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822好看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討論-第六十五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鑒賞-0wv7i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好友史蒂芬.安的问题让韦恩怔了下,但等他看到好友眼里的那种贪婪、希冀以及兴奋,像是小鸡啄米似的点起了头。
想。
他太想了。
自从史蒂芬.乔布斯那家伙离开之后,公司像是见鬼一样状况变得糟糕起来,又遭到微软、惠普和IBM全方面打压,市场份额越来越少,股价也跟着连续创下新低。
再这么下去,韦恩也不知道以公司糟糕的局面和财务状况还能撑多久。
而假如能够认识沈建南这种巨头,并且请教一些问题,那这个问题就可能会大大的缓解。
沈。
那可是国际金融大鳄,如果他愿意帮助苹果,或者,能够给出一些意见,对于苹果的股价很可能具有无法衡量的影响。
但现在的竞价这么激烈,最终谁能够和沈一起吃饭,恐怕将会拍出来一个很恐怖的天价。
谁都不是傻子。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
这种神一样的男人,在场这些人渣谁会想不到和他吃饭会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安,我们可以合作。”
心思电转之间,韦恩直接说出了安的意图。
这个家伙是在华尔街上班,更清楚和沈建南吃一顿会得到什么样的际遇。
韦恩的回答令史蒂芬.安松口气并且露出了笑容,得到一个合作伙伴,可不仅仅是等于得到一个合作伙伴,并意味着,消灭了一个竞争对手。
“这正合我意,但我认为,我们需要更多的朋友一起。”
一次可以最多带六个朋友。
很明显,史蒂芬.安注意到了这个饭局规则中的漏洞。
他目光炯炯精明说道。
韦恩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两人很快达成了一致,开始和自己的朋友洽谈,甚至拿出了电话,悄悄寻找其朋友诉说起这个巨大的机会。
“五十万美元!我,腾兰普,出价五十万美元。”
一个巨大的声音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是一个金发男人。
标准的西方人脸型,金色的头发,魁梧的身体,看起来非常健硕,只不过,一身蓝色西装和红色领带,令他看起来多少有点喜感。
苏哲得.腾兰谱。
父亲是曾经纽约知名的报业大亨,他本人也是皇后区乃至纽约著名的房地产大亨。
不过,这已经是以前的事了。
受冷战和石油危机影响,美国房地产价格创出了大萧条之后最糟糕的状况,房屋价格连连下跌,不少人被银行收缴了房子成为了流浪汉。
而银行,又将这些房屋拿出来低价拍卖。
加上政府和苏联的军备竞赛,经济持续低迷,房地产市场比股市表现的更加糟糕。
为了在经济的泥沼中艰难求生,腾兰普不得寻找新的投资向项目,来实现产业链的结构调整。
广场饭店在1966年的时候,被纽约市地标建筑保护委员会指定为地标性建筑物,并被列入国家史迹名录。
1985年,美国、曰本、英国、法国、联邦德国五个工业发达国家的财长和央行行长,又在广场饭店秘密会晤并签署了著名的《广场协议》,联合干预外汇市场,降低美元对其他几国货币的比价。
这一次会晤,令本就出名的广场饭店名声再次大震。
这令腾兰普看到了转型和求生的机会。
他耗资四亿多美元买下了广场饭店,并在《纽约时报》发表整版的公开信如此评论这次收购行为:“我不只只是购买了一幢建筑物,我其实是购买了一件艺术品———好像‘蒙娜丽莎’。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特意不根据经济原理做这笔买卖———因为我无法证实这个价钱是否正当。”
可能是因为特意不根据经济原理做买卖,所以很不幸,腾兰普的这次投资,失败的很惨。
年初的时候,由于酒店生意惨淡,不得不提出破产申请,腾兰普失去了他拥有的一半股份。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当一个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可能会呛到嗓子。
三年前,腾兰普为了打开新的产业链,创办“腾兰普公路自行车赛”,意图赶超环法自行车赛、环意大利自行车赛等赛事。
但可能是上帝不关照他,两年后即宣告失败。
同时,他又投入数亿美元收购美国航空公司包机业务。
但这笔投资并没有得到预期的收益,因为人们经济受损,出行的频率明显降低。
航空公司的包机业务,根本就赚不到钱。
做地产商嘛,难免和银行关系很好。
为了挽救公司财务上的困境,两年前,腾兰普向合作多年的几家银行以新增借款和信贷的方式,请求向他提供六千五百万美元的救助。
可结果也特么是日了狗。
这次资助失败了。
也正是这次的巨大失败,导致腾兰普如今背负了近四十亿美元的债务。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当人倒霉的时候总是一波接一波。
不久前,腾兰普在新泽西州亚特兰大的赌场Taj Mahal也被判了破产。
银行不是慈善机构,而是资本盈利性机构。
所以在考虑到经营性风险的时候,银行总是请天借伞,雨天收伞。
腾兰普集团财务持续恶化,各大银行都感觉到了巨大危机,所以不久之前联合对他下达了高消费禁令——午餐最高消费不可以超过十美元。
“嗨。大金毛,你不吃你的汉堡,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随着腾兰普声音落地,一个搂着名媛佳丽,看起来是富二代的家伙戏虐朝他喊了起来。
纽约说大很大,但说笑其实也很小。
特别是能够到这种场合来的人,彼此之间就算不认识,谁还能没听过谁的名字。
这一喊,不少人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也有人不嫌事大,跟着凑起了热闹。
“福特斯。你实在是太愚蠢了。如果你吃了几年的汉堡包,难道不想找个地方吃点好的么?今晚比特山庄准备了大量的美食,换你,你也会来的。”
“卡隆。虽然你很愚蠢,但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好像是有几分道理。”
“哈哈——”
狂笑声和肆无忌惮的调侃,像是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抽在腾兰普脸上,他狠狠攥着拳头,气的全身发抖,身体也感觉有些冰凉。
