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igz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第655章 童年的終結熱推-vc5en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4月12日,16:41,临安,京东商城。
“砰!”
一声枪响从京东商城西南角的楼上传了出来,几名宋兵应声向后面的广场退去。
这处角楼原本是东海商社的自营商店,里面陈列着诸多东海特产的宝物,平日里一向人流密集。今天本来也是这样,可是临安城内突然出了事,几名秀才带着一堆大兵跑了过来,东家们立刻做出了清场的决定。
现在,楼里一个客人已经也没有了,门窗都用厚木板封闭了起来,商城保安们在三楼上来回巡视着,不时从窗口向外开上一枪。
京东商城的保安主要有两个来源,一是从本土派来的退役士兵,二是金华义乌一带招募来的矿工——这些人当初是招来作建筑工人的,工程结束后就从中挑了些老实精壮的留下来做保安,后来有的去了本土,又补充了一批,现在仍然有不少。
这些婺州出身的保安有纪律有胆气,算是不错的兵员,但仍然有些问题,那就是尚未适应自己的身份,面对代表朝廷的新军的时候下不了手去,用力气把他们挤出门去倒是没问题,但真拿起兵器来作战就不行了。
所以,现在在楼上开枪的主要是本土保安,不过他们也并没真正朝着人打,只是随意对着宋兵旁边的空地开上一枪,警告他们不要接近。
而那些被上面派过来的宋兵也没真想着跟里面的东海人拼命,有了枪声这个由头之后便足以向军官交差,一溜烟地跑回去了——实际上他们是真觉得自己很危险,东海人的线膛枪指哪打哪,但他们不知道啊,在他们看来那可真是瞄着自己打的,只不过打歪了而已。
可是,这终究不是个办法啊。
商城西北角的高楼上,文天祥看到这一波宋军退却之后,并未感到欣慰,反倒皱起了眉头。
他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告别了身边几个跟他一起逃进来避难现在正欢呼雀跃的士子,转身下了楼去。
……
16:43
“……去年光是商社的对宋贸易额就超过了千万元,更别说更多的民间贸易了,任何一点损失都承担不起!现在我们不可能离开他们,真得摊牌,也得仔细谋划,过个两三年再说。”
“三年之后又三年,从当初上岸到现在都十八年了啊,就算刚来的时候是个小娃娃,现在也该成年了吧?我这些年可是看明白了,他们根本没认清自己的处境,完全是在自己找死,再忍让的话更会得寸进尺,非得教训他们一下才行……”
底楼的会议室中,狄柳荫正与驻商城的林大力、吴子力以及今年刚过来准备接替他工作的乌文成议事。
他们本来是在讨论这次事件的应对,毕竟贾似道歪打正着猜对了,这场游行真的是他们煽动起来的,总得自己收尾才行。但谈着谈着逐渐变了味道,乌文成居然提出要用一场军事行动来“帮助朝廷认清自己”,这可有些出乎意料了。
文天祥的到来适时打断了这场充满了火药味的会议。几人一开始不知他的来意,吴子力见他被秘书带进来,还贴心地问道:“宋瑞,你怎么来了,可是肚子饿了?现在店里没客人,楼下还有不少吃食,你们自己去拿就行了。”
“哦,不,不是这个。”文天祥赶紧摇头,然后露出了坚毅的表情,说道:“诸位,今日之事,缘自我起,至于如此境地,甚至与朝廷新军动起了刀兵,实在是由我拖累了诸位。若是继续这么对峙下去,真闹出了兵灾,事情可就没有转圜余地了。所以,还是及早终结吧,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便让我出去随他们走吧,诸位也及早给贾师宪送些礼去修复人情,省得坏了天下大局。”
四人听了,不约而同地摇起头来。
狄柳荫叹了口气,说道:“宋瑞,都现在了,你还没看明白呢?现在可不是把你交出去就没事了,他们要的是让你顶罪,可是有你一个就够了吗?若是抓了你,回头我们就在报纸上披露真相,为你请命,那他们可怎么办?所以,他们想了结此事,非得把你、我,还有其他知道真相的仁人志士都抓起来才行。现在让你出去,非但于事无补,还会更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所以,老老实实在我这儿呆着吧,正好现在客房都空出来了,你们几人随便去住。哦,对了,给我画点画,写点诗词,就当旅费了。”
文天祥先对他俯身行礼表示了一下敬意,然后依然忧虑地说道:“可是,现在新军已经围在了外面,商城之内不过百多人,能坚持到几时?一旦他们攻了进来,财货人命损失可就无法估量了啊。”
角落里的林大力这时猥琐地笑了一下,说道:“不用担心,就他们那点三脚猫功夫,几天之内是别想攻进来的,而有这段时间,外面的人足够把今天的破事传得人尽皆知沸反盈天了。到了那个时候,贾太师除非能封住江南百家报刊十万士子的嘴,否则别想颠倒黑白,说不定朝堂都得大震动。到时候,我们就安全了。”
听到这里,文天祥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不然天祥给诸位兄长添了这么大麻烦,实在是……”
笃笃!
