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7pr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系統的超級宗門 起點-932、軒庭閣和陰陽家示好(8000字)熱推-c2d9l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系統的超級宗門
小說推薦系統的超級宗門
“域主何必如此着急呢?七域登天榜过后,再聊这件事不是更好。”
不到万不得已,温平是不会让七域登天榜任务失败的。
当真翻脸,也得在不朽宗80名弟子拿下红域前百之后。
四十万名望,那可是直升5级名望的机会。
而且现在需要名望的地方也多了起来,40万名望,足够挥霍很久了。
下一个名望任务什么时候发布,这谁又能说得准呢?
金不三没有丝毫松口的打算,继续说道:“域主自有域主的考虑,我们只有执行的份。先看比赛吧,此事我们赛后再详谈。”
说罢,金不三真将目光落在了战斗之地中,落在了云廖几人身上。
温平婉儿一笑,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不管金不三今日要唱哪一出,他都陪着。
……
战斗之地。
极天封心选了个刚刚空出来的平原战场,一步当先走入其中。
云廖却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逆天宗四人。
“你们确定还要随我进去?”
四人点了点头。
当然,他们也忐忑。
他们也害怕。
可是若不进去,根据规则,云廖直接判定为负。
四人都不想拖云廖的后腿。
云廖见四人颔首,于是告诫道:“那你们四人尽量躲远点,不要被波及到。”
说罢,云廖迈入平原战场之中。
于极天封心四人不远处站定。
凉风习习,战鼓轰隆。
举世瞩目的一战已经拉开帷幕,只待一声令下,这场大战就算开始了。
“云廖,准备好赴死了吗?”极天封心将手臂环抱胸前,冷冷地询问一句。
语落,三脉齐开。
砰——
三个金色脉门微微震颤着,散发着凌厉的气息。
怒还风、唯我独尊等人也跟着开启脉门。
怒还风。
木属性。
唯我独尊。
双双火属性。
还有一人,则为土属性。
看到这一幕,连轩庭阁的云水在天也忍不住感叹一声,“极天封心,镇岳中境;怒还风,镇岳上境;唯我独尊兄弟,也是镇岳上境。果然,这三位师兄比极天封心更加强大……云廖危险了。”
说完,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温平。
可见这不朽宗宗主依然风轻云淡地看着下方,他有些好奇,他为何还能如此淡定?
底气?
还是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此时,同样看着这一幕的云廖,作为最直观感受这一切的人,脸上并未有惊色。
因为陈歇早就将三人的资料给了自己。
或许外界没有三人过多的消息。
然而陈歇可是尽知楼楼主,红域只要是他想查的东西,就一定能查得到。
“四位域主弟子联手对付我,说实话,我还真是荣幸。”云廖此刻心中满是战意。
若是之前,一打四他还有所顾忌。
但是现在嘛。
那就来吧!
下一刻,云廖骑上魔法扫帚升空,避免消耗一丁点的精神力。
极天封心见状,无奈地说道:“又是这一套,你就不能玩点新鲜的吗?”
说罢,极天封心一马当先,一跃而起。
砰!
极天封心冲向云廖的那一瞬间,一柄藏青色的三尺剑便出现在了手中。
藏青色的剑身往外冒着不少寒气,寒气像雾一样地飘荡而出。当剑直指云廖时,一股冷若寒冰的杀意便从剑尖射了过去。
“无情剑舞!”
下一刻,伴随着极天封心的脉门一震,他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云廖魔杖一挥,吟唱瞬息间便结束。
镜湖结界——起!
如镜子一样的水面当即化作一个圆球,将云廖包裹在其中。
也就在镜湖结界形成的那一瞬间,无数的青色剑光在云廖四面凭空而生,而后系数落向云廖。若仔细看去,就能看到极天封心便在这青色剑光之中,他化作了光影,穿梭其中,不停地挥舞着手中三尺青锋剑。
唰——
唰——
剑气呼啸,斩在镜湖结界之上,只是让镜湖结界的镜面泛起了一片涟漪而已。
“不用试探了,无眼找不到破开我镜湖结界的办法,你就更不能了。”
区区大成的地级中品脉术,也想破镜湖结界?
