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zw好看的小說 電影人傳奇討論-第375章 電影節開幕推薦-o50yc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许望秋回头一看,只见一场挺着大肚子,长得跟恶棍似的壮汉,大笑着向自己走来。不是别人,是米拉麦克斯的老板哈维。他哈哈笑了声:“哈维,你怎么在这里?”
哈维张开双臂,给许望秋来了个热情的熊抱:“我进来转转,没想到会遇到你。”他兴奋得直搓手:“今年戛纳可是少有的大年,主竞赛单元、展映单元大师云集。肯定会有不少值得看、值得买的电影。不过在所有的电影中,我最期待的是你的《冷》。”
如果《冷》是出口公司的电影,许望秋肯定直接交给哈维发行,但《冷》是夏梦投资的,夏梦才是老板。他没法做主,只能牵线搭桥:“《冷》不是出口公司的电影,是我帮青鸟公司拍摄的。哈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青鸟公司的老板,夏梦女士。夏梦姐,这位是我们出口公司在美国的合作伙伴,米拉麦克斯的老板哈维-韦恩斯坦。”
夏梦微笑着伸出手:“你好,韦恩斯坦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哈维这才知道许望秋的《冷》不是出口公司的电影,是眼前这个漂亮中年女士的。他不敢怠慢,握了握夏梦的手,客客气气地道:“你好,夏梦女士,很高兴认识你。许以前的电影,在美国都是我们米拉麦克斯发行。希望你能将《冷》美国的发行权卖给我,由我们负责美国发行。”
夏梦到戛纳就是来卖电影的,有人愿意买电影版权,自然是求之不得:“当然可以。只是这里不是谈事的地方,我们找个时间转专门谈吧。”
许望秋也道:“哈维,现在不是谈生意的时候。等19号《冷》正式上映,等你看完电影再来谈。现在你对电影的类型都不清楚,也不知道电影质量,肯定没法给出准确报价。”
哈维哈哈笑道:“我对你的电影有信心,《冷》我预定了!”
第二天下午六点半,第37届戛纳电影节拉开帷幕。
电影宫前长长的红毯两侧站满了狂热的影迷,严阵以待的保安,以及手持长枪短炮的记者们。随着明星和导演们逐一登台亮相,整个红毯就被影迷的尖叫声,快门的喀嚓声,以及强烈的白光笼罩。明星和导演的腕越大,尖叫声、喀嚓声就越响,白光就越亮。
今年是戛纳的大年,特吕弗、波兰斯基、贝托鲁奇、维姆-文德森,这些光芒万丈的名字齐聚戛纳,让这座小城成为整个世界瞩目的焦点。电影节艺术总监雅各布对此骄傲的表示:“全球影坛的大牌名字都汇集于此。”权威电影杂志《综艺》也称“本届阵容盛况为近年来之最”。
由于本届戛纳电影节大师太多,明星太多,许望秋和《冷》剧组走上红毯的时候,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关注。夏梦、江大卫和汪明全在欧洲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他们走上红毯后,根本没有人拍他们,更没有人欢呼。
许望秋在欧洲倒是颇有影响力,他的三部电影在欧洲上映后,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加上他在柏林发表《人民电影宣言》,引起了极大关注,在欧洲有一批粉丝。他走上红毯后,有不少记者对着他猛按快门,人群中有十多个外国粉丝,扯着嗓子大喊:“望秋!望秋!”
许望秋听到有影迷叫自己,微笑着冲叫自己名字的影迷用力挥了挥手。当他挥手的时候,那些影迷顿时发出更加响亮的欢呼,并更加卖力的大叫:“望秋!望秋!”
就在这时,法国著名女星碧姬-芭铎从商务车上走下来。于是所有摄影师将镜头转向了她,再没有拍许望秋他们;现在的影迷也都疯狂的叫她的名字,简直像发生了海啸一般。
许望秋有些惊讶,碧姬-芭铎息影快十年了,没想到还有如此惊人的影响力,不愧是欧洲梦露啊,真是人气无敌。他笑着摇摇头,和夏梦他们一起走过红毯,走上通往首映现场的台阶。
台阶上方的平台上,电影节主席罗贝尔-法弗尔-勒布雷微笑着招呼到场嘉宾。
勒布雷跟许望秋来了个法式贴面礼,高兴地道:“很高兴你能把电影送到戛纳。戛纳需要你这样优秀的年轻导演。你的《冷》非常出色电影,我非常喜欢。”
许望秋不知道勒布雷是客套,还是真的喜欢,但听到电影节主席这么说,他还是非常高兴的:“谢谢,勒布雷先生。你能喜欢,是我们的荣幸。”
勒布雷没有和许望秋多聊,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他跟夏梦、江大卫他们行贴面礼后,将许望秋他们送上了后面的台阶。注意到了这一幕的人都有些吃惊。正常情况下,勒布雷只是站在台阶上迎接客人,跟客人打招呼,亲自将客人送上台阶的情形很少。能让勒布雷送上台阶的无疑都是重量级的导演,没想到许望秋也有这个待遇。
许望秋他们进入电影宫后不久,电影节开幕式开始。评委们从银色的幕景中走出来,微笑着向在场的所有人致意。随后放映厅的灯光熄灭,开始放映开幕影片《莫扎特传》。
《莫扎特传》是《飞越疯人院》导演米洛斯-福尔曼的最新作品,讲述莫扎特传奇的一生。整部电影节奏紧凑、激情澎湃,拍摄手法也有新意,是一部像艺术性和娱乐性完美融合的作品。等到电影放映结束,观众们纷纷起立鼓掌,掌声约持续了十分钟。
江大卫他们还是一次见识到如此热烈的场面,忍不住道:“这就是电影节吗?”
