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x5x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文野開始做交易 鏡中初畫-第五百七十二章 羞辱讀書-y5z6i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從文野開始做交易
小說推薦從文野開始做交易
神乐说道:“这家伙简直莫名其妙,说话神神叨叨的。”
“砰——!”的一声。
神乐捂着自己的头说道:“银时,你打我干什么?”
“打的就是你”坂田银时说道:“笨蛋,你这家伙连得罪人了都不知道。”
“哪有?”神乐不服气的说道。
坂田银时他们见神乐还是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也是有些无奈,不过既然得罪了这个世家的公主,那就得罪了,他们又不是时之政府这些畏惧世家的人。
“完蛋了,完蛋了!”狐之助哀嚎着,他此刻全然没有一开始的喜悦了,自己带来的审神者得罪了世家,对方一定会连自己一起算上,在遍地都是世家势力的时之政府,得罪了世家,一旦被他们针对,就很难在这里生存下去。
“要不审神者大人去向那位源氏的公主道歉吧!”狐之助说道。
“我才不要”神乐说道:“那个女人让我磕头认错,我才不要理她。”
“可是对方不会放过你的,审神者大人你若是不向她低头认错,对方一定会动用权力针对你,甚至你会因此丢掉性命。”狐之助说道。
徐四说道:“不至于吧?只是口头上得罪了一些,而且神乐也并没有说什么,对方应该不至于这样计较,而且只要避开一些,对方应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
狐之助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不清楚世家的恐怖,世家在时之政府掌控大部分势力,他们一旦要针对你,你就绝对很难在时之政府生存下去,他们只要动用一些手段,把你强制性的调到某个危险的战场,再让别人在其中动些手脚,审神者大人很可能就把命丢在里边了。”
“而且”狐之助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世家针对平民,也有不同的态度,一些事认为平民可有可无的,采取无视放任的态度,另一方是极端的厌恶认为应该赶尽杀绝那种,认为平民不该成为审神者,他们玷污了这个职业,源氏这一派的世家对那些平民的审神者,一向是极端的厌恶,你的话一定会被她针对到死。”
“要不审神者大人,你还是向对方低头吧!向那些世家低头,其实也不算是屈辱。”
“不要”神乐拒绝道。
狐之助还想继续再劝,坂田银时阻止了他说道:“既然神乐不愿意,你就不需要再说了。”
“可是”狐之助担心这些审神者,可能会因此都丢失性命。
徐四笑眯眯的说道:“偶尔也要相信一下,我们会自己解决的。”
看到坂田银时他们这么坚决,狐之助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再继续劝道,不过它在心里,已经为这些人判了死刑,至于他们说的自己能解决,狐之助是一点都不相信的,被世家盯上的审神者一向没有好的下场,时之政府里的一些优秀的审神者,被世家针对而无故丢了性命的还少吗?那些强大的审神者,都被世家给谋害,他们这些刚入职的审神者更是无法反抗。
刚才的一切,包括狐之助的话,都被张楚岚收入了眼底,在心底对世家有了一个评估,同时也有了一些解决这些世家想法。
狐之助带领张楚岚他们,进入时政的大厅,去办理入职手续,在张楚岚他们检测完资质之后。
“咿?”工作人员看着狐之助身后的张楚岚他们说道:“你这次收获不小,既然找到了这么多审神者,而且资质都还不错。”
这样一次性找到多个审神者,还都是资质中上的,在时之政府里也是很难有的。
“这次你可赚大了!”工作人员说道。
狐之助勉强的笑了笑,在此之前,他的确是这样想的,可是在审神者得罪了世家之后,他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了,别说得到奖励,能从世家手下存活就算好的了,都怪他这张嘴,说什么不好非得说那些,想到这里狐之助恨不得给自己的嘴一巴掌,让你嘴贱!
在狐之助去和工作人员交谈的期间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交谈声,最后便听到
“啪——!”的一声。
紧接着一个讥讽的声音响起:
“废物!天下五剑,就是这么没用的东西吗?连区区比赛都拿不下!”
张楚岚他们看过去,发现一个穿着阴阳师服饰的男子站在那里半举着手,在他对面是三日月宗近,这个三日月宗近脸上有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显然是对面穿阴阳服的男子打的,此时男子还在继续斥责道:
“真是废物!我给你花费了这么多资源,让你练到满级,又让你去各种战场历练,到头来连一场比赛都拿不下,你真是给我丢脸!你是不是只有脸可以看了?不中用的家伙,像你这样的废物,只配刀解!!从今天开始,你们三条派的一切资源全部停止,修复池也不得用。”
被他羞辱的三日月宗近脸色一直很平静,就连被打也没有引起他任何波澜,但是当审神者说出停止三条派的资源,不让他们用修复池时,三日月宗近脸色猛然一变,他说道:“审神者大人,没有赢得比赛是我的错,你可以随意处置我,但请你不要停止三条派的资源,我甘愿受任何责罚。”
三日月宗近可以忍受任何责罚,也可以忍受对方的羞辱,但是无论如何三条派都不能停止资源,和修复池,一旦这些停用,那么三条派无论上战场还是在战场受的伤都无法救治,只能慢慢的等死,没有资源就意味着弱小,即使上了战场也只是送命。
弱小也就意味着,在审神者本丸里无法存在,所以三日月宗近才说出上面那番话,只希望为三条派争取能够存活的机会。
三日月宗近的低头,似乎满足了男子的心里,他伸出手勾起三日月宗近的下巴,对着三日月宗近充满恶意的说道:“怎么?不一直保持你那个平静的样子了,不过是区区付丧神,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也敢在我面前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