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z9e精彩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第五百八九節:往日(一)熱推-u7k1o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离开了哈斯洛城,在位面锚的范围之外,在传送通道开始确认坐标的时候,马林问了露露,那个科塞尔镇子里的黄毛的事情。
露露表示马林给的一笔安家费和国教那边的补偿费已经一起交给了那个黄毛的家人,这个倒霉蛋除了有父母之外,还有两个妹妹与三个弟弟。
他的家人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不务正业的长子惹了什么祸,在听说他们的长子其实是因公殉职之后,他的父母终于流下了眼泪——露露是跟着国教的安慰使一起去的,在听说马林·盖亚特亲王给了他们一笔丰厚的安家费之后,他的父母哭得更厉害了。
·是觉得钱不够吗?
艾尔斯问道。
“并不是,他们是觉得他们错怪了他们的孩子,而马林阁下的钱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孩子像是被明码标价了一般,但是他们的家境并不富裕,马林给他们的钱,足够让他们在他们所在的小城里买上几间店铺,或是在城外买上一大片田地了。”露露说到这里,有些遗憾:“可惜,他的两个弟弟年纪大,并没有术式方面的才能。”
·这就是命运,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他们的下限就已经被注定了。
“但是他最小的妹妹,却意外有着很不错的灵能天赋,这样的发现,让我的导师有些忧心忡忡起来。”露露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悦。
马林当然理解,当灵能天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年幼的孩子们身上时,就表明亚空间正在与这个世界所在的宇宙越来越靠近。
我的愛不想那麽壞
在一般家庭看来,家中有孩子有灵能天赋,那就代表着这个家族有了上升的契机。
但是在这个时代,所有大一些超凡家族与团体都明白,如此大规模的新生儿与幼子身上出现灵能天赋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这代表着这个世界的规则正在改变,那些原生职业花上数十年时间才能够掌握的大道理,灵能者只需要十几年就能够办到,只要天赋足够,每一个人都能够成就传奇。
而当这个世界与亚空间的接触点愈发地增加时,灵能者的数量就会有一个井喷式的增长,然后呢,灵能者们在亚空间投下的倒影就会加快他们的宇宙与亚空间的接触速度。
穿越之絕版無賴
直到最后ꓹ 双方互相拥抱,生与死都将不再重要ꓹ 只有苦难永恒。
紀末 灰燼中的炸彈
·我理解你们的忧虑,我的世界就是因此而毁灭的,如果我不像我转化成巫妖ꓹ 我也会和我所在的那个世界一样走向毁灭。
艾尔斯感叹着说道,他的故事马林还没怎么听说过ꓹ 于是他听着这个巫妖提起了他的故事,在那个故事里ꓹ 他的家乡最终被混沌恶魔完全地毁灭了ꓹ 而他因为成为巫妖,反而逃过了一劫。
·命运就是这样,如果我不是一个有着天赋的羊倌孩子,也许我也会和我的那些同龄人一样为了拯救世界而努力……但是我没有,直到最后,我只能看着我的世界化做灰烬,在漫长的时间里ꓹ 我有时候会回王都的墓园看一眼,那里面埋葬着我太多的朋友与敌人ꓹ 如今我甚至都已经忘了他们是什么模样。
·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在死后也被最后的守护者变成了亡灵ꓹ 所以ꓹ 墓园之中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幽魂ꓹ 如今我变成了这个模样,只怕连过去看一眼也做不到了……这是命运给予我的机会ꓹ 也是它给予我的惩罚。
艾尔斯的感叹到了这里ꓹ 他扭头看向马林。
·阁下ꓹ 我听说过你当年在寂静岭做的那些选择,很多人不理解你ꓹ 但是我明白你所做的那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马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寂静岭的往事,对于马林来说就是一场最为残酷的交易,米拉以她自己的生命,数千幸存但是已经感染了的市民与两个教会学徒的生命,还主动切断数万虫人的神经联络令它们自我消亡为代价,让马林去杀了那个背叛了她的前主人。
·赛尔·凯特,我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因为伤得太重,被他的妻子主动要求转化……您看,这就是命运。
艾尔斯感叹着,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他漫长生命里的又一次错误。
