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nkf精品都市小說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討論-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應對之策鑒賞-j2hpj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小說推薦蒸汽朋克下的神祕世界
“还记得费蒙小队吗?”就在众人为船上有什么值得三名大海盗惦记之物而感到头痛的时候,专门负责船舱乘客饮食起居的侍应长忽然说道。
突然的询问让众人都没有反映过来,所有人都在回忆什么费蒙小队,很快水手长就想起了什么,说道:“是找到十九号文档的那个费蒙小队?”
“对,就是他们。”侍应长点了点头,然后严肃的说道:“他们就在船上。”
所有人的脸色都严肃的起来,并且也都感觉到三名大海盗盯着的目标,应该就是这个费蒙小队手中的天空之主教会圣物了。
在雾灾之年过后,整个世界涌现了大量为了那些埋藏宝藏而舍生忘死的冒险者,其中大部分的冒险者都埋骨在那些失落之城中,但也有一些冒险者成为了传奇,费蒙小队就是这样一支冒险者队伍。
费蒙小队是最近几年出现的冒险者小队,它的前身也是一支传奇冒险小队火焰之狼,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的队长拥有一只名为火焰之狼的怪物,这只怪物不仅仅能够帮助他们战斗,还能够帮助他们寻找埋藏的宝物,所以也有人说那只火焰之狼是一只财富之狼。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火焰之狼小队在一次探险委托中突然出事,整个小队只有三人活了下来,而这活下来的三人就组建了现在的费蒙小队,之前火焰之狼小队的战斗长费蒙·托马斯就是小队的队长。
在此后几年中,费蒙小队在众多冒险者团体中脱颖而出,凭借从火焰之狼小队继承来的藏宝资料一次次的斩获大量财富,进而成为了维纶世界最好的冒险者团体之一,并且他们也拿着这些钱财招兵买马,招募了大量强大的队友,实力比起一般的教会武装团体也丝毫不差。
只不过,费蒙小队之所以会像现在这样有名,并且就连常年在海上生活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名声,并不是因为他们寻找财宝的能力,而是因为他们对天空之主教会的态度。
在公开招募成员的要求中,费蒙小队开出的条件就是需要非天空之主教会的信徒,而那些敌视天空之主教会的人更是优先选择。
之后,无数次的寻宝行动中,他们都有意无意的和天空之主教会委托的寻宝小队针锋相对,甚至有几次都直接动手了。
有人猜测费蒙小队之所以会这么针对天空之主教会,可能是因为天空之主教会在火焰之狼小队覆灭一事上有着一定的责任,甚至有人找到了一些情报资料,表明火焰之狼最后一次探索的地点,正好是天空之主教会的内部圣物回收武装小队的任务地点,两者时间正好吻合。
对于这种猜测无论是天空之主教会,还是费蒙小队都没有承认,不过双方针锋相对的动作却多了不少,甚至好几次都互有死伤。
虽然天空之主教会死伤的都是一些雇佣的冒险者团体,但这却已经影响到了天空之主教会的声誉,而费蒙小队不少成员都是萨满教的人,所以天空之主教会又不能在明面上对他们动手。
不过,随后的十九号文档事件将这种矛盾激化到了顶点,使得天空之主教会直接下达了禁罚令,不允许费蒙小队在任何天空之主教会控制的城镇进行补给,而且只要他们的成员靠近这些城镇就要求城镇的教会武装将他们逮捕。
对于十九号档案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猜测那可能是一件对天空之主教会非常重要的圣物,而费蒙小队竟然将这件圣物出售给和天空之主教会有仇的一个荒原部落,让那个部落的萨满对这件圣物进行一些亵渎仪式,自然会引起天空之主教会的极度仇视。
不过,虽然天空之主教会发出了禁罚令,但对费蒙小队的影响却并不大,因为莫桑大陆的城镇并不完全控制在天空之主教会手中,萨满教也控制了一部分,他们和萨满教的亲密关系能够让他们获得足够的补给。
至于维纶大陆,当年天空之主教会已经差不多完全撤出了维纶大陆,控制的城镇非常稀少,而真正掌握维纶大陆信仰的是湖中女士,两者虽然同为正教庭的真神,但关系似乎很一般,也没有遵从天空之主教会禁罚令的打算。
“我听说这次费蒙小队选择的寻宝地点是在米丽亚废墟。”侍应长说了一下他听到的一些事情,道。
船长猜测道:“米丽亚废墟吗?他们应该是冲着天空之主圣物去的。”
在雾灾之年,米丽亚废墟也遭遇到了浓雾入侵和怪物袭击,只不过米丽亚废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怪物之城,盘踞在那里的全都是变异怪物,雾中的怪物虽然强大,但面对这座怪物之城的庞大怪物群,它们显然还不够看,反倒被米丽亚城的怪物给吞噬了,而吞噬了雾中怪物后,米丽亚城的怪物也发生了更加不可预测的变异。
原本天空之主教会有一队救世派的教徒在那边专门救治那些还保留理智的变异者,那些人中间有着大量的高级教徒,甚至还有主教级别的神眷者,同时也掌握了好几件天空之主的圣物和神器。
在雾灾出现的时候,这些人没有来得及逃跑,全都陷落在了米丽亚城,同他们一起陷落的还有天空之主教会的神器和圣物。
天空之主教会也曾排除过强大的教会武装前往米丽亚废墟找回神器、圣物,但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
费蒙小队也同样没有在米丽亚废墟中寻宝的经历,但其前身火焰之狼小队却不同,他们曾经三次进入过米丽亚废墟,并且找到了当初医学院遗失在米丽亚城的一些变异者研究资料,所以费蒙小队很可能从火焰之狼小队中继承了相关经验,在米丽亚废墟中有所收获也不一定。
虽然不知道费蒙小队收获的东西是什么,但从三大海盗的反映来看,他们肯定收到了确切的消息,知道费蒙小队手中掌握了从米丽亚废墟得到的天空之主圣物,所以他们才会不惜冒着被海妖攻击,被英格王国敌视的危险,来抢劫希望之星号,只要他们成功抢回了圣物,那么他们就肯定能够重新获得天空之主教籍。
