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y2e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743章:韓志斷案看書-1jx8q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武川司衙门大堂。
韩志随手翻看一份卷宗,不一会儿,任安带着一队人马,押解着一大群进来。
“禀长史,韦氏子弟韦思齐及一干世家子弟,乃是隋军细作,已让末将等人尽数拿下,请长史发落。”任安一挥手,韦思齐等人被按得跪在地上。
“做得不错。”韩志扔下手中的卷宗,看着堂下鼻青脸肿的十多名文士,目光最终盯在一身锦袍的韦思齐身上,微笑道:“韦思齐,韦二公子?”
“正是。”迎着韩志的冰冷的眸子,韦思齐的身体出现刹那僵硬,但随后却被骨子里那股优越感替代,直起腰杆,不屑的看向韩志,发出了一声冷哼。
“嘿,不愧是杜陵韦氏的子弟,挺有骨气的嘛,你很有种。”韩志笑得很冷,淡淡的下令道:“看不起我,那就去死好了。不用审了,直接拖出去砍了。”
“喏!”任安狞笑一声,一把抓住韦思齐后领,如同拖条死狗往外拖去。
“咕嘟”韦思齐的脸色惨白一片,不可思议的看着韩志,似乎在确定韩志有没有在开玩笑,直到快被要拖出大厅,才终于清醒了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喊:“等一等!”
任安看着抱着门槛的韦思齐,眼中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
“你们不能杀我!你们不能杀我……”韦思齐努力让自己的头脑平静下来,哀求道:“我乃……”
“拖出去,砍了。”
韩志厌恶的挥了挥手,原以为有什么惊人之语,看样子还是想要自报家门,哈,韦氏马上就要灭门了,你再厉害比得上你爹韦匡伯?
“长史饶命,长史饶命啊……求求您……”感受到后领上的力道越来越大,韦思齐终于知道韩志不是在开玩笑,脖子上的窒息感让他抱着门槛的双手不自觉松开了一些,被任安趁势拖了出去,地面上出现一道长长水渍,一股骚臭味伴随着韦思齐凄厉求饶声,一同在大厅内弥漫开来。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世家门阀子弟的德性……”韩志放声大笑,对着大厅之内的武川卫说道:“世家门阀确实人才辈出,但更多是这种没什么本事、没骨气,偏偏还要自命不凡的家伙,这些人不仅是世家门阀里的蛀虫,还是朝廷里的蛀虫。他们仗着出身不凡,在长辈的推荐之下身居高位,他们所带来的危害,要远比混吃等死纨绔子弟可怕,远比隋军可怕。正是他们的存在,我们这些出身低层的人,明明比他们忠诚,明明比他们有才华,却始终没有得到升迁、始终被他们盘剥,世世代代过着狗一般的日子。兄弟们,你们说该不该杀。”
“该杀。”
武川卫轰然应和,一双双通红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厅中这些出身不凡的文士。
便在这时,外门凄厉的惨叫声叫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不一会儿,任安将一颗人头提了进来,对韩志说道:“长史,已经杀了。”
“扔了。”韩志厌恶的挥了挥手道。
“哦。”任安随手将韦思齐的人头扔到文士堆中。看得韩志一脸黑线,大堂下的一群‘俘虏’却是面色发白,簌簌发抖。
“诸位,我们现在可以平心静气的谈谈了,是吧?”韩志微笑着看向堂下众人,只是这个笑容落在大家眼中,却是毛骨悚然。
“长史饶命,是韦思齐和杜伯强,此二贼才是隋军细作,意图刺探军情,与我等无关,幸得韩长史和将军英明神武,看破了此二贼诡计。”一名文士连滚带爬的往前几步,扑通一声下跪道。
“你是谁?”韩志惊讶的看了此人一眼,想不到才杀一个,就有人出卖朋友了。
任安立即说道:“此人乃是萧相国三子,名叫萧钺。”
“萧公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啧啧,身为相国之子,竟然和一群隋朝细作混在一起,胆子之大,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你知不知道,你所犯之罪,便是萧相国也保不住你。”韩志恐吓道。
萧钺身子颤抖的说道:“韩,韩长史,我萧氏对圣上忠心耿耿,我父亲更是身为政事堂七相之一,我们怎么可能背叛圣上呢?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韩志冷冷的说道:“那你刚刚还说韦思齐和杜伯强是隋军细作?”
