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98gr熱門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討論-第五百零三章真的是虛張聲勢鑒賞-mkq8n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环视着下面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的禁军幽幽一笑,转身望着面如死灰的任清蕊。
“妖后,本王还朝清君侧吗,岂会孤身而来,你蛊惑君心,乱我大龙江山社稷,尔父结党营私,毁我大龙清明吏治,弄得国将不国!”
“本王领兵出征,为国征战沙场,带领弟兄们浴血奋战,只为大龙能一统天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一统天下之机就在眼前,安想国丈任文越胆大包天,贪污国库银两,导致我北征大军粮草后继难支,北征大业中途夭折。”
“其恶行可谓是罪大恶极,罄竹难书,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告慰我北疆数十万儿郎,为国征战而血洒疆场的在天英灵。”
“尔等更甚至,竟然敢勾结妖人,在陛下龙体之内种下苗疆蛊术,欲要掌控陛下,行祸国之乱事。”
“尔等父女之行,实在是欺天昧地,罪不容诛,此等祸国殃民,乱我朝堂,毁我江山社稷之举,人若不除,天必诛之!”
“待陛下龙体无恙,重整朝纲之时,便是尔等宵小之辈伏法之时。”
“城外大军集结,战鼓隆隆,百官不知详情,即刻便会进宫面圣,本王定然会在满朝文武面前将尔等恶行公之于众,将尔背后的贼人绳之以法,还我大龙一个朗朗乾坤!”
柳明志静静地望着任清蕊失神的俏脸,转身看向了台阶下的数万禁军。
“念在尔等不知实情,被妖后蛊惑,本王可以网开一面,不予追究,若是执意犯上作乱,待本王大军入城,尔等顷刻之间便会身首异处,”
“放下兵刃,退出御书房三十步之外,胆敢不从者,杀无赦!”
蜀王禁军望着柳大少威严的神色,听着他掷地有声的言辞,本能的举着兵刃往后退去,二十万精锐铁骑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正如并肩王方才所说,想要踩着他上位,杀了他固然可以加官进爵,可是不见得有命享受接下来的荣华富贵啊。
任清蕊望着被柳明志一言喝退的禁军,失魂落魄的低下了凤首,然而低头的瞬间,望着自己手掌中的虎符,任清蕊的凤眸闪露一抹喜色。
“将士们,不要听并肩王的污蔑本宫的言行,这不过是他为自己所行之事的栽赃之言而已。”
“号令三军的虎符现在在本宫的手里,城外的北疆大军没有虎符,并肩王他调不动的,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拿下他,陛下一定会对你们重重有赏!”
“你们是勤王护驾,捉拿逆贼,何罪之有?不要被他吓到,他只有一个人,你们数万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淹死,有什么可怕的?”
“擒拿逆贼,护驾有功,加官进爵就在眼下,你们当兵不就是为了光宗耀祖吗?现在机会就在你们的眼前!”
南宫梦,陈婕,三公主,老周他们见到柳大少喝退禁军,喜上眉梢,本以为兵戈可以平息了,哪想到任清蕊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
望着任清蕊举在手里的虎符,几人纷纷色变,一旦禁军再被其蛊惑,可就没有那么容易压制下去了。
柳明志给脸色惊变的三公主她们几人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看了看那些禁军,望向了任清蕊手中号令三军的虎符。
“妖后,看来你是真的不甘心认罪伏诛,竟然还想着临死反扑,垂死挣扎。”
“你说的不错,三军虎符确实是在你的手里,吾等之人知情,城外的三军将士科不知情!”
“你觉得本王会给你将你手握虎符的事情传出城外吗?”
“现在城外的三军将士所领的帅令是勤王护驾,一个时辰见不到本王现身,他们便会大举攻城。”
“本王固然敌不过禁军将士们,但是本王想借助轻功奔赴城墙之上可不算什么难事。”
“你确实是一个有胆有识的奇女子,但是你错估了形势,现在主动权在本王的手里,而不在你的手里。”
“哪怕你安插在禁军的中的眼线偷偷溜出去将你手握虎符的事情传出去,可是你觉得没有本王的承认,城外的二十万大军将士会相信一介兵卒的话吗?”
任清蕊愣愣的看着手中冰冷的虎符,望着柳明志戏虐的目光,袭击的柔媚凤目黯淡了下来。
南宫梦几人见状,悬起来的心再次放了下来。
柳明志望着彻底老实下来的禁军收剑入鞘,瞄了一眼地上的五具禁军尸体默默的摇头叹息。
“何必呢!想升官发财固然是好的,可是把下山猛虎当成野猫就是你们的错了!”
朝着宫门的方向张望了一眼,想来听到战鼓声的文武百官应该也该纵马驰骋朝着宫门赶来了吧!
