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97n精华言情小說 無限血核 愛下-第35節:船長大人,我是你的人了!相伴-n2eti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無限血核
小說推薦無限血核
海盗们是贪婪之徒,冒着生命危险去发横财。海盗之间只要不涉及利益,只要没有冲突,通常不太会相互为难。
换做以前,一身灰也会选择交涉,尽量和平相处。
但现在,他不会了。
农女医香 筱安宁
“龙服……是一位帝国的骑士。”这点是骑士少年亲口告诉一身灰的。
“他鄙视海盗,想去荒野大陆建功立业。但是帝国秘密任务,让他看到了另一条道路。”
“他将这帮人命名为正义海贼团,明显就是骑士的心态。所以,他才以海盗为目标,四处讨伐。他的麾下狮旗明显是在用正规军的训练方式,训练小鸟号的海盗。”
“而这些人,应该就是急流号的人。”
一身灰是白银级别,还曾经是船长,骑士少年并没有对他隐瞒作战目标。
但正义号始终没有遭遇到急流号。
“急流号的船长,是白银斗士,叫做笛漏。身边有两位黑铁级别的下属。他们也到了这座海岛休整。只不过是在我方登陆点的另一面。”
一身灰怀揣着这个猜测,带领海盗们在礁石群中弯腰前行。
很快,就看到了一艘停泊海边的海盗船。
恶魔契约:吻别冰山首席
海盗旗迎风飘扬,正是急流号!
“什么人?!”急流号瞭望台上的海盗,发现了一身灰等人的踪迹。
“被发现了!”正义号的海盗们有些惊惶。
“怕什么!发信号弹,我们冲上去!”一身灰迅速站起身来,大声下令。
海盗们迟疑:“可是我们人数太少了。”
一身灰冷哼一声:“他们是停下来补给的,一定分派了很多人手。能留在船上的有多少呢?”
“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他们的船吃水很深,一定是抢了一大笔。”
“杀光他们,抢了船,这些都是我们的!”
海盗们顿时红了双眼。
他们从起航到现在,就发生了一场战斗,还是小鸟号这艘没有开张的海盗船。商船一艘都没有见到,早已经憋闷狠了。
受到一身灰的鼓舞,海盗们顿时嗷嗷叫唤起来。
“跟我冲!”一身灰挺身冲在最前方,海盗们紧随其后。
“快、快,发信号弹,急流号有危险,我们被突袭了!”瞭望手看到这一幕,惊惶大叫。
和一身灰猜想的一样,急流号此刻非常空虚。
老公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 池纪
船长笛漏并不在船中,只有黑铁级的大副留守。
太阳从海面上升腾而起,拉开了这场海盗突袭的战幕。
两颗信号弹先后升上高空。
很快就被双方海盗觉察到。
按照约定,正义号的海盗们立即明白,这是发现目标的意思。
骑士少年等人很快得到了这个紧急情报。
鬃戈立即道:“没想到急流号也停靠在了这座小岛,我们要立即出发去战斗!”
少年点头。
信号弹连续两发,表明敌我都暴露了存在。急流号的综合实力并不强,这仗很有胜算。
事不宜迟,山谷中立即杀出一股精锐部队。
“我们先走一步!”骑士少年和鬃戈全力赶路,很快和其他人拉开距离。
鬃戈催动斗气,斗气笼罩他的下肢和双足,这是军队的斗技——急行军。
骑士少年并没有这种斗技,但他的速度竟然也不慢,几乎和鬃戈并驾齐驱。
此时此刻,骑士少年已经将原先的白河斗气,全部转化成了爆轰斗气。
他是龙人形态,每一次前行,都会用斗气在脚底或者后背爆发,形成猛烈的推动力。
歌剧魅影 卡斯顿·勒胡
于是,在砰砰砰……一连串的爆响声中,他像是一颗炮弹,在茂密的雨林中横冲直撞,声势十足。
当他俩赶到海边时,战况正激烈。
一身灰站在甲板上,正和急流号船长笛漏大战。
黑铁级别的大副已经横尸一旁,看脖颈上的伤势,定然是一身灰的手笔。
这位鼠人已经负伤,正在和笛漏、二副交锋。
二副是仅剩下的黑铁斗士。
笛漏则和一身灰同等修为。
“这个鼠人挺有一套。”鬃戈称赞道。
他战斗经验丰富,一眼就推演出了之前战况。一身灰一定是抢先突破到了船上,提前杀掉了大副,笛漏随后赶回来,只能无奈地和一身灰交锋。如果笛漏原本就留守在船上,这样的防御力,一身灰恐怕还登不上急流号的甲板。
一身灰抓住战机,干脆利落的行动,让鬃戈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绝情将军,虐爱契约
“敌方出现新的增援!”
“两、两位白银斗士,糟糕了,笛漏船长!!”
少年和鬃戈一同出现,站立在礁石上的身影,让急流号的海盗们惊慌失措,士气猛降。
笛漏脸色铁青,斗志大减,决定妥协:“一身灰,住手!我船上的东西分你们一半,老子认栽了。”
“一半?怎么够!”一身灰一边假意谈判,一边攻势更急。
笛漏左右遮挡,连连后退:“那就分你们四分之三!”
一身灰叫道:“不够!”
