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t8iw火熱都市言情 《禁區之狐》-第兩百章 我是不懂足球,但我知道……推薦-itldm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老王,俱乐部那边没答应我们的条件。”
在出发去锦城之前,王献科在机场接到了他的经纪人唐有为的电话,内容是关于他们最近和大顺金箭头续约的最新进展。
当初大顺金箭头把王献科从山海水手挖过来的时候,签的合同是四年。如今三年快满了,合同还剩下一年。
双方自然是要进行续约谈判的。
毕竟王献科在大顺金箭头干得不错,续约也正常。
续约谈判工作其实早就开始了,但王献科这边提出的年薪待遇要求很高,他在新合同里开出了一千四百万的年薪条件。
本来他八百万人民币的年薪就已经是中超本土教练中的最高纪录了,如今他更是要大幅度刷新这个由自己保持的纪录。
一千四百万人民币的年薪虽然还是比不上那些洋帅——毕竟洋帅们都是把这个数字后面的货币从人民币换成欧元的——但在中国足坛的本土教练中,这个数字也足够让人才瞠目结舌了。
他似乎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宣告自己是中国本土教练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同时也隐晦地告诉足协——如果你们考虑为中国国家队找个本土主教练,那我王献科就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但这个数字大大超出了大顺金箭头俱乐部的心理承受范围。
本来当初为了挖王献科来,开出的八百万年薪就已经是本土主教练中的最高纪录,而且是大大超出了其他本土主教练的年薪水平。按理说,就算续约不涨薪,这八百万都还是天价年薪——到现在中超也还有本土主教练的年薪连一百万人民币都没有呢……
当然,王献科带领球队拿到了联赛冠军,帮助大顺足球回到了昔日的位置,续约不涨薪似乎是说不过去。
所以大顺金箭头俱乐部本来是打算给王献科涨到一千万,让他成为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年薪破千万的本土主教练。
哪想到王献科张口就是一千四百万年薪,还不打折。
这就有点没法继续往下谈了。
俱乐部那边就打算冷处理,先放一放。
王献科那个时候也不着急,彼时球队卫冕形势还好,他打算等自己率领球队成功卫冕,拿到中超联赛两连冠之后,再来和俱乐部谈。
到时候凭借手中的中超两连冠成绩,他就不信俱乐部还会不答应他的条件。
谁能想到最后煮熟的鸭子飞了……联赛冠军被华南虎抢走。
王献科顿时失去了和俱乐部续约谈判最大的王牌。
要不然他为什么在球队客场输给河东雷电之后那么愤怒呢?在更衣室里咆哮着骂了球员们足足半个小时,连赛后新闻发布会都直接迟到了,让所有记者等他骂完了球员才去开会。
因为他一年少了六百万啊!
还好除了联赛,大顺金箭头也打进了足协杯决赛。
在确定足协杯决赛对手是一支中甲球队时,王献科甚至还做起了双冠王的美梦,打算凭借双冠王的风头对俱乐部狮子大开口。他也不怕俱乐部答应,不答应他就跳槽,反正现在中超不少球队都肯定希望自己去执教,给他们带来冠军。
结果现在联赛冠军丢了,足协杯冠军顿时就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王献科都不考虑狮子大开口了,他就想保住一千四百万的年薪。
在丢掉联赛冠军之后,金箭头俱乐部给他重新开了一个合同,这合同里面什么都没变,除了合同年限之外。
显然没了联赛冠军,俱乐部不高兴。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同时也有底气给王献科开出这样什么都没变的条件。
王献科让经纪人唐有为拒绝了这个合同,当然,他也没有继续坚持自己的条件,毕竟没了联赛冠军,所能够用的谈判筹码少了最重要的一个,他也没办法继续硬气下去。
他开出的新条件是他可以接受八百万的年薪,但他要求六百万的冠军奖金:只要他下赛季能够带队拿到中超冠军,那他的年收入其实还是一千四百万。
他给出说法是这样可以激励自己和球队,俱乐部方面也没什么损失——如果自己无法带队夺冠,那这六百万奖金也不用给,其实和俱乐部提出来的合同条件是一样的。
可就算他已经让步到这种地步了,大顺金箭头俱乐部也还是没答应。
经纪人唐有为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他这个结果的。
“没事儿,老唐。等我拿了足协杯冠军,再回来和他们慢慢谈。”王献科对这个坏消息并不怎么在意,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方案。
冠军。
竞技体育中,唯有冠军才是“真理”。
他王献科一向讲究以理服人。
到时候就让他拿着足协杯冠军来叫薛超羽低头!
