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3nv熱門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248章 下面呢?讀書-8do6t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在看到老许的那一刻,贾平安觉得老天爷还是眷顾自己的。
从他到了大唐以来,除去表兄之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老许这个奸臣。
不管老许有多少缺点,但他却始终不渝的护着贾平安;不管是贾平安犯了何事,许敬宗都义无反顾的为他撑腰。
老许此刻在逃命。
“小贾!”
什么矜持,什么官面子,在贾平安的面前都不顾了。
贾平安策马而来。
追杀许敬宗的有三人,见贾平安来了,有人喊道:“拦住他。”
一个男子策马回身,盯住了贾平安,“扫把星!”
贾平安的眼中只有老许,双方不断靠近。
“杀!”
男子挥刀,贾平安格挡。
铛!
男子收刀的速度快的让贾平安有些意外,第二次攻击随即而来。
贾平安顺手格挡,然后就冲了过去。
男子一怔,骂道:“胆小鬼!”
他奋力催马追赶着。
贾平安把横刀竖着,磨的光亮的刀面上,能看到身后的男子在不断逼近。
他夹了一下马腹,阿宝心领神会的突然减速。
男子猝不及防,竟然就冲了过去。
从背后砍杀的感觉咋样?
爽!
贾平安一刀剁了对手,前方的许敬宗在策马奔逃。
那两个男子中的一个回头,眼中迸发出了欢喜之色,“杀了扫把星更欢喜!”
两个男子旋即回身,竟然舍弃了许敬宗,杀向贾平安。
许敬宗一怔。
双方快速接近,很快就接触上了。
贾平安格挡,随后冲过去。
“围杀了他!”
两个男子回身追来。
双方不断纠缠,贾平安越发的艰难了。
不是他无能,而是这二人的刀法凌厉,堪称是高手。
贾平安格挡,另一人挥刀斩杀。
娘的!
贾平安躺在马背上,这才避过了这一刀。
“小贾!”
已经脱离的危险的许敬宗策马回头,目眦欲裂的喊道:“往这边跑!”
廖全正在配合着百骑和对方厮杀,见状喊道:“使君快跑。”
你是雍州刺史,皇帝的心腹,咱们为了你在拼杀,你不跑还等什么?
可许敬宗却疯狂的打马冲向了贾平安。
他记得自己在先帝驾崩后被弹劾的场景,那时候他就像是一条癞皮狗,除去李治之外,再无人多看他一眼。
他去了华州,见到了那个扫把星。
他当时的念头就是镇压了那个扫把星,然后作为功劳汇报上去。
可最后他却一步步的放弃了想法。
若说在华州时贾平安是依靠他,那么进了长安城之后,贾平安已经能独立的生存了。
贾平安在长安城立足后,没有翻脸不认他这个奸臣,没有撇清,反而处处都在帮衬他。
极品特工(邪神归来)
这个小贾……
老夫难道就是那等无耻之辈吗?
许敬宗只觉得热血沸腾。
“杀贼!”
贾平安连续格挡,那边的包东喊道:“去保护参军!”
雷洪带着两个百骑冲了出来。
可远水难解近渴。
贾平安被二人围杀,不断格挡退避。
“闪开!”
许敬宗来了。
此刻他已经不再是这些刺客的目标,所以疏忽之下,竟然被他砍中了一个男子的背部。
男子回首怒不可遏,一刀就把老许砍得面无人色。
“杀!”
贾平安心中一急,就冒险冲杀过来。
对手一刀擦着贾平安的头顶掠过,他伸手抓住了对方,双方纠缠在一起。
“阿宝!”
阿宝长嘶一声,猛地人立而起。
马蹄重重的踩在对手的腰部,惨叫声中,阿宝落地疾驰。
它冲向了另一个男子。
一刀,贾平安就差点扑街。
娘的,原来高手有那么多?
经历过沙场厮杀的贾平安,此刻被这等世家圈养的死士杀懵了。
几番格挡后,他发现了这些死士的规律。
他们的刀法出手就奔着致命处,没有什么花哨的手段。
所以你无需去管旁的地方,致命处盯着就是了。
贾平安的刀法如今早已非吴下阿蒙,几番招架后有了余暇,一刀就劈开了对手,接着喝道:“杀!”
