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azd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餮仙傳人在都市 ptt-第1682章展示-gioyr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
中间大厅当中,一个黑色的大茧停留在其中间的位置,在周围血色光芒下,有一种更加诡异的气息。
“咳咳,大家没事吧!”纪义等到那道攻击过去,这才从金铁后面护罩落了下来,朝着周围问道,可是才刚开始说话,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出。
“还行,至少没有死!”其中一个人回道,不过听着对方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显然受伤颇重。
纪义朝着四周看去,几乎人人带伤,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并没有人死亡。
此时那道黑色浪花已经消失,单单留下了中间一团,把古争给包围起来。
仅仅是一点余波就有如此的威力,可见古争承受的威力到底有大,也难怪之前一副拼死防御的样子。
只不过此时,古争到底怎么样了?
这边宋山躺在外面的角落里,也只是勉强坐起身子,感受体内如海般的疼痛,想要过去查看一番,也是心有余力而不足,连忙吞下一枚古争给他的丹药,这才感觉好一些。
自己离着那边太近了,受到的冲击更大,不过最惨的是那个带鱼,此时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下更是小片的血液,都聚集成小型湖泊一样昏死在那里。
那道攻击可不是敌我都分的清楚,除了那个黑影没有丝毫受到波及,连同周围的护罩都颤了几分,甚至石碑上的亮度,都比之前要暗淡几分。
“咔咔”
一声声剥裂的声音响起,那一层宛如实质的黑色一层层朝着外面掉落下去,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已经华为一团黑雾消散掉。
露出里面一个红色人影,单手拄着一把剑,直接插在下面地面上。
此时古争浑身鲜血,如同一个血人一样,一滴滴鲜血还朝着下面滴着,转眼间下面已经聚集成一片。
“这你都挡的下来,真是让我惊讶。”
这一次黑影不再之前一副看不起的样子,古争哪怕只是当下这一击,都让人值得尊重,换做自己,也不会比对方强哪去。
“不过,你更加要死!”惊讶的脸庞眨眼扭曲起来,手中的白骨长剑再次抓起,一道血光瞬间冲上剑身,整个人身形往前一冲,化为一道血色的剑影,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接冲了上去。
此时古争正处于最为虚弱的状态,虽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对方的行动,可是身体传来的一阵阵虚弱,让他根本无法行动丝毫。
不过看到红光炸起的时候,他心念一动,十二枚铃铛瞬间在头顶出现,同时一晃之下,一个巨大的铃铛虚影浮现在空中。
“叮铃”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十二个铃铛身上的光芒顿时暗淡下去,甚至连那个铃铛虚影也消失在空中。
不过半路的前进的黑影只感觉脑中猛然一震,令他整个神识都陷入迷糊状态,竟然在半路停下,陷入失神状态。
古争站起身子来,正想趁势进攻之时,看着手中的云荒剑已经被自己的鲜血给浸透,却发现有些平凡的云荒似乎有些不一样。
丝丝比头发的还要细的血色纹络,从剑柄一直贯穿到剑尖,隐约之中有图案在其中闪烁,不过此时看起来有些模糊不起,整个剑身外面给古争一种想要褪掉一层外壳的感觉,但是却只差一步。
古争心中阴晴不定起来,现在过去绝对可以伤到黑影,可是自己接下来的状态,似乎不可能在挡住他的进攻,而如果把云荒外层的封印解除,或许可以直接打破这里的结界,离开这里。
“噗”
古争瞬间就做了决定,口中再次喷出一口淡金色的鲜血,本来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身体微微一晃差点站力不住,在空中化为一团血雾直接喷在云荒剑上。
这一下就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整个云荒剑陡然冒出冲天的金光,竟然直接穿透这里,没入上面的虚空当中。
随后整个云荒剑身体轻轻一震,从古争的手掌脱离出来,整个剑身在古争前面飞快的旋转着,一层层细小的仿佛金属一样的东西从上面掉落下来,整个身子仿佛都缩小了一圈。
不过紧接着,在上空的金光当中,开始急速下坠,一些七彩光芒参杂其中,古争根本看不清什么东西,很快顺着金光融入云荒剑,看起来体型也恢复了原样。
“咔嚓”
面前的云荒剑身上一声轻响,身上所有的光芒猛然一敛,再次落在古争的掌心之中,那股熟悉的感觉又重新回到古争心中,而且两者连接的更加紧密,更像是自己的左右手一般,陌生者带着点熟悉。
同时许多信息也顺着涌入这里,是关于这所剑陵的简单信息。
此时这把和之前完全大变样,原本普普通通的外貌,除了剑身的剑意,放在哪里估计都没有人会注意,实在平凡至极。
