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wiu優秀都市言情 征戰樂園討論-第九章 神國吞噬,世界融合讀書-bhwj9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龙月,跟天赐之石还有分歧……”
一切都只是猜测。
一切都只是假设。
但王维得出这个结论,并非没有原因。
这一切的假设,建立在秦皇乃是龙月继任者的基础之上。
从咒者的话里,以及这一切的过程上看,龙月选择的那个“心性人品实力俱佳者”,无疑就是秦皇了。
这就叫内定。
而轮回者们,很少搞什么形式主义这一套,既然是内定,龙月必然会将秦皇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个计划从头到尾,只有秦皇心里门清,其他人根本琢磨不到线索。
换句话说,龙月完全可以在这个大阵中,设置出一套特殊的限制。
除了秦皇之外,谁来都拿不到门票,都得不到认可,确保能够走到最后,接触到天赐之石的人,只有秦皇自己。
这样的话,减少了变数,也减少了秦皇的竞争者和压力。
但……
现在咒者发放通往第二关的门票,却没有人数限制,更没有什么特殊的考验,来就送……
这跟龙月的布置及目的,完全是相冲突的。
王维也只能认定,其中,还有一个“主导者与参与者”,且它与龙月的立场对立。
这个参与者是谁?
只有天赐之石这个有自我意志的重宝,方才有资格作为棋手,高坐云端俯瞰风起云涌!
而这种假设,也能解释一件事情。
四圣器的分散。
与天祭坛的无故失踪。
“可以这么认为……当时,龙月与天祭坛合谋,定下了算计魔的计划,设置下了这样一个大阵。但两名合作者之间,还有一些分歧……不,应该是很大的分歧。这种分歧导致了天赐之石在龙月返回深渊的归途中,出手袭杀龙月,不,不应该是袭杀龙月,而是将四圣器拆散,同时取走了天祭坛……”
一个合乎情理的逻辑闭环。
但是……
还是那句话,只是猜测。
王维的这个猜测中,有问题的地方非常多,虽然大体上能说得过去,但深究细节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理论像是筛子一般漏洞百出。
但没办法。
王维已知的情报就这么多,任何人来了,也只能得出与王维一样的推论。
手中的华子燃烧殆尽,王维掐灭了烟头。
再看向那漆黑的大漩涡,王维目光深邃。
“那么,还有什么该跟我说的么?”
“没了。”
咒者知道的,明确的,大抵都跟王维说完了。
剩下的东西,就都是咒者不知道的事情了。
王维对此也不意外,想了想,他抬起手,将手中的符文展现在咒者面前。
“这东西,又该怎么用?”
“下次常规任务时,这东西将会锁定第二关的某一个剧情世界,就像是一个被动触发的任务指定令牌。”
王维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这东西的运作原理。
而后,又一个念头从王维心底升起。
“我还有常规任务次数……但,假如说有人没了常规任务次数的话……”
王维身为非大佬级轮回者,可以再次进入常规剧情世界,但秦皇的话,哪怕得到了这个通行证,他又该如何进入常规剧情世界呢?
“我都说了,这是通行证,也是信物……它的作用,与任务指定令牌类似,但它可不单单只是任务指定令牌这么简单。”
王维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
再次看向地面上的阵纹图案,视线锁定在了最中心处的大圆与小圆上。
“换句话说,这东西在最后一环,也就是域外战场中,也能发挥一些作用咯?”
“按照我的推测,是的。”
这部分东西,咒者显然也不知道,他这个“是的”,也只是自己的揣测,但正确性至少在八成以上。
“这样的话,我就没问题了。”
该谈的,王维与咒者也算是谈了个明白。
得到的情报很多。
虽然其中的细节朦朦胧胧,云里雾里,但王维,也算是对整件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送了。”
咒者有了送客的意思。
王维却愕然抬头看向漩涡。
“别急啊,咱们还有件事情没办妥呢?”
“什么?”
咒者不理解王维的意思。
直到整个世界,“轰”的一颤。
漩涡前,王维笑眯眯的说道。
“问你个问题,你介不介意换个新家?”
“……”
咒者一句mmp堵在心里,却说不出口。
他已经猜到王维想做的事情了。
片刻,他终于再次开口道。
“我有的选么?”