他一刀砍去,可老许上来了。
许敬宗乱刀砍杀,本来在躲避贾平安进攻的男子不禁暗喜,策马冲了过去,一刀劈落许敬宗的长刀,接着伸手去抓。
此刻他们六人已经只剩下了他一人,而贾平安越杀越顺手,他已经失去了信心,正准备跑路。
许敬宗来的恰到好处,让他得了逃离的机会。
但……男子想到了一件事。
若是一无所成的回去,那就是耻辱。
斩杀不了贾平安,杀了许敬宗呢?
这不是原先的目标吗?
男子楞了一下,一刀砍去。
老夫休矣!
许敬宗觉得自己避无可避,闭目等死而已。
快穿系统:攻略狼性boss
铛!
格挡的声音传来,许敬宗睁开眼睛,就见到了贾平安。
二人厮杀在一起,贾平安略处下风。
几次来回后,贾平安露出了破绽,对手一刀砍来。
“小贾!”
许敬宗没有想什么,下意识的就扑了过去。
男子一愣,就被他扑了个正着。
故意露出破绽的贾平安一脸懵逼。
许敬宗和男子落马,二人在地面上纠缠厮打着。
贾平安下马,男子正好翻身压住了许敬宗,举手准备挥拳。
呯!
贾平安从背后一脚就踹倒了他。
包东扑了过来,把男子控制住。
“说,哪家的?”雷洪用横刀抵在男子的咽喉前。
包东喊道:“别……”
恶魔校草只爱我 林烟雨
可却晚了些,男子的脑袋猛地往前撞去,血光闪过,人却笑了起来。
“是谁?”许敬宗怒了。
廖全被人踹了一脚,一瘸一拐的过来,“使君,多半是对头。”
许敬宗怒道:“老夫的对头就没有下死手的,这是谁?”
贾平安淡淡的道:“不必说了,回去。”
这是世家门阀圈养的死士,若是轻易就被弄出了根脚,那还养什么死士?
“小贾!”许敬宗想到自己差点玩完,先是难受,然后就想到了里面的问题,“你既然赶来救老夫,定然知晓是谁干的。说,是谁?老夫要弄死他全家。”
“说了没人认。”贾平安低声道:“柴家。”
“贱狗奴!”许敬宗叫骂了一会儿,也不问柴令武为啥刺杀自己。
老许够意思。
一行人回到了长安城,许敬宗去求见皇帝。
“许卿辛苦了。”李治觉得老许这个心腹真的省心,无需照拂就能茁壮成长。
“陛下!”许敬宗突然哽咽道:“臣在蓝田出来遇到了刺杀,差点就没了。”
嗯!
李治皱眉,“谁?”
“臣不知,当时臣危若累卵,幸而贾平安率人来了,几番厮杀,把刺客杀了,否则……陛下!”许敬宗嚎哭道:“臣差点就见不到陛下了。”
李治深吸一口气,“是谁?”
许敬宗抬头,眼中全是期冀,“陛下,贾平安是得知柴令武家的家仆去了蓝田县,这才追了去。”
李治的眸子一缩,旋即淡淡的道:“可能认出来?”
若是能认出来,他现在就可以拿下柴令武。
许敬宗抬头,木然。
陛下,你莫不是糊涂了?
所谓死士,必然是悍不畏死,并且不能被旁人轻易的认出来。
为啥陈氏的死士要养在宅子里不见人?就是为了这个。
李治觉得自己失言了,吩咐道:“让贾平安来。”
晚些贾平安来了,头发都还没干透。
“你以为柴令武为何动手?”
李治竟然不怀疑他的判断,这一点让贾平安为柴令武默默点了三炷香。
皇帝对你已经是洞若观火了,聪明的赶紧装病,就此别冒泡了,还能得个善终。
“臣得了柴家那几个厉害的家仆去蓝田的消息,第一想到的是蓝田并无柴家的大产业,臣就想到了许使君。”
贾平安看了老许一眼,“柴令武仇恨臣,可臣身正不怕影子斜,于是他就冲着许使君下手……”
李治点头,“朕知道了。”
柴令武为何仇视贾平安,李治非常清楚。而他为何不对贾平安动手?因为这阵子贾平安很是警惕,出入都带着百骑。
既然暂时无法动贾平安,那就弄他在意的人。
一个人恨你恨到了这个地步,想想真挺可怕的。
都市修仙
贾平安告退,李治晚些叫来了邵鹏。
“柴令武最近如何?”