他会提出新的条件,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八百万年薪加六百万夺冠奖金了……
※※※
“明天就是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了,胡莱你对这场比赛有什么展望呢?外界现在很多人都说闪星输定了,没必要在这场比赛中太拼。有不少球迷更关心你个人能够在本赛季中甲联赛中打进多少球……那么你怎么看?”
央视的女记者站在锦城的省体育中心场边,正在采访胡莱。
这个时候闪星的球员们刚刚结束他们适应场地的训练,其他球员都返回了更衣室,只有两名闪星球员被留下来接受采访,一个是陈星佚,一个就是胡莱。
陈星佚刚刚结束完采访,正在旁边等他一起回更衣室。
面对这个问题,胡莱回答的非常干脆:“我现在不考虑在中甲联赛中进多少个球的事,这场比赛是足协杯决赛……我不管别人怎么想,但我的目标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击败金箭头,拿到足协杯冠军!”
央视女记者被胡莱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给搞得很意外。
胡莱这番话说的硬邦邦,掷地有声,但却不太符合他以往的形象。
女记者他会笑嘻嘻地说一些有的没的,就算说要夺冠,也会在说完之后再补上一个温和的笑容。
哪想到胡莱几乎是杀气腾腾说出这番话的。
“但你们的对手大顺金箭头是中超……”女记者不由自主笑起来,想要缓和一些气氛。
“我们一路走来,打到决赛,已经淘汰两支中超球队了。”胡莱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
再次让女记者确认了胡莱今天好像……杀气很盛。
这样的胡莱让她感到陌生,甚至还有点……害怕。于是她匆匆结束了这次采访,并且祝胡莱和闪星好运。
在她看来,他们确实需要好运才能实现胡莱所说的目标。
※※※
“我靠胡莱,风头都让你出了……早知道我也说目标是夺冠了。”在一起走回更衣室的路上,陈星佚很后悔。
刚才记者也问了他差不多的问题,问他对这场决赛有什么展望,他老老实实说自己会在比赛中全力以赴,没敢提及自己和大顺金箭头的关系,也没放什么狠话。
结果胡莱就这么直截了当地宣布目标是冠军,惊得那个女记者眼睛都瞪大了。
陈星佚当时就后悔了,明明先问的他……结果他把这么好的装逼机会让给了胡莱!
“呵呵,小星星你那么说了之后,就不怕租借结束了回去被王献科穿小鞋?”胡莱冷笑。
“王指导脾气是暴躁了一些,但也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吧?再说了……哦,我还没给你说是不是?我爸已经搞定了续租这事儿,所以下赛季我还会留在闪星,再租借一年。”
胡莱有些惊讶地扭头看向陈星佚:“金箭头能答应放你来?”
“据说闪星最开始是直接奔着要买断我这个目标去的,金箭头不同意。闪星就退而求次之,说要租借,金箭头要了笔租借费就答应了。等打完这个赛季的比赛,两家俱乐部就会宣布这事儿。”陈星佚说道。
这些细节也都是他爸爸给他说的。
“哎哟,那敢情好。到时候咱们一起打亚冠啊!”胡莱说道。
“哈哈,好,没问题……”陈星佚才笑了两声就停了下来,他瞪大眼睛看着胡莱:“你刚才说什么?打亚冠?”
“是啊,足协杯冠军也是有资格参加亚冠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小星星?”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就这么肯定我们能拿足协杯冠军?”
