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bsv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繼承兩萬億 俠想-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一對一展示-e45c1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在最后一张投票被宣布之前,这会场中所有人都凝视着台上的罗勒,皆屏息凝神,目光中或是期待,或是凝重。
这投票的结果,将会影响到振北集团未来的发展与走向,将会影响到在座的每一个人。
当罗勒说出前半句“支持白宣语……”时,一半人都“嘶”的一声在倒吸冷气,怀疑自己的选择,而另一半人则“呼”的一声长出气,心中落定。
一瞬间,温言、佩罗斯脸色都变了,眉头一下子拧起。
他们明明已经算好了,就算是有人弃权,也能稳赢。
怎么可能还让白宣语赢了这场票选!
俩人心中一下子决定,启用备选方案,就算今天闹得很难看,让集团在外人面前丢脸,也要不惜一切代价,让白宣语下台!
因为这是他们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不过,随后,罗勒口中就吐出两个字出来——“卸任”。
这两个字让温言、佩罗斯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了。
无暇追究罗勒这个说话大喘气的可恨,大家都在脑子里迅速地重组信息,理清逻辑,以及目光询问身边人,来校对信息的准确。
区区七个字,足以让每个人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连起来,七个字组成一句话——“支持白宣语卸任”!
在短暂沉默之后,会场瞬间哗然。
“这个混蛋怎么这么说话,什么叫支持卸任,狗屁不通!”
“这校园有鬼怎么可能,八票对七票,宣语董事长下台了?!”
“有没有搞错,我们要重新验票!”
“简直不可思议,让人难以置信!”
“哪位投了支持票,谁投了反对票,谁投的弃权?!”
一票之差,宣告了白宣语的下台,宣告振北集团代理董事长职位易主,很多人都有些接受不了,而另一半人则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预期竟然如此顺利就达成了。
这个票选信息,不亚于在会场中刮起了一场风暴。
温言、佩罗斯目光越发明亮,脸上已经难以抑制地出现了兴奋的红晕。
赢了!他们真的赢了!
权力好似唾手可得,近在咫尺!
这会儿,佩罗斯目光欣赏地看向台上的罗勒,开始有点喜欢这家伙,最起码喜欢他刚才的说话方式。
先给白宣语以及支持他的人一点希望,然后狠狠的把他们踩进绝望的坭坑里。
简直没有比这再爽的表达方式!
好极,极好!
回头要大大表扬罗勒一番才行!
台上,罗勒似乎怕人仇视,埋头摆弄起手里的选票,让自己避开各路视野。
而在台上站着的白宣语则是面无表情,腰身依旧笔直,似乎丝毫没有被这结果所冲击到。
“还是那么的要强,当着所有人的面,输也不服!”
温言冷笑看着白宣语,心中暗道。
佩罗斯身旁,霍华德这个外人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喧嚣,脸上露出一个意味悠长的微笑。
这结果,同样超乎了他的预料。
不过,似乎振北集团管理层远不像情报里说的那般团结一致,居然如此轻易就让白宣语这样的人物下台了。
看来,名声在外的振北集团也不过是徒有其表,外强中干。
霍华德微笑之际,右手的食指中指轻轻捻动左手上戴的戒指。
场面沸沸扬扬,到最后,李韵元几位副董出面,要重新验票。
不过验过了之后,李韵元都沉默了。
选票,没有问题。
“这个结果是大家选出来的,每一个人都得承认!”佩罗斯拿着话筒站起身,回头环视会场,扬声道。
那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规矩就是规矩,规则之下,任何人都不能忤逆。
李韵元这一批支持白宣语的高层,虽然脸色铁青,但也无话可说。
白宣语一言不发,沉默中大步走下主席台,在前排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
温言、佩罗斯皆瞧的清楚,在下台的时候,白宣语的脚步一虚,身子有些晃动。
看来,他内心终究也是极不平静的!
