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1wt5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炎魔之王(二合一)分享-o6gng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当年,为什么哪怕集合了暗精灵和蜘蛛王国两大种族的力量,都只能封印炎魔之王?
原因非常的实在,因为打不过。
没错,不是因为杀不死,是因为打不过。因为炎魔之王,着实有些无解。
人海战术,它能够直接制造火海将其吞噬。
近距离战斗,那把缠绕着火焰的巨大长刀能一下子将你砍成两半。
而若是你继续接近,进入到了长刀很难攻击到的距离。那么恭喜你,将会品尝到花岗岩般的拳头打在身体上,到底有多疼了。
若用人类的职业来形容巴塔路西斯的话,这家伙就是一个和谢铭一样的多职业怪物。
正因为如此,暗精灵们才只能通过用魔法来剥夺能力的方式,来将巴塔路西斯一层一层的进行削弱。因此,才会被分成了三个部分进行封印。
爆炎拳、爆炎剑、爆炎师,当这三个被分开的部分合一之时,真正的炎魔之王才会重现于世间。
巨大的火团,将三个完全相同的炎魔全部包裹在了一起,随后走出来的,还是同样模样,同样大小的炎魔。可身上散发的气势,已经和刚刚截然不同。
肌肤之上有着宛如流动的岩浆一般的纹理。四根外骨骼魔角狰狞的向脑后曲折延伸,亮红色的毛发简直像是燃烧着的火焰。粗壮的尾巴时不时甩动一下,带起“呼呼”的劲风。
一只手紧握着炽热的火焰球,另一只手将长达三米的烈焰长刀抗在肩上。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类,巴塔路西斯微微裂开了嘴,火苗从牙缝中蹦出。
“人类,你们现在求饶,我还能放过你们一马。我的目的,是为了毁灭暗黑城,并不想和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还真是巧了,我们也不想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没有理会偷偷钻进了其他矿道中的维迪尔,谢铭平静的看着这个炎魔之王。
“所以,我们彼此都麻利一点,尽快将这件事给解决了吧。”
“呵,不知好歹。”
巴塔路西斯咧嘴狞笑了起来:“若是波罗丁和他那四个守护骑士,我尚且还惧怕三分。之所以放过你们,也只是为了给波罗丁他一个面子。”
“可既然你们不珍惜这次机会,那么就成为庆祝我重见天日的血祭吧!”
话音落下,巴塔路西斯握着火焰球的左手微微一紧。
“散。”
谢铭三人前脚刚刚离开,他们原先站着的地方就喷涌出了岩浆火柱。随后,便是接连不断的炎柱从地面爆发出来,不断的追赶着,不让三人有任何停歇的机会。
“难缠!”
蕾莎琳眉头一竖,身体和巨剑瞬间化为了一道剑光,来到了巴塔路西斯的身前。随后倒提巨剑,一记上斩毫不留情的斩向了炎魔空门大开的胸膛。
驭剑术:疾影斩、穿云破空剑。
“当!!!!”
上斩的巨剑和长达三米的长刀碰撞在一起,金属碰撞的轰鸣传出阵阵音浪,将地面上的碎石彻底化为了石屑。
“力气不错嘛,雌性人类。”
单手持刀,稳稳接住了蕾莎琳的穿云破空剑,巴塔路西斯冷笑了一声,随后慢慢的,慢慢的,将三米长刀向下压去。
“啧!”
一只手抵在了巨剑的剑身上,感受着武器上传来的巨力让自己的身躯不断下伏,蕾莎琳忍不住咂了下嘴。从来,都是她来以力压人。
今天,总算品尝到被人以力镇压是什么滋味了。
“你的对手,可不止一个啊。”
“我知道。”
“咚!”
左手张开,接住了谢铭的崩击。巴塔路西斯将目光转移到了谢铭身上:“主菜,我怎么可能错过?”
“主菜?”
谢铭挑了挑眉毛:“还真是,很久没有听到有人用这两个字来形容我了。”
“你以为,接住我两拳,就能证明自己很厉害?”
“要不然呢?”
