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cjy引人入胜的小說 三國騎砍 愛下-第八百五十一章 陳氏看書-vdiu6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三國騎砍
小說推薦三國騎砍
廷尉府内,刘琰翻阅卷宗,协同廖立主持各项审问工作。
随着徐州会馆的火势得到控制,越来越多的作乱贼人被揭举、擒拿归案。
另一边城门校尉习宏放纵叛将牛金出逃,却追回神兵方天戟,还擒拿了一些随牛金出逃却在格斗中受伤的贼人。
追回方天戟本就是一桩大功,没有方天戟就无法向北府交待。
何况抓不抓牛金的区别,也就是审案深度的问题……这个深度涉及沛国长公主,牛金跑掉反而是好事,不会牵连到帝室。
习宏也在格斗中险些被牛金一戟破胸杀死……若牛金手里的方天戟柄杆再长哪怕一寸,就能破开习宏的胸膛。
没人怀疑习宏的忠诚和立场,以至于牛金的名字只出现在习宏的口述中,并没有出现在卷宗中。
这种程度的案情,因为需要模糊、朦胧处理的地方太多了,反而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一个担心影响到帝室今后的待遇问题,就能顺着抹除曹楷、牛金这两个人在案发前后的存在感。
不同于刘琰苛刻的态度,廖立反而如释重负,端茶小饮旁观廷尉府审案。
刘琰恨不得抓住所有的线索,顺着深查,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比如此刻,魏不霸左臂包扎后整个躺在担架上接受问询,刘琰神态阴厉:“我闻文长将军于徐州铲除豪强手段酷烈,却对下邳诸陈氏格外优待。今徐州会馆内贼人蓄意纵火,延烧数百家,可以说是丧心病狂毫无人性。而起初徐州会馆修建,就有诸陈之力。”
魏不霸静静听着,神情从容,显然没有被刘琰恐吓住。
只要大将军还在一天,就没人能杀他,大不了流放去偏远荒芜之地。
朝廷更替,必有大赦。
魏不霸同时也低眉顺目很是配合的聆听,不敢咋呼刺激刘琰。
因为妻子的事情,刘琰已然快成为狾犬,是个逮住人就往死里咬的人。
刘琰翻到徐州会馆修筑的相关资料清单上,止不住的手颤,下邳陈氏至今发迹也就六代人,虽不如汝南袁氏、弘农杨氏那样显赫于朝堂,却是徐州最为顽固的地头蛇。
卢植、郑玄、管宁、华歆等人都是陈登伯祖父陈球的记名弟子,审配是陈球的故吏……陈球参与诛除宦官行动失败下狱处死,审配还参与葬礼,搭了三百钱的礼。
陈球之子吴郡郡守、安东将军陈瑀是敢号召江东豪强围剿孙策的人,他战败落幕后,又有堂侄陈登与江东死磕。
而孙策遇刺这么大的事件,当年就有人怀疑是陈登干的。
不止是陈瑀浑水摸鱼对江东存有想法,陈登当年大破孙权俘斩过万时也对江东存有想法,只是被曹操从广陵调离,去了西边的东城,并病死在这里。
曹丕篡汉自立时,陈登之子陈肃为表达态度、缓解来自曹丕的压力,就出仕为魏国郎中,旋即告病离职,算是跳出了汉室朝廷的黑名单。
随后北伐大胜击溃魏军战意后,陈肃主动来投,如今是东观博士之一。
可以这么说,陈肃就是徐州世家的总代表人。
徐州会馆,自然是在陈肃支持下建成的……这并不能成为指责陈肃的有力证据,各州都有类似的会馆,充当官方、民间的共同信息交流中转平台。
如果深查查到陈肃,那魏延就得在徐州大杀特杀。
陈氏家族作为一方学阀,极有可能从此四分五裂,陷入长久的沉沦。
算起来刘琰跟徐州世族没仇,跟下邳陈氏也没仇。
先帝担任豫州牧时,刘琰作为豫州鲁国的宗室人才,才在各方力量催促下投效先帝,追随左右周旋天下。
可鲁国就在徐州边上,自然清楚陈氏在下邳的影响力。
尤其是他年青的时候,陈氏影响力更是向外辐射。
朝野都非常忌惮袁术、吕布联合,形成徐扬割据势力;而正是陈珪、陈登、陈瑀搅动时势,影响了东南格局,是先帝、袁术、吕布、臧霸等人命运变化的重要影响因素。
现在却要亲手摧毁年轻时仰望的陈氏家族,刘琰心情很是复杂,隐隐间又有些快意。
他的紧握卷宗,询问关键人物:“刘骞,可是敌国尚书令陈矫之子?”
魏不霸愣了愣,做思索模样,摇头:“不知此事真假,此人只说是广陵厉王之后,会馆诸人皆是认同。”
前汉广陵厉王刘胥,是孝武皇帝第四子,身材雄壮喜欢与熊罴格斗而闻名。
刘琰是鲁恭王之后,自然留心当时地位较高的宗室成员。
比如魏国就有许多宗室在效力,比较惨的是刘勋一系被镇压清洗,混的好位列魏国中枢的有三人。
哪怕曹丕带着雒阳守军请降,这三位宗室依旧追随监国太子曹叡,在邺都拥立曹叡登基为帝。
这三个人里除了侍中刘晔、中书监刘放,以及接替陈群担任尚书令的陈矫。
陈矫出身宗室,是广陵厉王之后,又过继母族改为陈氏……最让当世宗室诟病的是陈矫的妻子刘氏,这位刘氏也出自广陵厉王之后。
虽说支系渊源间隔很远,可追溯血缘,陈矫与妻子是同宗……这种事情在先秦的春秋战国之际已经被贵族玩烂了,可汉家宗室对伦理管的很严,宗室造反不一定死,可乱了纲常伦理绝对会死。
形势不比当年,可陈矫也是体面人物,却做下这种事情……自然引发许多诽议。
按着同姓不婚的原则,陈矫虽然出继为陈氏,可本姓不变,与妻子同姓同宗,四百年前是一家。
不提陈矫的婚事,就陈矫出继改易陈氏这种行为来说……再让儿子改回刘氏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当年天下大乱陈矫舍弃宗室身份改易为陈氏,现在汉室三兴又让次子改回刘氏。
这种有好处就凑上来,遇到危险就退避的行为……若先帝在世,逮住陈矫非亲自抽鞭子不可。
自打死妻子完全放飞自我以来,刘琰已经停不下来了,也不愿停下来。
心中对陈矫一系判了死刑,再看魏不霸时目光不由柔和许多。
现在徐州控制在魏延手里,杀戮地方大姓终究会引发地方群体抵触情绪……这种事情,一般人还真干不了。
所以现在要把这个混小子摘出来,以此为凭,鼓动魏延去扫清徐州。
徐州的问题太过严重,远离战争核心的荆州,结果二十年发展不进反退,世家自治对地方意识形态、经济、舆论影响的太过深入、恶劣。
刘琰转变语气,相对和睦的口吻询问:“此人恐是敌国奸细,冒名潜入京都。见丞相封城大索奸邪,这才走投无路暴起发难,酿成了这等惨案。我且问你,博士陈肃可识得此贼?”
魏不霸紧绷的心神终于释放,才感觉到左臂疼的彻骨,咬牙切齿回答:“徐州乡人时常聚会宴饮,陈肃如何不知此贼?必然知晓,此徐州乡人皆能佐证。”
一旁书吏提笔记录供词,刘琰转而询问:“廖公,口供在此,是否请陈博士来廷尉府问话,以证清白。”
“好,你我这就联合移书,请执金吾遣人护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