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f3v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笔趣-第237章 不負如來不負卿展示-flkps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倭国和中原的交往堪称就是吸血式的。
前汉时,倭人进贡,刘秀龙颜大悦,就弄了个金印,封倭王为‘汉委奴国王’。
所谓倭,就是委的意思,而委还有个意思,就是随从。
后续又还有个奴……
如此就拉开了倭国和中原交往的历史。
而倭人对半岛的侵袭也就是从前汉时开始的,他们一直在盯着那个半岛,想借此获得大陆。
和百济联手打击新罗,觊觎大陆,这事儿倭人也干了多年,算是熟练工。
中原王朝的辉煌和先进让此刻依旧是半蛮荒状态的倭人各种羡慕嫉妒恨,他们在半岛屡次被打击,最后干脆就低下头,派遣使者来到了大唐。
一到大唐,倭国使者就觉得自己变成了山里的老鼠。那繁华的城市,衣着整齐的唐人;那些诗赋文章,以及各种成熟的思想,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野人。
这是个强大的国家,倭国人痛定思痛,知晓要进入大陆就必须先自强。于是他们派出了遣唐使。
那些人如饥似渴的学习着自己看到的一切。
他们带走了许多书籍和技能,让倭国内部震动不已,随后就开始了全面唐化。
可不只是他们,新罗也在唐化。
当新罗使者穿着大唐的服饰出使倭国时,那文明人的模样,刺痛了倭国上下的心。从官员到百姓,都觉得那是神灵才能有的衣裳,那是神灵才有的谈吐。
俺们唐化落后了呀!
落后就要挨打!
大臣们感受到了危机,于是建言攻打新罗的多不胜数,甚至还有人建言登陆半岛,击败唐帝国……
这等疯狂的想法在此刻并未得到认同,但却成为了一个引子,引出了后续的倭国和大唐之战。
贾平安的脑海里转动着这些资料,笑的很是慈祥。
不是说我像你的爸爸吗?
那就叫爸爸吧。
麻野抬头,露出了欢喜之色,“阿耶……”
尼玛!
贾平安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般无耻。
说谎就说谎吧,竟然还叫起了爸爸。
他慈祥的道:“某竟然长得像你的阿耶,这便是缘分呐!”
麻野想认识他的目的不外乎就是获取各种资讯,或是各种资料。
大唐的一切对于倭国来说都是神功秘籍,他们恨不能抢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这种心态在大唐就只有贾平安知道。
麻野哽咽道:“奴被逼着离开了故土,家乡的一切无不历历在目,仁慈的阿耶被那些人乱刀砍死……”
你这是真要认我做爸爸?
贾平安很膈应。
“阿耶!”
老子不认!
麻野哭泣道:“看到了你,奴就想到了阿耶,梦里才能见到的阿耶,今日触手可及。”
这女人一哭起来,啧啧,魅惑的……
看看那两个鸿胪寺的官吏吧,特娘的,同情的泪水都从嘴角流淌了下来。
贾平安淡淡的道:“某还未曾成亲,没孩子。”
麻野一怔,然后叹道:“奴一见郎君就觉着亲切,恨不能朝夕相处……”
这是自荐枕席。
哥,来睡了奴吧!
呵呵!
贾平安说道:“可是有事?”
如果只是认爸爸的话,贾平安就准备走了。
“阿耶!”麻野依旧固执的叫爸爸,“奴想和阿耶亲近。”
“别叫某阿耶!”贾平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为了身心健康,就把脸板了起来。
麻野失望的叩首,“是,郎君。”
边上鸿胪寺的官员笑道:“上官说了,寻个地方给他们住,至于吃饭也简单,先养两年再说。”
马丹!
真大方!
从前汉到前隋,再到大唐,都是这么豪横。
以前那些使团一来就是数百上千,倭国使团也是上百人,都养着,吃住全包。
贾平安点头,随后走了。
晚些,他得了一个消息。
“新罗使者,就是那个金香玉又来了。”包·打听·东一脸得意的道:“说是百济入侵,恳请大唐出手救援,正在哭呢!”
