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ck好看的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第六百零六章 你們都不洗澡的嗎?相伴-mrhfw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二社良辰,千家庭院,翩翩又睹双飞燕。凤凰巢稳许为邻,潇湘烟瞑来何晚?乱入红楼,低飞绿岸,画梁轻拂歌尘转。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
一叶扁舟之上,阿碧一边以吴侬软语唱着歌,一边驾驭着小舟从一丛芦苇和茭白中穿梭。
小舟上共有四人,阿朱、阿碧、王语嫣、墨非。
“少林寺享名数百年,毕竟非同小可。但愿寺中高僧明白道理,肯听表哥分说,我就只怕……就只怕表哥脾气大,跟少林寺的和尚们言语冲突起来,唉……”王语嫣叹气道。
“姑娘放心,公子这一生逢凶化吉,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危难。”阿朱柔声安抚道。
言罢,阿朱看了看站在舟尾,负手而立,一袭黑袍的墨非,忍不住低声朝着王语嫣问道:“姑娘,那人究竟是何身份?看起来年纪不大,怎么会和舅夫人是师姐弟?”
“我也不知道。”王语嫣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母亲对此深信不疑,来到曼陀山庄不过几天时间,我这师叔和母亲的关系就非常之亲近了,甚至母亲对他好像比对我还要好。”
“小丫头,背后说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墨非蓦然开口道。
阿朱嘻嘻一笑,说道:“婢子好奇心天生重些,想改也改不掉,师叔英雄豪杰,不会责怪婢子吧?”
墨非转过身来,看着阿朱笑着说道:“像阿朱一般漂亮的小丫鬟,又有哪个男人舍得责怪呢?”
阿朱被墨非的话,弄了个大红脸。
王语嫣虽然是个懵懂无知的傻白甜,但确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子,在被墨非忽悠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还是整天缠着李青萝,要去找慕容复。
李青萝呢,既受不了王语嫣天天在耳边的啰嗦,也受不了墨非大威天龙的压榨了,思来想去,便同意了王语嫣的外出。
只不过让墨非也随同王语嫣一起离开,一路上王语嫣必须从听墨非这个师叔的安排。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里,李青萝让墨非,有机会的话,就暗中宰了慕容复那小子,这样王语嫣无可奈何,也只有死心了。
小舟逐渐靠近听香水榭,杨柳垂条,处处红烛高烧,倒是一番好风景。
听香水榭此时热闹得紧,各色打扮,持刀胯剑的江湖人士来来往往,充满了喧嚣之声。
“阿朱,慕容家来了客人吗?怎地那么多船只?”王语嫣指着停靠在听香水榭码头上的船舶奇道。
“我们最近没有请什么客人哪,怕不是敌人上门了……”阿朱面色凝重道,为不问江湖世事的王语嫣解释最近江湖上关于慕容氏的风风雨雨。
姑苏慕容乃是天下名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名头,传扬天下。
当代传人更是大名鼎鼎的南慕容,几乎可以说是北宋武林的天下老二,一般是无人敢惹的。
可是最近江湖接连出现不少武林名宿,死在了自己的成名绝技之中,又没有当场留下任何证据。
那些死去的武林亲友思来想去,就找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慕容氏头上。
如果说一个人武林名宿死在自己成名绝技手中,还可以说有人栽赃,可忽然间冒出那么多案例,除了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偌大的名头,其他谁能够做到?
“甚至那天下第一大帮的副帮主马大元,也死在了自己的成名绝技锁扣擒拿手之下,为此,丐帮帮主乔峰,还修书约个时间和地点找公子爷解决这段公案。”阿朱说道。
“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这么简单的栽赃都看不出来,我表哥就算是有七个八个,但怎么可能同时在那么多地方杀人呢?”王语嫣气氛的说道。
墨非诧异的看了王语嫣一眼,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发现了这件事的破绽。
的确,受害人的时间相近、地点相隔甚远,遍及天南地北,累死慕容复也不可能跑那么多地方连续杀人。
以墨非看来,至少有一半都是那些武林名宿身边的人暗杀了人,然后栽赃到了慕容氏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名头上,比如丐帮副帮主马大元,那就是康敏和白世镜两个奸夫银妇,合谋杀死。
当然,慕容复本身也不冤,因为其中也有不少事情是慕容博做的,为的是杀死那些富绅,夺取他们的钱财,以备复国之用。
墨非感觉慕容复摊上慕容博那么个爹,也是够了,别人都是儿子坑爹,慕容博却是爹坑儿子,以慕容博的武功,江湖绝对可以说少有对手,杀人为何要用对方的武功呢?随随便便什么五虎断魂刀、铁砂掌不就搞定了吗?
