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i5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ptt-第六百八十七章 搶親讀書-ppcr8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玉兔仙子大驾光临,不知来此是为了……?莫元张口问道。
“奉望舒娘娘之命,特地来与真武帝君送贺礼的。”那玉兔笑眯眯的道,却是素手一挥,白皙的手掌上已然多了一个瓷瓶。
她道:“这是月桂树上开的桂花,内里蕴含太阴之力,内服之后,有清心定神,增强悟性的效果,亦是可以炼就阴属性的神通法宝,还望帝俊不要嫌弃。”
说罢,她随手一抛,那瓷瓶已然到了莫元手中。
莫元神识探入一看,这小小的瓷瓶内,当真装着不少桂花,却是忙谢过道:“多谢望舒娘娘一片心意,多谢仙子下界走这一遭,我与茜儿感激不尽。”
这桂花不必说,必然是太阴星上那株先天桂花树所结,这一株桂花树可是不一般,试想同为盘古眼眸所化,太阳星上孕育着金乌,藏匿着混沌钟,太阴星上的先天神物如何会逊色太阳星上半分。
事实上,这一株月桂树,近乎是先天第一灵根,犹胜人参果、黄中李等树,这倒不是说它在品质上高出其余先天灵根一阶,而是因为这树自诞生之初,一直便生长在太阴星上,汲取太阴星之力。
偏偏它又不结什么果子,一身庞大灵力无从宣泄,除了些许桂花外,久而久之,导致它的本源愈发雄厚,便是强如吴刚这等神魔,也是无法斩断这月桂。
不过这月桂树虽然无法结果,但是也别有妙用,不说那结的桂花称得上是灵丹妙药,便是这月桂树本身,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极其庞大的灵力,在树下修行,有这事半功倍之效,并且因着这太阴星力量本身的阴柔属性,更是可以清心定神、驱除心魔,绝不必担心走火入魔,甚至还能大大增强悟性,效果犹胜那一株八宝功德池畔的菩提树。
玉兔送来的这一瓶桂花,对于太阴星来说,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莫元和敖茜来说,对于他二人的修炼可是大有裨益,珍贵之处,不但不输那玉帝赠送的紫纹缃核,甚至犹有胜过。
不过这上门送礼,如说是嫦娥,莫元夫妇都还能理解,可是说是望舒送来的,两人心中就有些不明白了。望舒娘娘乃是先天神魔,存世久远,经历过数次大劫,与他夫妇二人别无交情,如何会派遣玉兔特意与他送礼?
那玉兔看着这夫妇二人的表情,心中明了,面上堆着笑道:“帝君,这些许桂花,既是恭贺帝君新婚之喜,又是娘娘的一点心意,娘娘却是有一个问题托我问你,不知帝君可否愿意为娘娘解惑?”
“仙子请讲,但凡是莫某知晓的,定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莫元说道。
“倒也简单,娘娘托我问,不知这位东海的四公主殿下,是如何与帝君喜结良缘的,不知是否方便透漏?”玉兔笑眯眯的问道。
莫元微微皱眉,虽然是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照直说,道:“我与四公主情投意合,历经磨难,这才成婚,不知望舒娘娘问这话是何意?”
“只是如此吗?这世上情投意合的多了,可能喜结良缘的却是少之又少,这期间并无别的什么手段吗?”玉兔目光炯炯的盯着二人,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是如何满意。
莫元实在是不知如何回答,这男欢女爱一事,本就讲究个你情我愿,他与敖茜之间,本就没什么其余的手段,而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便成婚了。
不过便在此时,那边敖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好叫仙子知晓,也并不是单单如此,我与夫君能走到今日这一步,却是因着最开始我抢亲,想必若是没有当初我强抢夫君,今日也不会有这么一段姻缘。”
“抢亲!”
