也不能承受那天神般的力量。
它发出了最后的嘶吼!!
“噹噹噹—噹-噹!!!————”
甩头仰空收手!
“叮——”
画面定格在这一刻。
一瞬。
“哗——————————————————————”
掌声与尖叫。
秦键起身,一脸轻松的转身鞠躬。
就在他向后台迈出第一步时,身后施坦威的琴板下发出了一声“崩——”
一根断弦摇曳在半空。
台下彻底沸腾。

“上帝!”

“冒失!”


“好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