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gah優秀小說 天網建築師-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熱推-adule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天網建築師
小說推薦天網建築師
生活可不仅仅只有辛苦的工作,还有工作之余的消遣,不然这不是工作,而是成为生活这个榨汁机中被压榨的一只可怜的虫子。
只是知道生存,那人生将毫无意义,司凡也许才会知道人生的可贵,那是钱买不到的。
所以他尽量的让自己享受,让自己拥抱生活,人走了,李铁柱带着老刘直奔大门,他们的通勤车到了,要到自己的部门,每个人的手腕上带着高防爆的功能手表,上面是分配他们的工作任务,李铁柱手表上写着12个街区的名字,每个街区的具体要求都写在上面,一丝一毫都不能违背。
这是硬性规定,必须要遵守的,李铁柱看着要求严格的甚至有些苛刻,要求每个街道一尘不染,每个街道保证每天的火山灰清理干净,行走在每个街道上协助管理市容市貌,甚至要求对每个人进行道德指责。
有些像是居委会大妈的职责,不得不说不光是清洁,管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也多,一份钱他要干三四份活,如果是以前的中产阶级根本就不能干,但是李铁柱不同。他看到要求以后非但没有感觉到工作劳累,反而兴奋了,他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如果还是以前,只是个环卫工人,他会怀疑自己的收入和工作不成正比。
他会担心自己的工作是不是不能长远,甚至担心自己只是临时工
和老刘不同,老刘是正儿八经的危险工作,特殊工种,在以前的时候米国的这个工作都是很高的工资,而且人不好雇佣。
现在不同了,但是以前不好雇佣工人的工作也依旧是好的工作,工资给的非常合理,
但是他不合理啊,和老刘的工资差不多,但是工作不危险,也很轻松,全都是机械化工作。怎么可能不担心,他又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现在的工作要求简直就是变态,但是他开心啊,这样工作就稳了,事情多了老外就不爱干了,他爱干啊。
兴奋的李铁柱赶紧出去,而出去的老刘就愁眉不展了。
他看着自己的工作,再看着身后的大楼总是想要逃跑。
“你怎么了?”李铁柱和他一起走出去的,当然要询问,再说时间还很宽松,班车也没出发。
老刘指着自己的手表,眉头紧锁:“我的工作好像都是坑啊,我才发现这个威士城里全都是摩天大楼,要飞上去工作,最低的层数都是70多层,这还是矮层建筑。”
他苦逼的很,什么时候接触过这种等级的坑。
“嘶!~~~~”李铁柱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老刘的样子,他都有些为他不值,一开始来的时候是普通的工资,现在却要做这种工作,一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工作危险,但是没有想象过如此的坑爹。
一百多层的高楼是日常清理,这样的难度可想而知。
“你可以考虑的,你还记得合约中写着的么?一个月内可以无条件辞职,保证不追究,而且这预支的三个月工资作为安置金。”李铁柱提醒。
这是他们之前签订的契约,看来天网集团早就已经定下来最后的规矩,你来到这里就要遵守,如果你不喜欢,可以走啊,给你三个月的工资让你回家,这是天大的善心了。
世界上就没有这样的公司。
但是……天网集团对于这个职位是有十足的信心你不会走,那就是说,他有把握让你留下。
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有种落入磬中的感觉,他们的家庭是根本走不了的,什么拼命的工作来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命都不在乎了,还在乎这个工作的繁杂和劳累么?还在乎超级危险的工作么?
已经这样了,那就不在乎了。
两个人闭了嘴,相对无言,在眼前的道路上分道扬镳,左面的是李铁柱,奔向的大巴通往城市的边缘,他要从这里直接到第十三街区。
在米国,十三这个数字是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高楼上都没有十三楼,而十三街区这个名字在这里命名的并不是第十三条街道,而是位于威士城的郊区,在那个最远的街道,在位于火山灰覆盖的重度污染区域和正常的轻度污染区域的分界线,这里的工作是有危害的,需要戴上防毒面具,而清洁的车辆保证要有空气过滤装置。
通勤车直接将李铁柱运输到这里,同样过来的还有三四十人,一群人已经几乎熟悉了,李铁柱在这里的工作算是比较特殊和麻烦,而其他人几乎都是一个非常专注的工作,比如说,某个园林师,就是在这里搞定所有的植物造型,让这里变得美丽。
李铁柱也正式上岗,在这里的停车场找到了自己的街道清洁车辆,开始自己的清洁工的工作。
在这里的清洁工可不是国内的保姆式的清洁工,他们只是负责街道的基本打扫更多的使用工具进行快速的清理。
这一辆清扫的车辆价值就是几十万美金,而日常使用的一切设备都是按照最高标准来的,这个城市就是黄金堆积而成的超级城市。
李铁柱在这里开始工作,开始了第一次新的一天的工作,没有老员工带着你,没有限定的工作监理,全靠自觉。
但是他却不敢有任何的松懈。
因为在他的心目中,有一个名字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司不凡。
这个家伙就是负责吹毛求疵,负责祸害自己的工作的。
他是如此的悲催,但是悲催的人绝对不会只是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也是悲催的啊。
那就是老刘。
这老刘可和李铁柱不同,他的工作是危险的工作,所以对比李铁柱,他要更加的忐忑了。
他不知道自己迎接的是什么工作。
但是当他到了现场之后,就更加的懵逼了。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设备,差点儿吐血。
因为他领到的就是一套外面带着轮子而且双手带吸盘的衣服。
在背后,还有一个挂扣。
这就算是齐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