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aul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芝加哥1990笔趣-第一千九十二章帝國的崩潰分享-kcbpv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今年的传奇奖获得者是:APLUS!”
格莱美颁奖典礼现场(为剧情考虑时间有点对不上),菲姬接过德瑞手里的卡片,哽咽着念出奖项得主,APLUS的多首‘名曲’混剪响起,背后大屏幕上开始闪回他小时候的照片、演唱现场照、剧照等种种音容笑貌。
台下的明星和观众们纷纷热烈鼓掌,目光和表情精准地展露出无比的沉痛和惋惜。
菲姬向上台代领奖的琳达张开双臂,两人深情拥抱在一起,良久……
“呃……谢谢录音艺术与科学学会理事会给APLUS颁发的这个奖项。”
琳达从德瑞手里接过宋亚的第四座格莱美金唱机,她知道APLUS和前妻与格莱美早已闹翻,她也知道格莱美发这个奖有其他的考虑,但这可是传奇奖,二十二岁就拿到和MJ、昆西琼斯、芭芭拉史翠珊、劳埃德韦伯齐名的荣誉,错过的话APLUS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第二次机会,犹豫斟酌后她还是来了。
“嗨,MC Hammer……”
她朝台下的前雇主招手打了个招呼,现在想想MC Hammer虽然把钱造光了,但直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呢!从这个角度看似乎比APLUS还强些?
她思绪有些乱,大家都很有耐心地等,“对不起,我只是,只是有些触景生情……APLUS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我知道现在有媒体叫他九十年代最璀璨的那颗流星,但我个人不太同意,因为……因为他还有醒来的可能……”
边哭边念完得奖致辞,她拿着金唱机,在更热烈的鼓掌声中悲恸地走下台。
接下来是其他明星的表演环节,世界不会围绕某个人转动,舞台上哀伤的气氛转瞬即逝,欢呼和口哨声、掌声又为下一个人响起。
“琳达!琳达!”
菲姬从后面追了上来,“现在总该把新专主打曲给我了吧!”
“你先把专辑里的其他歌录好。”
琳达不耐烦地回道。
“APLUS到底写没写啊!?你不会一直在骗我吧?”菲姬质问。
“听着!白妞!”
琳达突然转身,用黑人大妈的力气把菲姬推得背靠墙,“别不知足!他对你够好的了!捧你,给你写歌,你现在穿的住的哪一分钱不是靠他得到的!”她失态地大骂:“他给你留了一首歌,我收着,该给的时候会给你的,别M-FXXK总来烦我!”
“哼!”
菲姬扭过脸,“别怪我没提醒你噢,格芬唱片现在快急疯了,很快会去找你索然他的遗作。”
“闭嘴!APLUS还没死呢!”
果如菲姬所言,琳达前脚刚回到芝加哥,环球唱片总裁道格莫里斯就带人上了门。
“我们给了APLUS六千万签字费,买这间公司的百分之五十花了八千万,琳达,你能了解这是多么大的一笔钱吧?”
道格莫里斯含怒说道。
“CNA保险公司说会赔付你们的损失,如果APLUS醒不过来的话。”琳达回答。
“那远远不够……而且现在我们成了被全世界嘲笑的倒霉蛋,索尼哥伦比亚唱片反而靠着卖他的老歌在挣大钱!”
道格莫里斯下最后通牒:“总之今天你必须把APLUS的歌交出来,否则我们就解雇你。”
“你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琳达皱眉,“A+唱片固然是你们的旗下厂牌,但管理权在APLUS手里。”
“你真的要和我们环球为敌!?”
道格莫里斯命令他带来的人,“你们可以使用强制手断了,确保在这之前完成所有财务交接。”
“保安!”