白宣语座位后方,就是白小升。
白小升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坐在那里,面沉似水,透着凝重。
“这次在规则之下,就算你白小升,是不是也觉得无计可施!”温言目光从白宣语身上,转到白小升的脸上,眼眸盈盈生辉。
白小升是最能搞意外的一个人,而今连他都无计可施,没了辙,这也意味着自己这边的计划已经无人可挡!
饶是如此,温言还是扭头暗暗给佩罗斯使了个眼色,让他赶紧进行下一阶段,趁热打铁。
不用温言暗示,佩罗斯已经扬声道,“各位,大家静一静,我们还有环节要进行下去。”
“那就是新的代理董事长人选!”
佩罗斯在管理层这边可能没有足够的威慑力,但那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白宣不良妖妻语下台确是极具冲击的一件事,但既已成定局,谁都改变不了,那大家要考虑的就是——接下来谁接任的问题!
富可敌国的振北集团,一日不能没有掌舵人!
问题是,谁来当这个继任者、掌舵人!
佩罗斯对着话筒道,“按集团规矩,本人以及监.察.部温言先生,还有在场各位副董,均有资格来竞逐这个代理董事长的职务。不过,本人身为董事局主席,事务繁忙,就不再竞争这个岗位,现甘愿放弃资格,把机会让予年轻人。”
佩罗斯乍一看是高风亮节,实际是聪明的不站出来召唤之绝世帝王自讨没趣罢了。
因为出来竞选的人除外,余下投票的还是那帮人,到时候没人投票给他,也是尴尬。
温言在管理层培植的力量,显然也只会把选票集中于温言一人身上。
佩罗斯发声之后,李韵元站起身,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话筒,看着身边诸位副董,平静道,“我也宣布退出竞选,各位同僚元老,咱们的年纪跟身体已经不能跟当初比了,还是让贤给年轻人吧。”
在座其他元勋副董,纷纷点头。
其实,私下里他们早就有了支持的目标,一旦白宣语落选,他们根本不会自己站出来。
这一刻,白小升却站起身来。
李韵元很自然的就把话筒递了过去。
白小升双手接过话筒,对李韵元点点头,方才看向温言那方,声音沉稳一字一句道,“豪门游戏:只欢不爱 林飞泉我来与温言先生竞争这个代理董事长之位!”
白小升这句话,让众人目光都凝聚到他身上。
支持白宣语的人,眼眸重新被点亮起来。
一路以来,白小升给集团带来了太多太多的惊喜,他有声名,有功绩,有能力,也是白宣语多次表彰信赖之人。
他当这个代理董事长,显然比已经跟董事局走的过近的温言好上了太多太多!
霍华德也看向白小升,目光明亮,透着满满审视。
他也早耳闻白小升的名字,而今一眼看去,就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
接下来,白小升与温言的竞逐,想必有趣!
此刻,温言也站起身,从佩罗斯手里拿过话筒,目光凌厉与白小升隔空相望。
对于白小升能站出来,他并不意外,但就连白宣语都败了,白小升又凭什么能赢!
温言面带微笑,目光透着锋锐,扬声道,“好,那我来做你的对手,白小升副董!”
这两个振北集团高层中杰出无比的年轻人,算是对上了,而其他人也没有起身掺和其中。
“那接下来的,就是路演环节,请两位上台。”台上的罗勒副董小心翼翼看着俩人,扬声道。
白小升跟温言谁也没有谦辞,各自迈步登台。
所谓的路演,只是一个环节罢了。
其实真正支持某个人的心里早有定数,没可能凭借一番言说就换了立场、风向。
但又不能说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部分,毕竟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白小升与温言抽签决定先后,最终,是温言先于白小升发言。
站在台上,洗冤师面对着所有高层的凝望,温言有种已经成了王的感觉,尽力压制心中的激动。
“各位同仁、朋友,如果我有幸能够成为振北集团新一任代理董事长,我将竭尽所能,带领大家走上一个全新的高度,不会让大家失望!”
