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f0r精华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笔趣-第1129章 危急的基里爾熱推-v6oty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瓦洛沙少校猜对了旅长同志的真实想法,马拉申科的确没有追加下达任何追击敌人、扩大战果的命令,仅仅只是让部队抓紧时间赶紧清扫战场、抢救伤员,尽快准备好后撤转移。
“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旅长同志。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这帮德国佬已经打算和我们拼死在阵地上了,现在看来他们好像是勇气不足。”
离开了座车的马拉申科刚一下车,就遇上了过来和自己碰头的库尔巴洛夫。
面对库尔巴洛夫的慨叹,感觉自己已经连走路都有些飘飘欲仙的马拉申科站稳了脚跟、强撑着高强度战斗后体力透支的身体,望着那帮子党卫军败退下去的方向开口回道。
“他们是来当征服者的,不是专程来这儿交待小命的,这帮杂碎对自己的那条烂命还是相当爱惜的。我们可是在保家卫国,他们凭什么和我们比战斗意志?”
因为自己独一无二的穿越者身份,马拉申科在很多时候都迫不得已说一些假话、来搪塞自己的战友、保护那个只能有自己一人知道的秘密。
阡陌十年情奈何 夜尽雨阑珊
但这一次,马拉申科说的却是发自内心的实话。
论战斗意志,马拉申科从不觉得自己的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会输给任何一个对手,即便是那些由亡命狂徒们组成的狂热党卫军精锐,照样无法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是不是在吹牛,光看战斗的结果就已经答案明了。
这块反复争夺的血腥阵地现在的归属权,依旧是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还有配合在一起协同作战的近卫第九空降师,换句话说就是仍然属于苏联红军。
天灵地宝 舞马长枪
警卫旗队师又能怎样?一场拼的连狗脑子都打了出来的你死我活近身厮杀战之后,第一个认怂夹着尾巴仓惶逃跑的,照样还是这群进攻的时候来势汹汹的党卫军渣滓。
进攻的时候冲的有多猛,撤退的时候败的就有多快。
连阵型都已经乱了分寸的警卫旗队师残余部队,就像是被偷了家的蜂群一样一窝蜂地乱哄哄撤了回去。
这个时候如果能立刻集合起进攻力量来一波反突击,马拉申科不敢说能反推警卫旗队师的主阵地、一举收复整个十月国家农场,但至少把这帮败退如潮水的混蛋留在阵地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凭那11路公交车的两条腿还想和履带比速度?扯淡!
“可惜了,要不是屁股后面随时可能着火,老子他妈今天就让你警卫旗队师知道苏联大地的险恶!”
再怎么想要扩大战果也不能忘了当下的头等大事,瓦图京不久前才拍给马拉申科的那封电报里,可是把情况的危急性用白纸黑字写的一清二楚。这个时候要是再因为贪人头耽误了时间、被德国佬包围在这鬼地方,那对马拉申科而言才是真的拣了芝麻丢了西瓜、得不偿失。
最后眺望了一眼敌人败退方向的马拉申科收回了目光,当下的急迫情况已经不容许把更多的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马拉申科告诉自己必须赶紧处理好最优先级的事情。
“去把你们营的伤亡损失报告赶紧统计出来,把受伤的同志妥善安顿好、送去野战医院收治,另外再派个人去找卡拉莫夫,叫他想办法处理那些还能修复的坦克,告诉他是我的命令,一定要用最快速度!”
库尔巴洛夫一听这话,立刻意识到旅长同志这是又进入了严肃状态,自己当然不能在这时候往枪口上撞,不然的话那就叫不长眼了。
“是,旅长同志,我这就去亲自处理。”
望着冲自己一道立正敬礼后的库尔巴洛夫,一瘸一拐地用最快速度离去、执行命令。差点忘了库尔巴洛夫是一个失去了一只脚、用木头雕出来的脚当拐棍使的残疾人,望着那道不屈背影的马拉申科一时间难免有些唏嘘。
“总是不缺这样的纯爷们,我真是身处一场伟大的卫国战争。”
内心暗叹感慨着的马拉申科脱下手套、给俩爪子透透气的同时刚一回头,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搀扶着基里尔到坦克外面来的伊乌什金。
梵天界
炮塔之上的二人背影明显显得有些不对劲,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自己这不好使的脑袋,怎么就把全车身体情况最差的基里尔差点给忘了。担心基里尔是否还能撑得住的马拉申科二话不说,赶忙向着本就相隔不远的座车甩开大步跑去。
盛世娇宠:侯爷夫人不能惹 风七七
“小心,小心点!基里尔。有我扶着你,别怕,轻点出来,谢廖沙已经去叫美国佬医生了,你再坚持一下!那个美国佬最会看你的病,别担心。”
身为炮手的伊乌什金与作为装填手的基里尔可谓是一对黄金拍档,伊乌什金非常感激基里尔总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把炮弹推送入膛,好让自己赶紧手刃结果掉一个接一个的德国佬,让那些垃圾坦克们尸首分家、炸成火棺材。
眼下依旧涨红着脸而呼吸困难的基里尔需要人帮助,伊乌什金自然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理。
马拉申科不单是全车人的车长、更是整个旅的旅长,战斗结束后第一时间赶紧下车前去处理其他事情无可厚非。所以自己必须自告奋勇地承担起照顾基里尔的职责,这在伊乌什金看来是自己必须且应尽的责任。
等到马拉申科快步跑到坦克旁边时,先一步滑下车的伊乌什金已经慢慢地、一点点地把躺平在炮塔上呼吸困难得基里尔,给抱在自己的怀里一点点接了下来,将基里尔靠在坦克旁好让自己的好兄弟感到舒服一些。
这一套繁琐的抱人体力活儿,对于身高只有一米七出头的伊乌什金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他甚至还得脚底下垫着随手捡来的德国佬钢盔,才能把手伸到足以够着炮塔上躺平的基里尔肩膀位置、而后才能将之一点点地小心抱下。
总裁的蜜桃小娇妻 小爱芽
“基里尔,基里尔!看着我,我是马拉申科!保持呼吸,慢慢地、平稳一些,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安全了!不要着急大口喘气,慢慢来,先让肺平静下来,对,就是这样!慢慢地,一点点来。”
围在基里尔身边的马拉申科和伊乌什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而在不远处,喊来了“美国神医”卡拉切夫的谢廖沙二人正在加速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