“对啊,要不然你以为我刚才对那个记者是说着玩儿的吗?我们这么拼命只是为了赢得一个‘全力以赴无怨无悔’的借口?还是说你们在第一回合比赛之后,对赵指导说的话都是骗人的?”胡莱看向陈星佚连番发问。
他的眼神让后者有些不舒服,他躲开了胡莱的注视,然后反驳道:“谁说我们是骗人的?我们当然想赢。只是足球是圆的啊,胡莱……”
“那又怎么样?”胡莱哼了一声。
陈星佚还打算反问他那又怎么样的时候,却看到前方通道的尽头走来一个人,让他闭上了嘴。
来的人正是大顺金箭头的主教练王献科——在闪星进行完训练之后,大顺金箭头的球员们也来到场上进行适应训练,而他们的主教练也没有继续留在更衣室里,而是走出来,于是双方就这么在甬道中遇上了。
王献科也看到了两个人,他的目光先在胡莱身上停了一下,然后转向了旁边的陈星佚。
“俱乐部把你继续租给闪星一个赛季是我同意的。我看了你这个赛季在闪星的表现。还不错,但要继续努力,所以让你继续租借一年。”王献科对陈星佚说道,“明天的比赛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尽你所能全力发挥。”
低着头的陈星佚连忙点头:“我知道了,王指导,我会全力以赴的……”
“很好。”
王献科也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从两个人身边走了过去。
在背对两个人的时候,他的眉头才重新皱了起来。
胡立新的儿子在看到自己之后,似乎没什么异样。或许胡立新那个胆小鬼并没有把当年他所遭遇的事情告诉自己的家人,否则他儿子看到我之后不应该是如此平静……
王献科在心里想着。
※※※
胡莱收回盯着王献科背影的目光,和陈星佚继续向主队更衣室走去。
“诶,小星星,那个王指导是什么样子的教练?”在路上他随口问道。“我怎么看你遇到他,连话都不敢说了一样?”
“被他骂了一年,都有心理阴影了……”陈星佚苦笑道。“王指导是一个非常非常严厉的人,和咱们赵指导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你能够在赵指导面前开玩笑耍宝,可你要是敢在王指导面前这么做试试?打爆你的狗头!直接把你赶去预备队反思,让你搞清楚这球队究竟谁才是老大才许回来……”
胡莱咋舌:“这么夸张?”
“不夸张。他对主教练权威非常看重,不许任何人挑战他的威严。我就给你举个例子——他要求我们所有球员在训练中听他训话时,必须两腿岔开同肩宽,双手背在后面,挺胸抬头看着他……否则就是不尊重他。”
“靠,真变态!”胡莱骂道。
“呃,也不能这么说……他只是想要培养球队那种令行禁止的作风。当然,有些时候做得太过了。但成绩说明一切嘛,所以大家也没啥话说。”
胡莱撇嘴:“又不是只有他那一套才能拿冠军。要不然这个赛季金箭头是怎么丢掉联赛冠军的?当然了,他们很快还要丢掉足协杯冠军!而你,小星星,你就厉害了,你会成为金箭头唯一一个拥有联赛冠军和足协杯冠军双冠王的球员!”
“第一次听说‘双冠王’是中甲冠军和足协杯冠军的……”
“干嘛?瞧不起中甲联赛?我给你说林哥可都是从中超来踢中甲了的!”
“没有没有,大哥你说了算……”
※※※
“……今天下午,刚刚抵达锦城的中超亚军大顺金箭头全队在锦城省体育中心进行了适应场地的训练……”
配合播音员的声音,电视画面中出现了大顺金箭头在进行训练的画面,随后大顺金箭头的主教练王献科出现在了画面中。
同时播音员说道:“在场边,大顺金箭头的主教练王献科王指导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到即将进行的决赛第二回合比赛,尽管已经是两球领先了,但王献科依然显得非常谨慎,他表示……”
“这个狗日的就是王献科啊……”
电视机前的谢兰忍不住骂了一句。
其实第一回合决赛的时候,她也在比赛转播画面中不止一次见过这张脸了。但当时她并不知道这张脸的主人对自己的丈夫做了什么事情,所以看过也就看过,压根儿不会往心里记。
而现在,她死死盯着电视机屏幕,想要把这张脸牢牢印在自己的脑海中。
“嗯。”坐在她旁边的胡立新看着电视应道。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他那对三角眼,你看他的垮嘴巴,还有……”谢兰指着屏幕中的王献科骂着。
胡立新却停不下去了:“好了,你在这里骂他也没用。”
“怎么没用,我好歹出口气!HE——TUI!”
眼看妻子真的朝着电视机吐口水,胡立新吓了一跳:“你冷静点!等明天他带队赢了你儿子,你还不得把电视机给砸了啊?所以咱们明天还是别看比赛了吧?”
谢兰瞪了他一眼:“看!为什么不看?谁给你说咱儿子就一定输的?我给你说胡立新,这种时候你要坚定不移地站在咱儿子这边,绝对不许说那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胡话!”
“双方实力差距这么大,总比分还落后两个球……你真当逆转翻盘跟请客吃饭一样简单啊?”
谢兰大手一挥,霸气地说:“不要给我说那么多,我不懂球,我就知道一点,这场球闪星必须赢,王献科那个瓜批必须死!”
胡立新张开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嘴刚张开,看到妻子那恶狠狠的眼神,他又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