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amz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 txt-第一百五十章 緩急調度 高下懸殊看書-nbs3l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龙方云闻言默然,沉吟半刻,才道:“此战非胜不可,自不待言。但是我派所能承受的损失极限,至少不能超过一半。否则就算将双极殿斗得全军覆没,这普天之下,又并非唯有我三家争衡。此消彼长,势力倾颓,平白便宜旁人。”
“我尘海宗本门长老五十二人,各道客卿四十八人。未知尚掌门处是何等情形?”
尚明博正色答道:“我星门一行,内门长老四十二人,各道客卿五十八人。”
星门如今虽无乐思源一流的人物坐镇,明月境长老的人数亦少于尘海宗。但单论星门七子之战力,却在尘海宗中坚修士之上。
龙方云双手轻揉,缓声道:“这便是说……将敌方二百人败尽之后,我方至少须得留下五十人——贵我两家各二十五人之数,才算保留了元气。”
归无咎眼皮一跳。
不知这龙方云是真的语出肺腑;还是直到此时,亦能将笼络人心的手段信手拈来。
他这番话的意思是,尘海宗、星门两家明月境长老,至少要保存一半。换句话说,等若四方召集而来的百数客卿,尽是可惜牺牲放弃的。
此言他当归无咎面说出,毫不避忌。言下之意是已将归无咎当做借道继位的“自己人”,而非外道宾客。
乐思源眸中幽光一闪,言道:“那便唯有提前决战了。我方战力其实尚可分为两等,缓急自有不同。如何行事,请掌门真人自决之。”
龙方云闻言,却转过头来,与归无咎对视一眼。
乐思源似乎会意,转身拱手笑言道:“就算以最激进的手段行事,也是乐某首先上阵。将符虽不在乐某手上,但允下‘八升紧云环’斗法,不是多出一次去而返场的机会么?归道友放心,决不至于先拿你顶缸的。”
他既说开,归无咎一颔首,道:“不忙。归某自有分寸。”
所谓战力两等,缓急不同。说的是剩余战力尚分为高下两层——
下层是星门七子、尘海宗金志和等几位长老、梁化成、于坚同的数位客卿,总数不过十余人。
上层唯有二人,乐思源与归无咎,乃是此战真正的底牌。
若是激进一些,可提前请乐思源、归无咎出战,若是能够连胜不止,对方那位压轴之人忍耐不住,必然上场。若是能够一举胜之,而我方又并未付出太大代价,此战便一举定局。
但如此选择风险也是极大的,若是二人败绩,也就提前宣告了擂争失利。
按照常理而言,两方主将本当是压轴出战。但是此刻为了避免羽翼死绝,也只得冒些风险。
金志和缓缓上前一步,言道“另有一事……”
龙方云摆了摆手,道:“金长老不必多言,我已知之。”
反手一托,将玄音法螺举起,龙方云高声言道:“出战众宾客,事先定下赏赐,再加三倍。若不幸亡故,必将汝等血裔后人收录门墙,留下机缘。今虽无契约在身,但以龙某一派宗主身份,言出成宪,定不相负。”
尚明博闻言,连忙作了个眼色。
龙方云会意,补充道:“星门治下众修,亦一视同仁。”
战场之中所发生的的一切,已有宝镜一类的手段,同步映照于正宸山中。
诸宾客之所以应约参战,其一是不敢违逆尘海宗、星门之旨意;其二此行风险之中也有回报,若是侥幸得胜,收获颇为丰厚。
只是在此辈的认识之中,似这等短兵相接的单打独斗,纵然落败,亡故的几率也只在三五成上下,故可以选择冒险。但今日别致的斗战规则之下,殒命几率陡然提高到七至八成。由是心中必怯意。
如此情形,无有良法。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八个字而已。
战局之中,就在众位商议之际,那一头双极殿出阵之人,已在半空中等候了半刻钟上下,望去已颇有不耐。
但当此重大抉择关口,龙方云却有些踌躇难断。
反正乐思源亦有一次返场机会。是直接遣他出战,逼出对方首脑,还是再等上一等?
又过十余息,龙方云一摆手,正要做出决断。殿后光华一闪,陡然冒出一个人影。只见黄芒一颤,似乎他依稀冲着龙方云一礼,便直冲天际,落入战场上去了。
此人一袭金甲,举动间锋芒毕显。正是隐为众宾客之首的梁化成。
龙方云不由一怔。
按照契分阴阳的规矩,签订“阴契”的宾客,本来便是可以自由选择何时出战的。
可是先前诸战之惨烈殷鉴不远,却令其吓阻,并无一个敢于踊跃出战者。本来签订“阴契”的便是心性审慎之辈,如此情形,也是理所当然。
没想到这梁化成,倒是慎中藏勇,此时果断出击。
梁化成遁入半空之后,对面那人本想与他打个招呼。却见梁化成身躯一抖、一甩,凌空一个转折,已然将四枚“紧云环”覆与手足之上。然后反手一拳,便朝那人面门击去!