琳达在MC Hammer手下时早见识过这种场面,完全不怵,高声将A+唱片的黑人警卫叫进总裁办公室,“这些客人想抢东西,请他们离开公司。”
一月初刚在芝加哥交响乐中心欢声笑语的双方,此时却泾渭分明地展开暴力对峙。
“等等。”
道格莫里斯见没诈到琳达,“你们都出去,让我和她单独聊聊。”
他态度马上软化,转为利诱,“你只是个高级经理人琳达,你的事业并不需要完全被绑在A+唱片,把APLUS的所有完成的没完成的曲稿给我们,让我们趁眼下热度还在,给他发一张专辑,我保证,下半年你就能当上环球唱片副总裁……还有一笔期权,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怕什么?我无所谓什么副总裁,APLUS都那样了,我的寄托没了,大不了和戈登一样以后去当个协会理事的闲职。”
琳达反倒释然的笑了,“我等他醒,醒不过来我自己辞职。”
“他欠我们五年二加一专!”
“对啊,等五年吧,到时他还的钱还没被律师们折腾光的话会赔你们违约金的,再说还有保险公司……当然你们最好期待他能尽快醒来,继续履行合同。”
“M-FXXK别跟我提什么保险公司!”
道格莫里斯气得跳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几大圈后才松口,“起码先把菲姬和米拉的主打歌拿出来吧?”
“那些该死的白妞,全趴在APLUS身上吸血!”琳达现在一听到菲姬和米拉就生气。
“那个小色鬼自愿的!怪谁!?该死!快点给我!米拉的足球尤物和新专都已经提前到三月份发行了,因为APLUS是男主,哥伦比亚影业要强行蹭热度赶在米拉的狂蟒之灾前上映!他们不愿再等米拉的新专,而新专必须和电影同步发售才最理想你懂吗?没有主打歌损失的是我们环球还有你们A+唱片!”
道格莫里斯吼道。
“该死的白妞……”
这是正常生意,琳达咒骂着但还是妥协了,从抽屉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两张曲稿,菲姬的自然是Say so,留给米拉的因为APLUS没说歌名,她翻完APLUS留下的曲稿后,挑中了那首米拉讽刺菲姬跟风鬼时宋亚天启的CopyCat,她以为这首才是。
“所以它们确实存在?”道格莫里斯心情好了不少,伸手去拿。
“你知道APLUS严谨的行事风格,他的优秀白人也比不了。”琳达不让他得手,“让菲姬和米拉来录歌就行。”
“OK,我马上让他们来芝加哥,但我和格芬唱片的人要进录音室盯着。”
“没问题。”
与此同时,好莱坞,A+电影工作室总裁办公室。
“你听着,叶列莫夫!赶紧把这个月的一千万批下来!否则以后你别在好莱坞混了!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犹太裔!”
二十世纪福克斯总裁比尔麦肯尼克正对他咆哮。
没了老板撑腰,叶列莫夫在对方的怒火下瑟瑟发抖,“可……可卡梅隆导演没有达成我们之前的约定,泰坦尼克号暑期档无法开画,你们已经违约了……”
“钱!钱!我们需要你手里那该死的钱!”比尔麦肯尼克继续吼:“我才不管违没违约!”
“你们该保护好APLUS的,他救了你们……而你们放任他被人枪击……”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枪手肚子里的蛔虫!你他妈的赶快把字给我签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什么也不是叶列莫夫!我忍你很久,早就想说这句话了。”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宣发……”
“别啰嗦了,把字签了,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回头会有一笔佣金打到某个小岛的匿名银行账户上的。”
“我不是……”
“你他妈签不签!?”
“好好,我签,我签……”
而北方信托总部,哈姆林正在拜访奥格雷迪。
“APLUS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想把他在你这的股票转换成更安全的投资方式。”
哈姆林将相关文件放到奥格雷迪办公桌上。
“No。”奥格雷迪戴着棒球手套,将球丢向天空接住。
哈姆林一愣,“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我是来通知你。”
“No!”
“我们不是要把APLUS的钱转移出北方信托的管理之下,只是转换到其他的投资产品上。”哈姆林忍住气继续说道。
“No!”
