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rogz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黑暗中的聲音閲讀-65ror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被连人带笼抬走,整个过程都用黑布遮盖,搞得神神秘秘的。
走了将近一炷香时间,笼子放下,黑布揭开,这是一处封闭、昏暗的房间,一点光线都没有,慕容复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左近有一道身影盘坐在那里,一缕淡淡的檀香弥漫在空中,这地方好像是一处禅房。
奇怪,蒙古大营中怎么会有禅房?慕容复暗自摇摇头,缓缓放开六识,很快他就发现,屋中除了檀香之外,还有一股极淡的幽香,赫然是女子身上才会有的,他心念一动,“是黄帮主么?”
“啊!”一声娇呼,有吃惊,有意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慕容复,你怎么来了!”
这熟悉无比的声音,不是黄蓉又是谁。
慕容复大喜,“果然是你,你果然在这!”
黄蓉似乎无法动弹,只能坐在原地,幽幽叹了口气,“没想到你也没抓进来了。”
她这话明明是要表达惋惜,但语气莫名,听起来竟有几分欣喜之意。
慕容复没管这些,黄蓉不能动,他却可以,撑起笼子缓缓朝着她移动过去,一边说道,“蓉儿,我过来了,你小心点,我身上有个铁笼,到了你就吱一声。”
“你……你……”黄蓉你了数次也没你出什么来,不知是想说“你过来干什么”,还是“你身上怎会有个铁笼”。
忽听她叫道,“到了,到了!”
慕容复放下笼子,即便黄蓉的声音就在数尺之外,他仍旧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这里是真的黑,伸过手去,从她的头发一直摸到脖子。
“你……你干什么呀?”黄蓉一丝挣扎也没有,语气却羞涩到发抖。
慕容复微微一笑,“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蓉儿。”
“我怎会不是真的蓉……蓉儿?”黄蓉奇怪的说了一句,说到最后似乎才想起这个称呼,声音越来越小,完了又补充一句,“你叫我全名可以么?”
慕容复心下奇怪,却也没当回事,口中解释道,“这地方伸手不见五指,我实在看不清你的模样,而你身上又丝毫气息也无,我不摸一摸,怎能确认你就是蓉儿?”
黄蓉不禁噗嗤一笑,“难道你还能摸出一个人的脸来?”
确实,黑暗中摸出一个人的脸是件不容易的事,别说正常人,就算常年眼盲之人,也未必做得到,不过慕容复自有一套办法,只要是他捏过的脸颊,每一个都能分辨出来。
当然,这话自不能明说,只听他说道,“蓉儿你的脸已经刻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忘,自然能够摸出来。”
“你……你别说这种话了好么?”黄蓉脸颊有些发热,急忙移开话茬,“你怎么会来这的,难道被他们抓住了?”
慕容复淡淡一笑,手却没有收回来,一边摩挲着她的脸颊,一边说道,“你这话只对了一半,我确实被他们抓住了,但如果我想逃,他们也奈何不得我,我这是将计就计,让他们带我来找你。”
“你除了吹牛之外,能不能长点本事,被抓就被抓,哪有这么多借口。”黄蓉嗔怪的说了一句,却有两滴滚烫的泪珠自慕容复指尖滑过。
慕容复心头一惊,“蓉儿,你怎么哭了?”
“你胡说什么,我哪有哭,我就是……就是……”
“就是沙子里进了眼睛对吗?”
“对,我就是沙子里……不对,什么沙子里进眼睛,净胡说八道!”
慕容复一番调笑,黄蓉心情又好了起来,如果现在有道光,一定可以看到她脸上梨花带雨,灿如春花。
“咳咳……”忽然一个清冷的咳嗽声响起。
慕容复顿时吓了一跳,“什么人?”
他居然没察觉到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
“是我,”那声音叹了口气,“抱歉得很,贫道再不出声,只怕要听到更多的污言秽语。”
语气隐隐带着几分酸意,但声音却很熟,赫然是失踪好几日的林朝英,原来她也被抓住了,还跟黄蓉囚禁在一起。
黄蓉自然早就知道林朝英在这里,一时间脸颊更加的热了,“林……林前辈,你不要误会……”
林朝英又叹了口气,“误会不误会,倒没什么要紧的,只不过二位这番作为,实在……实在……”
实在什么她没有说出口。
一时间,饶是慕容复脸皮厚实无比,饶是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他也觉得脸热得厉害,口中讪然道,“原来老林也在啊,这几天我一直派人打听你的下落,却没半点回应,看来我这次不亏,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林朝英没好气道。
这时,黄蓉惊呼一声,“你……你又要干什么?”