王维摊手:“貌似没有。”
咒者无奈道:“那么,还请您轻点儿吧。”
这种橘里橘气,躺平任干的语气……
还真是,槽点满满啊。
……
“上一代,魔也做过你现在在做的事情。”
“以神国之力,强行同化其他剧情世界,吸纳剧情世界的土地、人口、规则之力,从而大幅度强化自己神国的强度,神国的增强,又会反馈到本身的实力上。”
“这种能力体系,真的太可怕了。”
世界的震动感越来越明显。
王维已经开始了对不灭的你剧情世界的鲸吞。
而这个世界,在掌握了神国规则之力的王维面前,是不会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哪怕这个世界有咒者这种等级的boss……
但那又如何?
咒者的实力也就与卡俄斯相仿。
这种档次的boss,根本抵抗不了掌握了规则之力的强者。
“龙月怎么没走这条路呢?”
王维一边办着正事儿,一边跟咒者聊着天。
听到王维的问题,咒者简单沉吟,便说道。
“因为有魔。”
“魔是第一个走通神国规则之力的强者,而这条路的强度和发展潜力,都远大于纳大源入体这种成就规则之力的方式。”
“魔走通了这条路之后,后来者自然有效仿的,但是……对了,你有试过吞噬深渊么?”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王维便立刻悟了。
“神国的本质,其实与剧情世界大差不差,魔能吞噬剧情世界,自然也就能吞噬掉其他人的神国。这种方法甚至更好,更容易,更方便,更快捷!魔是第一个走通神国规则之路的人,然后的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统统都被魔所同化,化成了自己的养料。”
他甚至还能养韭菜……
然后一茬一茬的收割。
在这种操作下,魔能有无尽深渊这种程度的神国,自然也不稀奇。
上一时代。
魔横压整个乐园。
其强度标准,大概与圣子未出现前的秦皇相当……甚至更强。
但秦皇与魔的性格,到底不同。
秦皇扶持后辈,明大义讲道理——至少他表现出来的,就是这般。
但魔可不一样。
“吞噬世界之人。这就是那个年代,我们对魔的称呼……甚至于,嗯,没人敢提起他的本名,甚至无人敢称其为魔。”
“所以你能想象到,但凡是想活着,有点儿野心的家伙,谁又敢走这条路?这不是把自己主动喂给魔食用么?”
“而龙月四人的出现,其实也是有点儿巧合因素的。”
“在上一世代的后期,魔已经不太专注于种地割韭菜这种事情了。”
因为他的神国太大了,他的力量太强了。
继续收割下去,也只是提升神国的规格,而无法让力量产生质变。
所以,魔顺理成章的将目光,扫向了天赐之石。
“魔的疏忽,给了四尊者成长的时间,这才有了最后全员征讨魔那一战。”
咒者说得轻松,但王维能想到那一代人的惊心动魄。
魔的高压统治。
魔的霸道恶意。
四尊者一口气掀了盘子,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惊天壮举。
当然,里面显然还有些“外来力量”的帮助。
天赐之石……
那一次,应该算是天赐之石与魔的第一次交锋。
咒者忽然又道。
“魔现在真被封印了?”
“嗯。”
“封印能维持多久?”
“两年。”
咒者沉默片刻,还是开口道。
“那个……刚才咱们两个聊了这么多,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你一句……先别管龙月和天赐之石他们有什么谋划,什么算计。真正的敌人,还是魔,你的关注重点,还应该放在魔身上。”
“你没经历过属于魔的年代,所以你可能不清楚……那个家伙,有点儿邪性。”
“别看龙月和天赐之石把魔算的死死的……但比起纯粹的力量,魔真的不输给任何人,小瞧了他,你也就离死不远了。”
咒者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成为王维神国中的居民,故,才有了这番发自肺腑之言。
且他说得没错。
龙月和天赐之石的算计,很容易给王维这样一种错觉——魔是垃圾,被吃得死死的。
但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脑子没人家好,不代表没有破局的能力,甚至于换句话说,正因为没有能力,方才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算计、布局。
这其实是示弱的体现。
无论龙月和天赐之石有何种算计……
所有人依旧逃不开一个问题。
魔还是拥有绝对力量的那一方。
念及于此,王维眯着眼睛,心中却有了另一个打算。
……
“轰隆!”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都在震颤!
神国吞噬剧情世界的过程,在王维看来可能简简单单,轻轻松松。
然而,落在剧情世界身上,这就是一种灭世的天灾与浩劫!