邵鹏还没得知老许遇刺的消息,就按照百骑获得的消息禀告道:“说是能杵拐走几步,整日在家中喝茶。”
茶汤茶汤,这个时代的茶水就是后世的汤,整天喝茶,那就是整天喝汤。
李治沉吟着,良久问道:“巴陵呢?”
“巴陵公主最近经常出门,和一些权贵贵妇们聚会。”
这还是以前的套路:柴令武蹲家里筹谋,巴陵出去结交人。
这对夫妻堪称是天作之合啊!
“果然是天作之合!”李治微微一笑。
晚些他回了后宫,这次王皇后没得消息,萧淑妃成功的拦截了他。
“陛下。”
萧淑妃挽着他的手臂,低声道:“臣妾又梦到了恶鬼。”
得了吧,你这种小把戏玩了多次,当朕是傻子呢?
李治皱眉道:“晚些让医官来看看。”
萧氏拖长声音嗯了一下,撒娇的道:“陛下,还是那个扫把星管用。”
上次那个扫把星弄了个王字老虎,成功的激怒了王皇后,让萧氏大为激赏。
若是再把他弄进宫来,兴许他还能出些别的主意。
李治干咳一声,“他才将回长安,朕也不好让他进宫。”
“陛下。”
晚些李治出了萧氏的寝宫,看着脚下打飘,“去,让贾平安进宫。”
王忠良觉得皇帝真可怜,每次回后宫都被女人围剿。
“啥?进宫?”
贾平安觉得自己要疯。
变身之网吧女老板 涅雨冠霖
伪拜金女的隐秘恋情:契约佳妻 萧灵
“陛下之令,快些。”
宫中的内侍在催促着。
贾平安慢腾腾的跟着进宫,一路到了萧氏的寝宫外面。
“萧淑妃让你进去。”
贾平安抬头,“不妥吧。”
哥可是家伙事齐全的少年,萧淑妃要是喊一声非礼,那李治还不得一刀剁了我啊!
“陛下来了。”
李治来了,贾平安心中一松,行礼后,李治问道:“如何了?”
女官说道:“陛下,萧淑妃依旧觉着精神不振,眼前恍惚有东西在飘来飘去的。”
擦!
这分明就是肾虚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可以推荐一番地黄丸,记得后世但凡有肾虚的话题,这个药就被许多人挂在嘴边。
六味地黄丸,她好你也好。
应该是这样吧。
李治看了一眼贾平安,见他在沉思,就问道:“你以为如何?”
“怕是身子有些问题。”贾平安现在只想甩手,远离宫中。
女官看了贾平安一眼,“陛下,萧淑妃想请贾参军进去。”
这话竟然敢当着皇帝说?
贾平安震惊了,心想萧淑妃这是想坑我吗?
可李治却很是云淡风轻的道:“好生看看。”
说着他就准备走了,贾平安心中暗自叫苦,“陛下,臣觉着该避讳……”
李治愕然,然后莞尔,“少年人莫要偷懒。”
为啥?
嫁鬼新娘:老公好凶勐
贾平安满头黑线,这皇帝啥意思?难道他不怕被绿?
“哟!还是个一本正经的少年呢!真是让人心疼。”那女官捂嘴笑道:“那寝宫里几多人,你一个少年进去能做什么?还担心什么避讳,贵人身体有恙,医官可从不避讳。那些还是壮年人,你一介少年说这个,只会让人发噱。”
啊!
原来如此啊!
贾平安想到了历史上的那些传闻。
脏唐臭汉,若是讲规矩,哪来的脏唐?