温言早有一番演说词,在梦里不知说过了千百遍。
此时,饱含深情地讲出来。
短短半小时,温言的演说,让人情不自禁鼓了两次掌。
就算那些不会投票给他的人,也都暗暗承认,最起码温言对于集团的感情是真诚而炽热的,令人感喟。
白小升站在台上一旁,礼貌鼓掌。
但他心中,却是对温言的恼火,气他可以跟董事局联手出卖集团利益,还能讲的这么冠冕堂皇。
“看来,我也不能太不在意这个环节,得用些心思!”白小升一个深呼吸,心中命令红莲帮着准备。
准备各种数据材料,准备各种演说技巧,甚至连节奏跟声音都在准备之列。
这是一场开挂的较量。
当温言把最后一句话说完,又收获一番掌声。
他躬身向全场致意,后退让开位置,自然而然看向白小升时,目光却充满了挑衅。
白小升无视温言的目光杀,走过去,站到了台前,目光环视台下众人。
就这么看着,足有数秒,白小升一言不发。
直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从方才温言那场富有煽动的说辞中回过神。
“各位——”
白小升这才继续道,声音清晰,“咱们在这里开会,在进行着权力层的更迭之时,你们可有人在想,现在集团在各洲各地的产业,怎么样了?”
就这一句话,事业总裁、执行总裁们瞬间凝起了精神。
就连外派分管一方的副董们,也瞬间神情专注。
白小升好似在跟众人交流,“眼下,商界风云变幻,米卢特洛斯家族、弗克林家族商业竞争加剧,意外带动各地区各行业产生了新的风向与变化,很多都关乎你们管理或者关切的生意。
你们嗅到了危险,也察觉到了机会,你们甚至有了属于自己的发展预案。
但那真的是可行的吗,在没有集团协调与支持下,是不是只能昙花一现?”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凝视白小升,听他往下说。
见到这一幕,温言拧起了眉头,不知道白小升这干巴巴的话有什么魅力。
他不是一线统帅,自然也不知道这些话多牵动人心。
这不是口口声声讲理想讲抱负就能比的。
“其实关于集团在全球生意,我有一些构想,愿意与大家分享。如果你们与我不谋而合,那么巧了,我当代理董事长后,会跟你们一道去尝试。就算咱们彼此之间的意见不一致,也没有关系,后续我们可以私下交流,找到一个彼此认同的方案。”
白小升不急不缓,把自己的一些对形势的判断与对未来的构想,一一陈述出来。
整整四十分钟,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上至副董下至执行总裁,都听得聚精会神。
有人摩拳擦掌,有人眼眸明亮,有人沉吟思索。
温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虽然白小升没有掌声,但却赢得了所有人的重视。
温言忍不住捏紧拳头,指甲都刺进了肉里。
台下,就连佩罗斯都听入了神,旁边的霍华德更是连连点头,眼中透着不可思议。
白小升并没有说的繁琐,但是大方面宽宏如海,小方面细微如丝,如此思维视野让人惊叹。
这样的人如果当上振北集团代理董事长,将比白宣语更麻烦!
霍华德目光凝重,第一时间得到如此结论。
“我的话讲完了。”台上,直到白小升发言已毕,全场却依旧沉浸在思绪当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终于,第一个掌声响起。
鼓掌之人,是白宣语。他手中力量极大,掌声清脆。
随后,沸反盈天的爆发性掌声跟上来。
一下子盖过了方才给温言的所有掌声。
温言脸色铁青,拿眼神暗示佩罗斯赶紧干预。
佩罗斯自己也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欣赏白小升的时候,他是自己这边的对手。
“静一静,静一静!”
佩罗斯对着话筒,连喊数声,却依旧没多少人买账。
直到掌声落下,佩罗斯方才继续插进话去。
“大家静一静,马上要进入投票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