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4eg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 ptt-第五百九十四章 學術之爭展示-lomtp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第二日开始,大家又都重回正轨。除了银须矮人内部有些别扭的感觉外,其他人又过上那规律,或者说有些单调的生活。
某人的数学课程虽然开天窗三天了,但幸好有芬来代课。凭她的程度,当然是将一整个班级轰杀至渣,嘴也嘴得全班成渣,拼硬底子实力一样将班级上所有的魔法师同时碾压至渣。总之全方面的压制,没人敢对前魔王大人提出任何意见。
林的回归,倒是让作为数学课学生的一干魔法师、大魔法师,以及一些虽没有魔法天赋,但聪明才智一点也不输给法爷的人们松了一口气。听巫妖的数学课,对他们来说,压力太大。
这是因为数学可不像其他学问,在对与错上有模糊的空间,数学上的正确与错误是相当明确的。这也造成了教数学的芬,面对其他人所犯的错误,是会毫不客气地喷垃圾话。
区区风华
虽然跟言词粗俗的羞辱行为还有一段距离,但也没有多少个法爷忍受得住。比起来某人在课堂上的态度,尽管有些话不中听,但那简直就是温柔婉约呀,由不得众人不怀念。
回归正常的授课之后,数学与生命课程的进度,是有条不紊地在推进着。
教授生命课程的芬,当然是继续指使着一群很开心地观察着微观世界的人们。指导他们如何更有效的纪录,并集合众人之力,探索起大部分仍是属于未知的微生物世界。
至于数学这门课程,虽然在课堂上是风平浪静的,授课的人也只是按照自己所安排的进度,一步步地将他所知的这门学问传授出去。但事实上在台面下,关于数学的讨论可是波涛汹涌。
不过对于还没真正踏进圣城埃斯塔力最顶级的学术圈子,事实上没兴趣,也不知道有那玩意儿的某人,当然对于数学引起了多大的争端是一无所知。因为大部分的麻烦,都是由大魔法师卡班拜以及来此学习的魔法师们挡了下来。
固定来上数学课程的魔法师们,在各个层级的学术圈子里都有人在。单纯论那些有名望、有份量的人,其实力总和大概占了埃斯塔力顶级学术圈子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样的能量动起来,毫无疑问是撼天动地等级的。
拽公主的王子 忆·雪娘
真祖的二次元
这也意味着,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尽管这些人不一定齐心,但是当事情一直无法有个让人满意的结果时,且有关他们自身的利益,也会趋使这些人联合起来施加压力。
就好比在夏季尾声的某日,课程结束之后,大魔法师卡班拜留下了林。来到数学楼中的教师休息室,并且正式提出了邀请。
“所以说,有一个我无法拒绝的晚宴必须要出席?”林问道。
不知道是因为天热还是心虚,大魔法师卡班拜擦着汗,说:“‘无法拒绝’的说法也许有些过了头,但是阁下出席的话,对未来在圣城中的发展会有好处的。”
“嗯,能请教一下,这个晚宴参加的都是些什么人?”
“圣城中,所有学院的学院长都会出席,还有一些长老也收到邀请。当然,我也会参加。而阁下认识的,数学课上的一些魔法师也会出席。包括……”卡班拜报了一串人名。
这些人算是数学课的固定学生了,所以林对他们也有印象。他们的共通点,就是胡子很白、年纪一大把了。论江湖地位,出行都会有小弟前后簇拥的那种。
而大魔法师口中的长老,就是指年纪、实力与江湖地位都很高的魔法师。算是一种私底下使用的敬称,光有年纪的还混不到这么一个称呼呀。
“感觉上像鸿门宴呀。”林喃喃自语道。
“鸿门宴?那是什么?”