巴塔路西斯冷笑着,慢慢将手掌缩紧。似乎他想要就这样,直接将谢铭的拳头给直接捏碎。以此,来带给他绝望。
但很显然,他想太多了。
右臂微微一抖,拳头便轻轻松松的从炎魔的掌控中抽出。
脚尖轻点,谢铭的身躯腾空而起。双脚连续在那大的有些吓人的火焰长刀上连踏几下,让被压制的蕾莎琳找到了机会抽身而退。
谢铭自己则是单手抓住了巴塔路西斯的手指,像是玩单杠一样,身体在空中回旋了半圈,脚尖带着些许寒芒,瞄准了炎魔的眼睛狠狠踢去。
与此同时,一直被巴塔路西斯忽略的诺羽,也绕到了它的身后。剑气化为了巨龙,咆哮着撞向了这只怪物。
对付这种超规格的敌人,诺羽能够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若有着赛利亚和欧贝斯的状态加持的话,一些技能尚且还能起到作用。
可现在她身上的状态只有风之气息、光之兵刃和谢铭施展的武器祝福。
所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抓住机会直接动用强劲的大招,以此来造成足够的伤害。
剑魂技能:猛龙断空斩。
“同时袭击….”
巴塔路西斯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空气中的火焰元素开始剧烈活跃起来。察觉到这一点的谢铭脸色微微变化,急忙收招向后空翻闪躲。
“诺羽,闪避!”
“!!!!!”
对于谢铭的指挥,诺羽自然是下意识的就听了进去。可猛龙断空斩并不是什么能够甩尾绕弯的招式。想要改变方向,就只能使用二段突进进行折向。
用比喻来形容的话,猛龙断空斩这强力的多段突进剑招,路线是由一条一条的线段组合而成。既然是由线段组合的,那么自然就会有停顿。
最要命的,便是诺羽的停顿点,刚好是巴塔路西斯的周身范围内。
显然,巴塔路西斯也观察到了这一点。
“先是,第一个!”
“轰!!!!!!!!”
炎魔的身躯化为了滔天火柱,一层又一层的火浪向着四周疯狂的宣泄。这毫无疑问,已经超过了诺羽念气罩的承受范围。
要是一头扎进去的话,她的念气会瞬间蒸发,连同她的身体一起。
谢铭自然是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叮。”
随着空间的轻微波动,诺羽的身影出现在了谢铭的身边。
“…..我失误了。”
“只是情报不足导致的,并不算失误。”
谢铭回了一句后,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抗着长刀,从火柱中走出的巴塔路西斯。
“空间能力…..”
巴塔路西斯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谢铭:“看来你这个主菜,比我想象中还要美味一点啊。”
“然后呢?”
单脚前踏,谢铭的身体跨越了空间,瞬间来到了炎魔面前。凝聚到极致的拳劲,随着右拳轰出。
觉醒技:武狂强拳!
“你能有什么应对方法吗?”
“吼!!!!”
似乎察觉到了危险,巴塔路西斯怒喝一声,全身上下的火焰也在这一瞬间凝聚到了左拳中,正面迎向了谢铭的右拳。
“咚!!!”
让人胸口一窒的闷响以拳头碰撞的交点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谢铭右手穿戴着的阿特拉斯拳套瞬间化为无数碎片,他的身体也倒飞而出。
在空中几个回旋之后,双脚接连重重的踩踏地面,留下了五六道深坑后才勉强刹住身子。下一刻,他便在自己身上加了一个缓慢愈合。
右臂和右拳手骨,因为冲击已经有些许碎裂。但最危险的,是那如同蚀骨之毒的爆炎。
爆炎拳,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称呼。若是换一个散打来和巴塔路西斯硬拼这拳,恐怕用来硬拼的肢体此时早已经成为飞灰。
谢铭没有,完全是因为他自身的特殊性。
破魔拳劲削弱了能量,赤龙帝之笼手带给了他超高的火属性耐性。所以,他的右臂才能免疫掉那阴损的爆炎而无事。
相比较于谢铭,巴塔路西斯就显得有些凄惨了。
论阴损程度的话,武狂强拳可是一点都不逊色于爆炎拳。哪怕用能量磨掉了打入体内的破魔拳劲。但被渗透劲打入体内的震动之力,可就真的只能靠身体强度来硬抗。
粗壮的左臂直接成为了软趴趴的麻花,无力的垂落。震动造成的破坏,让它全身上下都出现了破损。像是岩浆般的血液,渗透出了强韧的皮肤出现在表面。
可是,它的对手可并不只有谢铭一人啊。
以蕾莎琳的性格,在吃亏之后,怎么可能就这么当做无事发生?在谢铭吸引住了巴塔路西斯的这段世间里,她可是默默的积蓄着力量,等待着机会呢。
而和谢铭正面硬刚后的现在,毫无疑问就是衔接伤害的最好机会。
“去死。”
冰冷的声音伴随着冷冽的剑光,将战场化为了两半。空间与空间之间,似乎以炎魔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发生了偏移。
驭剑术奥义:极·驭剑术—时空斩!