那是不可能的。
紧跟着,云廖再度开始吟唱。
片刻之后,吟唱结束,魔杖跟着往下一指。
三阶土系魔法——极致重压!
当强大的压力出现后,所有人的身体都往下一沉,包括天空中的极天封心。
“此招对无眼无用,对我就更没用了。”极天封心对这一招丝毫不怵。
他的灵体比无眼可要强。
无眼能撑下去,他就更不在话下了。
云廖没有回应极天封心的话,因为他也是在尝试新的战斗方式。
有了漩涡图的特殊能力后,他可以源源不断恢复自身的精神力。
所以他试着多个三阶魔法同时释放。
轰!
重压继续加大。
极天封心化作光影的身形瞬间变得迟缓了起来,没几息时间便撑不住,落了下去。
极天封心落地之后,试着抬手,感受着周围的压力,而后冲怒还风几人说道:“三位师兄,我们一起出手吧,速战速决。”
他已经试过,那镜子一样的水罩凭借他的力量,想要打破,绝非易事。
若用地级上品流派脉术,或许可以。
但是仅仅只是或许而已。
怒还风三人相继点头。
“我们合力将他的保护罩打破,没了保护罩的他,灵体可脆弱的要命。”
“护照一破,他的命谁抢到就算谁的。”
“不许玩花样!不然赌注不算数!”
三人你一言,我一句。
殊不知,此刻重要开始猛增,云廖飞行的高度也在继续爬升着。
在极天封心一跃而起,然而只是跳起来十丈高,根本摸不到云廖时,极天封心才知利害。
“三位师兄,可有办法把他弄下来。”极天封心抬头看着已升空几十丈高的云廖,目光之中依旧是刚才的那种寒冷杀意。
当唯我独尊二人也试着一跃而起,却根本摸不到云廖时,两人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就有点赖皮了?”
“这么玩还有什么意思?”
唯我当即冲着屏障外的极生殿强者说道:“他这算违规了吧?不是明确规定不能带翼族妖……”
说着说着,唯我突然意识到,那是一把扫帚,并不是什么翼族妖物。
规则只说不准带翼族妖物,却没说不能飞起来。
事实上,云廖也没带翼族妖物。
“我没事了。”唯我转身,抬头望了望高空之中的云廖,然后目光落在了逆天宗四人身上,“云廖,你要是这么玩,我可就不客气了。”
语落,身旁那名红叶门的镇岳中境天骄立刻明白了唯我的意思。
杀向了逆天宗四人。
逆天宗四人不过神玄上境实力而已,躲在平原战场边缘尚且能苟活。可是一旦被他们之中一人针对,四人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给我死!”
红叶门的镇岳中境天骄脉门一震,巨斧高高抬起,朝着四人劈了过去。
巨斧落下的那一刻,极天封心等人看向了天空中的云廖。
他们不像唯我一样,认为云廖真的会下来救人。
因为换做他们,肯定不会救。
云廖又怎么会来救?
“果然,云廖纹丝未动。”极天封心冲着唯我师兄淡淡地来了一句。
唯我狞笑道:“不来正好,我看逆天宗四人死后,谁还会去做他的队友。没了队友,云廖连通过复赛第二轮的资格都没有。”
极天封心语塞,懒得说什么了。
看来唯我师兄觉得云廖一定会为了保命而投降。
仔细想想,唯我师兄这么做倒也挺聪明的。
如果云廖真的投降了。
杀了逆天宗四人就可断了他的后路。
明知一定会死,谁还敢做云廖的队友?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逆天宗四人死定了的时候,一个护罩将四人裹住了。
砰——
巨斧落下。
可杀寻常镇岳境的巨斧,应声崩溃。
护罩之中的四人除了受到惊吓导致他们瘫坐在地,他们没有其他任何损伤。
“又是这护罩!”
唯我见状,恨的直咬牙,抬手看向了刚刚挥完魔杖的云廖。
该死的!
“你以为这样就能保住他们?”