许望秋微微点头:“是的,这就是电影节!”
开幕式结束后,许望秋他们和众多出席开幕式嘉宾,浩浩荡荡来到距离电影宫不远的巴里耶尔酒店,参加开幕式晚宴。由于晚宴门口等着拍照的记者不少,很多欧美明星在出席晚宴之前,都会回酒店换衣服。
开幕晚宴如同一场盛大的家庭聚会,里面很多熟悉的面孔。许望秋看到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选片人马可穆勒,柏林电影节主席德哈登,东宝老总冈田茂。他不由有些感慨,如果不是有戛纳这样的电影节,世界各国的电影人不可能集聚一堂,交流畅谈。
戛纳晚宴吃东西是次要的,跟世界各地的电影人交流才是最重要的。作为电影节的常客许望秋清楚这一点,他不但自己跟到场的电影人进行交流,还把夏梦、江大卫介绍给世界各地的电影人,为他们牵线搭桥。当然,主动过来认识许望秋的也不少。
许望秋正跟洛迦诺电影节主席聊着,一个长得圆头圆脑,胡子拉碴的男子走了过来。男子看着许望秋,脸上露出讨好似的笑容:“许先生,你好。我叫拉斯-冯-特里尔。是丹麦人。今年是我第一次到戛纳来。我非常喜欢你电影。”
许望秋当然知道拉斯-冯-特里尔是谁,这位可是在未来会拍出《狗镇》、《白痴》这种牛逼片子的猛人,还是道格玛95运动的开创者。电影节的介绍手册上说过,特里尔这次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叫《犯罪分子》,是他的第一部长片。
许望秋没法说自己看过特里尔的哪些电影,只能微笑着表示:“你好。特里尔先生。很高兴见到你。第一部电影就能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你可真厉害啊。”
特里尔得意地笑了:“大概是因为前年,我从学校毕业时,拍摄的毕业作品《影像多面体》在获得慕尼黑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吧。不过说真的,《犯罪分子》是我第一次拍长片,模仿和借鉴的地方比较多,其中就包括你的《锄奸》。”
为夏梦他们作了一番引荐,许望秋感觉有些饿了,准备找点东西吃。他刚来到餐台准备找吃的,就看到夏布洛尔和波兰斯基坐在不远的地方聊天。他拿了个空盘子,挑了些食物,端着盘子走了过去:“波兰斯基先生,夏布洛尔先生,好久不见。见到你们可真高兴。”
夏布洛尔看到许望秋顿时笑了:“许,这两年你可是大出风头啊,不但拿到了柏林电影节的最高奖,还搞出了人民电影运动。现在法国讨厌你的人,跟喜欢你的人一样多。”
波兰斯基被夏布洛尔的话逗笑了,看着许望秋道:“你们搞那个人民电影运动有意思,现在欧洲这边喜欢把电影拍得深奥古怪的导演太多。就应该有人站出来,跟他们唱反调。”
许望秋笑着摆摆手:“我可没想过跟欧洲电影唱反调,只是我们中国受欧洲电影影响,形成了一股风潮,过于追求电影的艺术性,蔑视电影的商业性。我们觉得这是错的,要是电影都拍得过于深奥难懂,那观众就不会进电影院,电影就完蛋了。所以,我们就站了出来,拍观众喜闻乐见,但有又艺术性的电影。”
夏布洛尔赞许地点点头:“你们的宣言发表出来后,特吕弗看到了,他哈哈大笑,说你们干得漂亮!电影不能没有观众。要是没有观众,那电影死了!”
许望秋在出席今天开幕式嘉宾的名单上没有看到特吕弗和贝托鲁奇,不由问道:“特吕弗和贝托鲁奇还没到戛纳吧,他们什么时候来?”
“贝托鲁奇有事耽搁了,应该很快就会过来。至于特吕弗。”波兰斯基神情中闪过一丝痛苦,悲哀地道,“他可能来不了。”
许望秋有些诧异:“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波兰斯基深深地叹了口气:“他癌症晚期,现在正在医院里治疗。”
夏布洛尔补充道:“他是去年年底发现患癌症的,当时医生让他住院治疗,但他没有听,他说《精神病人》可能是我最后一部电影,无论如何要拍完。他一直坚持到把电影拍完,把后期做好才进医院治疗,他的情况非常糟糕,医生说他活不过今年了。”
许望秋感觉心里有些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特吕弗这样的人物去世,对整个电影行业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沉默了片刻,他神情坚定地道:“我觉得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戛纳来,因为这里有电影,有和他一样热爱电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