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abj超棒的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1647 蒐集-l3ef5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任务进行得怎么样?”
一段时间之后的火3月19日的傍晚,借着渐落的夕阳而回到了队伍当中的段青出现在了呼伦族的庞大聚落西南角的草地上,已经空出了一大片的荒原此时也已经被无数前来此地的那苏族与瓦布族的人所占据,带着属于冒险者队伍的它们一同在此安营扎寨了起来:“有没有修好那座风车?”
“算是吧。”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入了还在搭建的凌乱帐篷之间,段青将同样显得沉重无比的行李包摔在了地面上:“也可以说是没有修好,反正只要能用,应该就可以认定为完成任务了吧……这就是我们的新家了么?”
“没错,整理了很久之后的残留物,我们被分配到的地盘的一部分。”蹲在角落里用力捆扎着手中的绳索,雪灵幻冰回答的声音里也多出了几分疲惫的感觉:“虽然与整个迁徙队伍获得的地盘相比,我们的地方实属小得过分,但已经足够我们几个人居住了——你看什么看?男女当然是分开的!”
“你是魔鬼吗?我还没有问呢。”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段青一脸无辜地将雪灵幻冰回瞪的眼神挡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外:“而且就算只有一个帐篷,我和那些五大三粗的男子汉也会非常绅士地将这里让给你——”
“绅士?什么绅士?”未等段青把话说完,掀开了帐篷门帘的朝日东升就一脸灰尘与泥土地出现在了两个人身后的余晖当中:“你们又在商量什么绅士向的精彩剧情?带我一个啊。”
“绅士你个头,出去。”脸上瞬间拉满了黑线,段青咬牙切齿地一脚踢向了朝日东升:“营地还没扎完呢,别在这里占用空间。”
“我去呼莫卑那里交任务的时候,不是看见你们那个‘清理营地’的任务完成了么?”左闪右跳的朝日东升乱叫着躲避的景象中,还是再度推开门帘的格德迈恩一脸奇怪地问道:“怎么,难道这里不属于清理营地的范围?”
“这也算是清理的成果之一,只不过扎营不属于整理的工作步骤。”重新回归到了埋头的状态内,雪灵幻冰的声音也在堆满了杂物的帐篷深处闷闷地响起:“大家都各自背负着一两个任务,指望你们回来帮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也只好由我自己来动手了。”
“你可以多叫几个人来帮忙的。”指了指身后的帘布外,段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算是与那些个大小势力打一打关系,顺便稍微锻炼一下你着不善于外人交流的本事……”
“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这不是也回来了嘛。”看着依旧蹲在角落里不发一言的白发女子的背影,再度跳出来的朝日东升急忙笑着继续说道:“做任务虽然辛苦,但没有什么是比有一个家更让人感到安心的了,这可是我们未来的行会驻地!”
“行会驻地倒也谈不上,毕竟我们队伍现在也还是只有四个人。”拍打着自己的双手,雪灵幻冰却是由远端的杂物之间站了起来:“而且我也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想要帮忙就等下一次的机会吧,也让你们这些手脚不利索的大男人,好好体验一把打扫卫生的感觉……你们的任务完成了么?”
“Noproblem。”打出了一个OK的手势,挺直了腰杆的朝日东升满脸自信地回答道:“不仅把那些人想送的货物都送到了,而且还结识了一群大佬,等下一次有事情拜托他们的时候,尽管派我过去就是!”
“我就说了当时分配给他这个任务准没错。”深深地点了点自己的头,格德迈恩转而也放下了自己手中染遍了血迹的盾牌:“至于我嘛……狩猎任务虽然不是我的长项,但用来当阻挡那些野兽逃跑的障碍物还是不错的,而且确实有那么几个不识好歹的野兽跑到了我面前想要把我当软柿子来捏,结果就被我全部料理掉了。”
“不错嘛,大盾战士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段青拍打着手掌欣赏道:“呼伦族的猎人们有没有对你刮目相看啊?”
“这我也不知道。”脸上明显露出了一抹笑意,坐下身来休息的格德迈恩却依旧保持着谦虚的态度:“反正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没有损失就已经不错了,主要还是那些猎人们的功劳。”
“所以你一块肉都没有打回来是吧?”一旁的朝日东升却是不满地扯起了自己的嗓子:“你这个傻蛋!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总不能又去卢芬商会那边赊账吧?”
“让这个看不起百步无双的家伙拉下脸来去跟卢芬商会讨要食物,简直就跟要了他的命没有什么两样。”
望着那两个人再度争吵起来的熟悉画面,走上前来的雪灵幻冰满脸无奈地说道:“也罢,那就还是让我来解决生存问题吧,之前帮他们打扫了那么多的地方,那些家伙多多少少也应该领一领情。”
“你打扫了多少地方?”一旁的段青却是用异样的目光望着对方的侧脸:“他们不会把整个营地都交给你来做了吧?”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干。”翻了翻自己的白眼,雪灵幻冰低笑着回答道:“而且我可不是你们这些羸弱的魔法师,这种程度的体力活在游戏世界里还是难不倒我的,不过——”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在这片地方能够打听到的有用情报可不多。”她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却依然成功地让前方还在掐架的两个人停下了各自的动作:“我能提供的唯一情报就是四周不停出现又消失的呼伦族守卫——看来他们对我们的警戒程度还是很高的呢。”
“狩猎队伍也并非完全由猎人所组成,至少暗地里绝对不是如此。”接下来说话的是格德迈恩,那原本轻松沉稳的表情此时也充满了凝重:“有几个人的动作和行事方式看起来很奇怪,应该是出身更职业的战士一类的人混入在其中。”
“也就是说,很多人——或者是整个呼伦部族,现在似乎正位于高度警戒的状态内。”点了点自己的头,段青回身望向了洒落着黄昏光辉的帐篷门外:“而且是非常隐秘地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不想让我们这些外来人知晓呢。”
“那些普通的族人和大部分流动在此地的商人,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戒备和紧张的心情。”雪灵幻冰端着下巴点了点自己的头:“可以确定的是紧张的气氛还没有公开,呼伦族正在戒备的应该也不是我们,那这样一来的话……喂,你不是把那些运货方全都看了一遍吗?你应该打听到了什么才对吧?”