如果是十年前,这些家伙看到自己,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嘲笑自己。
可现在,自己却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笑柄。
该死的银行家。
吸取着我的血液,从我的血液中汲取养分,却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将我打进地狱,还嘲笑我的无能。
这帮该死的杂碎和吸血鬼。
握着拳头,腾兰普狠狠瞪着眼,看着那些嘲笑他的人。
他在心里发着誓。
自己一定会渡过这次难关,如果以后自己有钱了,一定要当总统,狠狠打这些该死的混蛋的屁股。
然他们全部跪在自己面前来亲吻自己的皮鞋。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
渐渐平息下心里的怒火,腾兰普朝着大厅最尊贵的位置看了一眼,心里渐渐激动,血液开始加速流动,全身开始慢慢恢复热量。
打垮英格兰银行的男人。
如果能够和这样的大人物一起吃饭,对于公司的财务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想想看,在全球金融界,不知道都多少人都非常崇拜这个神一样的男人。
如果能够请他留下一张签名。
用这张签名装裱下,留在自己的饭店合影,会带来多少信徒一样的崇拜者前来消费。
再不济,请教一下融资的问题,甚至拉一笔投资。
值。
绝对值。
简直是物超所值。
腾兰普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越想,就越觉得自己的计划行得通。
沈建南这种人简直就是移动的中央银行,不,简直就是移动的强盗,专门打劫中央银行。
但同时,他也是财神爷。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青睐,集团就可能有救了。
而另一面,韦恩和史蒂芬联系了四个朋友,准备一起竞价。但听到腾兰普的叫价,顿时就骂起了娘。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腾兰普集团虽然破产在即,甚至被法院和银行联合冻结了许多财产。
不过,这并不代表腾兰普个人没钱。
毕竟是纽约最大的房地产商人,毫不夸张的说,腾兰普集团就算真的破产,腾兰普个人一屁股坐下来,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压死苹果这样新型小公司。
怎么办?
罗.韦恩和史蒂芬.安还有其他朋友对望了一眼。
很快,几人达成了协议。
先和这家伙较量一番,实在不行的话,再想其他办法。
“五十万美元第一次,还有没有高于这个价格的?”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时间是最无价的东西。”
“如果中标者,将可以和沈建南先生一起用餐三个小时。”
贱人!
这个该死的婊子。
四周准备叫价的宾客,听到台上莲恩在那里时间的进行气氛渲染,一个个都对她问候起来。
不要脸的女人见过,就特么没有见过这种又坏又不要脸的女人。
自己抢拍的时间,喊的飞快,自己没了竞争的能力,又疯狂往上抬价。
这摆明特么就是恶心人嘛。
“五十万美元两次。”
“福特斯。大金毛想要拍下这场饭局,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帮他一把?”
就在莲恩喊出第二次的时候,之前嘲讽腾兰普的两个年轻人,凑到一起阴笑起来。
福特斯家族的继承人,同样是美国地产商之一。
早年和腾兰普在多个领域有竞争关系,但因为和摩根家族有一点点关系,幸运避免了破产的可能。
现在,对手江河日下,不踩上一脚,怎么说的过去。
“这真是个绝妙的注意。”
“五十一万美元。”
拿起牌子喊了一声,福特斯朝着腾兰普挑衅看了一眼。
FUCK!
腾兰普气急败坏骂了一句。
苹果公司这种不值一提的家伙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但福特斯不行,作为竞争对手,他很清楚现在福特斯家族的的实力。
而现在,福特斯摆明了就是在跟他作对,目的,他也猜的到,就是想当着众人的面羞辱他。
该死的杂种。
该死的银行家。
你们厚此薄彼不为人子。
别让老子将来做上总统,否则看我怎么整死你们。
狠狠在心里发着毒誓。
“五十二万美元。”
瞪着硕大的眼睛,腾兰普愤愤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果然,福特斯摆明盯上了腾兰普,他一举牌,福特斯就立马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五十三万美元。”
“五十四万美元。”
“……”
“六十万美元。”
“……”
像是两只斗红眼的公鸡,腾兰普和福特斯此起彼伏竞着价,其他人下意识都选择了观望,呆呆看着两只憨憨。
或者说,因为两人叫价太猛,完全是红了眼,其他人已经没有时间插手。
这已经不是正当竞拍了。
巴菲特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索罗斯一眼。
作为这次民主党为克林顿拉票的发起人之一,他不想看到这种大伤和气的事情发生。
索罗斯不动声色瞄了一眼沈建南,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相比沈建南这只史前巨兽级的恐怖鳄鱼,其他小虾小米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至于沈建南,心里感觉就古怪了。
这特么……
一场小小的拍卖会,怎么什么牛鬼蛇神,泥鳅黄鳝都蹦跶出来了。
但偏偏,一切又在情理之中。
纽约是美国的金融中心,这里又是为民主党助攻的阵地之一。
作为金融行业和科技公司的集结地,这些家伙们不聚集到这里才会比较奇怪。
说来说去,其实也就一句话。
没有千年的王朝,但有千年的世家。
有洛克菲勒和摩根两大巨头对垒,这些阵营自然而然就会集中到一个中心点上。
“八十万美元!”
“八十一万美元。”
“……”
铃铃铃——
突然,腾兰普携带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清脆的铃声打断了拍卖场的节奏,他红着眼,狠狠瞪了一眼福特斯,最终接通电话走到了人群外面。
“腾兰普先生,我是罗.韦恩,苹果公司的罗.韦恩。”
“有什么事?”
“你想赢得这次竞拍么?”
“竞拍?没有人比我更懂拍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