刺剑剑速奇快,在空中划出剑影。
笛漏险险躲开,脸上出现了一道剑痕,鲜血迅速渗出。
“你别欺人太甚!”笛漏脸色铁青,从怀中取出一个短笛,迅速吹奏起来。
在笛声的作用下,一身灰的剑势顿时一乱。
一股强烈的尿意产生,一身灰大受影响,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出现了,笛漏的成名技:法术——尿流歌!”鬃戈双眼一亮,口中喃喃。
别看笛漏使着细剑和一身灰正面交锋,他其实是个施法者。
更准确地说,他是一名吟游诗人。
施法者并不是和近战脱钩的,很多著名的施法者拥有着不俗的近战、格斗能力。
笛漏是白银级别的吟游诗人,他创造出了独门法术——尿流歌,能极大地干扰敌人,让敌人受困于越来越强的尿意,从而攻势受挫。
笛漏依靠这个独门法术,屡屡在强敌手中逃脱。
很多时候,急流号在海上遭遇难以匹敌的强敌,笛漏就使用这个法术,让敌船的水手们纷纷解小手,从而让敌船速度大减,笛漏因此赢得逃脱的时间。
“船长,我支持不住了!”
急流号的海盗们纷纷脱下裤子,站在船舷开始尿尿。
尿流歌是覆盖性质的法术,敌我不分。这也是为什么笛漏没有在之前使用的原因。
“别尿在桅杆上,你们这群蠢货。”笛漏的二副大喊。
但很快,他也脸色发白,承受不住了。
他也连忙退到一边,迸射尿液。
海盗们对于尿裤子并不排斥,尤其是在激战之中。但尿流歌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它的本质是引动目标体内斗气、魔能的紊乱,而身体受到影响最严重的地方就是膀胱和尿道。这两个地方受到刺激,排尿就成了必然情形。
撒完尿之后,这些海盗们顿时好多了。
排尿的确可以暂时减少法术的影响。
但一身灰不能啊!
“可恶,这个家伙……”一身灰受到歌声重点照顾,此刻脸色已是铁青。
他憋的很难受。
而且他是个体面人,就算打死他,他都不会做出当众撒尿的举动。
好在这个时候,鬃戈和骑士少年终于赶到,强行登上了骚尿味十足的急流号甲板。
法术——龙吼!
趁着鬃戈纠缠住笛漏,骑士少年爆发出龙的吼叫。
这个天赋法术并不是范围型的,而是直指单体目标。
笛漏受到法术攻击,强烈的眩晕袭击了他,让他动作一顿,露出巨大破绽。
鬃戈和骑士少年默契十足,抓住战机。
当笛漏反应过来时,他绝望地发现自己的脖颈上已经驾着半兽人的双手大剑了。
国破山河在 华表
“我投降!”笛漏十分沮丧地道。
“你挺有一套的。给你一个选择,加入我们。”龙人少年当场发出邀请。
吟游诗人和魔法师不同,这种职业往往还擅长利用魔法来鼓舞士气。相比较尿流歌,龙人少年更看重这一点。
“就他?”一身灰将刺剑插回剑鞘,听到船长少年的招揽,顿时一脸嫌弃。
“你快去撒尿吧。”鬃戈看到一身灰的铁青脸色,好意地提醒道。
甜心可口:首席霸爱100遍
一身灰抿住嘴唇,身姿笔挺,没有动弹。
笛漏咬牙不语,情势比人强,但他又不想屈居人下。
身为船长的日子,可比成为他人下属要自由爽快得多。
而且笛漏败的很不甘心。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他在海上遭遇强敌,借助急流号还有尿流歌,他很可能就逃走了。
但是这一战,他是因为补给被人捉到。急流号的特长都没有发挥出来,大副就被一身灰突袭斩杀。之后,骑士少年和半兽人迅速增援,让笛漏无法夺回急流号。
看到笛漏犹豫,鬃戈冷笑一声,配合骑士少年道:“不想加入,那就死吧!”
笛漏心头一跳,连忙叫道:“别、别、别!我加入,我加入还不行嘛?”
“看来这趟回去,要补充一些契约卷轴了。”骑士少年暗想。
但这个时候,苍须等人赶了过来。
老学者看到是笛漏,便向骑士少年建议:“还是把他交出去吧,他的赏金可有一万金币!”
“这么多?”骑士少年、鬃戈等人都感到意外。
“哼,我可是不一样的吟游诗人。”笛漏笑了一声,微微昂起头颅,表情有些得意。
“的确很不一样。”一身灰想到了尿流歌,脸上嫌弃之色更浓了。
“喂,你真的不去撒尿吗?硬挨苦熬对你的尿道不好,当心产生后遗症啊。”笛漏揶揄一身灰。
一身灰冷哼一声,脸色更难看了。
“那就把他交出去吧。”骑士少年忽道。
“啊?”笛漏大惊,不是刚刚才招揽我的嘛?
“的确,有一万金币呢。”鬃戈点头。
校园极品学生
“等等,等等。我可是白银级!还是一个施法者!”笛漏焦急起来。被上缴出去,他很可能被公开处刑,最好的结果也是成为阶下囚,被囚禁在暗无天日的监牢里。
和这个下场比起来,哪怕成为他人下属,也是沐浴在自由新鲜的海风之中啊!
“一万金币的确比不上一位白银级的伙伴。可是,我如何保证你的忠诚呢?要知道,能约束白银层次的魔法契约价格很高,我手头上可没有。”骑士少年故作为难。
“我有私房钱!不只是你们眼前的急流号,我还有宝藏,埋藏在其他地方。购买魔法契约的钱我出了!!”笛漏大喊。
他欲哭无泪,这算是什么事?还有让俘虏自己掏腰包,去约束自己的?
校草挚爱:你是我的绝对baby 不孜娃
“嗯……”骑士少年一副犹豫,正在考虑的样子。
“还要考虑什么啊?!”笛漏比骑士少年还要着急,“龙人船长,你是如此的英勇威武!从今以后,我小笛就是你的人了!”
“嘁。”一身灰望着急吼吼的笛漏,心中的鄙夷达到了最大。
就这样,急流号和急流号的船长投靠了骑士少年。
正义海贼团再次得到了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