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otn熱門小說 原始文明成長記 ptt-第959章 神策衛新兵集結閲讀-xsand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原始文明成長記
小說推薦原始文明成長記
卫山郡的征兵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仅用了四天时间,就把限额的两百人招了上了,卫山郡所属的六个县,除了湖心岛的密岛县外,其他五个县均贡献了四十人的名额。
汉部落北方的八个郡几乎都是如此,汉阳郡、汝阳郡、浏阳郡、牧野郡、新钢郡、卫山郡,还有靠南的南张郡和东薪郡,全都按照每个郡两百人的名额把兵招了上来,唯一的区别就是各郡所属的县城数量不同,各县分配的名额也不相同。
和北方的八个郡相比,草原的洪湖三郡征兵就比较简单了,因为开源郡、彰武郡、滨海郡这三个郡根本没有县城,他们都只有一个郡城,其实就是汉部落的驻扎点,给草原上的牧民用来和汉部落交易之所,城里居住的百姓基本也是以牧民为主。
更多由汉部落管辖的牧民居住的地方还要更靠外,不过都有固定的牧场,在汉部落的帮助下,这些牧民已经学会了科学化管理牧场,从游牧变成了定点轮牧。
也就是将自己的牧场分成几个区,先让牛羊吃一块地,其他吃过的区域补种牧草,等这块地吃完了,再把牛羊赶到另一个区域的草地,靠这种办法,将他们从游牧的生活方式变成了定居,这样也更适合汉部落的管理,而且还能扩大养殖规模,增加单位牧场内的牲畜数量,给牧民带来更多的收入,使他们不再贫穷。
投靠了汉部落的牧民,生活水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好,因此当汉部落发出征兵命令后,这些牧民同样十分积极,草原牧民天生具有好战的血液,这是因为他们生存的环境更加恶劣,虽然这几年汉部落给他们创造了更好的生活条件,但依然不能磨灭他们好战的性格。
按照每个郡招募两百新兵的要求,洪湖三郡的六百士兵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招满了,这些人先是坐船到开源郡集结,然后再从开源郡统一登船,乘坐一艘小飞鱼前往汉部落的汉阳郡。
能到汉阳郡去‘朝圣’,这也是对牧民们极大的吸引,虽然罗冲以前来过洪湖三郡,也有一些牧民见过罗冲,但他们还没见过汉部落的其他郡县,尤其是首领的故乡长什么样子,那里的人又是过的什么生活。
就为了能到汉部落的北方八郡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他们也要去当这个兵,至于打仗会不会死人,他们反倒不怎么在乎,因为那样的日子他们已经习惯了,并且刻到了骨子里。
同样位于南方的拓海郡征兵就比较麻烦一点,这倒不是因为没有人报名,而是报名的人太多了……
拓海郡的人口同样很多,但是这么多的人口依然只招两百人,可是报名的人却有好几百,因此为了筛选出合格的人选,光是进行各种考核就用了三天,等新兵筛选出来后,第二天就登上了一艘北上的小飞鱼帆船,迅速的前往汉阳郡集结。
……
