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my0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獵妖高校 起點-第一百八十九章 芒種分享-8vsfd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六月五日。
芒种。
北斗七星斗柄指向丙位(正南偏东),太阳已经渐渐运行到人们头顶,带来了大量的光和热,使得气温显著升高,雨量充沛,空气愈发湿润。
与空气一起黏黏糊糊的,还有日渐临近的期末考试。
这已经成为第一大学,尤其是九有学院所有年轻巫师们的梦魇。每天清晨,大家睁开眼所要面对的第一件事就是即将到来的考试,每天晚上闭眼前,大家仍旧带着惴惴不安进入梦乡的,还是即将到来的考试。
考试,就像暴雨前那潮湿的空气,无处不在,让整座校园的气氛变得低沉,却又向所有人描绘了未来自由且放纵的美妙。
今天是周五,原本下午有一节实践课,但希尔达助教向学校提出了申请,允许同学们自由复习功课——其实包括郑清在内,许多人都怀疑他们的助教先生是因为在忙碌学校的‘大事’,所以没有时间给他们上课——总之,午饭后,郑清与同伴们便早早来到首席生的自习室,提前开始了今日的复习。
首席生的自习室,就是刘菲菲的自习室。
这里最近已经成为宥罪猎队九有分队、蒋玉姐妹以及尼古拉斯、刘菲菲共同的复习场所。与图书馆相比,这间自习室或许有些狭小,但相似的学习气氛,却让这里比图书馆更受大家欢迎。
已经到了下午两点钟,刘菲菲与蒋玉还没来。作为班长与首席生,即便在期末临近的现在,她们也还有许多课外琐事需要处理。
自习室只有郑清、萧笑、辛与尼古拉斯四个男生——哦,还有正趴在实验桌上打盹儿的李萌。那只名叫李能的毛绒熊被她当做枕头,此刻正侧着脑袋,眼巴巴看着距离自己鼻尖不远处缓缓爬过的一只三条腿蛤蟆。
那是一只为了自由与生命,奋力爬出竹篓,想要逃脱不幸命运的蛤蟆。
毛绒熊玉石做的倒三角形鼻尖缓缓抽动了一下,一双小眼睛里充满悲伤。
蛤蟆咕噜着眼珠子,瞥了一眼那块玉石,似乎在判断那是食物还是威胁。但很快,它的眼珠子便鼓了起来。
因为一双戴着蚕皮手套的大手从天而降,毫不留情的捏着它的脖子,把它抓到了半空中。
“这只青蛙只有三条腿……能用吗?”
郑清捏着那只两栖动物的脖子,举到面前打量一番,然后看向尼古拉斯:“会不会影响你施法时的效果?”
尼古拉斯笑呵呵的接过那只祭品。
“决定魔法效果的,从来不是祭品的大小,而是它们的存在。”他像一位哲学课讲师般,说着令人难懂的话:“倘若祭品不合胃口,便是献祭一座世界,也难获得相应的青睐。”
“而且,这是一只蛤蟆,不是青蛙。”萧笑用羽毛笔尖戳了戳那只蛤蟆身上的脓包,看着淡黄色的脓液缓缓淌下,补充道:“……还是一只毒蛤蟆,学名昆士兰海蟾蜍,原产于澳大利亚东北部,它的皮可以制作上好的蟾皮手套,蟾酥是许多魔药都会用到的催化剂。”
这番回答确实像博士会说的话。
郑清卷起桌上的报纸,拍了拍眼前的灰尘。
然后摸出怀表看看时间。
“她们怎么还没来?”他咕哝了一句。
胖子斜了年轻公费生一眼。
“她们来不来,影响你复习功课吗?”他调侃着,语气中带了几分揶揄:“难道今天你又想抓着蒋大班长的手跑一次吗?”
郑清立刻涨红了脸。
上次在这间自习室复习功课时,年轻公费生打了个盹儿,在梦里目击了一位陌生巫师爬上猫果树作祟——当然,现在他已经知道那位陌生巫师是特鲁多教授,那位教授因为‘世界’称号被郑清抢走,所以打算用小恶咒折磨他——但当时,从梦中惊醒的男巫并没有这份认识,他只是一门心思想去抓住那个爬上猫果树的陌生巫师。
然后他就拽着蒋玉跑了出去。
天知道当时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从那以后,同伴们没少拿这件事打趣郑清,而理屈的年轻男巫面对他们的打趣,也只能站在原地尬笑两下。
听到班纳旧事重提,自习室里另外两位男巫顿时大笑起来。笑声将正在睡梦中的小女巫吓的啪嗒一下坐直了身子。
“……一九四五年,巫师联盟大巫师会议第一千五百三十六次会议《巫师行为管理办法》,规定了普通巫师的活动范围,限制了巫师与白丁世界的交流……”她大声背诵着魔法史中的标红考点,满脸认真。
倘若她能把嘴角的口水与脸上被压出的红色睡痕都抹去,可能那份‘认真’会更有说服力。
在笑声中,李萌才慢慢回过神。
哦,原来表姐还没有回来啊。她啪嗒一下,抱着毛绒熊重新摔在了书桌上,没有去找几个男巫的茬儿,不肯浪费多睡一秒的时间。
在笑声中,尼古拉斯额前的黑色咒印闪过一道亮光,他的手中,那只三条腿的蛤蟆原本就鼓着的双眼越来越鼓,浑然皮肉渐渐萎缩,直至最后,随着两颗眼珠咕噜噜从眼眶滚落,这只向往自由的蛤蟆最终化作一抔飞灰。
作为交换,一道暗黄色的魔法光晕在尼古拉斯的法书间亮了起来。
毛绒熊的鼻尖又抽动了一下。
眼神变得清明了一些。
是啊,躺着有什么不好,倘若自由的代价是变成飞灰,它宁愿一辈子当个枕头,躺在李萌的脑袋下。
想到这里,毛绒熊抬起胳膊,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小女巫的脑袋。
仿佛一只花仙子在碰触春天里见到的第一朵花。
“喵~!”
轻轻柔柔的一声猫叫,打断了自习室里的笑声,也将毛绒熊吓了一跳。它的爪子稍微重了点,李萌扭了扭脖子,闭着眼咕哝着,低声抱怨了一声。
毛绒熊愤怒的转过脑袋,想要看看到底哪只不要命的猫在这个时候吓唬它熊大爷。
它的脑袋转来转去,两颗玉扣制的眼珠射出尺许青光。
但目之所及,整间自习室除了大体老师、魔法生物标本、四个傻乎乎的男巫之外,只多了一只灰扑扑的狗子,并没有猫。
正在纳罕之际,那只狗子冲毛绒熊摇了摇尾巴,又欢快的叫了一嗓子: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