话音未落,刚才的秘书突然敲门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慌张:“狄总,不好了,外面的新军来了增援,人数至少上千,还有骑兵和大炮!”
“什么?!”狄柳荫一下子站了起来,“他们这是玩真的?”
……
17:12
“呵,陈与权,又见面了啊。”
在大炮的威胁之下,狄柳荫和乌文成不得不硬着头皮出了商城,去与朝廷的代表陈宜中进行谈判。他们也没出城多远,就在外面的广场上,与对面隔着二百米,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陈宜中额头上仍然残留着之前跪地磕出来的红印,不过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现在他看到在整个临安城也算是一号人物的狄东家灰头土脸的样子,得意地说道:“狄兄,你们今天可是闯了一出弥天大祸啊!不过贾相有度量,还念着一份旧情,若是你们现在乖乖出来投降,自首认罪,那么未必不能从轻发落。否则的话,哼哼……”
“唔……”狄柳荫压住怒气,“那么,贾相想让我们认什么罪呢?”
隔得太远,陈宜中也看不清他的表情,继续得意洋洋地说道:“交出御街之难的罪魁祸首文宋瑞,然后你们东海国也得因煽动士民作乱而赔款,另外也要交至少一人去枢密院问询,必须是真东海东家。此外,京东商城必须交给朝廷,之后东海国在大宋的贸易也得严格限制,只能在庆元府专营,商货由市舶司博买……”
“荒唐!”狄柳荫听到后面,实在是忍不住了,“这种条件对我国对朝廷都无益处,完全是在胡闹。陈与权,你怎么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这可不是我的条件,而是太师和朝廷的决议!”
若是别人,此时可能尚会与他虚与委蛇一会儿,但乌文成当年可是有着在胶西城被姜思聪捉去拷问的惨痛经历的,现在陈宜中想抓股东进天牢走一遭,无疑正是触了他的逆鳞。他想都不想,当即一口回绝:“笑话,我们绝无可能接受!”
狄柳荫也附和道:“对,绝无可能!”
见状,陈宜中立刻翻了脸:“哼,接不接受,难道由你们说的算了?若是不从,那么大宋市舶司便不会再放一艘东海商船入港,你们任何一点银钱都别想从大宋赚走了!”
看着他愚蠢邪恶而自信的样子,狄柳荫差点气笑了:“你……你们糊涂啊!且不说这根本就是损人损己,现在蒙元大军正在南阳虎视眈眈呢,你们怎么就敢蠢到先掀起一场内乱来?”
陈宜中哼哼一笑,大胆地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像是看蚂蚁一样地对狄乌两人说道:“两位仁兄,尔等有所不知,就在今日,元国密使已经正式与我大宋约定为兄弟之邦了!从此双方亲如一家,又怎么会擅起刀兵呢?相比北朝,朝廷更担心的可是你们东海国啊!”
乌文成听了,眼睛顿时瞪大了起来:“你,你们疯了吗,蒙元的话也敢相信?这显然只是缓兵之计,说不定就在议和的这阵子,他们正在往襄阳调兵呢!当年对辽对金对蒙的教训,你们难道忘了吗?”
“就是因为有了教训,所以才不能继续重蹈覆辙——你们才是比蒙古人更大的威胁啊!”陈宜中又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二位,比起襄阳,你们还是先担心自己吧。这座商城如此坚挺,确实出乎了常人预料,可再坚挺又能坚挺几日?你们躲在里面,难不成还想等待东海国派兵来救不成。呵呵,我知东海船坚炮利,可现在是南风季,等你国收到消息再遣船过来,怎么都得一个多月了吧?就算能过来,可真当临安水师六军几十条大战船是吃素的吗?所以,还是别想着负隅顽抗,及早悔悟吧!”
“好意谢过了,我们有几分本事我们自己知道!”乌文成当即拂袖而去。
狄柳荫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开,最后留下一句话:“你们这些人才是执迷不悟,敌我不分,不知好歹!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吧,看谁能笑到最后!”
“你们……不识抬举!”陈宜中对他们不配合的态度非常不满意,“居然敢抗拒大炮,真是疯了!”
既然双方谈崩,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陈宜中当即回了后阵,指挥军官们动作了起来。
现在他们已经得到了枢密院和官家的授权,行动起来名正言顺,马上就将大炮推了上去。
现场人马混杂,顿时热闹起来,就连不少之前被吓得躲回家里去的周围居民也冒出了头来看热闹。
17:37
另一边,狄柳荫等人也没有坐以待毙,在做出抵抗到底的决心之后,很快动作了起来。
“快,堆在墙根,就像砌墙一样,重叠布置!”
商城东南角二楼之上,保安队长张长安正指挥着一队婺州保安,把装满了土的麻袋堆在一扇窗户的下面。
这栋建筑是用坚实的砖石水泥砌成,安全冗余放得很大,未必就会被炮弹轻易撼动了。只要再用沙袋加固一层,那就是一个可以进行反击的火力点了。
至于火力……
不久后,狄柳荫亲自带人抬了一个小箱子过来,箱子起开之后,里面尽是用一个个小纸盒装好的金闪闪的黄铜子弹。
狄柳荫从其中取出两盒交给张长安,又给了他一枚望远镜,说道:“长安,你带人看住这个点,能把宋军的火炮赶多远就赶多远,能行吗?”