懒得跟文化不同的人解释太多,林又问道:“那么这次宴会的主题是什么,学院长阁下总能够透露一下吧。”
跟贵族纯粹打发时间与培养人际关系的宴会不同,在圣城中的魔法师们所举办的宴会,都是有明确目的性的。按照某人的理解,好听一点的说法可以叫‘附带吃吃喝喝的研讨会’,实际上将之称为‘斗技场’也没有问题。一言不合就开片,那简直是家常便饭。
这也没办法,谁叫迷地的魔法就是这么一回事。口水战再多,最终还是实力说话。
所以魔法师宴会的主题是什么,问清楚是很重要的事情。
仙朝降临 上江君
大魔法师卡班拜苦笑了一下,说:“就是为了阁下这数个月来所教授的数学而来。”
某人一愣,大魔法师卡班拜才解释起这近三个月来的种种。
首先,在之前控诉林盗窃其家族知识的尚缪拉,其背后的缪拉家族真的拥有一本和数学有关的古文书。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支持他们出面做那种事情的原因。
尽管最后被某人一阵乱踩,加上其他大佬使力,那几个炮灰般的出头鸟全吃土了。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大佬们的交手仍就围绕在那本古文书上面,直到前一阵子才消停。
支持林的魔法师们,透过某些不可说的管道,拿到了那本古文书的抄本。翻开一看,众人讪笑。不光是因为书中用语与某人所传授的数学不尽相同,甚至还有几处谬误,基本上是认真听讲数学课的人,所不会犯的逻辑错误。就抓着这几点,众人就与那些找事的大佬们打起了擂台。
但真正让那些大佬们放弃继续争执的理由,是因为某人的数学课进度已经超出了那本古文书的范围。之前还能用知识相似,来源有疑虑的说法,去攻击某人教授数学的正当性。
但是当所讲的东西已经不再局限于古文书中的知识时,这样的说法就难以为继。所以对数学知识有想法的大佬们,就只能另辟途径。
其次,就是‘数学’这门学问该怎么定位?
让魔法师们如此纠结的,就是因为数学不是魔法!不但跟魔法没有关系,只要脑子清楚一点的正常人,最基本的加减乘除还是可以理解,并且在生活中应用的。
当然,假如某人按照正常程序将这门学问上缴给魔法师协会,协会就有理由插手其中。但偏偏当初冒出头找麻烦的人,下了一步昏棋。就是让协会负责承办知识审核业务的办事员,以‘数学无关魔法’的理由,驳回了某人上缴数学的申请,只收下了其他魔法知识待审核。
他们的本意是让数学创作者的名份无法确定下来,其他人就有从中做手的空间。谁知道后来全盘计划都被打乱,那门学问成了谁也碰不得的烫手山芋。因为,真的没有人懂得比那一位还多呀!
圣城的学术风气由来已久。不对付的两方人马,针对对方攻关的课题,用各种方式妨碍、窃盗、抢先发表的争执也时有所闻;抢占他人成果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但总归起来,还是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在。
先上缴给协会的人就是赢家。但也不是拿个标题或魔法的名字交上去,就能算数的。这时负责审核的承办人员,就相当重要。上缴的魔法知识是否完整;他人按照步骤施法,能否正确使用出该魔法的效果。假如东西是残缺的,那凭什么请求协会收录。
假如遇到被控诉为抢占的案例,则是以理解深的一方为赢家。毕竟对宣称拥有该项魔法知识的人,结果却是自己连使用都不熟,这种情形如何说服得了旁人。
当然,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总是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台面下交易。但在台面上,至少要能够服众,这才能说的过去。
然而数学让那些有心人所面临的窘境,却是之前所不曾遇过的。即便将已经半公开,也就是授课完成的那些数学知识占为己有,结果人家还在那边源源不绝地抛出更新的知识,而自己却只能慢一步上缴给协会,并且宣称是自己的研究成果……是头猪都知道背后有什么猫腻!
偷吃也要懂得擦嘴。这是魔法师们对于龌龊的学术之争,最基本的一个要求。
妙手邪医 戴仲马
最重要的一点!绝对不允许有明着硬抢别人成果的事情发生。今天对别人明着抢占他人成果是持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没有去帮助受害的一方;那么当明天抢到自己头上的时候,会有人帮助自己吗?
远东帝国 东人
另外,容许这样明抢的事情,容许了一次,会不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到最后是不是大家都防着其他人,变得不愿意公开自己的成果?那么魔法师协会数百年来的努力,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互信和制度,岂不是毁于一旦。
所以这是一条不容触碰的红线,谁碰谁死。协会养了一堆监察官,可不是只让他们在外作威作福用的。魔法师之间,也没有什么死缓或徒刑的说法,一旦动手就是杀全家,没在客气或假慈悲的。
而在数学这档子事上,尤其让人吐血的是,耿直的某人居然就这样不再试图上缴相关知识。据被发配的办事员所说,当初某人送上的可是一整套学问呀!光纸本就厚厚的一沓。就因为负责承办的人员,上头有人交代,加上自己也从头到尾都看不懂,这才打了回票。
红颜怒倾天下
如今数学知识在圣城内唯一合法的取得来源,就只有去卡班拜学院听讲,得到该节课程放在论坛上,以密码设置观看权限的讲义。而且还只有该堂课的内容。
逃婚99次:萌宝送到,请签收
这年头的迷地论坛,把有偿的东西搬到公开区,还以大侠自居的人还没能出现。当然这也跟众人都是以实名登录,不时有真人PK的论坛风气有关。
海贼之帝皇之子
现在的状况简单地说,就是没来上数学课,进度跟不上,又想捡便宜的人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