行云流水。
按理说梁化成并非是偷袭,他遁及半空之后,先是气机一摄,将四枚圆环自秤上取出加身,然后再行攻击。有了这一层铺垫转折,哪怕是一位星境修士,也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可是梁化成的动作看似不紧不慢,不徐不疾,但却暗藏一种独到的连贯韵律。待拳出中门时,迎战的双极殿修士明显一阵恍惚,有些措手不及。
梁化成原本身着一身金甲。此刻他蓄势到了极致的直线冲击,陡-见撕裂云气,似有万千火芒突然化开,形如重锤压顶。
气机律动,又携起风雷,轰鸣阵阵,余音荡然不绝。
龙方云、乐思源等人,皆目光一亮。
尽管战局抉择已到了关键处。但是武道中本就于斗法一道异常赤诚,此时望见妙处,无碍于会心一笑。
先前十余战中,这“跳出棋盘、远观一界”的境遇,虽然是前所未见的奇妙感受。但是有一桩美中不足——那就是交战双方,较这百余里天地的封闭界域,到底有高下之别。
简而言之,实力稍弱了一些。
故拟作譬喻,却像是两根木棍在湖心搅动,余力未逮,可见其“有时而穷”之象。
而梁化成这一出手,引动气机急速运转,随波逐流,没有一丝勉强。更像是一幅画卷中凌空落笔,迎来重重一捺,异常充沛丰满。
三息之后,那双极殿修士再也逃遁不得,被梁化成迎门一击正中天灵,登时脑浆迸裂而死。
其实双方战力虽然有所差距。但若是常时相搏,此人至少也有三分逃遁机会。可是在紧云环束缚之下,便如小孩舞动大锤,每一击皆要预先蓄势。一旦遇见突然状况,腾挪闪避的余地便极小了。
梁化成兔起鹘落般取胜,消耗极小。他思量一阵之后,最终决定并不下场,再接一局。
尚明博见状精神一振,言道:“如此,不妨见一见敌手中坚力量,到了何等程度。”
龙方云道:“料想再如何了得,也超不过星门七子之上。”
遇上梁化成这强劲对手,料想双极殿也不会轻易遣出炮灰送死,总当有旗鼓相当的对手。
正言语间,南方一道遁光腾起,跃入阵中。
新入阵这人动作极悠闲舒缓,反手轻轻一引,已将四枚圆环自亡去那人尸身上取下,收拢加身。然后只把大袖一抖,迎面一击,直取梁化成面门。
整个动作步骤,潇洒舒宜,与方才的梁化成几乎如出一辙,只是动作愈加缓慢三分。
除此之外,未见一丝异象。
就算一位星境修士,全力一击亦能搅动数十丈气机流变。可是此人一拳击出,却似行走于真空星流之中,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匪夷所思——梁化成就这般直挺挺的立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拳缓缓加身,击中头颅,同样是脑浆迸裂,然后砰然栽倒。
直到梁化成摔落在地,空中才无来由的响起闷雷三响,烟霞一道,似乎姗姗来迟。
乐思源脸色一变。
这一击,分明是将控制力提升到极限后,才能做到。
如梁化成这个层次的人物,就算将紧云环的因素考虑进去,他也无有把握一击将其斗倒。
就算可以,他也不会如此做。
只因武道之中,就算道行相差悬殊,但爆发之后持住长力不衰,本来就是短板所在。这也是为何这场二百人擂台之上,兵、将、帅同等重要的原因。任谁看上去优势再大,胜过三五人容易,想要连胜不败,也要小心经营,不宜平白耗损本力。
抬首一望,那人一袭银袍,中等身量,面色挂着一件银色面具,未能窥其真容。身躯轻轻摇曳,好似一件木偶挂在空中。
龙方云一时间有两分恍惚。
身着银色面具的这位,显然便是双极殿承继道统的那一位神秘人物了。
他龙方云自忖行棋甚是大胆,但思量再三,还是没有先将乐思源遣出。没想到对方便将底牌如此轻易的掀开。
乐思源双目一眯,沉声道:“我与他一会。”
归无咎心中一动,忆起于坚同所留图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