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noq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從1983開始》-第八百四十二章 浪費推薦-ora9z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
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
……
翠花,上酸菜!”
次日清晨,觉浅的许老师正在上早安网。
闪客帝国,排行榜第一,最醒目的大标题:《东北人都是活**》。
这歌头两年就有了,但今年才借助FLASH大火,随便一个年轻人都能唱两句“俺们那嘎都是东北银银银银……”
并恰如其分的应用在《大腕》里头。
许非上辈子正念高中,买过雪村的磁带。雪村那阵超红,还上过春晚,后来改行了,弄了个伐木队,成天被两只熊追着跑。
玩了一会,下楼吃早点。
下去就瞧见俩奇观:155cm的小公子,211cm的大巴。
“试一下,就试一下!”
“我怕弄伤你。”
“哎呀,没事没事,来试一下。”
巴特挠挠头,张开蒲扇似的大手,小心把住周逊的腰,往起一举。
嗖!
“哈哈,我飞了!”
“我又飞了!”
“下来下来!”
爸爸!
周逊脚落地,颠颠跑过去。许非拍了下她的头,跟着伸手,卧槽真高啊!
“我叫你大巴了,初次见面。”
“许总好,我最爱看您的电视剧。”
一握手,就明显感觉出来。巴特的手对他而言,当然很大,但跟自身的身高比,臂展、手掌都很劣势。
剧组已经习惯这个大块头,见怪不怪。
许非初到,邀请他一桌吃饭。
“首钢今年挺可惜的,就差一点。”
“您不用委婉,我们哪年都挺可惜的。您看总决赛了么?”
“看新闻了,大郅还是老辣啊,哎他去小牛了吧?”
“嗯,去了。”
巴特点头,也流露出一丝向往。
他在今年10月份,会去丹佛掘金试训,跟着签约。明年大姚参加选秀,开始中国球员在NBA的征程。
这几人,许非之前都没见过,但都是非凡运动的代言人。
巴特咧开大嘴,咔咔吃完,动身去化妆。窥视半天的吴经端着盘子过来,嘿嘿嘿先乐:“哥!”
“包子挺好吃的哈!”
“哎你尝尝这豆浆,地道!”
“这小菜也来点。”
许非斜了他一眼:“有屁就放!”
已经27岁的吴经一本正经,道:“这戏我拍的很过瘾。”
“嗯?”
“打的过瘾啊!这才是我喜欢的电影,跟那些电视剧不一样。”
他瞅瞅大佬,说出想法:“我快30岁了,不想再浪费在……我不是说电视剧不好,但我就是梦想成为一名功夫巨星。
我觉得大陆这方面,欠缺很多。”
顿了顿,道:“我想去香港发展。”
“滋儿!”
“滋儿!”
许非喝了一碗粥,放下勺子,擦擦嘴:“我该说你眼瞎,还是脑子不好?”
历史上,吴经出道即巅峰,《太极宗师》最红,他去香港混了很长一段,尽演些配角。都以为泯然于众人了,结果《战狼2》石破天惊,小破球扶摇直上。
命运之事,确实玄妙。
此刻被大佬一骂,知有后文,乖巧听着。
“香港功夫片已经没落了,你还去香港发展?有病?而且我正将他们的班底,慢慢挪到大陆来,以后我们也能拍。
我跟你讲,两地市场不一样。
他们看腻了,需要新鲜感,我们呢,好看就行。
如果你去香港,除非碰到一部革新的功夫片,否则就是消磨时光。”
“什么叫革新?”
《杀破狼》!《导火线》!
甄子单为什么成为程龙、李连结之后的又一位功夫巨星,因为他革新了,加入了很多现代格斗技巧。
他本身也适合那种凌厉、迅猛、攻击性极强的风格。
许非没回答,问:“你觉得甄子单怎么样?”
“我看过他的武侠片,打的很好,但真人一对上,我觉得他更适合现代功夫。”
“张劲呢?”
“他也适合现代功夫。”
“那你自己呢?”
“我,我只是认为该告别那些武侠剧了,别的没想过。”
“如果把你、张劲、甄子单凑一块,哦,泰国有个托尼贾知道么?”
“不清楚。”
“练泰拳的,超级猛。把你们凑到一部戏里,怎么样?”
“那是什么电影?”
“当然功夫片啊,这种片不需要剧情的。反正我在搞泛亚合作,顺手多一部喽。”
…………
七部戏在象山拍摄。
互有摩擦,纠纷不断,王中王来了之后,一团和气。
《十月围城》仍然神秘高冷,与众不同。中影、天下、阳光、紫禁城四家合拍,部分人员来自香港,武指叫董伟。
《七剑》《剑雨》,是他的作品。
“许先生要在现场看看?”
“叨扰了,有位置么?”
“当然,可以坐我旁边。”
陈德森作品不多,品质平平,从没搞过这么大的制作。他跟陈可新关系好,在大陆凡事依仗。
许非不客气的坐到导演旁边,直接能看到监视器。
另一侧是陈可新、黄健新。
巴特演个少林和尚,流落到香港,卖臭豆腐为生。外表粗犷,内心细腻,猛男爱养花。
吴经演王学圻的车夫,一身功夫,年少时好勇斗狠身受重伤,被老板救回,死心塌地的追随。
他的左眼角做了一道疤,划到左耳,左耳没有耳朵尖,明显少一截。
这场戏,吴经戏弄大巴。
“ACTION!”
“臭豆腐!臭豆腐!”
巴特坐在最大号的椅子上,仍像蹲马扎一样,像模像样的油炸臭豆腐。
吴经鬼鬼祟祟,拿只碗去锅里捞,被发现。巴特用小胡萝卜似的手指,啪的一敲,碗裂成几瓣。
跟着揪住他衣服,胳膊甩出去。
“哎哎!”
吴经也飞了。
功夫片里经常能看到,一个人被打飞,然后用手或脚撑下地,能稳住身形。
这种完全失重的情况下,能不能做到另说。反正现在是吊威亚,先拍个用手一撑的分镜头,再拍个借助威亚凌空翻身,稳稳落地。
在一条死胡同里,全是架子,上面摆满盆花。
巴特巨人般的身躯逼近,沉声道:“你要干什么?”
吴经被吓到,往后退,撞倒架子。
“别动我的花!”
“啪!”
“哗啦!”
“你赔我的花!”
二人在小胡同里过了几招,一个直来直去,金刚之力;一个猴崽子似的,灵活的不得了。
“咔!”
陈德森喊停,道:“我觉得不太够劲,几排摆在一起,多米诺骨牌那样会不会更好看?”
“可以试试啊!”陈可新道。
于是,道具人员又搬来大量的花盆,一一摆好。
“ACTION!”
巴特一掌拍过去,吴经闪身,手掌打在花架上。
砰砰砰!连着倒,稀里哗啦!稀里哗啦!
“咔!”
“好,再多一条。”
“再来一条。”
稀里哗啦!稀里哗啦!
“留人收拾,我们去下一场。”
许非没动,见那几人留下收拾,动作粗暴。
移动架子,完全不在意上面的花盆,掉就掉了,碎就碎了。
或者有花盆好好的,贱嗖嗖的踹一脚……损坏的数量不亚于刚才。
“……”
可能都习惯了,没人提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