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ut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第1434章 願星光指引你的道路(第10卷完結!)熱推-5xoz3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刚刚攻灭罗林帝国、正志得意满的伊尔莎绝对没有想到——在她正为攻灭了罗林帝国这一壮举,而感到激动与兴奋、感慨着自己的帝国之强大时,一个将在三百多年之后对她的庞大帝国造成空前绝后的威胁的思想,正在原罗林帝国境内的某座小农村内悄然无声地出现。
而这一思想经过了三百年的沉淀、探索、补充,渐渐成型。
人们为这一思想,冠上了一个伟大的名字——“民主”。
想想真是讽刺啊——伊尔莎大帝以为罗林帝国中能给他们布列颠尼雅帝国带来巨大威胁的人,仅有巴尔与“圣女”让娜。
她没有想到——当时能给他们布列颠尼雅帝国带来巨大威胁……不,应该说是给以布列颠尼雅帝国为首的专制国家带来巨大威胁的人,竟然是罗林帝国境内的某位农民兼逃兵。
——文兰合众国第31任总统狄奥多·威尔逊/于布列颠尼雅帝国皇历621年、大陆历108年的某场演说中
*******
*******
“伊尔莎女皇……就是那则传闻中所说的拯救这个国家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你想想看——我们现在的生活之所以能变好,不就是全托了伊尔莎陛下的福吗?”
“有道理啊……”
“就是这样!伊尔莎陛下万岁!布列颠尼雅帝国万岁!”
“伊尔莎万岁!伊尔莎万岁!”
“好了好了,别喊了,再吵下去,会吵到隔壁邻居的。”
“啊,多谢提醒……话说住在隔壁的人是谁来着?”
“巴里斯特啊,你忘啦?”
“哦哦,是巴里斯特啊……说起巴里斯特,你们不觉得巴里斯特自回村后就怪怪的吗?”
“的确是有些古怪……他现在似乎每天晚上都在那看书啊。”
“书?巴里斯特他识字吗?”
“可能是在离开村子去当兵的时候,学会了认字吧。”
“我有听巴里斯特的妻子说过哦——巴里斯特是在回村之前,特地在图黎找了一个老师来教他认字,目的便是为了能够看懂书籍。”
“那家伙去过图黎啊!”
“哇噻!好羡慕啊!我也好想去见识一下图黎的繁华!”
“巴里斯特那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学了?”
“谁知道呢。反正自回村之后,他就怪怪的,每天都沉默寡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干活白天的农活后,晚上就会闷在房间里看书,我很好奇——他看得懂那些书吗?”
“他到底在看什么书啊?”
“我又不识字,哪知道他在看什么书。”
“那家伙真是奇怪啊,他以后该不会是打算当什么大学者吧?哈哈哈哈!”
“好了,不要再聊那个家伙了!我们来聊点别的什么有趣的话题吧!”
……
……
自巴里斯特回来后,阿什娜便觉得自己的这个丈夫变得怪怪的。
巴里斯特离开村子去当兵,是3年前的事情。
作为巴里斯特的妻子,阿什娜比村子中的任何人都要明显地感受到——3年前的巴里斯特和3年后的巴里斯特几乎都不是同一个人了。
3年前的巴里斯特,就只是一名普通的农村青年。
而3年后的巴里斯特,虽然模样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性格以及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巴里斯特回村之前,阿什娜是不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巴里斯特竟然会变成一个喜欢看书的人。
毕竟在3年前,巴里斯特便不止一次地表现出对文字、对书籍的兴趣缺乏。
在前不久,离开村子足足3年的巴里斯特回村的时候,阿什娜都被巴里斯特的那堆行李给惊呆了。
巴里斯特带回来的那堆行李,基本全是各种各样的书。
因为阿什娜看不懂字的缘故,她也不认得巴里斯特带回来的这些书都是些什么书。
在将一堆书运回家后,巴里斯特的各种怪异举动便一件接着一件。
首先,便是将家里的一间专门用来堆杂物的小房间进行了大改造。
将里面所有的杂物都清了出来。
并将一张小桌子抬进这座房间之中,让这张小桌紧贴在房间内唯一的一张小窗下面。
虽然这房间只有这一扇小小的窗户,但阿什娜不得不承认——这张窗户所对着的方位十分帮。
在晴朗的夜晚中将窗户推开后,可以看到漫天繁星。
清理完这间屋内的所有杂物并将书桌抬进屋内后,巴里斯特便将他带回村子里的那堆行李统统拉进了这座房间内。
在干完一天的农活后,巴里斯特便会在这座房间内点上蜡烛,苦读这些他从村外带回来的这些书。
有时候看书看累了,巴里斯特便会直接推开桌前的小窗户,若有所思地仰头看着窗外的繁星。
阿什娜感觉地出来巴里斯特在看着窗外的这些繁星时,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于是有一天,阿什娜鼓起了勇气,询问当时正好在那看星星的巴里斯特——“你看星星时,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你到底在思考什么呀?”
对于阿什娜的这一疑问,巴里斯特仅仅只是平淡地答道:
“并没有在思考什么,我只是在想念某位只有数天交情的友人而已。”
巴里斯特在回村后的另外一个怪异举止,就是他在他的那书桌上安了一个架子,然后在那架子上挂着一条看上去就很昂贵的怀表。
阿什娜本能地感觉出来——如果把这怀表卖了,绝对能换到巨额的金钱。
在金钱的诱惑下,阿什娜询问巴里斯特为何不把这怀表卖了,而是把它挂起来。
结果阿什娜却只得到巴里斯特一个冷冰冰的回答:
“这是友人的遗物,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卖了他。”
巴里斯特不论如何也不肯把这怀表卖了,因此阿什娜也只能把将这怀表卖了的打算给打消。
巴里斯特回村后的怪异举动还有一条,便是——他开始存钱了。
存钱这件事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巴里斯特竟然打算把这些存起来的钱来供他们那现在还只有5岁的独子以后去读书学习。
阿什娜实在不理解让儿子去读书有什么用。
这些钱日后用来供儿子去读书,还不如日后用来买一座新房,或是购置一些畜力。
但不论阿什娜怎么说,巴里斯特都不为所动。
“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一定要找出能够消灭暴政的方法。我找不出来这一方法,就由我的儿子去找。我儿子找不出来,就由我的孙子去找……哪怕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我也在所不惜。”
当时,在听到巴里斯特的这句话后,阿什娜便断定——自己的丈夫可能疯了。
她现在已经不怎么理会巴里斯特了。
只要巴里斯特还有在每天好好做农活、好好地挣钱,阿什娜便不再搭理、关心巴里斯特的这些怪异举动。
任由巴里斯特、以及他脑袋里的那些奇怪想法自生自灭。
……
……
第10卷《救国圣女》——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