唯我愠怒地冲着云廖喊了一声。
砰——
三脉齐震。
一旁的独尊也跟着开启脉门,三脉齐震。
紧跟着在两人周身便出现了一圈套着一圈的火焰,它们不断扩散,又忽然收缩。然后猛地聚集在两人的身前,化作两个百米高的兽首。
它们凝着赤红双眸,紧盯着逆天宗四人,而后在唯我独尊二人的怒喝下扑了出去。
兽首所过之处,一切皆被焚尽。
土壤。
碎石。
尽皆化为乌有。
“唯我独尊师兄两人一起释放地级上品脉术——兽火冲撞,这护罩也该破了。”极天封心沉声道。
果不其然,巨大是火焰兽首撞在镜湖结界的那一刻,镜湖结界还能支撑,可几息之后便应声破碎。
轰!
兽首撞破镜湖结界之后在原地轰然炸开,将大半个平原战场化作了火海,不过却使得整个平原战场都被火焰给烧秃了。
当火海消失,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个只有一半的巨大深坑。
因为火焰兽首是在屏障边缘爆开的,还有一部分冲击被屏障给吸收了。
不过炸出的深坑虽然只有一半,但是逆天宗四人却消失了。
不用想也知,是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毕竟这可是两名镇岳上境的联手一击,而且所释放的还是地级上品脉术。
就这一招,便可让两人坐稳红域前十的位置。
镜湖结界都破了,逆天宗四人怎么可能活下来?
“云廖,你队友没了。”
唯我笑着抬头看去,然而抬头的那一瞬间,唯我的笑脸瞬间凝固。
因为逆天宗四人站在高空之中,被护罩裹着,丝毫没有损伤。
“嗯?”
唯我怔住。
极天封心四人也不明所以地陷入了疑惑之中。
逆天宗四人怎么突然去了天空之中?
……
战场外。
云水在天看到这一幕,心中也颇为惊奇。
因为他根本没有看懂为什么逆天宗四人会突然出现在高空之中。
这是什么情况?
“温宗主,不知这是什么手段?”云水在天忍不住飞到温平身旁,谦逊发问。
他也是水属性异脉。
所以很好奇云廖是怎么做到的。
面对云水在天的好奇,温平看了眼狄尘等人,发现他们同样好奇后,秉承着给他们启蒙一下的想法,温平便开始解释道。
“这魔法名字名为镜湖结界……是一种防御魔法。但是当你修炼圆满之后,这荆湖结界是可以想通的。将几个人挪走,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温平故意将声音放大,为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听到这一句话。
他要在所有人心中埋下魔法的种子。
为将来构建不朽宗魔法体系,打下一个坚定的基石!
遥想将来,不朽宗有上万名魔法师,他们骑着扫帚,拿着魔杖出征……
那画面不要太哈利波特了!
“原来如此……所以这也意味着,只要有镜湖结界的地方,云廖可以自由穿梭?”云水在天立刻举一反三,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温平点点头,认同了云水在天的这个想法,“是的,只要有镜湖结界的地方,云廖想去哪就去哪。那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温平会对陈歇说,莫要小看了五系魔法师的原因之一。
魔法,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温宗主,这魔法还真是奇妙……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这比赛过后,可否跟您好好聊聊这魔法?”云水在天意识到这么说可能有点太厚脸皮了,忙加了一句,“日后温宗主便是我轩庭阁永远的朋友,只要温宗主有需求,云某人必定鼎力相助!”
“咳咳……能算我们一个吗?”阴阳二老也凑了过来,一脸谄媚。
温平摇头一笑,道:“行,我们等比赛过后好好聊聊,温某毕竟知无不言。”
反正魔法迟早有在不朽日报上给所有人做一个科普,提前跟这两人说一说又何妨?
至于两人的友谊,温平觉得还是可以收下的。
只要一日不和幽国开战,这两家的友谊肯定就是坚固的。
利于不朽日报在红域扩散!
没有这两家的阻力,不朽日报扩散整个红域,那便是随手可为的事情。
一旁的金不三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不过转瞬即逝。
“魔法再奇又如何?云廖终究只是一个人!”金不三心中腹诽,不过却当着温平的面夸了夸云廖。
温平对此,忍俊不禁。
因为太假了。
金不三演技为何如此拙劣?