里世界,大量的魔怪惊呼着,呼唤着他们的王者——诅咒之神的名字。
却不知道所谓的诅咒之神也自顾不暇。
而很快,神国的吞噬,便蔓延到了表世界当中。
已经分散的李一帆等人,看着那不断动荡的天空,皆是不明所以。
虽然秦皇交代的任务已经结束,但任务时间还有剩,李一帆等人想在这个剧情世界捞点儿好处,完成些任务,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这是怎么了?”
茫然抬头,小队中的一人如此问道。
李一帆也只能摇头。
他看到天空“轰”的塌陷,整整二十八条各色的大河,高悬于天,仿佛章鱼一般,将整个世界包裹在其中。
耳边须臾间传来战纹提示音!
【因未知因素影响,剧情世界产生剧变。】
【请所有轮回者于三秒钟之后返回乐园。】
【通关总评将会正常结算。】
【传送倒计时:三……】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化光消散之前,李一帆心中产生了如下疑问。
王维并未对李一帆等人痛下杀手,同时,也并未封堵众人的嘴。
也许他们不明白剧情世界中发生了什么,但回去之后,将此事告知给秦皇,秦皇是百分之百可以理解剧情世界内发生变化的原因的。
这便是,王维的打算!
摊牌。
没错。
就是摊牌!
已经将此事了解了大概的王维,很容易的便做出了这般打算。
当前,身为棋手的有三人,魔,天赐之石,龙月(嬴枭)。
其他人,不是棋子,便是连入局的资格都没有。
而现在,王维可能不算是棋子,他算是个变数,一个魔、龙月、甚至是天赐之石都没想到的变数。
按道理来讲,王维是大有可为的……
但这事儿哪里有这么简单!
这个局,太大,谋算太多,别人的底牌太多,而王维的实力……也太弱!
天赐之石的力量,是王维看不穿摸不透的,严格意义上讲,王维的力量甚至全部都来自于天赐之石。
而魔的力量。
无尽深渊那个神国,已经切实表明了魔的力量强到了何种程度——一个王维花100年可能都赶不上的程度!
最弱的,反而是龙月(嬴枭)一方。
但人家有主场优势,还有情报优势,还有势力优势。
三方棋手,天赐之石与龙月纠缠不清,反倒是魔的立场异常坚定——他根本不介意表露出自己坏到极点的本质。
在这种复杂的,且自己根本没有一丁点儿优势可言的情况下,王维掺和不到这个局中,反而因为他的力量能撬动战局,极可能引来三方的共同针对。
王维的处境,其实不太乐观。
而在这种情况下,王维选择站队。
站谁?
除了嬴枭还能有谁?
没错。
嬴枭是龙月选中的人。
嬴枭也想谋夺天赐之石。
但这事儿吧,怎么说呢。
万一,嬴枭真的是龙月嘴中的那个“心性人品俱佳”之人……
他拿了天赐之石,又有何不可呢?
王维不是非要拿到天赐之石。
他不是非要坐到天下第一人这个位置。
他不是非想独孤求败,无敌于世。
王维喜欢乐园。
喜欢乐园的刺激和力量的提升。
喜欢在主世界当那个万万人之上的主宰。
但……
这些不是非要不可!
打打杀杀这么长时间,王维甚至还有点儿渴望平静的生活,重新做回自己那个平凡的实习医生。
当然,这么说其实也不恰当。
如果王维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能够拿到天赐之石,他不会放弃。
但如果这个概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下,失败的代价还是自己的小命。
平平凡凡的回到现实世界过日子,安安全全的退出这场乱局,让一切恢复平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甚至还能从另一个角度上考虑。
嬴枭,其实还真就不是王维的敌人。
至少……
他帮了王维更多,王维回馈他更少。
且他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对王维的敌意与恶意。
但不代表王维没有敌人,没有死敌!
魔!
魔是所有人的敌人。
对王维来讲,魔甚至是必须要铲除的敌人!
因为神国规则之力!
魔养韭菜,割韭菜的套路循环,完全切中了王维的要害,威胁到了王维的人身安全,而以魔的性格脾气,他一旦成为计划的最终胜利者,是百分百会对王维下手的。
不,他是百分百会对所有轮回者下手的。
从这方面考虑,王维该想的,反而不是混入棋局摘桃子,而是拼了小命不要,也不能让魔获得这场棋局的最终胜利!
我赢不赢不重要,但你必须要输!