“黄帮主怎么了?”林朝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话一出口她便默然,纵然看不清二人在干什么,但以那慕容复的性格,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在干什么。
不过这次她倒冤枉慕容复了,他确实在黄蓉身上摸索,却不是占便宜,而是探查她身上的穴道,到现在他已经发现,黄蓉不止无法动弹,就连身上的内力气息也被封锁得不漏丝毫,这绝非一般的点穴手法。
黄蓉羞涩之余,自能明白他的意图,也就没再说话。
慕容复探查一会儿之后,肃然问道,“蓉儿,你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我昨天……”黄蓉正要开口,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我爹爹可回去了,他怎么样?”
“放心,黄老前辈已经没事了。”
黄蓉松了口气,继续道,“昨天我与爹爹出城散心,今天早上遇到三个喇嘛,其中一个年纪很大,他上前见礼,我爹爹虽然警惕,但也不好恶言相向,便与他攀谈起来,谁知那人得知我爹爹的身份后,突然暴起出手,只一招便将我爹爹打成重伤,而后又将我带了回来,一直关在这里。”
“喇嘛?”慕容复听后心头一跳,“真的是他?”
“是谁?”
慕容复摇摇头,随即想起黄蓉可能看不见,又解释道,“一个久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密宗高人。”
黄蓉还待再问,慕容复话锋一转,“你呢?”
虽没有指名道姓,但二女都知道这话是在问谁。
林朝英默然一阵,“我没什么好说的,本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潜进帅帐,然后给人发现了,技不如人,被擒到了这里。”
慕容复瞬间恍然,他还奇怪,林朝英已是真元境巅峰,刺探个消息不算什么难事,就算被识破也有很大机会全身而退,没想到她竟胆大包天的想行刺铁木真,真真是没事找事,平白耽误了他的大事。
一时没忍住,他脱口道,“那他们就这么养着你?”
林朝英似乎没听出他话中的不满,淡淡道,“自从来到这里,有的只是无尽黑暗,我倒宁愿他们用酷刑折磨我。”
“无尽黑暗?”慕容复怔了怔,“我听说你老家就是活死人墓的,那里跟这儿也差不多,你还会怕黑?”
林朝英闭嘴不言,黄蓉叹了口气,“不一样,这片空间不知如何布置的,有股奇异魔力,不像正常的黑暗,在这里待久了,会无比压抑,只怕比起世上任何酷刑也不逊色分毫。”
慕容复默然,黑暗确实会让人压抑,长久呆在这种地方,各种想法都会滋生,心智不坚之人被逼疯都有可能,难怪黄蓉见到他的时候,会那般情难自禁。
“你怎么不说话了,光说我们了,你又是怎么进来的?”黄蓉急切道。
“当然是他们抬我进来的。”慕容复淡淡一笑,“简单说就是,我来找你的时候中了他们的计,我就顺势而为看看他们会不会带我来找你,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他们真让我见到了你。”
黑暗的空间再次恢复静谧,黄蓉怔怔不言。
慕容复没再出声,手也收了回来,盘膝坐在笼子中,渐渐的身体表面泛起一层微弱白光。
那加强版的十香软筋散固然效果极好,但也只能做到让他虚弱一阵,八思巴当时没有杀他,实在错过了天大良机,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药力已经消退大半,真元再次恢复活力。
虽然他可以继续装下去,等关键时刻给八思巴或者那位神秘的密宗高手致命一击,但他突然想起了郭靖,万一一会儿人家把郭靖也带过来,事情可就大条了。
时间过去一炷香,黄蓉忍不住问道,“喂,你……你还好吗?”
慕容复没有答话,蓦地起身,双手裹着莹莹白光,将铁笼生生掰开一个数寸宽的口子,随后噼里啪啦一阵炒豆子的声音响起,如果有人能够夜视,定能发现他的身形正在扭曲变化,拉宽,变高,压薄,而后微一侧身,便如一张纸一样出了铁笼。
这铁笼的材质固然坚硬无比,连天剑都砍不断,但掰弯却不难的,八思巴恐怕做梦也没想到,他不但百毒不侵,肉身之力更是强横无匹。
慕容复出了铁笼后,活动了下筋骨,恢复身形,摸到黄蓉面前,低声道,“蓉儿,我现在运功助你强行冲开穴道。”
黄蓉闻言既是震惊,又是欣喜。
却在这时,一个苍老的惊叹声响起,“小友的手段果真令人佩服。”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