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evk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港樂時代 txt-第451章 我願意讀書-xp1tz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噹~~”
圣玛嘉烈教堂敲响了钟声。
这座香港最著名的教堂,坐落在跑馬地旁,是一座充满古典风格的天主教教堂。
教堂门外挂起了以鲜花砌成的花钟,空气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沿着长长的阶梯步步向上攀登,门口左右处伫立圣伯多禄及圣保禄两尊圣像。
这里独特的气氛,置身在其中,会给人一种神圣而浪漫的感觉。
这座教堂能够出现在「狮子山下」剧集的片头,便证明它在香港是有代表性的建筑物。
婚礼正式开始前半小時左右,观礼嘉宾陆续到场,由伴郎张国容负责引入座位。
教堂座位分左右两排,按传统左方第一排是女方家人,男方亲友则坐在右排。
女方父母坐在左排靠走道的位置,女方亲友依次入座左排。
关正飞此时和人弯着腰说话,是一对穿着大方得体的中年夫妇。
他此时扮演好女婿的角色,站在外父外母身边,侍候周到,尊重有加。
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宾客也到齐了,就差新人步入教堂了。
教堂里边的布置也很独特,柔和的灯光,燃烧的蜡烛带着香薰,混合花香的清幽。
外面的阳光透过七彩色的玻璃窗,投射进来的光线有一种幻彩的奇妙。
在这样庄严神圣的场合,哪怕是浮躁的从心不怂 衡攸玥人进到这里来,心境都会变得平和几分起来。
关正飞走过来,压低声音问:“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呀?”
卢东杰给他一个淡定的眼神,“放心,不会耽误你的好事啦。”
说曹操,曹操马上就到了。
张国容小步走过来,小声地提醒道:“新娘子马上到了,赶紧出去准备。”
关正飞整整衣领,快步迎了出去。
一身纱裙的新娘子出现在教堂大门,身旁左右还有亭亭玉立的两个伴娘。
徐若琪穿着一袭礼服,妖劫录之焚天 笑冷人ren12″>新雕英雄传白色雪纺流线型剪裁,衣袖几裙角点缀以私心花,绣以闪光的银珠。
头上婚纱于头发垂以珠帘,走路时珠子浮动,目光流盼,集雍容风韵的十月的新娘。
钟小妹是伴娘之首,穿淡紫色长裙,配一对银白的耳环,手里捧着鲜花。
关小姐也是伴娘之一,同样色彩的长裙,耳畔还别着一串鲜艳的绢花。
她虽不施脂粉,却格外水灵娇美。
这两个小姑娘平时是斗气冤家,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件默契合拍的事情了。
关正飞牵着徐若琪的手,在亲友的注视下,慢慢向着教堂走进来。
这一对新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徐父徐母看在眼里,心里替女儿感到庆幸,她已经找到自己的幸福,应当无憾。
两个伴娘亦步亦趋跟着,帮新娘提着曳地的裙尾,但眼神总是偷偷瞄着伴郎。
一会儿,新郎新娘已经在神父面前站定,两边的亲友也都停止交头接耳。
关母坐在右排前座,她对儿子先采用西式婚礼,也不反对。
尤其看她一脸笑容的表情,显然对徐若琪这种大家闺秀,也相当满意。
卢东杰观察入微,不禁笑了笑,徐若琪一脸平静下,但看得出她还是有些神色紧张。
新娘子虽然平时性格是沉着冷静,但现在这个时刻,表现得和普通女孩子也差不多。
一般新娘,有哪个不担心人生最重要一次演出,不出纰漏,不够完美。
就连钟小妹和关小姐两个第一次当伴娘,心里都有一种既兴奋又担心的表情。
在教堂里穿上婚纱,在亲友的见证下宣示誓言,相信是每个女孩子,最美妙的人生期待了。
她们一想到以后自己也会有这样的经历,而这次婚礼像是一次提前预演一般。
但是将来站在他身边,是她还是她,她们又不敢保证,所以又有些郁闷起来。
不待两个小姑娘胡思乱想,幸亏教堂的神父宣布仪式开始。
“关正飞先生,徐若琪小姐…..”
一对新人穿着礼服,肃穆地站在圣治前面,接受神父主持婚礼弥撒。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集中那对新人身上,教堂后面悄然走进来一个女孩子。
她双手轻轻搭在椅子上,干净细嫩的手指没有涂那种庸俗的颜色,显得清嗜宠记丽脱俗。
她是个好看的女孩子,肤光如雪,唇红齿白,尖尖的鼻端,秀气的眼睛。
她的嘴角微微下垂,但始终都含着笑,却无人知是悲是喜。
她的眼睛中藏着点苦涩,又有点羡慕,总之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
那神韵,正合得上“艳如桃李,冷若冰霜”八个字的考语。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教堂前面,那种复杂的神态,会让人误以为是新郎的前女友。
“我愿意。”
“我愿意。”
新郎和新娘,站在牧师面前先后读誓词,然后他俩交换了一对钻石戒指。
神父向新人致词,新人宣誓、交换戒指、签署婚书,逐一在众人见证下完成。
双方交换指环后,新郎关正飞伸手掀开新娘的面纱,深情凝视着她。
徐若琪抬起头来,看到他的眼睛里去,脸上洋溢着那种平凡的幸福。
两个小伴娘,高兴地朝这一对新人撒出彩色纸屑,笑得花枝乱颤。
礼成之后,观礼亲友纷纷站立起来,围到一对新人身边去。
关母转过身来的时候,忽然不经意注意到了那个美丽的女孩。
关母带点疑惑地看住她,似乎没有把这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认出来。
那个女孩一时猜不到关母已经认不出她了,只是朝她微微笑了笑。
关母觉得唐突了客人,脸上有些尴尬地别过头,没有和她打招呼。
女孩一怔,心里忽然颓然地想,原来自己并有那么重要,并没有那么多人在乎她。
她失落地走到门外,刚想走下阶梯,有人带着惊讶的声音叫住了她,“阿霞。”
林清瑕轻轻一颤,然后又是若无其事转过头,脸上重新挂起微笑。
她怕被他看出不妥,连忙说:“替我给你表哥说声恭喜。”
卢东杰和她并肩站在一起,“你要来观礼,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林清瑕简单地说:“刚好从这里路过,所以走进来看,算是不请自来吧。”
卢东杰转过头,认真地打量她,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
林清瑕拢了拢秀发,“刚才我还在幼稚地在幻想,婚礼的新郎官是你呢。”
她低下头,忽然之间说:“但是当我看清新娘不是我,心一下就变得很痛起来,我是不是很傻。”
卢东杰觉得很震荡,作不得声。
林清瑕沉默一会儿,抬起眼,“如果我说我愿意,你会不会娶我?”
卢东杰不禁愕然地看着她,神情明显迟疑了,一时不知道怎么作答。
忽然此时那边有人叫他:“阿杰,阿杰,快过来一起影相啦。”
林清瑕勉力笑了一笑,“她们叫你了,你不用管我,我先回去了。”
卢东杰伸手拉着她,“既然都来了,和我们一起拍几张照片,玩一下。”
林清瑕摇摇头,脸上露出平静的微笑,“我不太适合出现这里,下午我还有事呢。”
她挣脱了他的手,她已经不想知道任何答案,她只想快速地逃离这里。
卢东杰怔怔站在那里,看着她离去背影,心里不知想着什么。
林清瑕自阶梯间跑下去,一直下一直下,直到马路,一双眼睛变得通红起来。
然后她朝马路的方向一直走,泪珠却不知不觉也掉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