就在各地应征入伍的新兵全都在向汉阳郡集结的时候,汝阳郡的汝阳县城中,去病和他的未婚妻也在举行大婚,去病是首领的亲卫,更是首领内定的禁军统领,虽然没有公布出来,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小子跟在首领身边,将来的地位绝对差不了。
而且去病家还做着照相馆的生意,这也是令人羡慕的存在。
简单来说,那就是这小子又有钱又有地位,汉部落里绝对的优质股,多少女孩子都想要嫁给这个小子,不过却让詹氏族的那个小姑娘抢了先,听说这门亲事还是首领的二夫人亲自做媒,这样的裙带关系,他们就是想争也争不过啊。
婚礼办的很隆重,宴席上的酒菜也很好吃,洞房当然也很有激情……
去病知道当兵的规矩,汉部落出征的士兵一律要有子嗣留在家中,虽然就算现在结婚也来不及了吧,但是起码在出征之前让媳妇怀上孩子还是能够做到的,至于是男是女,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
北方八郡的新兵距离近的已经到汉阳郡这里集结了,去病成亲还没有一个星期,就被罗冲召去开始带兵,不过为了照顾这刚成亲的小两口,同时也是为了让去病他媳妇顺利的怀上孩子,罗冲特意给他批准了每个星期一天的假期,让这小子有时间回去造人。
神策卫打着首领禁军的名头,那自然就不能距离罗冲太远,所以神策卫的军营,在罗冲考虑过后,就放到了汉阳郡北面的山里,也就是后山的吊刺食人树附近。
食人树的周围平时就是汉部落的禁区,不仅是为了防止百姓误入造成伤亡,而且也防止了别有企图之人偷盗树种,毕竟食人树的吊刺虽然能杀人,但同样也是制作箭矢和枪杆的好材料,算的上是战略物资,要严加保护。
这个禁区的面积足够大,用来安置一支两千多人的军队是肯定没问题的。
新兵们刚到,去病就领着两百个金吾卫带着他们扎营了。
金吾卫是从罗冲的亲卫队伍里借来的,这两百人的金吾卫虽然没打过仗,但是一直跟在罗冲身边,有时候罗冲也会亲自训练他们一下,整体上说,这群人的军事素养还是比较高的,拿来给新兵当教官再合适不过。
不过现在新兵还没有全部到齐,只有最近的汉阳八郡的一千六百个新兵到了这里,暂时只能让他们伐木扎营,先把军营弄起来再说。
部落留给神策卫的训练时间也不多,他们大概只有四个半月的训练时间,等到秋末就要出征前往北方作战,所以军营自然也不用建的太好。
新兵们目前居住的都还是帐篷,好在现在是夏天,睡帐篷也不会冷,不过简易的土坯房还是要做的,土坯房遮风挡雨,临时哪来睡几个月再合适不过。
南方的新兵们还在坐船北上的时候,汉阳郡这里的神策卫军营也已经建造了个七七八八,背靠着汉阳郡,周边还有好几个县的支援,这里的建筑材料几乎上午要中午就能送来,再加上夯土的房子建造简单,只要用木板搭出框架,再用黄土往里面锤捣结实就行了,因此建造的十分迅速。
等征兵令发出半个月后,南方草原洪湖三郡的六百个牧民新兵率先抵达卫山郡的码头。
之所以从卫山郡上岸,这也是罗冲特意要求的,因为卫山郡那里看上去更加的繁华,浏阳郡这边除了有个造船厂,还有跟造船辅助的一些产业外,其他能够展示的东西并不多,但是卫山郡就不一样了。
卫山郡不只是重要的物资周转站,这里的码头还有汉部落内陆唯一的一个灯塔,另外这里还有汉部落第一条铁路,可供展示的东西就很多了,既然这些草原来的牧民是打着开眼涨见识的主意,那罗冲又怎么能不满足他们的愿望?!