萧钺为之哑然。
韩志说道:“将萧公子的人带进来。”
萧钺眼中的惊恐之色难掩,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外面传来阵阵脚步声,十几名青壮被推了出来。
萧钺仔细一看,发现都是自己的下人,自己虽然没有反唐,可是对朝廷和皇帝出言不逊肯定有,这些人难免会听了进来,真要积累起来,也是死罪啊。
“萧公子,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的手下全部招了。你的胆子真是不小啊。不但说圣上是废物,还要砍下太子的首级,带去洛阳博取功名,当皇亲国戚。”韩志笑眯眯的看着萧钺,接着说道:“要不要我放你出去,砍太子的首级?什么时候去洛阳与我说一声,我好给你安排车马。”
萧钺面色苍白,没想到韩志掌握了这么多的黑材料,连声道:“不,不不用,我连一只鸡都没杀过……”
“你是没杀鸡,不过想想也是,杀鸡哪有杀太子过瘾?”
“我那都是酒后胡说八道,长史明鉴啊。”
“萧公子你这个待人真诚,但你交友不慎,你的朋友别人对你可不怎么样啊?你知道吗?这些话都是你的朋友说的。”
韩志随手拾起一份卷宗,冷冷的说道:“看看吧,这都是你的朋友招出来的,有的是陈公子说的,有的是赵公子说的,有的是你族中兄弟说的……这些人戴罪立功,死罪可免。至于你嘛,恐怕只能去皇泉之下与韦思齐作伴了。来人,砍了。”
“不不不,韩长史先不砍,我也有话要说,我也可以戴罪立功,我也可以立功的!”萧钺双眼一亮,脸上露出一丝狂热表情,大声说道:“我要检举杜伯强阴谋造反。”
“你有证据?”韩志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鄙夷的说道:“你要是检举的功劳足够,我会保你身家性命。”
“有,我证据确凿。”得到保证后,萧钺喜不自胜的说道。
“带他下去写。”韩志淡淡的说道:“除了杜伯强,你也可以检举其他人,说的越多,活命机会越大。但要是别人先说了,而你没说,就怪我翻脸不认人。”
“是,是,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萧钺连连点头,为了活命,哪管他人死活。很快就被武川卫带了下去。
“杜公子,刚才的话,你听见了吧?”韩志笑呵呵的说道。
“韩志,你实在太无耻了。”杜伯强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他万万没想到,韩志居然用这种办法来审案,他相信很快就有多不胜数的‘证据’出现,而自己似乎也只能走这条路,那就是用更多资料来保命。
“无耻总比不忠好。你想活命就要说出别人不忠的资料,否则不仅你会死,杜氏也被灭族。”韩志施然然的端起茶杯,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问道:“你们呢,有没有换命的消息?”
“有,有,有。”
“我有啊。”
“我也有。”
众人纷纷表态。
“分别审问。”韩志对众人说道:“最好是关于杜氏的。”
“好好好……我会说的。”诸多世家子弟很快就被带了下去。
大厅之内,除了武川司的人,只剩杜伯强双目愤火的瞪着韩志。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天下之间,最不能放心的就是人心,大家刚刚在一起喝酒。没想到转眼之间,就反目成仇了。
这所谓的朋友,还要个屁啊。
“我也有。”杜伯强大吼道。
“带走。”
韩志望着杜伯强的背影,不禁笑了起来,这样来审案的话,相信不到一天很快就能够结束了。
而在这时,还有世家大族的子弟被武川卫抓了进来,有的人看到自己的黑料,又听说是‘朋友’招供出来的,又惊又怒之下,也招供出了更多的人,这样一来,各种真真假假的资料也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