“你不看文件吗?”
“No!”
“忍耐是有限度的奥格雷迪。”哈姆林冷冷说道。
奥格雷迪玩着球歪头往文件上瞥了一眼,“没有APLUS的签字你们无权动那些股票。”
“我和古德曼负责他的A+版权和资产管理公司,这些股票都在该公司的管理之下,我们是律师,奥格雷迪,不会贸然来找你的。”哈姆林说。
“你们只有管理权,而拿不到托管权,价值数亿的股票呵呵?你以为我不会死死盯着?”奥格雷迪笑道。
“这样,我们做个交易。”
“No!”
“听好,我们的开价是……”
“No!”
目送哈姆林一无所获的离开,奥格雷迪才把棒球手套摘下来,“斯隆女士,是我,他们开始对我这边动手了……”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加护病房,“我好累,麦克。”斯隆终于在外人面前显露出疲态,“永道的萨穆尔和宋阿生已经数次给我发来预警了,古德曼和哈姆林已经暗中动手很久了,他们频繁和华尔街之狼卡尔伊坎等人见面,用APLUS的钱去买他们暗中收购的垃圾股,老鼠搬家……”
她苦恼的看着窗外的夕阳倾诉:“我知道你和他俩一样是新墨西哥州来的,但我愿意信任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APLUS很精明,他让晨星帮忙构建的一系列管理制度和高级经理人制衡也非常严谨。但那些人总有办法……总有办法的麦克,A+酒业总裁里瑟突然和西格拉姆签了长期独家承销合同,A+服饰的斯各特也开始和老东家西尔斯百货接近,他们那么做意味着水面下必然含有天价佣金交易,叶列莫夫比较忠诚,但他告诉我也快顶不住好莱坞巨头们的压力了。”
老麦克默默看着报纸,好像没有听见她说话。
“我们得阻止他们,麦克!”斯隆大声劝道。
“我匿名咨询过一些其他律师。”老麦克说:“我不管古德曼和哈姆林在干什么,起码在他们不希望这这孩子死去……”
他朝病床上的宋亚努努嘴,“他现在这样更符合他们的利益,而我的任务仅仅是保住他的生命,其他金钱方面的事我不管,也不懂。”
“等他们把APLUS的钱搬空,你以为他们会放过APLUS?”斯隆质问。
“那到时候再说咯,目前总比落到想分他遗产的人手里好。”老麦克心里很明白。
“该死的女人!你过河拆桥!?开门!斯隆你给我开门!”
这时候艾丽西亚气冲冲的出现在门外,愤怒地敲着门和玻璃。
“又怎么了?”斯隆把她放进来。
“利特曼出版社刚拿到伊州教育部门的订单,A+音频却突然解雇了我的律所?我为这笔生意刚刚贷款合并了硅谷的一家律所!我会破产的!碧池!”
州长夫人神色狰狞地骂着脏话。
“我没听说。”
“你自己看吧!”
‘阿美利加音乐网站刚刚成功进行了一轮融资……’
电视画面里踌躇满志的迪莱正和古德曼与华尔街的银行家们握手言欢,都是陌生面孔,斯隆只认出了一个卡尔伊坎,‘这家网站将从母公司A+音频中分拆独立上市,APLUS旗下资产管理公司的持股比例从百分之八十五跌至百分之四十九,因为网站基础设施投入过大导致今年其母公司已经处于破产边缘,总裁迪莱不得不引入更多投资者,他声称在上市之前该网站还将进行最后一轮融资。’
认出一个就够了,她瞬间明白了,“没想到迪莱也……”
“他们刚刚除了解雇我的律所,还把永道换成了安达信,摩根斯坦利换成了德明信和卡尔伊坎的公司……”艾丽西亚哭着说。
“我有什么办法……”
斯隆喃喃自语,没想到艾丽西亚冲到病床前,抬手甩了一耳光,宋亚的头歪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