高句丽、百济、新罗,晚些会多一个倭国,四国大战,随后大唐加入战圈,直接梭哈了。
啧啧!
想想就热血沸腾啊!
贾平安去打探了一番。
“金香玉说百济来势汹汹,新罗艰难抵御,出来时,国中已经一夕三惊了。”
这话有些假啊!
在贾平安的记忆中,新罗一直坚挺的坚持到了永徽六年吧?
晚些,他寻个借口就翘班了。
才出皇城,就见前方来了一骑,只是看看那红色的衣裳,贾平安就知道是高阳来了。
羃䍦是没有的,只是一块遮不住脸的面纱。
“走,跑马去。”
能换个词吗?贾平安:“……”
二人策马出了长安城,一阵疯跑,高阳不时看看身后,很是警惕。
“竟然无人来刺杀吗?”高阳很失望,就招手,远方有十余骑而来。
这娘们竟然以身为饵,想再引刺客出来。
可柴令武据说还在躺着养伤,最近他哪敢出手?
“好热!”
高阳不经意的往下拉了拉底线。
贾平安瞥了一眼,就当没看到。
高阳不禁有些沮丧。
他竟然视若无睹。
“小贾。”高阳突然转换风格,用温柔的语气说道:“等开春了咱们去终南山吧,上面说是有神仙,若是遇到了,说不得还能羽化成仙呢!”
温柔的高阳让贾平安很不适应,“羽化登仙的不是人。人若是能羽化登仙,那也绝不包括肉体。”
那么一大坨肉,怎么可能飞升?
高阳想了想,“那要不去曲江池吧。”
这个好。
贾平安还没好好的去逛过曲江池,“行。”
晚些回家,就见阿福在众生之中转悠,一脸憨傻的模样。
那些鸡鸭现在也习惯了和阿福相处,大家各行其是,边上的妇人们从失望到绝望,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扯淡。
于是围捕阿福行动竟然演变成了道德坊妇人们的八卦大会,一群老娘们围着阿宝和一群鸡鸭在说着东家长西家短。
这真是……不堪入目啊!
贾平安随后叫来了赵岩,检查了一番功课。
“先生。”赵岩的眼中多了光彩,“文会的时候,他们好些人都说了先生厉害。”
“你又扯到某了?”贾平安皱眉。
赵岩点头,“他们谈及突厥,某便说了些,随后提及了上次先生在单于都护府之事,一群人都惊呆了。”
“知道了。”
贾平安随后检查了功课,又给他上了一课。
晚些,杨德利回来,看着很是惆怅。
“表兄这是怎么了?”贾平安在给阿福按摩,阿福爽的嘤嘤嘤的叫唤。
杨德利坐在他的身边,一边无意识的揉搓着阿福,一边叹道:“杨尚书倒下了,先前被送回家,哎!”
杨纂终究还是回家了。
新任户部尚书的职位很显眼,有资格的都挽起袖子,纷纷去寻关系走后门。
连李治都被王氏和萧氏隐晦的暗示了一番。
户部,那是大唐的仓库,所托非人,李治能去上吊。
但他的人选怕是难以通过,会被狙击。
李治眸色幽幽,深夜站在外面,身边是冷的瑟瑟发抖的王忠良。
谁能通过小圈子的狙击,同时能让自己信任?
李治在考虑这个人选。
“陛下!”
身后,萧氏的声音听着很是慵懒。
李治微笑道:“夜色甚好,朕出来看看。”
“臣妾来陪陛下。”萧氏披上大氅也出来了。
“陛下,那贱人定然是推荐了自己的亲戚。那可是外戚,外戚岂能重用?”萧氏在给老对手上眼药。
李治看着她,电光火石般的想到了一个人。
对啊!
那人是外戚,长孙无忌就算是发狂了也不会狙击他。而且此人和皇室也是亲戚,做事也还算是不错……
就他了!
李治心情一好,就和萧氏进去,随即运动了一番。
天明,萧氏就起不来了。
啊嘁!
医官诊治了一番,说是风寒,随后发热又受寒……
……
“户部尚书是高履行!”
