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18s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蘭若仙緣笔趣-第四五一章 羅剎袍分享-uodvk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渐渐的黑夜降临。
“公子,公子?”江中似乎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有些虚幻飘渺,如风一般。
江上飘起一阵水雾,其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漂浮在水面上。
“魑魅魍魉!”无生抬手一指。
所指之处,他身前的芦苇尽数倒伏,分向两边,江面之上弥漫着的雾气瞬间消散。江中传来一声怪叫,极是刺耳,江水翻腾不休,片刻之后有一阵血红涌上了江面。被流水带走。
潜伏在江中的水怪被无生这一指所伤,没了动静。
又过了一会功夫,江对岸半空之中突然飘来一团黑气,在半空之中忽上忽下,很快就过了江面,来到了无生身前不远处。
“交出阴司的黑棺,饶你不死。”黑气之中传出沉闷声音。
“装神弄鬼!”无生抬一掌,那黑气一下子散开。
“佛法,你是佛门中人?”
只是一掌就能开出自己修行的乃是佛门功法,有点门道啊。无生望着那团黑气。
“敬酒不吃吃罚酒。”黑气一声大吼,接着便有一片黑气所化的鬼头从其中飞出,密密麻麻,朝着无生飞来。
黑气散开遮住了这一方的天空。
呜嗷,半空之中一片鬼哭之声。
聒噪!
唵,
真言一响,晴空炸雷。
那些声音立时消散,扑面而来的鬼怪也一下子被梵音震散,半空中的那团黑气震颤了几下。
“佛门真言!你是西域大光明寺里的佛修!”
“知道的还真不少。”
无生心道又有人可以背锅了。
“西域的佛修怎么也管起大晋的闲事了?”
“除魔卫道乃是佛门本分。”
哈哈哈,黑气之中传出一阵大笑。
“可笑可笑,真是可笑,你们这些佛门修士,一个个整天将慈悲为怀挂在嘴边,有几个是真正行善的?做起坏事来比我们还要过分,难怪当年险些被灭!”
突然一道黑风从那黑气之中吹出直奔无生。
半空,一只佛掌树立,佛光一片将那到黑风挡住。
嘭的一声,黑气一下子爆开,其中显出一人,脸色苍白,额头一处怪异标记,好似一团火,一身怪异长袍,黑白相间,其上绣着的却是夜叉、罗刹。
“看你脸色这么差,该好好休息,不要出来吓人。”无生法眼望去,这人身上血焰熊熊,显然是没少杀生作恶。
“修佛有什么好的,还要守清规戒律,还要持戒修善,假正经,何不像我这般,想做便做,无所顾忌。”
“你若是没什么顾忌何必开始藏头露尾?好了闲话少说,该送你上路了。”
无生左手一按,右手一指。
那邪修被定在那里,无生的佛指落在他的身上,溅起一片血花,他身上的那件袍子上的恶鬼罗刹仿佛是活过来一般,张牙舞爪就要飞起,却被无生一掌牢牢地按住。
那修士身上突然一道血光亮起,无生手掌一颤,觉得仿佛一根细针刺在了手心之中,阴寒冰冷、十分的疼,无生手掌微微一动。
那邪修脱离了掌控,瞬间后退百步,一手捂着额头,右手拿着一根血色的长枪,看那表情,痛苦且狰狞。
无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抬头看了看那邪修。
“能够破开佛掌,是那杆怪异的枪吗”
“我要将你的魂魄囚禁,日夜煎熬,让你永世不得超生。”那邪修恨得咬牙切齿道。
“来!”无生朝他招招手。
那人手中长枪一晃,发出百道血光,在半空之中幻化成厉鬼,罗刹,直扑无生。
无生只是一掌,法力浩荡,佛光如火。
降魔,
厉鬼罗刹顷刻间化为飞灰。
那邪修身子一抖,穿在身上的怪袍一下子离体飞来。在半空之中一下子散开,笼罩一方,无生四周瞬间化为一片鬼地。
未等群魔乱舞,一道白金色长虹冲天而起,佛剑出窍。
四周幻象瞬间消失不见,在看那邪修飞出去的长袍已经落回身上,当中一道口子,约有一指多长。
他的脸色极是难看,没想到自己无往不利的法宝居然这么简单就被破掉了。
是战还是逃?
他已经心生怯意。
无生突然消失不见。
在哪里?
那邪修瞬间提心吊胆小心戒备,四下张望。
唵,
突然一声佛音,那邪修身形一顿,只是片刻的失神,一道剑虹自上而下将他一分为二。
他身体一下子枯萎、塌陷,身体消失不见,只剩下那件诡异的长袍。
无生站在不远处盯着那件长袍,看到其中有黑气翻腾,片刻功夫之后,这邪修便有恢复如初。
好奇特的神通!无生不禁叹道。
呼嘶,那邪修的脸色很是难看。
差一点,差一点就被这佛修直接杀死了。
跑,只是片刻的迟疑,他化为一道黑风遁走,岂料没出去多远就被一掌拦了下来,落在地上。
抬头一看只见金光一点。
咔嚓,他的头颅直接碎掉,人倒在地上。
无生落地,望着他的尸体,迅速的消失不见,如同只是一个幻象。
片刻功夫之后,他又恢复如初。
这是,不死之身?
不对!
不管身体是不是不死,只要是神魂被灭一样要亡。可是问题出在哪里呢?
跑不掉?
那邪修有些傻眼了。
他现在是无比的后悔,就不该来这个地方,趟这趟浑水。
拼了!
他一咬牙,身后出现一尊怪异的夜叉,浑身血红,背生双翼手持一杆血色长枪。
法相一出,此方天地寒风停住,四周却是更加的寒冷,这冷直入神魂,似是要将人的肉身和神魂一并冻住。
无生身上佛光闪耀。
佛掌,排山倒海。
掌出,夜叉破。
哇,那邪修吐了一口鲜血。
再次化为一道黑风离开。
无生一掌拦住,黑气散掉,留下一件长袍。
无生仔细一看,不对,
察觉到不对,他急忙运法望去,只见一道黑气已经远遁。
金蝉脱壳?
无生一步便追上了那邪修,将那邪修从半空之中打落。
“你能死而复生的本事和这身长袍有关吧?”无生指着他身上的长袍。
“那里本来是有一尊罗刹的,现在却消失不见了。那个位置我记得应该有一个骷髅头的,现在也没了。”无生指着他身上的长袍。
“你还能死几次啊?”
“这位道友何必苦苦相逼呢?”
哎呀,这话从这邪修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无生都愣了。
还能这么不要脸吗?
“刚刚是谁要让我永世不得超生的?”
“你……”
无生虚空一按,以佛掌定住了那邪修,然后一步来到了他的身前,抬手便抓住了他身体外面的衣服,那件看上去十分怪异的袍子,这件狍子捏在手里十分的怪异,不是丝绸或者是粗布衣服那种布料衣服的手感,更像是一层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