如果是真正的阴谋家,刚才自己肯定看不端倪来。
……
平原战场中。
云廖瞥了眼身旁的逆天宗四人,而后说道:“你们四人就在这待着,在重压之下,他们跳不了那么高。伤害不了你们。”
“云长老,让您费心了。”
四人面露愧色。
云廖莞尔一笑,道:“既然选择了你们,我就会对你们负责。要是你们有点事,万长青那家伙估计会在心里埋怨我好一阵。”
“不过,你们四人倒是不错的苗子。等七域登天榜结束了,不知万长青那家伙会不会放你们走?”云廖又起了招揽这四人的心思。
四人虽然天赋在红域不是顶尖。
但是勇气足够。
还算是可造之材。
就是不知道万长青和昊青愿不愿意将三人放走。
“额……”
逆天宗四人一听这话,讪讪一笑,不敢作答。
“行了,你们好好待着。”说罢,云廖便将目光落在了极天封心几人身上。
大家也都试探过了。
该动真格的了。
极致重压。
极致压力!
轰——
大地在这一刻都沉陷下去,极天封心五人也跟着往往下陷了一尺之深。
除了极天封心四人,另外那名红叶门的镇岳中境天骄依然战斗站不起来。
他双膝跪地,两只手撑在地上,像是一个熊一样强撑着自己的身体。
固然他也是镇岳中境,但是其灵体的差距,其灵体境界的差距使得他逊色极天封心太多。
这一场战斗,他注定只能撑在地上看完。
极天封心看了眼他,没有去管他,而后脉气在脚下凝聚,重新站回地面。
“当真以为拿你没办法了?”极天封心愠怒地震颤脉门,脉气再度跟前凝结。
一个有一个的阶梯出现在眼前,每当极天封心往上迈一步时,脉气便会凝结成新的阶梯。
唯我三人当即也如法炮制,一步接一步地往高处狂奔而去。
四人拧成一股绳,势要杀云廖。
云廖继续往上飞,因为这么做没什么意义。于是魔杖再度一挥,天空中的镜湖结界开始延伸。一面可以折射光和影的镜子瞬间便将整个平原战场覆盖了起来。
阳光、微风,连同天空都被这一面镜子给挡住了,下方的极天封心四人一抬头,只能看到自己,还有自己脚下的那片土地。
还没等他们继续走两步呢,那镜子又开始扩张,将四面平原战场的屏障也都掩盖起来。
四面里面看不到外面,但是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镜子笼罩了整个平原战场。
极天封心四人往周围一看,看到的还是自己。
当他们一低头,发现脚下的地面也变成了湖面一样的镜子。
“装神弄鬼!”
极天封心三尺青锋剑再起,无数的青色剑气漫天飞舞,然后飘向了上空。
剑气之中,极天封心脚踏脉气登天而行,双手紧紧握住剑柄,立于胸前。剑尖平行于眉心,双眸微闭着,身后脉门再度大颤。
刹那间,一股寒冷的剑意荡漾开来,那些飞舞的剑气瞬间便像是换了血一样。
它们带着寒冷的杀意,飞向天空。
在它们身后,极天封心忽高举手中三尺青锋剑,狠狠地往下劈了一刀。
轰——
天空中的镜湖结界猛地一震,然而却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撞上它。
可是它的镜面却在泛着大量的涟漪,涟漪虽多,使人眼花缭乱,但是却有迹可循。
涟漪起点直至终点,呈一条线。
直达百米!
当极天封心再度斩下一剑,镜湖结界再度轰然颤动了一下。
天空中的镜湖结界开始泛起了波澜,已经倒映不出任何东西来了。
四人的身影,已然扭曲。
“师弟这就用无心剑道了吗?”唯我三人看着这一幕,心中颇为诧异。
无心剑道为地级上品流派脉术,且属于顶尖的那一种,因为创造他的人可是幽国鼎鼎有名的无心剑圣,非一般的天无禁存在。
毕竟在朝天峡,并不是谁都可以被称作剑圣的!