“是啊,转化会让赛尔·凯特失去他心中最为美好的回忆,那位夫人为了能够让自己的爱人活着,宁愿让他忘了她,她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赛尔好,我可以理解她的选择,但是谁能想到,赛尔活了下来,但是他却没有忘记与他爱人的回忆。”
·这真是太可笑了不是吗,马林阁下,那位夫人只能够在痛苦和愤怒之中活着,她最爱的丈夫最爱的却不是她。
“是啊,当一切尘埃落定,赛尔,米拉,还有那位夫人,这三个蠢货最终害死了数以万计的无辜,而我却要为了城里还活着却都开始感染发烧的数千民众还有两个教会的学徒们,不远千里去找赛尔拼命。”
木葉墨痕 墨淵九硯
·最要命的还是这三个蠢货都是在害人害已,对吧。
浴火王妃:王爺,妾本蛇蠍 相見眉開
艾尔斯说到这里,为他自己点燃了一支雪茄。
·所以我这里要说了,在我的世界里有一句话说得好,年轻人没事没谈恋爱,男人赚够钱,有什么女人娶不了。
“这句话说得不好,马林先生和我是真心相爱的。”露露看着艾尔斯有些不满地反驳道。
·对,你们是真爱,但是赛尔和他的那位夫人呢,同床异梦罢了,就好像我上次在印记城听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泰南唱片里唱的歌那样,只是一群自私的女人,只是一群自私的男人……
艾尔斯说到这里,马林扭头接上了话——用泰南语:“都在计算爱的代价,都一起沦落在天涯。”
艾尔斯看向马林,先是不解,然后像是想到了马林以前说的那些小秘密,他低下头:“您也听过这歌。”
“是啊,我不知道为什么印记城里有我所熟悉的歌,但是我挺开心的,至少我还能见证我的那个时代留下来的残页,下次有机会带去我看看,怎么样。”
·如您所愿,我的阁下。
说到这里,露露好些好奇地抱着那个小家伙走了过来:“那几句是歌吗,我感觉……挺好奇的,我从来没有听孟取义唱过这种调子的歌。”,她看着马林说完,又看向了艾尔斯:“艾尔斯先生,印记城是什么地方,异域吗?”
·是的,是一处能够联通整个多元宇宙的地方,一座被野心与欲望包裹的城市,有不同世界不同时间的各种各样的存在。
艾尔斯的介绍看起来非常合露露的胃口,她用期待的目光看向马林:“我也想去看看,马林先生,可以吗。”
“下次我们一起去。”对于露露这种合理的请求,马林没有拒绝的理由。
·传送通道已经接近完成,马林阁下。
艾尔斯的提醒声让马林点了点头,看着正在开启的传送通道,不知为何,马林又想到了一首歌。
一首他非常喜欢的歌。
少女契約之 放開那只女
跟在艾尔斯走进传送通道,当第一脚踩在沙滩上的时候,看着眼前的大海,马林伸手扶住了露露。
·真是壮美的死亡之海啊,八个千年了,这些东西竟然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些金属是怎么被制作出来的啊。
艾尔斯看着搁浅在沙滩上巨大的船只龙骨与残骸感叹道。
马林无法辨识这些看似古老,却远比他所认识的战舰先进的舰船的型号,但是当他注意到其中一条平顶船时,还是看到了那些有些斑驳的舷号。
空母十六。
中文。
“那是泰南文字吗?果然,在大毁灭之前,东西文明的确是有联络的,这里的一切如果能够被带回文明世界,那一定是能够改变整个历史走向的发现。”露露一脸的惊讶,她兴奋地掏出了录影水晶,想要做一回有责任感的年轻历史学家。
她背上的小家伙看着这一片金属的墓园,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叫声。
而马林蹲下身,看着脚下被沙石半掩埋的残骸——显露在外面的骸骨已经完全被时间抹去了,只有沙石之间的残骨,还有一片应该是士兵铭牌的东西可以证明这里曾经倒着一个战士。
马林拿起了那个铭牌,上面是一个叫成诚的士兵,地球联邦海军士兵。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马林轻声地哼唱着,在艾尔斯与露露的眼中,一个又一个幽魂出现在了这个阴云密布的沙滩前,这些与如今的人类打扮完全不同的幽魂们并没有畸变与扭曲,他们就那么听着马林哼唱完那首泰南文字的歌,最终,他们平静地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他们是……大毁灭时代的士兵吗?”露露满脸的疑惑。
马林点了点头,随着马林举手,一块又一块士兵铭牌出现在马林面前,这些铭牌被马林串好然后放入了他的半位面。
最终,只有数百块铭牌被马林收集——因为有太多的铭牌已经损毁了。
·您收集它们,有什么意义吗,阁下。
艾尔斯对于马林的行动有些不解,所以他开口问道。
“如果那一天有机会,我会将它们放在它们应该去的地方。”马林说完,扭头看向身后的丘陵,在那儿,一个陵丘正在打开,避难所正在升起的平台上,站着一个小小得人形。
“战甲?不,并不是。”露露看着那个孩子感叹道。
·也不是人,我的红外视觉里根本没有他的存在。
艾尔斯在低语。
而马林拍掉了手上的沙子,起身走向那个小小的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