贾平安脚步沉重的往里去,女官捂嘴笑着跟在后面。
萧淑妃就坐在窗户边的墩子上,背对着贾平安。从身后看去,那曲线堪称是诱人之极。
有宫女看了贾平安一眼,然后附耳说了一句。
萧淑妃原地缓缓转身,裙子被凳子带着皱成了一团,回身后她微微抬起身体,裙子一下散开,看着多了些魅惑。
她的嘴唇有些薄,脸颊微瘦,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眼睛。
这双眼睛其实不算美丽,但却带着一股情绪,让男人见了就想征服。
贾平安低头拱手,“见过萧淑妃。”
萧淑妃微微一笑,“上次你弄的老虎让那些邪祟消散,可这宫中……上次陛下说是宫中地势低洼之故,可我却以为是有小人作祟。”
所谓小人,那多半是指王皇后。
贾平安低着头不说话。
萧淑妃突然觉得很有趣,“你抬起头来。”
嫡妃天下
这娘们想干啥?
贾平安瓮声瓮气的道:“臣貌丑,怕惊了贵人。”
“这是个会说话的。”萧淑妃捂嘴一笑,那眼睛微微弯曲,竟然多了些可爱。
“抬头。”一个女官过来,伸手挑着贾平安的下巴,轻佻的道:“莫非是有缺陷?”
这特娘的算不算调戏?
贾师傅怒了。
冒牌设计师
你一个淑妃就这般轻佻,难怪人称脏唐。
他抬头,微笑着。
呀!
这个女官一直没出去,就惊讶的道:“竟然是个俊美的少年。”
说着她的手在贾平安的下巴那里摩挲了一下,念念不舍的收回来时,竟然擦着贾平安的脸颊。
这绝对就是调戏。
贾平安知晓宫中的女人除去得宠的那几个之外都是饿汉子,所以马上就收了笑容。
萧淑妃笑了笑,“却是个美少年。”
说的你上次没看过一样。
贾平安觉得女人天生就是演戏的好手,却忘记了自己上次进宫时都是低着头。
等他想起来时,不禁心中一惊。
上次进宫低着头,那是谨慎。可此次为何抬头?因为我得意了?
要谨慎啊!
想到王皇后在盯着这边,贾平安就深刻检讨了自己不尊重萧淑妃的思想。
不管如何,就算是看在阿宝的份上,我也该尊重些。
萧淑妃见他神色凝重,不禁想笑。
什么邪祟,不过是她杜撰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打击对手王皇后。
这个少年倒是有趣。
想到这里,萧淑妃淡淡的道:“我最近时常梦到恶魔侵袭,每每夜不能寐,你以为如何?”
这分明就是忽悠!
贾平安深吸一口气,抬头,认真的道:“天地分阴阳,万物分正邪。自盘古开天以来,有正邪一直争执,打破了天地,于是有女娲补天……”
萧淑妃一怔,旋即觉得很有趣,就单手托腮倾听起来。
“其后人族和妖族纷争,东皇太一……”
宫女女官们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务。
外面守门的内侍也走了进来,整个寝宫内外都在看着那个少年。
“人族被屠戮,万分危急之时,却有圣人出手。圣人出手,那叫做一个惊天动地,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头就按死了千万妖族……”
“哦……”
寝宫内齐齐惊呼一声。
萧淑妃也是如此,她伸手拍拍胸脯,顿时波涛汹涌。
贾平安继续说道:“妖族内部随即内乱,人族得了休养生息的机会……可邪祟却来了……”
“那些邪祟诱惑人类中意志不坚定的败类,从此人类就多了纷争。”
贾平安突然捂着额头,“臣突然头晕,请告退。”
“呀!”
有女官不舍的道:“没了吗?下面呢?”
万界圣师
萧淑妃也听的入神,“这是何故事?”
“这是臣采集了民间传说,翻阅了许多典籍归纳的故事,真假不论,只为让贵人一哂。”
他只是想暗示萧淑妃:美女,什么邪祟都是假的,都是传说。随后萧淑妃自然不会再召他进宫。
可萧淑妃却觉得很有趣。
“听了你的故事,我竟然神清气爽……”
美女,你这话有问题啊!
贾平安只觉得脊背发寒。
要是李治误解了这个神清气爽怎么办?
“你明日再来。”
啥?
“萧淑妃,改日吧。”贾平安婉拒道:“臣在百骑的事务不少。”
“你这是在推却。”萧淑妃冷冷的道:“再推三阻四的,便让陛下镇压了你!”
这个女人竟然这般狠毒?
贾平安赶紧装着打了个寒颤,“贵人,男女有别啊!”
他希望这话能传到王皇后那里去。
可萧氏却起身喝道:“速去,明日不来,便准备去塔底度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