包东最近很喜欢去打听消息,带来了新任户部尚书的人选。
啧!
贾平安不禁为李治的手腕感到惊讶。
他若是提名别人,弄不好就会被小圈子狙击。可高履行却不同,他的父亲叫做高士廉,是长孙无忌的亲舅舅。当年就是高士廉觉得先帝看着不错,就把长孙无垢许配给了他,否则哪有长孙无忌这个国舅的事儿。
而且高履行尚的是太宗女东阳公主,算下来也是皇室的自己人。
果然是不负如来不负卿啊!
杨德利忧心忡忡的出门。
“安心!”贾平安很笃定的道:“高履行不会拿你开刀。”
杨德利最是相信表弟的话,于是就开心的去了户部。
一到仓部,从上到下都在外面,人人面带忧色。
“这是怎么了?”
杨德利觉得奇怪,就寻了个下属问话。
“杨主事,先前有人说……”下属一脸绝望,“说是高尚书要清洗户部,特别是仓部。”
“为何?”杨德利想起了表弟的话,觉得这些人多虑了。
下属低声道:“以前仓部拨给东西……偏向了陛下那边。”
杨德利明白了,这些官吏觉得高履行站在了小圈子那边,多半会为了小圈子报仇雪恨,清洗仓部。
下属叹道:“高尚书……和长孙相公可是亲戚呢!”
高履行和长孙无忌是亲切的表兄弟关系。
杨德利坚定的道:“某觉着高尚书不是这等人。”,说完他进值房理事。
有人低声道:“他这是要拍高履行的马屁?”
下属苦笑道:“你等觉着他可有这个想法?”
众人想了想,都摇头。
杨德利若是会钻营,那也不会是如今这个模样,至少不会得罪大部分户部的官吏。
下属叹道:“他就觉着……这都不是事。”
操蛋!
众人都唏嘘不已。
“高尚书来了。”
一个老人缓缓走进了仓部,面带微笑说道:“都站在外面……这是相迎老夫?如此多谢了。”
众人行礼。
高履行笑眯眯的道:“五年前老夫在户部任职侍郎,那时候……你等大多都认识老夫吧?”
众人都应了。
那时先帝还在,小圈子和先帝堪称是相亲相爱,所以高履行自然无需站队。
但现在大伙儿都看出来了,小圈子在打压皇帝。高履行在这个时刻第二次来到户部任职,他会给户部带来些什么?
关键是,他会站在哪一边。
高履行目光转动,确定仓部的人都在这里了,就说道:“老夫此次再来户部,只有一个目的……”
他目光炯炯的道:“看好大唐的仓库,管好大唐的钱粮。”
这就是不站队的意思。
众人不禁都松了一口气。
而高履行却有些恼火,先前就有人给他打了小报告,说是仓部大部分官吏对他不满,所以他就来看看。
可为何会这样?
一个官员悄然进来,在他的身后低声道:“先前有人散播谣言,说您会清理仓部。”
高履行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心中暗自冷笑,然后笑道:“仓部乃是户部最紧要之处,老夫一来户部,首先就到了这里。看着诸位……有不少老夫都认识,都是熟人,如今与老夫再度聚首,当让户部越来越好!”
得了!
这话就是表态!
老夫用熟不用生!
高履行一表态,仓部的官吏马上就喜笑颜开。
化解了上任来的第一个危机后,高履行觉得气氛凝重了些,就笑道:“老夫在想,仓部的可都出来了?怎地……”
他仔细一看,主事呢?
这是什么意思?
高履行见众人面面相觑,就觉得寻到了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由头,于是径直去了值房。
推开值房的门,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在伏案看着账簿,右手拿着毛笔,不时记录一笔。
年轻人是如此的专注,以至于都没发现高履行。
高履行缓步进去,站在年轻人的身边,见是一份常平仓的存粮变动数据。
“你记下都是什么?”高履行问道。
年轻人抬头,“要核对的数目。”
他说着看到了高履行,以及门外一溜户部大佬,就赶紧站起来,下意识的喊道:“见过高尚书。”
高履行拿起他记录的那个册子,往前一番,就见每一个数目的后面都有备注,或是写一个过,或是写待过。
过,定然就是核实了数目。不过,就是有待核查。
如今这样认真负责的年轻人,已经很少了啊!