张长安接过子弹盒,从中取出一枚拿在手里,像看儿子一样看了一会儿,然后对狄柳荫拍胸脯保证道:“好,有了这好货,我们三人在这里,一千米不好说,五百米肯定不会让他们进来!”
“很好,”狄柳荫点点头,然后指着窗外一队正在推进的炮车,“现在就打给我看看吧。”
“是!”张长安和身边两名本土保安接了命令,很快摩拳擦掌动了起来。他们解下背后的真陨星步枪,打开弹仓,取过那种新子弹装填了进去,然后就架在高过窗台的沙袋上,对着外面移动中的宋军炮兵瞄准起来。
与真陨星枪早期使用的铜底纸壳弹不同,这种新子弹是完全的铜壳弹,闭气效果要比纸壳弹好得多,还可以容纳更多的装药,使得弹头初速可以超过400m/s,动能相比之前提升了40%,达到了2000J,有着更大的威力、更平直的弹道和更远的射程。
由于东海商社的工业能力所限,这种铜壳弹所采用的弹壳是简单的直筒型,上下粗细差不多,与后世瓶型步枪弹很不相同,倒像是个大号的手枪弹,最大的好处只是便于加工。饶是如此,它的生产工艺和质量控制还是要比纸壳弹复杂不少,造价自然也相当昂贵,所以现在只能限量供应,在东海军中并不普及。
但它还有个好处是不像纸壳弹那般易吸潮,所以更耐储存,而这就正好适应了江南工作组的需求——他们要配备一些武器以应急,但平时又不会经常使用,周转率不高,所以必须经得起长期储存才行。因此,大会就批了京东商城一批铜壳弹放着备用,现在没想到还真就用上了……
“队长,用哪个标尺?”一个保安向张长安问道。铜壳弹的弹道特性与纸壳弹不同,所以真陨星按纸壳弹标定的标尺并不完全适用,若是近距离打打也就罢了,此时远距离狙击的场合心里还真没底。
张长安估算了一下宋军的距离,又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先用六百吧……你们先别打,我开几枪看看先。”
说完,他把标尺上的滑块调整到“600”的位置,对着远处的宋军瞄准了起来——如此远的距离,人体只剩一个小黑点了,实际上根本无法瞄准,他只是大致朝他们的队形瞄过去,然后开枪……
“砰!”
枪响之后,张长安立刻用望远镜看过去,几秒过后,对面好像有几人注意到了枪弹,左顾右盼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子弹真的打到了附近。总之,好像有些效果,于是他重新装填了一发,又开了一枪,这下对面的骚动更大了,但还是没有真正的伤亡。
但有这个效果也够了,他对身边两人招呼道:“就这个距离,先射上三轮!”
后面的狄柳荫对这个效果有些失望,但也没办法,若是让他自己上,连这个准头都没呢。于是他也不看了,又带人去了其余几个火力点,把子弹分发给保安们,让他们各自对炮队进行阻击。没打错,是阻挡进击,不是精确狙击。
或许单独的射击想准确命中几百米外的目标只能靠运气,但当子弹的数量够多之后,即使是小概率也能出现明显的战果。
一开始,推进中的宋军炮兵看到商城楼上发出枪烟,只是惊奇,并未害怕。因为他们也是玩过火枪的,知道这东西在这么远的距离上既无准头也无威力,仍然继续推着车——按照军官的命令,既然对面没有火炮,那么怎么也得推到三百米内再打炮。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商城里应该没几杆枪,可枪声怎么这么密集?而且,子弹怎么净往身边招呼啊?
当第一例伤亡出现的时候,他们还能认为是倒霉过头了,可伤亡接二连三出现之后,就不能再归咎为运气了。最终,当押队的军官也被打中的时候,他们再也坚持不住,开始向后溃逃回去,只留大炮还停在原地。
见初战告捷,狄柳荫终于松了一口气:“果然,线膛枪是足以与滑膛炮对抗的。就算他们下次能顶着子弹把炮推进有效射程,想打破城墙也需要点功夫了,至少能拖到他们把舰炮运来,那怎么也需要好几天了……”
然后,他忍不住回头往背后的高楼望去。在那里面,乌文成他们正通过无线电报机,用外人绝无法想到也无法理解的方式,不断地与本土中央塔联络着。
“希望那边动作快点吧,我们、我们和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狄柳荫收回目光,在充斥着硝烟气味的长廊中扫视了一眼,对保安们勉励了几句,然后抬头看向广场之外人头攒动的宋军阵地,又看向更远处已经被夕阳映红的临安城,思维更是飘向了千里之外的襄阳前线,那里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了呢?
“这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时代,终究是结束了啊。”
……
第八卷-大争之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