“当然,不要太小瞧我的能力啊。”抹了抹自己的鼻子,被一众人围观在中央的朝日东升原本得意的表情也迅速收敛了起来:“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先等到耳目变少的时候吧。”
**********************************
来到呼伦族领地的第一个夜晚迅速地降临到了这片草原的四周,升起的篝火也让这片草原上原本充斥着的热闹与繁荣渐渐沉落,不断游曳在四周的灯火与偶然间传来的震地马蹄声,也让大多数刚刚来到这片草原上的迁徙牧民们心中多出了许多不安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聚集在这片草原角落里的青灵冒险团的众人围坐在篝火旁的气氛也变得沉重了许多,他们沉默着为眼前唯一能够提供温度的篝火不停地添加着收集而来的秸秆和草料,相互之间捧着酒杯交谈的话音也显得无比轻微:“也就是说,那些商人们正在筹备物资?”
“没错,而且还是呼伦族亲自收购的。”灌了一口手中的酒液,仰起头来的朝日东升重重地吐出了一口酒气:“虽然并不是所有的商人和卖家都是如此,不过我可以很明显从我运送的那些货物中嗅出这些资源的走向——呼伦族的人似乎正在囤积着什么。”
“大范围收购和囤积物资的部族,要么是准备大面积进攻,要么就是准备龟缩防守。”随意地拨弄着眼前的篝火表面,段青声音低沉地回答道:“我在他们的聚落内部做任务的时候,许多摊位和门市都已经在漫长的时间里固定下来了,看上去就像是已经定居的村庄一样。”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不打算迁徙,也没有什么迁徙的计划是么?”火光映照着白皙的脸,雪灵幻冰深思熟虑地回答道:“既然如此,那可能性就只剩下了——”
“不,这可不一定。”伸手打断了对方的话,段青的目光也由暂时的思索中挣脱出来:“呼伦族的人已经在过去的一天里向我们展示了足够的实力,有这么多的战士和骑兵,即便是以此为根据地进行扩张,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且根据格德迈恩的说法,他们最近也一直在利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警戒四周的动静。”朝日东升也跟着沉声说道:“与其让我相信他们在戒备外来者的入侵,我倒是更愿意相信他们在对消息情报严加防守,生怕可疑的人出现在这里一样。”
“外松内紧的局势吗?真是令人头大。”段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且若真是如此,那他们放我们进来的用意就变得很可怕了。”
“还有利用我们来做任务这件事。”雪灵幻冰转头望着段青的脸:“虽然都是一些看上去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将这些比作是将我们整个迁徙队伍拖在这里的诱饵的话……”
“朝日东升,这里的前方是哪里?”抬起了自己的头,段青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朝日东升的身上:“按照苏尔图那个家伙原本定好的路线,我们原本下一个迁徙的位置是哪个部族的地盘?”
“你当我是全知全能的吗?这种情报我可不掌握。”再度吹出了一口酒气,翻着白眼的朝日东升满不在乎地回答道:“不过大致上的消息我还是知道的:我们正行走在通往草原中心的路上,只要不出意外,我们遇到的部族只会越来越大,实力也只会越来越强。”
“这就对了,他们应该是想要出兵想要向内部扩张,因为害怕我们的路过会将消息败露,所以才想尽办法将我们留在了这里。”雪灵幻冰一脸凝重地望向了段青的脸:“除非他们还有什么其他的理由。”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那几个任务也不是白做的。”摆了摆自己的手,段青转而将自己想说的一些消息说了出来:“塔兰木一家没什么好说的,都是很普通的游牧民,至于修理风车嘛……嘿,那个乖僻的老头所守的风车,一看就不是什么低级货啊。”
“什么意思?”
“那风车使用了古老的魔法技术。”
指了指自己的脚下,段青向着另外两个人示意道:“就和我们在之前的地下遗迹所遇到的一样。”
“什么?”于是雪灵幻冰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呼伦族与凯尔-莫里斯实验室有关?可是他们看上去——”
“他们或许也不知道什么凯尔-莫里斯实验室,但是留在这里的风车说不定是同一个时期的产物。”拍打着自己的双手,段青的视线在其余几个人之间摇摆了起来:“无论是结构、构成理论和方式、使用的魔法技艺和坏掉的理由——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这么顺利地将它修好啊。”
“但是它依然没有恢复运作。”灰袍魔法师的话锋一转,将他们的注意力再度吸引了过来:“我也稍微考虑了一下这其中的原因:问题应该不在那个装置本身,而是缺少外力。”
“这里没有之前那么大的风了。”
手指比划着从篝火的前方一穿而过,段青声音低沉地将自己的话语送到了营地的远方,顺着这个方向望着草原深处的雪灵幻冰也跟着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你指的是被我们停下来的风道?”
“没错,因为风道不见了。”段青重新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固定在这里的风车自然有着固定在这里的道理,利用风力收集动能的它一定也在呼伦族内部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却无法运转,所以——”
“这也是一种可能性呢。”同样明白过来的朝日东升叹息着说道:“缺少了某种资源获取的呼伦族,打算有所行动了么?”
“在没有得到你们搜集而来的情报之前,我也只是顺着这个思路随便猜想了一下。”段青摇着头低声回答道:“等格德迈恩将补充情报带回来之后——”
“一切或许也会变得更加明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