那玉兔仙子闻听此言,一双美眸顿时迸发出了异样的神采,她极是有兴趣的道:“公主可否细细说来,我家娘娘对于这一节,想必是极想听的。”
我看是你极想听吧……
莫元看着玉兔那副八卦之魂附体的模样,不禁撇了撇嘴,说到底,这世上的女人大抵是一样的,对于这些情啊爱啊之类的烂俗剧情,却是天生难以抑制的好奇。
不过他到底是没有阻拦敖茜说话,这玉兔的来意,不,应当是那位望舒娘娘送礼的意思,他心中已然有了几分猜测。
却听敖茜道:“既然是仙子和望舒娘娘想听,那我便献丑了。此事说来也简单,彼时我被黄河河伯逼婚,在我父王默许之下,我自己上岸寻找夫婿,恰好遇见了我家夫君,他那时不过是个凡人,就被我强拿到龙宫,阴差阳错,便有了今日。”
“强拿到龙宫,我看这个强字就很好,杨戬那个无情无义的,合该如此对他!”
玉兔仙子小声自语,却是没有瞒过莫元二人的耳目,她见两人看她,笑道:“两位也不是外人,我也不必瞒二位,我家娘娘倾心杨戬,奈何杨戬是个没担当的,迟迟不肯定婚约,此番让我下界,也是寻了向两位打探方法的意思。”
果然是冲着杨戬来的!
莫元一个机灵,顿时来了精神,聊自己的八卦他没兴致,可是帮别人做媒婆,他可是拿手的紧,更不必说杨戬和他的关系了!
他当下笑道:“我这师侄,别的方面还好,就是这感情上的事,却是有些羞涩,让他自己想通,谁知道要多少万年,依我瞧,娘娘正该逼一逼他,说不得反而有奇效。”
望舒娘娘出身高贵,乃是太阴星上的先天生灵,法力强横,道行精深,比之杨戬丝毫不差分毫,配上杨戬,那是杨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莫元自然要撮合了。
就上次在大燕国都时所见,杨戬这厮未必对望舒娘娘就没有别的意思!
可怜杨戬要知道自己转手就被莫元卖了,不知道心里是作何想法,肯定不会是特别开心,说不得心里很是后悔当初从牛魔王等人手下救下莫元来着。
玉兔仙子点了点头,道:“帝君乃是他师叔,又速来与杨戬友善,所言必是极为恳切的,我这就回宫向娘娘禀报,如是真有奇效,娘娘那里却是对帝君感激不尽。”
“好说好说,举手之劳,不必挂怀。”莫元拱手笑道。
玉兔朝着两人盈盈一礼,随后身影化作一抹月华,朝着天上那轮明月径直而去。
望着玉兔离开的背影,敖茜有些诧异的道:“想不到杨二哥还有这样一段姻缘,亏我平日里还常和婵儿在太阴星与嫦娥闲聊,竟是丝毫不知,当真是瞒的好紧!”
“杨戬这厮论及修为,甩了我十万八千里,不过论及感情这块,也是差了我十万八千里!”
莫元不屑的道:“传言当初杨戬劈山救母,用的正是那太阴星上吴刚伐桂所用的开山神斧,此斧乃是先天灵宝,孕育在盘古之肺中,锋利冠绝天下,更是曾经助大禹治水,人吴刚凭什么借给他,想来是那会儿望舒娘娘便与他有意,可是直到今日还是不清不楚,这厮当真是闷骚的紧!”
杨戬劈山救母,乃是在封神大劫开始不久之前,整整一个大劫毫无进展,或者说是逃避,诚如莫元所言,论及情爱一事,这厮未免是太过于扭捏了。
敖茜道:“得空我总是要走一遭梅山,和婵儿聊上一聊,叫她催一催杨二哥,望舒娘娘是个好人,杨二哥一人孤苦这么些年,也总该有个着落。”
“合该如此,待咱们在真武神殿安定下来之后,你便去和杨禅琢磨一番这件事。”
莫元说完,抬头看了看天,却见天际明月已然朝西偏移,不禁搓了搓手,道:“茜儿,咱们也该歇息了。”
……
北冥,妖师宫。
大殿之内,一尊满身煞气的魁梧身影立于殿中,这一道身影,通体被一件墨色锁子甲笼罩,生的是血盆大口,面目狰狞,让人一见生畏,而最令人诧异的,不是他奇异的长相,而是在他脖子周围,却是密密麻麻,挤满了一圈小脑袋,不多不少,正好八枚,每一枚都与他那颗头颅生的是一模一样,当真是骇人的紧。
此刻,这一尊拥有九首的妖魔正怒目而视,双眸死死的盯在了身前一尊气息飘然的白色身影上,语气不善的道:“白泽,滚开,我要见妖师!”