更让三人没想到的是,即便是极天封心用了无心剑道第一剑——藏心!
连斩两剑,竟然这结界还没破开。
唯我当即说道:“我们也一同出手吧,将上方的镜面打碎,揪出云廖。”
说罢,唯我独尊二人再度站到了一起,六个脉门同时震颤。
砰——
脉门振颤的那一瞬间,两人也用处了地级上品流派脉术——龙炎封天。
同样的,两人的脉术也飞一般的上品流派脉术,创造它的强者也飞一般的天无禁强者。
当两人脉门震颤之后,两条火龙分别自唯我独尊二人头顶钻出。
火焰龙首高昂,一声龙啸响彻云霄,伴随着巨大是龙身显现,周围的一切都被火焰覆盖,整个平原战场也都成了火红之色。
两龙从两侧飞出之后,巨大的身体并驾齐驱朝着天空中的镜湖结界扑了过去。
看得人心惊胆颤。
这一击的力量已经极限接近半步地无禁了。
不由得让人感叹到底是域主的弟子,所修行的脉术当真是强大。
这比红叶门他们的镇派脉术都好。
与此同时,怒还风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脉门一震,唤出一片青藤来,铺垫在了下方。
这样一来,他们就无需借用脉气作为铺垫,可将半空也当做平地一般。
但是他还急着动手,云廖可动手了。
他知道镜湖结界的极限承受力在哪。
莫说四人联手,其中两人联手都可打破镜湖结界。
不过打破就打破吧,凝结一片镜湖结界根本需要太多的精神力。
这也是为何他要在用镜湖结界将整个平原战场包裹起来的原因。
下一刻,云廖飞入镜湖结界之中,再出现时便是四人的脚下。
于四人脚下,骨灵冷火再度释放!
冰冷的火焰瞬间淹没了所有的青藤林,将青藤瞬间点燃,助长了火势。
这让怒还风面色一变。
他的本意是方便自己,没想到倒成了帮助敌人。
骨灵冷火点燃青藤林,瞬间焰高数十丈,扑向了四人。
怒还风当即喊道:“云廖在下面!”
极天封心三人立刻俯瞰下方,看着这升腾而起的骨灵冷火之后,连忙调转攻势。
剑斩骨灵冷火!
两条火龙在撞上镜湖结界的那一刻,调转方向扑向了下方。
怒还风此刻也脉门一震,两个巨大青藤所构成的巨掌在火焰中凝聚,而后猛地拍向了云廖所在之地。
两掌拍下,但是却被骨灵冷火直接给吞噬,前进之路艰难至极。
还没等到云廖跟前,便被烧成了灰烬。
“这火焰太诡异了,明明那么冷,却比任何火焰都霸道。”
怒还风暗骂一声,而后眉头顿时一颤。
他感应不到云廖了。
换句话说,云廖不在下面了。
眉头刚皱完,他的感知中,云廖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左侧。
怒还风一扭头,看到的不是云廖,而是铺天盖地的骨灵冷火。
“怎么又去那了?”
怒还风有点惊疑。
不过却管不了这个,当即脉气凝成护盾,挡住了扑向自己的骨灵冷火。
极天封心四人察觉到了异样,但是并不能迅速出手帮助怒还风。
两条火龙落入骨灵冷火之中,再加上极天封心的无心剑道,骨灵冷火瞬间便被冲开了一条道,下方的镜湖结界也在三人的合击之下轰然破碎。
那名红叶门的天骄本就被骨灵冷火烧得痛苦不堪,以脉气护盾强撑着。
只要坚持下去,不至于死在火中。
但是下一刻,两条火龙撞在了他的脉气护盾上,将脉气护盾直接撞碎。
将其卷入火焰之中,灵体瞬间便被火焰裹住,灵体一瞬间便损伤了一成。
不过这些极天封心三人都没关心,打碎镜湖结界还么来得及高兴呢,就见身旁也出现了大量的骨灵冷火,只得仓促还击。
结果挡下,右侧又出现了云廖的身影,而后又是一片骨灵冷火扑了过来。
紧跟着就是前方,然后是后方。
云廖随时出现在四面之中的任何一面,四人只能仓促还击,始终处于被动情况。
……
战斗之地外。
云水在天看着这一幕,啧啧称奇。
观众们看到这一幕,更是惊叹不已。
四位域主弟子一起出手,竟然压制不了云廖?
