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0kk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祕密的森林討論-第3集片尾花絮熱推-e7x5e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祕密的森林
小說推薦祕密的森林
花絮一:
几年前,在京畿道内某市区郊外的一座荒山上面,天色将晚,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正有两道身影在艰难地往上爬。
“呼……呼!主编,我不行了……”
上山前还特意把头发绑成马尾辫的英利一甩头,气喘吁吁地放下手里的登山杖,摆着手说:“还是您先上去吧……呼,我等会儿再跟上来……”
走在英利前头的年轻人回过头来,不像工作日那样用发胶整理的散乱刘海之下,是一张隐隐透着无奈、也比几年后要冷漠和生硬许多的脸庞。
金主编皱着眉头望了望山路的上端,又眺望了一眼远空红霞染成一片的天际,走到英利的身边说:“再坚持一下。天很快就黑了,我们如果不能及时找到落脚的地方,走这样的山路很容易出危险。”
“所以说啊!”
往常在大都市里被养得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英利瞧着似乎已经临近极限,她终于忍不住弯腰喘气地抱怨着:“主编,我们社主要的版块都是娱乐新闻,咱们小组也经常是负责这一块!您这次没事偏偏跑到这么偏僻的乡下来取材,还听那个村子里的人说什么,山上还住着位老人家……不是,这路让我们走都够呛,哪里有老人会住在这上面?”
金主编眉头皱得更紧了,但看到英利的样子,还是耐心蹲下来说:“你刚刚不是也听见了吗?因为妻子的遗愿,那位老人家把她的坟墓修在了山上,每个月都会定期下来。这是我们已经通过很多人证实过的事情,你还有什么怀疑?”
英利在渐渐暗下来的暮色里看看他那双微亮的眼睛,不由就闭眼呼出口气说:“好……那就当这山上确实有人。我们就非要找他采访吗?即便是要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咱们不是还有更轻松和更吸引人眼球的选择吗?”
结果,听到她这话后,男人的脸色便不易觉察地又冷了几分。
七夜强宠
“成记者,”他轻声地问,“你入行的理由是什么?”
“我当记者是……”英利张开嘴,一下子语塞。
她怎么可能把心里的那个真实理由说出口?
最强修真农民
于是,再三犹豫后,双手扶着膝盖的女记者瞅瞅明显意志坚定的上司,又瞅瞅山路上方似乎还遥不可见的重点,只能是摆摆手重新拿起登山杖说:“我知道了……我跟您上去,行了吧?”
金主编挺意外于她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快,但点点头,也没再多说。
“不过……您觉得咱们到了上面,那位老爷爷会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吗?不对,人家会愿意留我们过夜吗?山下的村民不是说性格很古怪吗?”
“放心吧,这种事……”
“啊!”
不等金主编把话说完,他就见到身边的英利脚下一滑,身形往后歪去,心头陡然一惊,连忙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女孩。
电光火石间,惊魂甫定的两双眼睛在近距离的喘息声里,对上了视线……
花絮二:
神武大帝 冰海荒原
“那么,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非常清楚了。”
神情努力维持着平静的女孩重新站起身来,在背后那道复杂的目光注视中,推开了咖啡店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期待您的下次光临,客人!”
耳边传来店员礼貌的送客声,有些出神地驻足在街上的裴珠泫忍不住又回头往上看了一眼。
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恰好刚才那名鞠躬送着她出来的店员回到了柜台里,按下了开关。
“嗡”的一声,那面以文艺风格为主的店面招牌就立刻不再黯淡,亮了起来。
它在夜色里,散发出了一行淡而温馨的霓虹灯光:欢迎来到,秘密森林。
在特意放大被突出的店名上面流连了片刻,重新戴好口罩的裴珠泫低下头收回了视线。
她转身茫无目的般朝着一个方向,嘴里却在用无人听闻的声音喃喃自语:“说起来,‘秘密森林’,用中文应该怎么说来着?意思是……‘藏起秘密的森林’,还是,‘被秘密藏起来的森林’?或者说,两种意思都有?”
话音停住,她转而用还比较奇怪却意外流畅的中文发音轻声念着:“秘密……秘密森林……秘密森林……”
直至她彻底把这个词给练得自认熟练后,口罩后的唇角好像就微微往上翘起,看着相当自得。
“至少我学会的这些东西是我自己的。”
……
“啪嗒!”