那尊白色身影穿着一袭素色白衫,面容俊美无比,双眉鬓发俱都是苍白如雪,有一股妖异的美感,正是当初号称上古妖族天庭智囊的白泽,亦是当初的十大妖帅之首,单论地位,在整个妖族,除了帝俊和太一,便是妖师也号令不动他。
不过可惜,随着时移势迁,沧海桑田,为了庇护手下,求得一席活命之地,骄傲如白泽,也不得不在妖师宫手下效命。
面对眼前这一尊煞气腾腾的妖魔质问,白泽语气淡漠的道:“妖师正在闭关,谁也不见,你回去吧。”
“白泽,你还当你是天庭妖帅呢!”
那一尊生有九首的狰狞妖魔厉声喝道:“如今早不是帝俊和太一两位陛下的时代了,识相的速速滚开,别拦着老子见妖师!”
这妖魔并不惧怕白泽,哪怕是他道行远远不如面前这尊上古妖帅,盖因妖师宫中,禁止内斗,尤其是像他们这种级别的大妖,每一尊都是妖师宫的顶尖战力,一旦厮杀起来,妖师便会出面阻拦,所以即使道行不如,他也不惧白泽,依旧嚣张。
面对他的咄咄逼人,白泽头也不抬,只是冷声道:“妖师大人有令,如是关于新晋真武大帝之事,自己斟酌处置便是,不必请示他,如若打扰他闭关,却是格杀勿论!”
说到杀字时,白泽身上顿时有一抹凌厉杀机溢出,整个宫殿之内温度骤降!
格杀勿论!
那妖魔九只头颅十八枚瞳孔陡然一缩,心中为之一惊!
如果妖师不插手此事,他自然敢跟白泽叫一叫板,然而既然妖师管了这件事,那他再跳可就是自寻死路了。
身为从上古妖族天庭中活下来的妖族大圣,他岂会如此不智,将自己置身在险境当中?!
他冷哼一声,道:“既然是妖师大人的吩咐,那某家不打扰便是,真武大帝一事,某家自作处置!”
说罢,当即转身朝着殿外而去,竟然是看都不看白泽一眼,匆匆离开的模样,却很是有几分狼狈。
眼见得其人背影消失在了大殿内,白泽这才不屑的撇了撇嘴,这等货色,如不是仗着妖师撑腰,他早就好生收拾了!
“白泽!”
大殿之内,突然响起一道阴沉的声音来,却见得那宝座之上,一道黑光闪过,随后一位身材瘦高、穿着黑衣的身影坐了上去。
那身影却是一名中年人,面容冷峻,气息阴鹜,五官之中有一股仿佛冻人心魄的可怕威势,却正是这妖师宫之主鲲鹏。
白泽听见呼唤,却是转过身来,冲着对方行了一礼,道:“拜见妖师大人。”
“不必多礼,起来吧。”
鲲鹏抬了抬手,道:“你做的很好,鬼车这莽货,还想让本座给他当先锋,当真是被仇恨冲昏了脑子,那新任真武大帝,能从女娲娘娘和通天圣人手下拿下这一尊天帝大位,又岂是等闲货色?”
“妖师大人,鬼车也是报仇心切,那新任真武大帝毕竟是杀了他的子孙,还夺走了化血神刀。”白泽答道。
刚才那妖魔,正是上古大妖鬼车,是九头虫的老祖宗,当初莫元夺化血神刀之际,却是将九头虫斩杀,难怪这厮急吼吼的想要寻妖师了。
“本座知晓他报仇心切,本座也没想让他死,只想拿他试探试探一番这新任真武大帝的本事罢了。白泽,你和九凤一起跟去,为他掠阵,总是要保全他一条性命的。”妖师答道。
“是,属下领命!”白泽恭敬一礼,却是随即退了出去,殿内一时间便只剩下鲲鹏一人。
却见这位妖师自语道:“新任真武,倒要看看你有几分本领,能不能镇住本座麾下一众妖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