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l3m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奶爸的異界餐廳-第二千一百零五章 這裏不是還有一個工具人嗎?相伴-az5w5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奶爸的異界餐廳
小說推薦奶爸的異界餐廳
埃菲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时隔多年再遭遇同样的事情就算了,没想到还把哈迪斯先生一家牵扯进来。
地窖之外传来了混乱的声音,哈迪斯先生似乎和那个暴徒扭打在一起,而且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玛拉,我要出去了,我不能让哈迪斯先生因为我遭受横祸。”
“可是小姐……”玛拉抓着埃菲的衣袖。
“如果哈迪斯先生一家因为我而出事的话,我的灵魂永远都不会得到原谅的。”埃菲看着玛拉的眼睛说道。
“那我陪你一起出去。”玛拉松开了手,同样目光坚定的说道。
埃菲握着匕首,爬上了扶梯,掰开反锁的地窖门,用力向上推开。
随着地窖门的缓缓打开,惨烈的叫声清晰的传来。
埃菲和玛拉脸色微微发白,但还是用力的将地窖门向上推开。
“我在这里,你不要……”埃菲跳出了地窖,大声叫道。
然后……
她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躺在地上惨叫的巨汉。
以及一只脚放在那个巨汉不可描述的位置的麦格,和坐在小椅子上的艾米。
啪叽。
是蛋蛋碎掉的声音。
“啊……不好意思,一时紧张。”麦格收回了脚,退后了半步,有些歉然道。
“啊——”
巨汉惨叫,眼球外突,痛的几乎昏死过去。
玛拉跟着从地窖里跳出来,手里还抱着一个酒瓶,已经做出了鱼死网破的表情。
然后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啪!
酒瓶落地,碎了一地。
“埃菲小姐,玛拉,你们没事吧?”麦格看着埃菲微笑着问道,语气中带着关切之意。
“没……没事。”
埃菲努力将目光从地上那个脸上三道鲜红杠,两只手不成模样,还有两胯之间似乎有某样东西碎掉的暴徒身上收回。
“哈迪斯先生,你们……”
埃菲想关心一下他们,但好像目前的状况有些超出了她的认知。
凶悍到能够砍翻五级魔法师布下的魔法罩的暴徒,遭遇了哈迪斯父女,却变成了现在这般惨烈的模样。
实在是……让她无法想象。
“我们刚刚准备睡觉,听到了这边不同寻常的声音,所以就过来看看。
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傻大个在疯狂自残,还吧自己手给砸扁了,情况紧紧,所以我只能用一些特别的方式让他稍微冷静一下。”
麦格微笑着看着埃菲:“这么说,你应该会相信吧。”
埃菲看着一脸温柔笑容的麦格,惊惶的心似乎得到了抚慰,那种安全感是她许多年都没有感受过的。
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想过要给自己找一个人来依偎,她宁愿把地窖变得更加坚固,也不愿意给自己找一个男人。
可这一瞬间,她突然在想,如果今晚哈迪斯先生就在她们的身旁,那她就不用狼狈的去钻地窖了吧?
“我相信。”埃菲点头。
“呜呜呜——”
躺在地上的巨汉瞪大了眼睛看着麦格,似乎有话要说,事关尊严。
“情况虽然有些复杂,不过这个傻大个为了感谢我制止了他的自残冲动,还是透露了一些信息。”
麦格点点头,又道:“你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家吗?会在黑市买你命的那种?”
“黑市卖命吗?”埃菲面色微变,看了眼地上暴徒。
果然她之前的猜测没错,这个家伙并不是只冲着钱来的。
“我应该没有什么仇家,这些年泰坦酒馆的生意一直不好,更谈不上什么同行嫉妒。”埃菲摇头。
“是啊,我们家小姐和邻居们相处的都很好,从来没有红过脸。”玛拉跟着点头道。
“这样啊。”麦格沉吟,目光重新落到了地上的那个巨汉身上。
“这位好汉,你这黑市任务是什么时候接的?详细内容,和我说说吧。”麦格笑呵呵的问道,一只脚已经踩上了他的手臂。
“别踩!我说!我都说!”巨汉慌忙叫道,生怕麦格又来一个意外。
“这是昨天才刚刚出现在黑市上的任务,要求是劫走泰坦酒馆的老板,然后一把火烧了酒窖和酒馆,佣金一百万铜币。
雇主会自己确认结果,事成之后,能够直接收到一半的佣金,雇主会通过黑市给交货地址,再拿剩下的佣金。”
巨汉快速的把话说完。
然后麦格还是踩断了他的手臂。
“这样对待两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士,你可真是卑劣啊。”
麦格收回脚,有些鄙夷的看着惨叫的巨汉。
“我尼玛……”巨汉破口大骂。
不过话刚骂了半句,一把折叠椅就招呼在他的脸上。
“要有素质哦,不许说脏话。”
艾米单手提着椅子,奶声奶气的说道。
埃菲看着脸上变成九宫格的巨汉,又看了眼艾米,有点混乱。
说最文明的话,干最彪悍的活。
巨汉憋红了脸,哼哼了两句,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显然,幕后黑手是冲着埃菲小姐你和酒窖里的窖藏泰坦酒来的。”麦格看着埃菲说道。
昨天刚刚出炉的新鲜任务,高额的佣金,明确的目标,并没有明确的指向。
而且幕后黑手非常谨慎,通过黑市发布任务,和凶手没有任何直接接触,甚至连佣金也通过黑市进行交易。
“会是谁呢?我们昨天才刚刚拿回金奖。”埃菲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要揪出幕后黑手很简单,只要完成黑市任务,把你交给他,自然就能知道是谁在操纵这一切了。”麦格微笑道。
“哈迪斯先生的意思是……烧掉酒窖和酒馆,然后把我交给那个幕后凶手吗?”埃菲看着麦格,脸色微变。
“一百万铜币呢,好多小钱钱。”艾米又在一旁坐下了,掰着手指盘算着。
麦格看着有些紧张的埃菲和玛拉,连忙笑着摇头道:“不要误会,我是说,我们可以导演一场戏,亲自去会会那个幕后黑手。当然,酒馆是不能烧的,酒窖也不能毁掉。”
“可是我们要怎么办呢?”埃菲皱眉。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工具人吗?”麦格笑着在那巨汉身边蹲下,笑着拍了拍肩膀道:“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