他放下册子,门外,户部侍郎张文琮在给杨德利使眼色。
杨德利,你特娘的没有介绍自己!
你特娘的!你还无辜的看着老夫!
张文琮要气疯了。
高履行顺着杨德利的目光一看,不禁莞尔,越发的喜欢这等不知道官场奉迎的官员了,就亲切的问道:“你的名字。”
杨德利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这茬,赶紧介绍道:“高尚书,下官仓部主事杨德利。”
这名字怎地有些耳熟呢?
高履行抛开这个念头,对张文琮说道:“这等官员……要多重用。”
张文琮干笑点头,“高尚书说的是。”
大佬,这货就是著名的抠门啊!
高履行觉得此行仓部不虚,至少发现了一个很不错的官员。
等他走后,众人不禁都涌了进来。
“杨主事,你难道就不怕高尚书清理仓部?”
众人都觉得杨德利是个大麻烦,恨不能高履行早点把他弄走。
杨德利很无辜的道:“为何要怕?”
表弟说了,高履行不会拿自己开刀,那他慌什么?
众人看着理所当然的杨德利,各种羡慕嫉妒恨。
新任尚书来了户部,第一个夸赞的就是杨德利,而且还说要重用。
这人的运气怎么那么好呢?
而出了仓部的高履行也得了张文琮的提醒。
“他就是敢拿着十几斤粮食的错谬去寻尚书麻烦的杨德利?”
高履行这才发现自己先前觉得那个名字耳熟的缘故,但他不以为然的道:“年轻人较真罢了,无碍。”
老夫虚怀若谷,这也算事?
张文琮再度好心提醒,“高尚书,那杨德利就是个混不吝的,眼中只有钱粮,没有官职。”
“这岂不是更好?”高履行笑道:“这等人就该重用!哈哈哈哈!”
他回到值房,惬意的看着当年自己曾经仰望的地方。
晚些,外面有人禀告,“高尚书,下官杨德利求见。”
嗯?
高履行笑道:“进来。”
年轻人,果然是积极呐!
这是个极好的兆头!
杨德利进来,手中拿着那本册子,“高尚书,下官刚才发现今年万年县的租税少入库三十一斤,高尚书,这是贪官污吏联手贪腐,下官以为当严查。”
三十一斤……
就像是去酒楼里吃馎饦,有人说你家这根馎饦比昨日的要短一头发丝。
高履行:“……”
……
“参军。”
百骑,包东急匆匆的进来,“参军,那金香玉来了。”
贾平安问道:“可是笑起来有些妩媚的那个?”
包东点头,一脸苦大仇深的道:“先前他对某笑了笑,参军,某觉着……今夜不想睡女人了。”
擦!
贾平安骂道:“尴里尴气的,出去别说是某的人。”
晚些,值房里,金香玉被带了进来,一笑,那股子妩媚的劲头就来了。
“见过贾参军,上次贾参军出手,让高丽人狼狈不堪,某至今记忆犹新呐!”金香玉摸出了个绸布做的袋子,笑着递过来,“这是一幅字画,还请参军笑纳。”
这个袋子能装下字画?
贾平安点点头,包东过去收了,随后双方坐下。
一番没营养的话之后,金香玉发出了邀请,邀请他晚些去饮酒。
贾平安愉快的接受了邀请。
刚把金香玉送走,雷洪就来了。
“参军,有个倭人出动了,就在皇城外转悠。若非是一直盯着他,怕是都发现不了。”
呵呵!
贾平安吩咐道:“盯着,看看他想作甚。”
晚些,金香玉先出发了。
贾平安作为客人晚出发。
雷洪再度出现,“参军,那倭人盯住了金香玉。”
果然是狼子野心!
他想干什么?
刺杀贾平安?
脑残才干这等事。
那么就是……
金香玉危险了。
贾平安一脸忧心忡忡,心中却觉得很是欢喜。
……
双倍月票最后的几小时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