“砰!!”
像是玻璃被锤子狠狠打碎,无数的空间碎片零零落落的掉落。巴塔路西斯身上,也多出了一道仿佛要将它整个身体直接斩成两半的狰狞伤痕。
“吼!!!!!!!!”
接连遭到的重创,彻底激发了巴塔路西斯的凶性和暴戾。能量像是不要钱一样的疯狂挥霍,火浪,火柱,火球,将这片战场彻底化为了由火焰组成的炼狱。
甚至,连空间都因为这些火焰而出现了扭曲。
本来以阿拉德大陆的空间稳定性,区区高温是不可能让空间扭曲的。但是,蕾莎琳可刚刚释放了时空斩,将空间斩破。因此,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空间的扭曲,却让谢铭施展空间能力更加容易起来。
通常来讲,空间能力难以施展的情况有两种:空间锚,以及空间混乱。
前者,可以概括为空间过于稳定,导致拥有空间能力的人非常难以打破空间。后者,则是空间过于混乱,从而让空间能力者无法准确的施展。
毕竟空间能力,从根本意义上就是扭曲空间、破坏空间的能力。
像现在这种扭曲,反而让阿拉德大陆这稳固的有些离谱的空间变成了其他位面的通用标准。
将全力施展时空斩导致有些失力的蕾莎琳转移到自己身边,再给两人周身设下了防御用的空间屏障,谢铭的身体再次消失。
通过缓慢愈合的治愈以及自己的波动操控,右臂的骨骼已经差不多痊愈。而敌人,则是处于重伤的状态。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然而当谢铭的身体瞬移到巴塔路西斯身前时,这只怪物居然高高的举起了长刀,长刀的刀镡上似乎还镶嵌着一颗蕴含着无比能量的火焰珠。
“正,等着你呢!!”
“我知道。”
黑紫色的长刀连着刀鞘出现在谢铭腰间,浓郁的能量让阿波菲斯发出阵阵轻鸣之音。显然,这种环境是希洛克最喜欢的。
“最后一击。”
“定下胜负吧!!!”
三米的烈焰长刀,在火焰的极度浓缩凝聚之下,化为了真正的四十米熔岩大刀。随着巴塔路西斯的挥下,大刀上缠绕的能量瞬间倾斜而出。
“爆炎剑!!”
“修罗·瞬空拔刀斩。”
颜色分明互不干扰时,会出现美丽的七彩之色。可当颜色聚集在了一起,那么出现的,只会是深邃的漆黑。
凝聚到极致的修罗邪光斩配合上破魔刀气,成为了一道黑线。黑线划过的轨迹,一块又一块的空间碎片无声的落下。
爆炎光炮,在这明明不起眼,但却拥有着惊人存在感的刀光下,和热刀前的黄油没有任何区别。
“叮。”
刀鸣之声宛如风铃声音般清澈悦耳,谢铭平静的看着眼前握着长刀的巴塔路西斯,轻轻将阿波菲斯入鞘。
“咔。”
伴随着入鞘声,烈焰长刀连同炎魔的身躯一起,缓缓偏移,随后掉落在地。镶嵌在烈焰长刀刀镡之上的火焰球,轱辘轱辘的滚到了谢铭的脚边。
“嗡~~”
“……..”
感受着刀鞘中抖动着的阿波菲斯,谢铭将脚边的火焰球捡起。看样子,这颗火焰球似乎能补充希洛克的能量,不然阿波菲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
将两者都放入到空间布袋中,最后再看了眼巴塔路西斯的尸体,谢铭微微合眸。
“炎魔之王,巴塔路西斯。你的名字,我会记住的。”
毕竟,它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对手了。
若不是立场和性格,恐怕,他或许能和它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可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