可能是看慕容复过得太安逸了,非要给儿子找点事情做,磨砺一番吧!
“那些所谓的武林中人,都是一群没有半点脑子的家伙,他们根本不是想找出真相,而是找个敌手来给他们泄愤罢了。”阿碧哼了一声,道。
“表小姐,敌人来势汹汹,咱们不妨乔装打扮一下,再靠过去看看什么情况?”阿朱思量了一下,说道。
“不用。”墨非摆了摆手,说道:“直接靠过去,不论对方什么来头,有我在,必然保你们安然无恙。”
“这……”阿朱看向王语嫣。
王语嫣道:“师叔的擒龙功已入化境,功力深不可测,更在表哥之上,寻常江湖中人,不可能是师叔的对手。”
阿朱和阿碧知道,王语嫣虽然半点武功不会,但遍览百家武学,武学造诣深不可测。
既然王语嫣都说了墨非武功高强,那想必不会是假的,于是阿朱也没犹豫,直接驾驭着小舟,靠近听香水榭。
靠船,墨非和王语嫣、阿朱、阿碧施施然下来,走进了客厅。
但见大厅上灯烛辉煌,十八九个粗豪大汉正在放怀畅饮,桌上杯盘狼藉,地下椅子东倒西歪,有几人索性坐在桌上,有的手中抓着鸡腿、猪蹄大嚼。有的挥舞长刀,将盘中一块块牛肉用刀尖挑起了往口里送。
看见墨非四位俊男美女进入大厅,立即放下手中的吃食,亮出了兵器,朝着四人围了过来。
“靠,都让开点,你们围那么拢干什么?一身的臭味,空气都让你们给污染了。该死的,你们难道都不洗澡的吗?”
那些人一靠过来,墨非就感觉自己围绕的王语嫣、阿朱、阿碧身上的幽幽体香,就被搅浑了,当即眉头一皱,喝道。
随着墨非一声喝,那些围拢到四人身前的人,就感觉到天崩地裂一般,恐惧莫名,连忙四散开来。
一老者身材魁梧雄伟,花白胡子长至胸口,看样子像他们领头的人之一,敬畏的看了墨非一眼,上前行了一礼,道:“姑苏慕容果然名不虚传,气势如虹,但是我等身上皆肩负血仇,得不到一个说法,即使死在燕子坞,也决不罢休!”
王语嫣噗嗤一笑,说道:“你们来找我表哥报仇,却连我表哥是谁都分不出来!他可不是我表哥,而是我师叔。”
“阁下竟然不是男慕容?”那老头惊诧道:“敢问阁下是谁?”
“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知不知道又怎么样。”墨非饶有兴致的看着周围的酒宴说道:“不过你们倒是好兴致,到了别人家里,打了别人的厨子,还敢吃别人给你们做的食物?好胃口!吾不如也!”
那些食物上,被听香水榭的厨子,抹了不少添加物,这些人吃得津津有味……
墨非觉得自己可以叫他们一声好汉子!