柳明志朝着御书房内张望了一眼,轻轻地吁了口气。
今日可真是险象环生啊,一个不好,只怕自己等人就要身首异处了。
柳明志走到失魂落魄的任清蕊面前,嘴角扬起微微一笑,抬手捏住任清蕊手中的虎符重新揣入了怀里。
“妖后,你若是卧薪尝胆个几年,或许本王还就真的被你给陷害了,可是你太心急了。”
“没有学会走,就先想着跑,哪有那么容易。”
“这天下岂是你跟尔父纠集一群乱臣贼子就能撼动的?”
“那你也未免太小看十万山河的根基了吧!”
任清蕊怔怔的望着柳明志讥讽的目光,目光复杂的望着柳明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终皓目黯淡无光的低沉了下去。
“夫…..夫君!”
柳明志神色一喜,急忙朝着殿中望去,只见青莲俏脸略微苍白,摇摇晃晃的捧着铜鼎走了出来。
柳明志目光心疼的迎了上去,将青莲抱在了怀里。
“莲儿,你没事吧?”
“妾身没事,元气消耗的太多了,休息两天就能恢复了。”
柳明志这才松了口气:“陛下怎么样?蛊虫取出来了吗?”
青莲美眸柔和的望着柳明志,夫君先问自己的安危,再问李晔的情况,这种把自己看的比皇帝还重的样子让青莲甜到了骨子里。
青莲举着手中的铜鼎,打开上面的盖子递到柳明志的面前。
“已经取出来了,本来没有那么麻烦,可是种蛊之人一直操弄陛下体内的蛊虫想要反噬陛下的心脉,所以才耽搁了那么久,养蛊人就在百步之内,一定要将其找出来!”
“好,为夫一定尽量擒拿这个逆贼!”
“老周,快去看看陛下怎么样!”
“好,咱这就去!”
任清蕊见到青莲出来,看着老周朝着御书房走去的背影,俏目怨恨的盯着青莲。
“腐心蛊在昏君的心脉之上,你怎么可能解蛊的?本宫不信,本宫不信!”
青莲俏目清冷的瞪了一眼任清蕊:“呸,目中无人的妖女,若不是种蛊之人一直暗中作梗,取出区区腐心蛊本姑娘抬手便可。”
“你不过是学了几手浅薄的养蛊之术,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吗?”
“你……你怎么知道本宫学了养蛊之术?”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连蛊虫的气息都不会遮掩,怎么可能瞒住蛊虫王者!”
“太皇太后,太后娘娘,公主,王爷,陛下除了精气不足之外,已经没有大碍了。”
几人顺势望去,便看见老周扶着脸色煞白的李晔缓缓地走了出来。
南宫梦,陈婕两人方才在后宫已经听了三公主讲述了里面的详情,知道李晔昏庸并非本意,而是受制任清蕊这个妖女之手,见到李晔这般凄惨的模样,登时心痛的迎了上去。
“孙儿,你没事吧?”
“晔儿,哀家可怜的皇儿啊!”
“皇祖母,母后,朕没事了,朕没事了!”
李晔将目光望向被擒拿的任清蕊,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脸色涨红的朝着任清蕊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任清蕊宫装的衣领,咬牙切齿的盯着任清蕊。
“妖女,朕要将你千刀万剐,将这些日子的痛苦百倍,谦卑的偿还给你,让你也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柳明志看着恨不得将任清蕊生吃活剥的举动,默默的叹了口气,可想而知李晔这段日子受了多大的折磨。
“陛下息怒,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想禁军各归其位,安抚马上入宫的文武百官。”
“姑父,朕……..朕恨不得马上………”
柳明志看着浑身哆嗦的李晔:“陛下,眼下不宜对那些叛变的禁军将领动手,必须稳住他们,防止他们见势不妙做出一些大逆之举,一切等秋后算账。”
“姑父,朕在殿中听到了,二十万百战雄师就在城外勤王护驾,对于这些乱臣贼子有什么好害怕的,朕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柳明志苦笑一声小声说道:“陛下,城外哪有什么二十万勤王大军啊,没有陛下的旨意,臣怎么敢擅自带领大军进京。”
“城外真正的兵力只有随臣入京的三百亲兵而已,一切不过是臣扯大旗,谋虎皮的虚张声势而已!”
“别看战鼓隆隆,号角长鸣,不过是外强中干啊,所以陛下现在必须审时度势,否则禁军真的乱了起来,可就真的麻烦了!”
李晔一怔,嘴角抽搐的望着对着子挤眉弄眼的柳大少。
南宫梦几人离得较近,也听到了柳大少的话语。
想起柳大少先前煞有介事喝退数万兵马的行为,芳心颤了一下,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望着柳明志平静的脸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三百亲兵就敢冒充二十万大军的声势,不可谓不说是兵行险招啊!
任清蕊更是娇躯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柳大少,凤眸之中满是不甘之意。
并肩王竟然真的是虚张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