现在,魔的危机远未到解除的时候。
王维再跟秦皇打什么哑谜,玩什么套路,这无疑是弱智且难看的。
现在王维需要的不是内耗。
而是公开一切,谋求共存。
当然,王维也不得不考虑,嬴枭之人乃是个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毕竟,人心难测。
所以,哪怕要摊牌,王维也会做一些心里防备。
而提升力量,便是首当其冲的!
……
“轰隆!”
神国轰然炸响。
剧烈的音爆声远远传开!
时间长河之内的明皇,能够清楚看到,王维的整个神国,仿佛发生了剧烈地震一般。
大地龟裂着,火焰从地下掀开,河流倒卷,一副妥妥的末日风范。
然而。
大地女神盖亚,却并无将死的痛苦,祂反而在地下舒服的打起了瞌睡。
因为这不是灭世。
这是重塑!
也是强化!
外界。
不灭的你剧情世界。
无论是里世界还是表世界,在这一刻都缓慢变淡,就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大嘴咬住了整个剧情世界,并将其缓慢吞入腹中。
以规则之力为能源。
神国,与不灭的你剧情世界展开了强行融合!
碎裂的大地在外来物质的补充下快速愈合,世界的边界在扩展,土层在增厚。
而在不可见之处。
更多的规则之力,从虚无中诞生,飘荡着融入了神国天空中的规则长河之内!
时间规则。
诅咒规则。
交易规则。
等等等等千奇百怪的规则。
隐约之间,明皇似乎听到了滔滔流水之声。
侧头向一旁看去。
却见。
原有的规则长河,在外力的补充下更强壮,更巨大,而原本神国中没有的规则,也从虚无中诞生而出。
虽然细小。
与时间规则,诅咒规则等强规则完全无法媲美。
但这个,就是从0到1的开始!
这就是质变!
“可怕的能力……”
以吞噬世界的方式,完整夺取世界的一切。
吞噬的越多,神国之主的实力就越强!
而神国内的生态自循环,还能源源不断地诞生出可用的规则之力,这个增强的速度,与持续性,比起纳大源入体的方式强了太多太多!
“魔是天才。”
进入了神国内的黑色漩涡中,传来咒者的声音。
细小的触须从漩涡中伸展而出,很快,咒者爬出了漩涡。
这就是一头黑色的大章鱼。
看上去恶心,丑陋,却有着一颗宅男的心……
“他的确是天才。”
虚无中,传来王维的声音。
很快,王维的虚影出现在了神国之内,看到王维,咒者挥了挥触须,算是打了个招呼,紧接着便又爬回了黑色漩涡中。
黑色的漩涡漂浮而起,很快便融入了诅咒规则长河之内——可能是咒者觉得,还是自己家里待得舒服。
王维笑笑,也不介意咒者的宅男行径。
他只是看着神国,目光深邃。
经过这一次的吞噬扩展。
王维神国的规模暴增。
总大小……
嗯。
与深渊最底层大小相仿……
念及于此,王维心中发紧,不得不叹息一声。
神国大小,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主人的强弱。
而比之无尽深渊……
他的神国,真的差得太远太远。
而此时此刻,神国的蜕变仍未完成,按照王维的估算,大约一周左右的时间,神国才能彻底消化掉这一次的收获。
到时候,神国的规模,与王维的力量,可能还会增强——但这个不是好事儿。
“吞噬世界,是有cd的……”
这也意味着,王维完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成长到比魔更强的程度!
念头一动,王维退出了神国,漂浮在空荡的虚无之中,王维思考良久。
直到战纹提示音于耳边响起。
【由于未知因素干扰,此次任务提前结束,请轮回者尽快返回乐园。】
【通关总评将会正常结算。】
王维,暂时没理会战纹提示音。
他只是念头一动,意志飘忽着,穿透了世界隔膜,来到了存在着无数光球的空间之中。
被王维标定的十六个第一重屏障剧情世界,便这般落入王维眼中。
看着除帝辛主世界,和不灭的你剧情世界之外的其他世界,王维念头一动,其他十四名守门人耳中,登时响起这般声音。
“我是龙月的继承者。”
“借印记一用。”
没有波折。
哪怕不套着龙月的大旗,只凭王维的力量,这些守门人也无人敢不卖王维的面子。
光影飘荡之间,十四道印记便落入了王维掌中,看着手上五颜六色的印记,王维微微一笑。
“既然是信物,自是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