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sz5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讓世界變異了討論-第七百七十章 制約-1p9se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黄渊脸上神色阴晴不定,崩碎空间充满危险,随时可能遭遇强大存在,导致死亡,但三花煅体术对他的吸引力又实在太大。
其子黄琦体内有一股奇异能量,影响生死,但他因为境界问题,实力不足,无法将那股奇异能量驱除,迫切需要提升实力。
黄渊内心挣扎,一段时间之后,却拿定主意,“好吧,肖小子,你赢了,我继续为你探索崩碎空间。”
“前辈,合作愉快。”
肖沐脸露微笑,边说边将三花煅体术秘籍收入大地印空间。
“你……肖小子,你不打算将秘籍交给我吗?”看到肖沐收起秘籍,黄渊透出不满。
“前辈和晏组长都受了伤,最好先从崩碎空间回来修养,至于这本秘籍,等前辈养好伤势,下次再往崩碎空间的时候,我定将它交给前辈。”
肖沐委婉做出解释。
“你这是信不过我们,怕我拿了秘籍之后反悔又不去崩碎空间了,罢了,就由你。不过,肖小子,以后继续探索崩碎空间,我希望咱们之间的交易方式能够更改一下。”黄渊并没有坚持要求肖沐将三花煅体术秘籍交给自己,而是做出了新的提议。
“前辈请说。”肖沐神色微微一动,黄渊想法的改变,让他惊异,不过,倒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两人自一开始就是合作关系。
“我和老晏会继续探索崩碎空间,但不再是为你探索了,你也不必因为我们探索崩碎空间给予我们什么。自下一次探索开始,我们探索崩碎空间的收获,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就拿出能够让我们满意的物品进行交换。”
黄渊提出自己的想法,倒是难得的很有条理,让肖沐不禁怀疑是和晏清虚提前商量好了的。
肖沐对这种合作方式毫无异议,“前辈的提议很公平,既然这样,以后咱们合作就是。不过,届时我会将我的需要告诉前辈,如果前辈有所收获,也可以根据需要向我提条件。”
“这才是公平的合作方式,很好,我和老晏接受了。”
黄渊的神相点了点头,看起来对新的合作方式极为满意。
两人交换了一些意见,黄渊的神念便从神相上退出。
肖沐知道黄渊接下来必定是和晏清虚汇合离开崩碎空间然后返回联盟总部,倒也没有为两人的安全担忧,将黄渊从崩碎空间中拿出的物资收起来,便离开大神庙返回自己的住处。
回到住处,肖沐不是第一时间查看被混沌之力侵蚀的黑铁变异材料,而是首先拿起那块灰不溜丢的古老瓦片看了起来。
古老瓦片中透出微弱的神灵威权,带给肖沐熟悉的感觉,这种神灵威权和此前肖沐得到的半块阎罗令上的威权完全一样,让肖沐不禁怀疑这块古老瓦片和阎罗令一样同属于白府君。
“这是什么?”
肖沐将古老瓦片拿在眼前翻来覆去的观看,却始终看不透这块古老瓦片有什么作用,他尝试着将一股神念对着瓦片输入进去,结果却立刻受到了阻碍。
古老瓦片中有一股强大的能量阻挡着他的神念进入,刚一输入进去就被弹了回来。
不过,这一次的神念输入,却让肖沐感知到了古老瓦片中存在着一股强大的神念。
“秘籍?记忆?记事本?日记?”
古老瓦片的真实用途让肖沐心生疑惑,忍不住猜测起这枚古老瓦片的作用。
古老瓦片的作用,目前看来,极大可能是用来储存神念的,而神念的储存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为了保存记忆,保存知识,从某种程度上,其和硬盘、内存极为相似,却又有本质的区别。
“有意思了!”
意识到古老瓦片的作用,肖沐内心顿时生出了无数期待。
这枚古老瓦片,极大可能出自白府君之手。而如果真的是出自白府君之手的话,那就意味着这块古老瓦片里面,被白府君留下了一段记忆或者说传承、知识。
“不知道白府君在这块瓦片中留下了什么,该怎样才能将瓦片中的记忆开启?”