可是现在来看,在泛着清冷的剑身之上,清晰的映衬着金色的纹络,仔细看去,似乎连起来是一个古怪的图案,但是却又不像,整个剑身看起来更加威猛。
尤其在把柄之处,不仅握起来更加符合古争的掌心,现在更是冒出两个圆洞,闪耀着古争非常熟悉的颜色。
再加上最后面飘渺的玉璏衬托下,一眼都能发现它的不凡之处。
只不过,古争清晰的可以发现,在剑身当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徘徊在其中,看来那么多年,还有一丝剩余在里面,没有彻底被消除。
也稍微影响了云荒剑的发挥,以至于有些缺憾。
从古争喷出鲜血到云荒剑飞回来,仅仅才过来三息,其他人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什么,而此时远处的黑影已经恢复过来,正在一脸羡慕的看着古争。
显然它没有想到,古争竟然把云荒剑的封印给解除了,要说之前,哪怕有玉璏的帮助,也可以重新夺回来,但是可以说此时此刻,这把云荒彻底属于他,除非他死去,要不然哪怕拿走也无济于事,这怎么不让他羡慕嫉妒。
“所以,你要死!”这边黑影咬牙切齿的说道,自己几万年的功夫,还不如对方来这里救人,如果说放走那些人,可让云荒剑给自己,他绝对冒着惩罚都愿意,可惜没有如果。
随即整个身影朝着前面飞快突刺,想要扯着古争此时最弱之时,把对方给杀死。
“你已经晚了。”古争嘿嘿一笑,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红色和蓝色珠子被扣在手中,而在剑柄的位置,那两个空荡荡的圆洞,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闪烁着同样颜色的光芒。
“水火灵珠!”在身后的宋山失声喊道,他是万万没有想到。
原本消失的玉璏回来了,甚至被那妖邪夺走的灵珠竟然也出现在他手中,或许这个云荒剑真正是适合他。
在对方行动的瞬间,古争就把手中的珠子往里面一扣,一股巨大的气浪瞬间从云荒剑上升起,两道红蓝两道光芒瞬间从云荒剑上冒出,在空中相互交叉缠绕在一起,朝着那黑影冲了过去。
黑影的身影硬生生在空中停下,飞速朝着后面退去,仅仅是这两条看似不起眼的光芒,就能彻底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
古争擦拭一下嘴角,也不顾自己的伤势,整个身形再次飞起,冲着上面的石碑再次一剑削去。
面对着同样的红色字符,这一次,它终于没有在挡住云荒剑的发挥。
随着“波”的一下,那到字符形成的护罩瞬间破碎,身后的石碑仿佛切豆腐一样,直接被云荒剑给分成两截。
“你们快走,我来托住对方!”古争冲着纪义和宋山他们喊道。
“我们在外面等你,小心!”纪义也不啰嗦,喊完之后,快速安排着自己的人一个个在冲上去,一个个在消失这里。
而宋山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在最后一个纪义身后,也同样冲了上去,离开了这里。
此时这个庞大的大厅中,只有古争和那个黑影。
此时黑影非常狼狈的不断的逃窜着,被两天光芒撵的是鸡飞狗跳,甚至连抵挡一下都没有,哪有之前的冷酷气劲。
古争眼中闪着光芒,看着对面似乎在想着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在隧道深处,一声巨大的龙吟再次响起,仿佛下一刻就要出来一般,让他眼睛的坚决消退下去。
“真是可惜了!在多点时间就好了。”古争心里嘀咕一声,手中的云荒剑微微朝天一指,一道金光越过虚空瞬间没入上面的七彩漩涡当中。
“轰”的一声,那道离开的入口顿时被炸成一团散光。
古争在把出口给彻底堵死之后,整个人朝着另外一条通道飞快的窜去,在他离开的时候,那红蓝两道光芒也同时跟随而去。
“真是聪明的家伙,对方是谁,为什么要帮助这些人。”原本逃窜的黑影停了下来,看着古争消失的身影,呢喃说道。
对方一直到离开之时,身体都紧紧防备自己,自己甚至都示弱,就是想要对方来攻击自己,自己有百分之百把握可以留下他。
眼看对方眼中似乎都要下定决心,可是可惜的是,自己的人让对方警觉起来。
看着一眼上面消失的通道,还有下面奄奄一息的带鱼,不禁再次骂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要不然怎么能让对方如此顺利离开。”
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手中还是掏出一枚血色圆球,里面荡漾着鲜红色的液体,直接被他抛入那带鱼的嘴中。
受伤颇重的带鱼,身上红光闪烁之下,整个身体急速缩小起来,被黑影收起来。
这一次它受伤很重,恐怕有一段时间要休息了。
随后黑影口中发出一声厉啸,同时来到边缘之处,对着墙壁一拳轰了过去。
原本坚硬的山壁,随着山石滚碎只见,竟然再次被轰出不大的房间,里面并不大,只有一座正在运转的传送阵。
“噔噔噔”
之前隐藏起来的修罗一个个都出现,不过都没有吱声,显然看着黑影那难看的脸色,还有周围空无一人,显然对方来这里救援的人,已经成功把他们的人给就救走。
“都给我回去,我要回去请罪!”这边黑影看着下面的属下,淡淡的吩咐道。
一个个修罗人快速走进去,很快一波波都离开这里。
而只还剩下黑影的时候,依然还在这里。
“轰”