站在路边的自动售货机前,裴珠泫提了提挎包的肩带,蹲下身去拿起那罐果汁饮料,来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歇歇脚。
上等女人,下等男
在可爱地左右转头观察完四周后,裴珠泫就偷偷地拉下脸上的口罩,长长呼出一口气,拆开了手里的那罐饮料,喝了一口。
过了一会儿,她仰起头,在边上的路灯照映中,似乎满眼璀璨地痴痴凝视着那一片夜空。
“你到底在做什么呢,裴珠泫?”
她嘴里呢喃着,唇边泛起了笑,却笑得很是无奈,也很是怅然。
“你说实话,这是不是你突然又舍不得了,估计借着允儿欧尼说的话,想要和他最后见一面?”
在寂寥的路灯旁边,长椅上的那道身影在自言自语间放松似的抬起双脚,很快又不自觉地落在了地上。
她喝着手里那罐发甜又沁凉的饮料,忽然垂下头笑了。
“什么最后见一面?如果真见了最后一面,估计又要舍不得了。我自己也清楚。所以说啊,没事非在那时候发脾气干嘛?反正……那些确实是别人的东西。”
“啧,现在事情又被你搞糟了,裴珠泫。”
她用最快的速度喝完了手上的那罐饮料,然后站起来,随手把空罐子丢进垃圾桶里。
听着易拉罐碰撞后发出的清脆声响,她俏皮般地耸耸肩,旋即又一提肩带,转过身去。
昏黄的灯光下,再无一人的长椅旁,空气里只留下了一句轻到像是无意识呢喃的嘀咕。
“希望他之后知道不要生我的气……”
花絮三:
在林允儿神兵天降般出现,然后当着面把人带走后,客厅里的气氛就变得煞是古怪。
过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这份沉默的林允珍就忍不住开口说:“阿爸……您刚刚不会真的在和深时说些不太好的话?您也不是不知道允儿的性格。她是很孝顺你,可是有的事她一旦犯倔的话,家里人谁能拧得过她?”
坐在那边沉着一张脸的林父瞟了大女儿一眼,哼了一声:“你也别装得好像和你没关系一样。允儿要不是从小跟着你,脾气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亡灵禁术
“哎,阿爸!”林允珍也埋怨起来,“您这么说就过分了吧?允儿的事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她和人家林理事谈恋爱,我也没比您早知道多少。”
“所以说你们一个个为什么这样?非要气死你们亲爹是吧?”
“看您这话说的。允儿就是谈个恋爱而已,对,虽然是找了个外国人,但她又不是叛国了,您没事非要把事情变大干嘛?”
林允珍抱起手往后靠在沙发上咕哝:“要我看……深时他确实和允儿很配合。以他的出身和成就,您要再去哪里找脾气这么好的女婿?我都不用猜也知道您和他大致都说了些什么。要换成是我,早不乐意听了。”
“你倒是先和人家亲近起来了?”林父被气笑了,转过身来说,“正是因为他的出身太好了!你妹妹的身份又特别!你觉得他们俩以后结婚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吗?”
“所以呢?”之前在林深时这个外人面前,林允珍多少要给父亲留点面子,这会儿人走了,情况又闹成这样,她也不由得发脾气说,“条件好父母有话说,条件不好父母也有话说。您的意思是,允儿就非得找个不大不小正正好的?”
林父闭上眼,用手捏着眉心,突然放缓语气:“你还记不记得你妹妹前段时间的样子?”
林允珍没好气地笑着说:“她前阵子闹的事情多了,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高兴,谁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时候?”
“就前几天!我有次晚上给她打电话,我从那时候起,心里面就隐隐约约地觉得,你妹妹和这位林理事谈恋爱,心里面的负担很重。”
林父睁开眼,重重地叹出口气。
“你们以为我愿意当这个恶人吗?有些话,允儿她自己藏在心里不愿意说。你说说看,如果我找到她,跟她说如果心里觉得累的话,不如先把这段感情放一放或者干脆放弃算了,她会听我的话吗?”
林允珍禁不住沉默下来。
她没想到父亲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只是在蹙眉沉思了一阵后,她就一甩手站起身来,往楼上脚步砰砰地走去。
“呀,你这是什么反应?”
“哎,我也不知道了!”
站在楼梯上方,林允珍冲着楼下的父亲大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干涉允儿的事对不对,但我觉得还是要让她自己来决定……我相信她!”
林父愣了愣,随后,也面露默然,摇头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