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e1c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七百三十七章 厄運連連(下)看書-gu3uo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琮心疼宝钗,谁知宝钗早就暗暗心许,二人一时情难自禁在众人面前便抱在一起一个哭一个哄起来。
旁人瞧见了不免心思万千,一时纷纷猜测起来。
这里宝钗泄尽了心中的委屈与酸楚,这才惊觉身旁许多人瞧着自己对贾琮投怀送抱,把她登时尴尬得恨不得就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还好薛蟠机灵,忙就对着自己一顿狂扇,这才把众人眼光吸引过去,一时也都忘记了去瞧宝钗了。
宝钗自然知道哥哥的心思,眼见薛蟠一张大脸被打得通红肿胀,登时心疼不已,忙就落泪扑过去抓住了他的手嗔怪道:“好哥哥,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往后只要能痛改前非就是了,哪里用得着下这么狠的手?”
薛蟠本意就是给妹妹解围,如今只觉得脸火辣辣疼得厉害,再被宝钗这一劝自然就停下了手,含着眼泪说道:“好,我都听你的,日后再也不这样儿了……”
宝钗听了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也只得点头而已。她这位呆霸王哥哥她还不清楚么,每次闯了祸都是如此,等过后便又是我行我素去了。如今瞧着他神态诚恳,可鬼才知道那眼泪究竟是因为愧疚来的还是因为疼痛来的……
这一对兄妹在这里真情流露,薛蝌与贾琮在一旁却急得不行,着急想知道那史家到底又碰上了什么天大的祸事,就把薛蟠吓成这副模样。
薛蝌不好意思开口相询,贾琮这里却是实在忍不住了,忙就在一旁问道:“好薛大哥,你方才不是说史家出了大事儿?究竟是怎么一回子事情?”
薛蟠被贾琮这么一问才想起方才的话还没说,当下忙就说道:“就怪你们两个捣乱,害得我这么天大的事情也不得说……”
贾琮见他又要乱扯,忙就说道:“好,先前只算作是我们不对,如今再美没人捣乱了,你快说,快说说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
薛蟠听问这才说道:“我今日心里烦闷,因此去街上喝酒去。谁知我喝酒的时候却听人说史家犯了大罪,如今满府男女老少都被皇上拘束于大牢里,就等着这几日判决呢……”
薛蟠这话才出口,莫说旁人,贾琮第一个忙叫道:“不会,怎么会,这几日我才见过了皇上,怎么不听他说起过这件事儿?恐怕是以讹传讹,把旁人家的事儿加到了史家头上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还不等贾琮说罢,薛蟠立即便瞪眼睛道:“没有,我决不能够听错的……人家都说这个史家两个老爷都是做官的,如今都被罢黜了,又说和王家、贾家、薛家来往极密切的,正是四大家族里头的,那不是史大妹妹家么?”
贾琮听了这话更是震惊不小。若是果真如此,那就只能说皇上如今恐怕当真是要先动手了,第一个要收拾的是王家,第二就是史家,那么第三个、第三个又是谁家?
如此一想,贾琮更觉惊悚起来。
可更叫他心惊的是皇上如今行动之快可谓是风驰电掣一般,且动手前一丝一毫也不曾对自己透漏,难道说他对自己也起来疑心么?
越是这么想,贾琮越是心慌意乱,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宝钗和薛蝌在一旁见连贾琮脸色大变,登时也是内心惴惴:
这两人都不是傻子,相反,二人都聪明得很,当即也瞧出其中包含的巨大危机来,一时惊得脸色也发白了。
此刻唯有薛蟠喝糊涂了,并未想通其中的关键,依旧是瞪着眼睛说道:“我没有听错,他们说的这个史家一定是史大妹妹家,人家说了,这史家两兄弟前些日子才都升了外任,升了官,今日不知怎么就得罪了皇上,被一锁把满府的人都下了大狱,如今都等着发配呢,听说连史大妹妹她们一干女眷也无法幸免……”
薛蟠竭力证明自己并未喝醉,并未糊涂,一直在旁边唠叨不休,听得几个人愈发心烦意乱,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宝钗这里越想越是害怕,脸色越发惨白,终于抖得再也站不住,两腿一软就瘫坐在椅子上。薛蝌在一旁也是脸色愈发难看,想要开口说话,张了张嘴却又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空动了动嘴唇而已。
贾琮也是脸色变幻不定,想了半日一咬牙扭身便走。
宝钗见贾琮走得毅然决然,猜想他恐怕是要去想法子解救湘云,开口想要劝阻却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话来,眼睁睁瞧着他的背影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了……
她猜得果然不错,贾琮当真是要去找皇上问个明白,问他为什么有如此雷霆一击,把史家也抄了。
不过一个时辰,贾琮就被几个小太监恭恭敬敬请进了勤政殿。
若是旁人想见皇上恐怕就等到头发白了也不得见,可满京城谁不知贾琮是皇上心坎儿上的人,宫里的这一干太监更是知道贾琮与皇上交情莫逆耐人寻味,因此他也没费什么劲就坐到了皇上跟前。
皇上这位老人家一如往常,目光澄清,满脸微笑。唯一不同的是似乎更疲惫了些,鬓角的白发又多了许多。
盯着他鬓角的白发出了半日的神,贾琮这才咬牙说道:“皇上,您这些日子又劳神了,怎么就不知保养?”
这一招百试不爽,贾琮才一开口略表关怀,皇上满眼皆是感动,伸手捏了捏贾琮脸蛋儿笑道:“几日不见,你倒是生得更好了,这脸上的肌肤又白又嫩,光泽耀眼,唉……年轻当真是好……”
皇上直勾勾瞧着贾琮的小脸儿,满眼皆是羡慕,似乎想起了他年轻时的时光。不过他年轻的时候也一样过得艰难,每日为了生存疲于奔命,哪里有心思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时候的容颜?
如今细细想来,他似乎是自打出生懂事儿后日日都是为了活着而挣扎,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美好记忆。如今想来他的时光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遗憾万分!
皇上这么一想反倒越发羡慕起贾琮来。
春光正好,少年色嫩。
眼前的这个少年美好得叫他不禁大起妒忌之心。
“好孩儿,你今日怎么有空进宫里来瞧我,可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么?”
皇上心里感慨万分,不禁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