太扯了吧?
这四人不是随便一人都比无眼强吗?
这时候众人得出了一个结论,原来云廖跟无眼打的时候,藏拙了。
或者可以这么说,无眼根本没有逼出云廖更多东西。
他们之前所见到的战斗,那只是云廖手段的冰山一角。
想到这,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难不成云廖真能拿下红域第一?
天空中,云水在天实在忍不住了,在一旁惊叹道:“温宗主,这魔法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镜湖结界之中,云廖来去自如,极天封心四人根本不知道云廖会从什么地方出来,也不知道他会在哪一个方向释放魔法。而且打碎一面镜湖结界根本于事无补,因为立刻又会凝聚出一面新的镜湖结界……”
云水在天滔滔不绝地感叹着。
殊不知,此刻金不三和狄尘的脸色却越来越来难了。
他们要的不是这个局面。
要的是云廖被压制。
要的是云廖即将被杀死。
要是温平着急!
可现在温平一脸的笑意,而且正享受着云水在天三人的夸赞。
“温宗主,本殿主倒是有一些别的看法。”金不三冷冷地发声,“云阁主他看到的是镜湖结界的诡异和奇妙,但是我看到的确实它的华而不实。打了这么久,极天封心四人根本损伤不大都没有,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难道真想打个一天一夜?”
温平瞥一眼金不三,漠然应声,“若是金殿主没心情看,大可先走。”
既然你喜欢唱反调,那你一个人去唱。
他没工夫,也不想接这个话茬。
懂的都懂。
不懂的说什么也不懂。
或者他懂。
但是却非要说自己不懂。
懂或者不懂,他自己知道,别人也能够看出来。
他却非要装不懂。
这就没意思了。
难不成一打四还要去硬钢不成?
金不三一听温平语气冷漠,只得挤出一点笑意,而后说道:“温宗主误会本殿主了,本殿主只是出于好奇,随口一问而已。若温宗主不想回答,那便继续看。”
说罢,金不三不再搭茬。
但是心中却是不爽至极。
但是知道域主对不朽宗宗主的态度,也不敢当场跟温平翻脸。
云水在天三人见金不三在温平这里吃了瘪,心里都不由得暗爽起来。
毕竟平日里他们需要对金不三客客气气的,甚至说必须得恭敬。
在以前,红域内三大势力谁敢不看狄尘或者金不三的脸色做事?
现在不朽宗宗主就敢!
不光不给你面子,还要杀你的人!
“温宗主,我有一孙子……今年刚过20岁,天赋虽入不了您的眼,但是绝对在红域数得上一等一的。不知可否让他学学您这魔法?”
云水在天心中暗道,这大腿,我抱定了!
温平付诸一笑,接话道:“魔法一道比较特殊,修炼脉门的天赋很好,却不一定适合修炼魔法。换句话说,你有修炼魔法的天赋,却不一定有修炼脉门的天赋。不过既然云阁主有这个想法,大可将孙子送来不朽宗,若有修炼魔法的天赋,那日后就是不朽宗的人了。”
当然,这句话温平也是随口一说。
万一要不了多久不朽宗就和幽国打起来了,云水在天还会送孙子过来?
不过温平这随口一说,可把云水在天给高兴坏了。
毕竟只要孙子入了宗,日后不朽宗和云水在天就是一家人了。
一旁的阴阳二老见状,知道如果这时候再不下手,待会就迟了。
索性也不管不顾地说道:“温宗主,我们二人也有一孙女,天赋异禀……”
没等阴阳二老说完,温平笑着答应道:“行,都送来试试,若是合适,日后都是不朽宗的人。”
温平说完,阴阳二老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唯有金金不三和狄尘二人,强颜欢笑,心里头将云水在天和阴阳二老骂了几遍。
(昨天卡文没更,,今天先来个8000字讨好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