肖沐脑中念头闪电一样的闪个不停,不断思考着该怎样才能读取瓦片中的记忆传承。
很快,他就决定尝试一下,看看自身的道法灵气是否足以将瓦片中白府君留下用来封禁古老瓦片中记忆传承的禁制打破。
伸手一指,一股金色的道法灵气便从肖沐的指尖射出,如箭一样钉向了瓦片。
砰!
道法灵气击打在古老瓦片上面,立刻引发了瓦片内部神圣威权的反弹,下一瞬间就被反弹回来,对瓦片没有造成任何影响的样子。
“白府君在瓦片中留下的禁制威力不低啊,凭我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使用道法灵气破除。”
道法灵气破禁失败让肖沐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但很快,他就想到天帝印,决定利用天帝印的天帝威权尝试一下破禁之法。
嗡!
金光震颤当中,天帝印从肖沐体内飞出,高悬于他头顶的半空中。
随着肖沐心念一动,至高无上的意念立刻通过天帝印,如霞光洒落古老瓦片表面。
砰!
又是一声闷响从古老瓦片中传出,天帝印至高无上意念竟然引发了古老瓦片中禁制力量的反弹,一股强大的神圣威权从古老瓦片中爆出,一缕缕金霞璀璨,发出刺目的光芒从古老瓦片中亮起。
这威权层次上不如天帝威权强大,威力上却强大多了,顿时挡住了天帝印的至高无上意念,让其无法进入古老瓦片。
“可惜,我的境界还是太低了一些,和当时留下古老瓦片的白府君相比差的远了,所以仅凭天帝印,还无法破开白府君在古老瓦片中留下的禁制。”
眼前的情景让肖沐迅速做出推断,脸上隐隐显现了一丝失望出来。
“接下来还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放弃这块瓦片不去探索吧?白府君留下的瓦片,又刻意在其中留下禁制,必然牵涉到惊天大密。”
一个个念头在肖沐脑中闪过,瓦片中可能蕴含的秘密让他没有办法放弃这块瓦片不去探索。
“难怪黄渊和晏清虚没有留下这块瓦片,以他们的实力,即使留下了,也破解不了瓦片中白府君留下的禁制,更不用说,白府君在瓦片中留下的禁制威权他们也发现不了。咦~”
说着说着,一个念头突然从肖沐脑中闪过,导致他自己提醒了自己。
“白府君留下的禁制威权,黄渊和晏清虚发现不了,我却发现了,不是因为我拥有天帝印,也不是因为我修炼道法他们没有修炼,而是因为我已经拥有了白府君留下的半块阎罗令,提前获得了一半白府君的威权,仅仅只是因为境界问题,目前无法施展出来而已。”
新的想法顿时让肖沐大喜,仿佛有一条全新的大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府君的威权,别人破解不了,不代表我也不行,把天帝威权和阎罗令中的威权融合在一起试试。”
肖沐想到就做,心念一动之下,天帝印中的至高无上意念再次挥洒而下,和阎罗令中的府君威权融合在一起,金光混合着紫霞,犹如月光从空中挥洒而下,轻柔而又平静的往古老瓦片上覆盖过去。
喀拉!
