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gi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五章 約起相伴-qdjtp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看着任建模的档案,心里感慨万千。
如果只看任建模的档案,绝对是又红又专。任建模读过私塾,原来是游击队员,作战勇敢,擅于学习。游击队并入新四军后,与日军作战屡战屡胜,先后担任排长、连长和副营长。还在抗大五分校进修过,算是自己培养的军事干部。
皖南事变后,任建模冲突到上海寻找组织,却被警察局逮捕,随即叛变。
对任建模在上海的这段经历,组织上并不知晓。虽然胡孝民认定任建模已经叛变,但上级要求他再次认证,这就给他的新任务。一旦认定任建模叛变,才能制裁他。
胡孝民只是听郑士松的一面之词,本着对同志负责任的态度,再次认证也在情理之中。
对上级的要求,胡孝民也能理解,身为一名潜伏者,如果组织上因为某人的言论而怀疑,甚至断定自己就是叛徒,他也会很悲伤。
如何找到任建模是叛徒的证据?
琴音
关键还在史菊生身上!可胡孝民不能直接问,甚至也不能侧面问。
胡孝民抽着烟,一遍一遍地思考着,史菊生一定会保护任建模的身份,如果让中国人出面,他会很警觉。所以,最好是找日本人。
什么样的日本人,才会与看守所的任建模发生关系?
宪兵队、76号的便衣宪兵分队,可只要提任建模,以史菊生的聪明,马上会想到,可能与自己有关。特别是任建模出事之后,回头再想起来,怕是会怀疑自己。
蓦然,胡孝民想到了一个人,他拿起电话,给劳工营拨了个电话,找军曹渡边英勇。
恋上贵公子:校园协奏曲
渡边英勇是宪兵队渡边义雄大尉的亲弟弟,原本在蔡路镇驻守当伍长,被我军俘虏后,是胡孝民亲自出面营救出来的。
自那之后,渡边英勇对胡孝民就很感激。在他哥的操作下,渡边英勇没再去一线,而是调回了市区,在劳工营看管犯人,同时军衔也从伍长提升为军曹。
胡孝民用日语笑吟吟地说:“渡边君,怎么样,好久没一起喝酒了,今天晚上喝一杯如何?”
武林萌主
渡边英勇接到胡孝民的电话,很是高兴:“好啊,明天正好要来接人。”
胡孝民说道:“晚上我来接你。”
良田秀舍 郁桢
下午,胡孝民正准备去接渡边英勇时,突然接到焦一诚的电话,约他见一面。焦一诚的语气很急切,胡孝民改变了主意,渡边英勇喝酒晚一点也没事。
焦一诚见到胡孝民后,满脸焦急,低声说道:“刚接到重庆的电报,上海竟然还有个第三情报组,并且新的上海区长,上面有意让三组的组长兼任。”
胡孝民诧异地说:“三组组长?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焦一诚叹息着说:“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原来是张小通的人,张小通被杀后,他没与特工总部合作,将中统剩下的人联合起来,最近又派人与重庆取得了联系。”
千金夫人 夏染雪
胡孝民安慰道:“魏生凡、喻铁英、柏仲超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返,这个三组组长,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对了,他叫什么名字?你们有联系吗?”
焦一诚摇了摇头:“不知道,此人非常谨慎,不与一组和二组发生直接联络。我只知道,这个三组组长有个代号:枫叶。”
胡孝民心里一动:“枫叶?”
他突然想起,在鸿莲公寓203房间,张小通留下的一个本子上,就有这个枫叶。一直以来,他都想找到枫叶。胡孝民以为,枫叶可能离开了上海,没想到,枫叶不仅留在上海坚持抗战,还拉起了一个班子,成立了情报三组。
目前中统在上海有焦一诚的潜伏组、吴承宗的情报组,再加上枫叶的情报三组,差不多可以成立上海区了。
枫叶如果真是张小通留下的人,无论是能力还是资历,都要胜过焦一诚。上面让枫叶当区长,也无可厚非。
焦一诚问:“你知道?”
他来找胡孝民,就是希望借助胡孝民的力量,在枫叶还没上任前将之除掉。焦一诚为了这个上海区长,已经无所不及其极。
胡孝民说道:“曾经听说过,但没见过本人。如果枫叶是区长,你肯定是副区长。到时候,总能见到他吧?”
在对付中统的这些人方面,他和焦一诚是站在同一战线的。中统的很多人,包括投靠76号的人,工作性质和方法都没有改变,依然是反共为主要目的。
焦一诚目光中透着狠毒,斩钉截铁地说:“不,这个区长必须是我。”
胡孝民笃定地说:“只要能找到枫叶,你就是区长。”
在这件事上,他与焦一诚是站在同一战线的。
焦一诚说道:“我会请求重庆,三个组必须联合起来,至少组长要先开个会,碰个头。”
胡孝民微笑着说:“这个办法好。”
焦一诚走后,胡孝民开着车子去接渡边英勇。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这个“枫叶”到底是谁呢?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突然冒出来的人,什么身份都有可能。
暴君,本宫来打劫
或许,焦一诚与他见了一面后,一切就都知道了。
胡孝民拉着渡边英勇到了虹口,找了一家正宗的日本酒馆。渡边英勇喜欢喝日本清酒,更喜欢看日本的艺妓,这些不仅能满足他视觉和听觉,也能缓解他的思乡之愁。
胡孝民等喝得差不多时,随口问了一句:“渡边君,明天你接的人是接到劳工营吗?”
爱在巴黎时 青果青橙
渡边英勇点了点头:“不错。”
庶女攻略 吱吱
胡孝民问:“会去南市看守所么?”
渡边英勇说道:“当然,那里有不少反日分子。”
胡孝民低声说道:“我建议,把新四军的人都带走,特别是那些公开了身份,还胆敢公开宣扬共产党思想的。”
渡边英勇微笑道:“哟西,胡君的想法与我一样。当然,你要是有什么想照顾的人,可以跟我说。”
胡孝民突然说道:“暂时还没有,渡边君,你知道吗?抓到劳工营的人,有些其实是无辜的,只不过运气不好,或者说错了话才被捕的。如果你想赚点外快,可以在这些人上面想点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