……
一艘从开源郡驶来的小飞鱼快船缓缓停靠在卫山郡的码头上,新兵们排着队从栈桥上登岸,刚一上岸,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像是龙门吊一样的装卸泊位,吊机一头延伸到水中,另一头就是铺在岸边的铁轨。
有工人操纵着铁牛二型动力的起重机,正在从船上吊装焦炭,巨大的铁篮子被装满之后,直接吊到龙门吊另一头停靠在岸边的火车货箱上方,松开闸门,哗啦一声,重达数吨的焦炭就自动漏到了火车的货箱中,这种装卸方式大大提高了码头的转运速度,为码头的装卸行当节省了大量的人工。
刚刚上岸的牧民新兵看着整整一排这样的巨型起重机,全都惊的目瞪口呆,他们草原的三个城池虽然也都有码头,可是哪里见过这么高级的吊装方式。
还有岸上的那列用钢铁打造的火车,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另外还有码头上的那座白色高塔,看起来颇为壮观,只不过现在是白天,灯塔并没有被点亮,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那座塔的用途,只知道很漂亮,很有气势就对了。
“全体都有,排好队到火车站休息半个时辰,该放水的放水,该休息的休息,想买东西车站里就有卖的,大家不要乱跑,不要离开火车站,稍后我们就要登车前往军营。”
“是。”
“知道了。”
“那个大哥,厕所在哪啊,刚才在船上排队没等我上就下船了,我这快憋不住了。”
……
就在新兵们看着眼前繁华的码头东张西望的时候,带他们前来报道的军官突然对他们呼喝了起来,引导着新兵们往火车站走。
领他们过来的军官也是草原洪湖三郡的,哪里会知道卫山郡这边的厕所,好在卫山郡这边的官署也派了临时接待的小吏,立刻带着他们往车站里面去。
卫山郡新修的火车站有很大的公厕,还有一个超大的候车大厅,其实就是拿以前码头的仓库改造的,重新铺了青砖地面,里面放了很多的长椅子,仓库的门口还改造了一个售票口,不过基本上没什么人会买票,这里大多还是用来给车务办公的地方,记录每一趟车次,还有列车上装载的货物数量。
至于卖票,那只是他们的副业……
排着队到车站的公厕放了水,其他的新兵们就在火车站里转了起来,几乎没什么人老实的在候车厅坐着,一是因为他们好奇,二是因为他们已经在船上坐了一个星期,天天坐在狭窄的船舱里,心里早就憋坏了,现在上了岸当然要活动活动腿脚。
因为今天官府知道有新兵会来,还特意开放了车站的食堂给他们用餐,有人知道这里卖的有食物后,立刻就向食堂涌去,坐长途的帆船过来,因为船上燃料有限,也不方便做大锅饭,所以基本天天都是吃干粮度日,现在有了热食,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火车站的食堂有点自助餐的形式,需要到柜台用钱去买一个竹子做的卡片,上面写上多少钱一位的,然后就可以拿这个竹筹去打饭了。
主食有包子、米饭、杂面馒头、锅贴、还有煮玉米棒子,汤有鸡蛋汤和羊肉汤,菜也是以豆角、白菜、丝瓜、豆腐、羊肉这些菜品为主,都是汉部落的家常菜,可是对于这些草原的牧民来说,却很新鲜。
他们平时吃奶制品更多一些,豆制品基本没有,蔬菜之类的东西也非常少,像是食堂里的这些炒菜,他们全都没吃过。
因为是招待士兵,所以这次对新兵们开放食堂并没有收取任何费用,只是特意交待吃多少拿多少,千万不要浪费,否则军法处置。
这些牧民们都是苦日子过来的,就算不用嘱咐,他们也不会浪费食物,只不过头一次吃到这样的炒菜,又全是一二十岁的青壮年,自然免不了会多吃一点。
牧民们一边品尝着北方的美食,一边蹲在食堂的门口看着外面的铁轨和火车,那列长长的火车还在装卸着货物。
“为什么这里叫火车站,谁知道火车站是什么意思,难道跟前面那个铁做的车有关系?”
“不知道啊,咱们草原那边为什么没有,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还能是干什么用的,难道你们刚才上岸的时候没看到有人在从船上往上装东西吗?这应该是拉货的车,只不过这么大,这么长的一辆车,这都能赶上好几艘帆船了吧,这得用多少牛马才能拉的动啊,也不知道是谁想的点子,居然造出这样的一个怪物出来。”
就在牧民新兵们正在讨论面前的火车时,远处突然就传来一阵汽笛咆哮的声音,将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就吸引了过去。
呜呜呜呜呜————
车站不远处的北方,一辆车头上挂着大红花的火车就这么喷吐着黑烟和蒸汽,缓缓的向着车站里的并线驶了过来。
新兵看到这一幕,惊的连嘴里的饭都掉了下来。
“我滴妈呀,这还真是个怪物,这东西为何没有牛马的牵引,还能跑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