想到了这里,会议室里面的人都忍不住咒骂了一句,因为他们这艘船竟然无意中卷入到了费蒙小队和天空之主教会冲突之中,而他们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把费蒙小队赶下船,但这样一来海妖航运的名声也就毁了,他们的那个老板绝对会把作出这种决定的他们给喂海妖。
虽然不甘心卷入这场战斗,但费蒙小队毕竟是船上的客人,船长不可能将对客人下手,更何况就算交出了人,海盗也不一定会放过这艘船,想到这里,船长便作出了决定,道:“既然无法避免,就做好战斗准备吧!把武器库打开,所有的武器都分发下去,除了必要的技工,所有人都暂时编入战斗人员之列。”说着,他慎重的朝着导航员说道:“你去把号角吹响,希望附近有海妖活动。”
水手长这时也开口提议道:“我们可以把海盗来袭的时候,告诉给乘客,让乘客自己武装起来,加入我们的队伍。要知道这些乘客里面绝大部分可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冒险者,他们只会认为海盗是想要抢夺他们手中的财富,肯定会愿意和我们并肩作战的。”
虽然这种做法像是在利用船上的乘客,但却也不失为一个能够增加船上战斗力的好办法,会议室的众人都没有反对,立刻派人前往通知。
就在众人作出了决定,分别按照计划组织战斗的时候,一名甲板的水手忽然跑来报告,说刚才救了一个遭遇海难的人,询问要怎么处理他。
“海难?”所有人听后都愣了愣。
如果其他时候听到救起海难之人倒也不会让他们大惊小怪,毕竟维纶大陆和莫桑大陆这条航线是最繁忙的航线,也是事故频发的航线,遭遇海难的船只数不胜数,总能够有船只在这里发现一些遭遇海难的人,运气好的发现的人还活着,运气差的就只剩下了一具尸体。
但现在的情况却不同,刚刚他们才收到消息,有三股海盗势力准备劫掠希望之星号,现在就有一名遭遇海难之人被发现,这种事实在太凑巧了,感觉这个遭遇海难之人可能是海盗派来的间谍。
“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把他丢回到海里……”水手长不耐烦的说道。
船长不等水手长说完,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呵斥道:“闭嘴!你忘记海上的规矩了吗?你难道希望你遭遇到海难的时候,遇到了一艘船,又被人丢下船吗?”
水手长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可那家伙有可能是海盗的间谍……”
“你也说了只是有可能。”船长瞪了手下一眼,然后沉默了一下,说道:“你们按照原计划去安排,我去看看这个海难者。”
说完,他便让水手带路,快速的从扶梯走下去,朝着甲板另一端走过去。
“船长,他太古板了!这种时候还讲什么海上规矩。”水手长看着船长离开的背影,有些不满的说道。
“闭嘴,你如果再敢说船长一句,我就揍你。”一旁的机房长怒视着水手长,说道:“我就是船长在海上救下来的,”
“我也是。”
“我也是。”
陆续又有几人附合道。
水手长缩了缩脖子,没有再说什么了。
这时候,船长已经来到了位于甲板船舷处的一个杂物堆旁,只见在那里坐着几个人,除了水手以外,还有一人端着一杯热水,在那里安静的喝着。
在看到那人的第一眼,船长就肯定那人绝对不是什么海盗的间谍,除了因为那人的皮肤丝毫没有海上讨生活的人才有的那种粗糙皮肤以外,更多的是那人身上的气质,那种气质比起船长见到的英格王国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老爷们都要高贵,那些贵族老爷们若是和眼前这人站在一起,差距就相当于天空洁白的云朵和地上腐臭的烂泥一样。
三大海盗中除了海巫女出身稍微高贵一些,其他两人都是最低层的出身,他们结交的人也都是底层的人,绝对不会有这样一个气质如此高贵的人成为他们手下的,就算是有恐怕也已经人尽皆知了,绝对不适合用来当间谍。
“会不会是天空之主教会的人呢?”这时,船长又不由得怀疑道,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测。
因为如果天空之主教会直接插手的话,那么即便费蒙小队手中的圣物被夺走了,分到那三大海盗身上的功劳也不会很大,至少不足以让他们重新获得教籍,所以他们只能自己干,才能得到完整的功劳。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天空之主教会或许会雇佣冒险者团队和其他一些地下势力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他们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跟海盗这种声名狼藉的势力合作,因为这关系到了天空之主的荣光。
在一一否定了几种可能性之后,船长开始觉得眼前的人就是一个真正的海难者,于是便上前打招呼,只是在说话的事后他不由自主的将身姿放低,感觉就像是一个仆人似的,说道:“您好,我是希望之星号的船长坎帕·伯明翰,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吗?”
“你好,我是雷欧·多德,一个意外的落水者。”眼前这个青年也回应了一声,并且举了举手中的热水,说道:“阁下能够让人把我救上船,并且给我提供热水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多德?”船长听到青年的自我介绍后,不由得愣了愣,试探性的问道:“请问您和多德家族是……”
“什么多德家族?”青年反问道。
船长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将眼前的人当作是一个同姓的人,吩咐旁边的侍从给对方安排一间上等舱,让对方安心住下,等回到岸上再说其他的,然后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