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e80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019章百萬神魔甘爲將分享-0jv12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陷空岛上,众天骄也停止了攻击,目光紧紧的盯着岛屿之中。
当尘埃散开后,原本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天坑又多添了几处。
沙尘暴在一点点的消散。
下方的景象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人呢?”有人惊疑的问道。
入目之处,除了无数的天坑外,不见徐子墨任何的踪影。
“不会是被打的灰飞烟灭了吧,”有人诧异的说道。
“都别掉以轻心,下去搜寻看看,”也有人提议道。
“哎,我说你们玩够了嘛,”正在这时,旁边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身影一僵,连忙转头看去。
只见徐子墨不知何时已经从六元不灭阵中出来了,正横靠在陷空岛旁边的一处峰顶上,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
仿佛众人脸上画着滑稽的妆,正在台上表演的小丑般。
“你,你怎么出来的?”莫辰惊恐的问道。
六元不灭阵,这可是元央大陆的阵法之巅呀。
“你还记得我吗?”徐子墨笑着问道。
“自然记得,”莫辰脸色难堪的回道。
他当初进入莫家,获得奇遇而得到六元不灭阵。
他以自身为阵盘,六元不灭阵为主,身体的每一处都刻上了不同的阵法。
历经无数折磨,最终才有如今的成就。
但当初徐子墨去莫家时,曾威胁他将六元不灭阵的阵图给交出来。
只是这和破解六元不灭阵有什么关系?
莫辰内心有了不好的猜想,难道对方仅凭阵图就研究出了破解阵法之道。
只是这有些不切实际吧。
徐子墨笑了笑,右手一挥,天衍星盘从虚空中飞来。
他能走出六元不灭阵,自然是靠这天衍星盘,能推演出天下任何的阵法。
星盘涌动,无尽的星辰闪烁,流光笼罩而下。
众人发现原本那底下的六元不灭阵在无限的扩大,将所有人都笼罩在里面。
也就是那一刻,莫辰发现自己失去了对六元不灭阵的掌控权。
“你做了什么,”他大惊失色,问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徐子墨笑了笑。
六元不灭阵将所有人都困住后,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别人在外部寻找阵眼破开,他们是永远都无法出去的。
“现在告诉我,”徐子墨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说道:“你们想怎么死?”
“别慌,咱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不成?”雷严淡淡的说道。
“跟他拼了,”随着有人大吼一声,所有人全部朝徐子墨杀来。
“看来你们还没意识到差距,”徐子墨一声“法天象地”。
神魔观想图轮回于脑海中。
这一刻,他身高约千丈,身材魁梧,周身魔气飘荡,魔云笼罩而出。
四周的气势和劲气之下,离他近的人全部被冲飞了出去。
看着身影伟岸的徐子墨,犹如远古神魔降世。
魔气冲天而起,肩扛着苍天,双眸似日月。
他一脚踏出,天摇地动,撕裂苍穹,带着极强的压迫感俯视着所有人。
“今日,刀无眠,”他淡淡的说了一句。
只见霸影顿时也放大数百倍。
在经过真神剑的融合后,亦能够放大放小。
他手持巨型霸影,电闪雷鸣。
同时身后的撼天巨人虚影也在凝聚着,体内的气旋在飞快旋转。
无尽的撼天之力与魔气与创世之力融为一体。
那撼天巨人跟徐子墨的身高相似。
从远处看,就仿佛两只巨人踏破苍穹,从滚滚雷霆中强盛而来。
徐子墨一挥手,便是无数道身影倒飞了出去。
而当对方的攻击落在他身上时,却不痛不痒,根本没有任何用。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暗主目光凝重的说道。
他身后暗无天日,虽来自于大光明境,但他自幼便心生黑暗,与光明背道而驰。
却不曾想让他另辟蹊径,找到了一条修练之道,成为大光明境的圣子。
不仅仅是暗主,每一个势力的圣子都严阵以待。
血冢的圣子仇千阁身后真命显现一轮血日交错纵横,浮现而出。
这一刻,未央宫、风雪楼、盘龙云海、寒云圣宗、余晖岛…………各种各样的帝统仙门全部站了出来。
有冰雪融化万物,冰冻万里雪飘,
有一轮炎日旋转天际边,日月同辉,光芒璀璨。
有远古神兽身跃群山峻岭,如同牛魔般踱步而来。
也有一声“剑来”,便是无亘虚空破碎,满天剑意搅碎一切,化作过往云烟。
…………
各种各样的天命,各种各样的招式,大帝遗留的,自创的、数不胜数。
犹如雨点般,全部朝徐子墨杀来。
所有人眼中不在有恐惧和惊慌,只是无穷无尽的战意在涌动着。
“从不同方向进攻,让他应对不暇,”暗主吩咐着所有人。
长空之下,破晓之意刺破苍穹,他仰头看去。
咧嘴轻笑了一声。
“九天之上诸神聚,九幽之下阴魂绕,亿万生灵俯称臣,百万神魔甘为将。”
“这是我的时代,无论你们臣服或者反抗,今日都将成为我登顶天命路上,铺就的尸骨。”
他大手一挥,所有人的攻击都是他一掌给湮灭其中。
有人目眦尽裂,“这怎么可能?”
他们脑袋“嗡嗡嗡”作响,这么多人唯一自傲的攻击,竟然都被随手给湮灭。
“真的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嘛,”有人喃喃自语了一声。
双脚重重的踩在陷空岛上,原本众人如何攻击,都仅仅只是振动的岛屿,这一刻竟然出现了裂缝。
一刀斩下,这些人连反抗都做不到。
便是十几人直接神魂俱灭于刀下。
“逃,”有人内心胆怯,只感觉面前的身影伟岸到难以攀登,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
“有六元不灭阵,往哪逃?”莫辰回了一句。
“你们谁还有办法?就使出来吧,要不大家都得不到死在这。”
这一刻的徐子墨所向披靡,无人可挡。
一刀下去便是几人覆灭,他们连有效的防御都做不到。
“我等今日就要如此陨落嘛,我不甘心啊………,”有人仰天嘶吼着。
额头青筋暴起。
从年幼开始修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