整个剑陵忽然猛然一颤,随手开始晃动起来,大块的石块从上面不断落下,显然这个剑陵即将崩溃的征兆。
此时一个黑色的石板从远处飞速而回,仔细看去,和之前开启的大门一模一样,只不过缩小而已。
“摧毁这里又如何,我们已经找到衣冠冢的核心,我在那里等着你的到来,到时候再和你一较高下。”
黑影脸色没有露出任何惊异,反而看着山顶自言自语道。
“千万别让我失望!我要亲手宰了你,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随着最后一句话,他的身影也同样消失在这里。
……
外面的一片空旷的山峰外面,率先出来的冷心和庞捅焦急的看着不远的处的洞穴中,自从最后一个同伴出来以后,紧接着就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而就最后一个人所说,似乎在即将出来之时,下面发生了某种变化,不过他也没有看清楚。
所有人都不顾的调理自己的伤势,全部望眼欲穿看着那里面,他们也不敢过去,因为一旦靠近那边就被重新吸入进去,甚至此时他们外围都是修罗曾经留下的警戒阵法,还有一些陷阱。
久久等不来同伴,让他们每个都着急,恨不得再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就在这时,里面剩余的人纷纷从里面再次奔了出来,让他们所有人都大喜过望。
“纪大人,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那么晚!”这边昆羽迎了上去,立马询问道。
“出了一些症状,不过还好被古争被解决了。”纪义也是有些着急,回头朝着后面看去,可惜看到全部都是自己的人,甚至连那个陌生的宋山也一起出来,就是没有看到古争的身影。
虽然对于古争出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没有见到对方的人,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
现在轮到所有人静静的看着那边,等着古争的出现。
可是时间一点点流逝,那个把所有人都救出来人影没有出来,反而这座山头猛然一震,外围之处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众人看去,原来是那些陷阱竟然全部都自发的损坏了。
“下面的剑陵要塌陷了,这里很快也要发生爆炸,还是赶紧离开吧。”此时静静呆在一旁的宋山突然开口说道。
“可是古争还没有出来。”纪义面无表情的说道,其他人的身影也不为所动,似乎纪义所说的意思就是他们的意思。
“对方已经出来了,我能感受他手中的云荒剑,正在朝着其他方向飞去,已经远离这里,相信我,对方或许是不想和你们见面。”宋山看着这么一群人,仿佛看到自己曾经的同伴,也是如此,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
“是吗?难道他是一点不想和我们多见面吗?”纪义心中一阵失落,原以为还能还对方好好叙叙旧,却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纪大人,古公子本来来到这边就是为了其他事情,就是恰好遇见了我们,这才出手,或许对方的事情,时间上已经有些紧迫,所以才没有和我们汇合。”这边昆羽看着周围空间变得狂暴起来,不禁对着纪义劝道。
“对对,咱们都出来,古公子怎么不可能出不来,或许对方真的有急事,这才离开这里,我们还是先离开吧,万一对方办完事情,或许还会在过来找咱们,要是咱们继续在这里待着,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边庞捅胆战心惊看着周围,也是劝道,他是一点不想在这里了。
“好吧,或许是因为如此,我们还是离开吧。”纪义把目光收回来,带着众人离开这里。
不过宋山并没有随着他们一起走,在看到他们离开之后,他也找个方向冲天而已,同样离开这里,他自然有自己的事情去做。
随着他们离开不久,这个地方发生惊天阵地的爆炸,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山峰统统化为一片平地。
……
在一处广阔的平原之上,一支上百名组成的队伍,在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前进着,不过那速度再慢,也相当于天仙期全力赶路一样。
“停下,我们在这里休整片刻。”
在其前端一个粉色的碧玉飞车中,离地仅仅只有三尺,一个身形婀娜,面带紫纱的女子,拂开面前的纱帘,走了出来,感受着周围清爽的微风,对着周围淡淡的下命道。
声音虽小,但每个人都清晰的清楚,那不容置疑的命令。
拉扯着两匹血红色的飞马,在女子声音落下之后,非常有灵性的缓缓的减速,而整个队伍也同样如此,很快就停止在这片空地上。
不用人吩咐,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
而那个女子也缓缓的朝着落下马车,双足再次踏上大地,朝着后面走去。
在后面还有一个同样的飞车,除开颜色是蓝色之外,其余都和前面是一模一样,非常的豪华。
只见她来到飞车侧面,轻声对着里面喊道。
“不知道古公子是否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