混合威权不受任何阻碍的穿透了古老瓦片,下一刻,奇异的声响从古老瓦片中传出,像是有一把锁被钥匙打开了。
“哈哈!我的想法果然是对的。”
肖沐大喜,拿起古老瓦片,再次探索起来。
将一股神念释放出来,直接输入到古老瓦片当中,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却又时不时的闪过喜色。
古老瓦片中,的确是白府君留下的记载,而且还是关于修炼的,这种修炼,不是力量的修炼,而是关于威权的修炼,威权的修炼,又进一步影响到境界的提升。
从周围所能接触到的正神境强者的修为情况,肖沐早已了解到,境界提升会受到位业影响,而且影响很大。
就拿大唐遗址的大首领伍劫来说,由于此前伍劫一直没有获得完整的雷公位业,因此境界一直无法提升,始终停留在正神境初期。
这是因为位业问题影响到了境界,实际上,若非伍劫拥有半个雷公威权的话,他的境界甚至不可能破入正神境,最多停留在神灵境巅峰。
阴神境的位业是无法让异变者的境界提升到神灵境的。而想要成为正神,就必须拥有正神威权。
白府君留下的这篇类似日记一样的东西,主要就是阐述了境界和威权之间的关系。
根据白府君的说法,异变者想要成为正神,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通过天庭册封,成为府君层次的正神,但这种正神受天庭管束,受天帝威权挟制。
第二种则是通过获得天然威权成为正神,比如五行之力,阴阳之力,诅咒之力,生死之力,这种稍次一个层次的力量。
不过,这些力量,因为层次稍低,除了生死之力之外,其它几种力量,比如五行之力,阴阳之力,诅咒之力,都是有其极限的,永远都无法依赖这些力量突破正神,成为天神。
能够成就天神的力量目前已知的也就那么几种而已,包括肖沐已经知道的混沌之力,造化之力,鸿蒙之力,元始之力,命运威权,报应威权,轮回威权和生死威权。
其中前四种是以力量证道,通过强大的力量修持成为天神,后四种是以威权证道,通过强大的威权修持成为天神。
而对于其它既不具备顶级力量,也不具备顶级威权的异变者来说,想要成为天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此外,让肖沐更加惊讶的是,根据白府君的说法,绝大部分的修炼都是有其极限的,而且通常都要受到极限的制约。
就比如五行之力,其最高只能修炼成为正神,成为五行之祖,但如果五行之祖存在,其他人就永远受到制约,不可能再次通过五行之力的修炼成为五行之祖。
阴阳之力,同样如此。
即使是混沌之力,造化之力,元始之力,鸿蒙之力,命运之力,报应之力,也不能摆脱这个规律。
此外,根据白府君的说法,尤其恐怖的是,任何人一旦修炼了某种力量,便不可避免的要受到修炼这种顶级力量的人的制约。
就比如五行之力,修炼了五行之力的人,不可避免的要受到五行之祖的制约,修炼中受到影响,对日后的进阶不利。
最好的办法,竟然是不要修炼这些已经拥有极限存在的真实之力。
“真实之力,是提升异变者实力最重要手段,不修炼真实之力的话,异变者靠什么拥有实力,靠什么和其他人战斗?”
白府君在瓦片中留下的说法,让肖沐隐隐觉得不以为然,却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白府君还提到,和修炼天然威权要受到极限力量制约一样,天庭册封的威权也不例外,不管是府君也好,城隍也好,土地山神也罢,又或者其它各类神灵也罢,只要是被天庭册封的神灵,都会有其极限。
正神一系,就很难打破府君的范畴,成为天神。偏神一系,只要该系天神存在,同样很难进阶成为天神。
而白府君作为天庭册封的府君,尽管是八大府君之首,却依然属于正神层次的存在,限于天庭的册封问题,自身威权问题,无法突破正神境,步入天神境,成为天神。
这对惊采绝艳,不甘人下的白府君来说,完全没有办法容忍。
于是白府君立志要打破桎梏,突破正神,成为天神层次的存在。
白府君在古老瓦片中留下的日记让肖沐心情渐渐变得沉重。
“真实力量的修炼,可以提升低境界异变者的实力,却又影响高境界异变者的实力?”
“因为对于大多数高阶异变者来说,真正的实力已经不再依赖纯粹的力量,而是威权了。”
“一旦威权受到制约,自然而然的会影响到实力的发挥。”
“这么说来,我会同时受到五行老祖、阴阳神尊、不灭神尊的制约了。”
“我修炼的力量足够多,实力足够强,遇到一般的异变者可以轻松击杀。”
“可是,按照白府君的说法,如果我遇到五行老祖,阴阳神尊,不灭神尊这种能够从威权上制约我的可怕存在,我却会变得毫无还手之力……”
修炼了三种顶级力量的肖沐突然感到了忧虑。
但很快,他便发现,后文中,白府君又提到了如何解决这种制约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