“尔等是找我家公子爷要说法的,可是我家公子爷先上少林去了,得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如果你们想要找我家公子爷,得在姑苏城内等一段时间才行。”阿朱一听墨非的话,便觉得不妙,立即开口道。
阿朱秀外慧中,根据墨非的话,哪里猜不到,听香水榭的厨子在被这些人强迫做食物的时候,定然在其中添加了不少不可描述之物,要是让这些人知道了……怕是真的要和她们慕容氏不死不休。
只是阿朱惊诧,表小姐这个师叔看来果然不简单,别人吃都没有吃出来的东西,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些武林中人,看上去不太聪明的亚子,根本没有听懂墨非的意思,瞬间就被阿朱转移了注意力,都鼓噪着,今天必须让慕容复出来给个说法,不然他们就要烧了燕子坞。
“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王语嫣忍不住说道:“少林寺玄悲大师不幸离世,却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技大韦陀杵下,那时我表哥就在燕子坞,燕子坞附近的居民都可以作证,根本不可能千里迢迢去大理。不过敬慕少林武林泰山北斗的地位,听闻玄悲大师的离世后,我表哥立即前往少林解说,现在还没有回来,怎么可能出来又给你们个说法呢?”
少林玄悲曾奉方丈玄慈之命,到姑苏来向姑苏慕容氏掌门慕容博请问「雁门关大战」报错信一事,玄悲在慕容府上见到了若干蛛丝马迹,猜到了慕容博造反的意图,被慕容博列为必杀对象。
当玄悲知道「四大恶人」全到大理为难时,便第一时间往大理支援段氏,在陆凉州身戒寺中,被慕容博袭击,玄悲出乎不意,以「大韦陀杵」迎击,慕容博迳以家传武技抵御,不料玄悲武功渊深,「大韦陀杵」威力奇劲,远出慕容博意料,他一时轻敌,登感不支,只得施出「斗转星移」,将「大韦陀杵」还击玄悲自身,玄悲登时中招被杀。
“你们难不成以为自己比少林地位更高,非要我家公子爷先给你们一个解释,再去像少林解释玄悲大师之事?”阿朱幽幽说道。
“少林武道禅宗,我等自然不敢相提并论,不过我等千里迢迢而来,岂能就此罢休?”老头说道:“你们让我们等慕容复回燕子坞,可是我们哪里知道慕容复什么时候能回来?难不倒他一年两年不回来,我们就要在姑苏等上一年两年?”
“那你们又想怎么样呢?”阿朱说道:“公子爷确实不在燕子坞,我们总不能凭空给你们变个公子爷出来吧?”
“慕容复不出来了结此事,那咱们住在他们燕子坞了,吃他的喝他的,等他回来。刚好,这三个婢女长得好生漂亮,够咱们乐呵乐呵……”
人群后面,有一道声音说道。
墨非嘴角浮现淡淡的笑容,眼眸幽深,望向聚集在这里的众人,说道:“刚才那话谁说的?站出来。”
一股如暴风般的压力瞬间席卷整个厅堂,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生命本能的恐惧。
没有迟疑,阻挡墨非视线的人,瞬间清空,最后只有一人站在那儿,身体不停的在打摆子,双腿哆嗦得不行,眼神无助的看向旁边的那些人。
“掌嘴!”墨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是!”
那人立即跪倒在地,不停的扇自己巴掌,几下就扇得自己牙齿乱飞,满口鲜血,脸上却露出欣喜之色,因为自己的小命保住了。
刚刚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墨非懒得和这些乌合之众多计较,道:“慕容复号称北宋武林的老二,如果他真的在这里,要将你们这些杀光,并不是什么难事,你们到这燕子坞来寻仇,几乎可以说是上门送菜。”
“如果真的有证据,那就和少林、丐帮等大势力合流,谋划共同对付慕容复,否则武林江湖弱肉强食,你们弱就有原罪,慕容复能给你们什么说法?凭什么要给你们说法?”
别人墨非不知道,但是墨非知道,青城派的司马卫的确是慕容博杀死的,所以让墨非出手替慕容氏赶走眼前这些乌合之众,未免也太便宜他慕容复了。
听到墨非如此赤果果、直言不讳的话,当场激起不少人的愤怒:“慕容氏竟然想持强凌弱,空口白牙就逃脱杀人罪孽,这天下难道没有公道可言了吗?”
“非也非也,这世上是有公道可言的,不过就你们这些废物,也配谈公道?可笑,可笑!”一道忽近忽远,缥缈无踪的声音出现在听香水榭。
一听就是老阴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