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6dw優秀都市异能 白首妖師 txt-第二百六十七章 釣來名-h8lp5

By Butterfly Hadwin No comments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书经》大儒,往往不通神通术法。
便如这位范老先生,他术法普通,神通更是领悟不多,至于《武经》,他这一辈子,一百年的时间加上,也没有几回与人动手的经历,又怎么可能是某些粗野武夫的对手?
所以,世人皆知,若想对付这些的大儒,便只有以快打慢。
若是在他刚提起笔,甚至还没有摸到笔的时候,直接一刀斩了,最是安全。
可是,若是等他们写罢了这一篇经义,道理成形,借来天地大势,那别说什么武夫,或是擅长术法神通的炼气士了,便是修为高过了他们一境,甚至是面对着一支铁血大军,他们也全然不惧,笔下自有道理生出,什么刀枪术法,都无法撼动其经义文章分毫……
如今的形势便是如此。
范老先生本就借《论国》成名,一篇文章,奠定了如今的声名,形成了自己的理念,就连当年的仙师方尺,据说都受他的理念影响极多,如今又是挟满腔怒意而写,待他文章写就,道理成形,那别说是守山宗了,恐怕就是某位神王到了这里,都不见得能动摇他什么。
惟一的办法,便是打断他。
先二话不说,给他一刀再论其他。
可偏偏,这时候的小徐宗主,被他的经义压住,而周围又有起码十几个金丹,各自封在左右,纠缠着他,以免他脱困而出,威胁到了范老先生,其他周围,守山宗一方人数本就极少,这时候能够撑住,便已经是十分勉强,又哪还有人能够过来打扰了他写就经义?
……
……
“文章经义,浩然大道……”
小楼之中,鹤真章已经被那漫天经义至理吸引,脑袋伸出窗外,露出了一脸敬畏羡慕。
本命乃是《书经》之人,无不向往这等文章大道。
符篆术法,不过小道,惟有这等经义,才是他们心间的追求。
我的绝品女上司 鸿鹄
当然,也只是暗戳戳的追求羡慕一下罢了,别说是他,乐水宗的宗主也做不到这等境界。
“方二公子,那位范老先生……”
孟知雪、梦晴儿等人,皆面露急色,似乎有些压抑。
见得这等文章写就,无论是谁,都会难免心生愧意,如今方二在做的事情,她们便不是全知,也已窥得些许,心间惶惶,不知对错,如今受到了这篇文章影响,那种愧意便更是不受控制得升了起来,毕竟,他们可是与那位写出了《论国》的老儒站在了对立面啊……
“事态不明,何妨再看看?”
方寸平静的坐着,慢慢的说着,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世人皆言,我兄长曾经与范老先生交好,年青时也受了他许多指点,虽然事后两人淡了,但若论起来,我兄长究竟是否真的亏欠了他,也是我说不准的,此前我一直在与你们讲心经之道,于我自己,同样如此!”
“每个人的心间,都有一把尺,衡量着道心是否失衡!”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xiao少爷
“我心里的尺,便是恩怨俩字!”
“正因为我拿不准兄长与这位范老先生之间的恩怨是什么,所以报恩还是报怨,也是我惟一担心的一点,虽然任何事都告诉我,我需要这么做,但倘若他对我兄长曾有恩,那么我就算再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这样把他坑陷了,道心一样也会出现破绽,再难寻得圆满……”
放开女鬼,让我来 渣西
“所以,我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
“……”
“……”
一篇论国,铺在虚空,随着写出的经义越来越多,天地间的嘈乱,似乎都被压了下去。
我的25岁契约娇 秦长青
守山宗一方,似乎被一种无形而庞大的力量,压在了角落,舒展不得。
五宗宗主与长老们对视,眼底似乎都看到了大势已去几个字。
而那些清江城的百姓们,看着范老先生在空中书写经义的模样,也都有些心间压抑。
莫名的,他们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对不起那位如圣人般的老先生。
似乎已经无法有人再阻那位老先生了……
……直到一声尖喝响起!
“亏你还有脸再写这篇文章……”
那个声音,来自一个惶恐而焦急的人口中,正是范家的老奴,他在这一片乱势里,好歹是活了下来,而他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刻,见到了范老先生一篇经义快要写完,他忽然跳到了空中,愤然大吼:“当年仙师方尺,闻你好义之名,与你相交,探讨学问,彼此进益,然你却将他参研的理念道理,尽数抄录,作出一篇《论国》,引动朝歌,博来偌大名声!”
“以至,时至今日,都有人说仙师方尺最初的理念,乃是传承自你!”
“可又有谁知道,这理念,本就是你窃自于他?”
“当初你作得《论国》,清江皆惊,对你敬誉有加,仙师方尺知晓此事,但却没有找你,甚至还说,只要道理现世,有益百姓,出自谁口,并不重要,明明白白,将名声让给了你!”
“可是后来,他发现凌州百姓生机被窃之事,四处奔走,得罪人无数,甚至遭到天行道刺客追杀,而你却在那时候闭门不出,正是那时开始,他才认清了你,才对你彻底失望,亏你有脸后来还让我四处散播他忘恩负义的消息,难道你自己心里真个一点愧意也无?”
“说什么老先生,不过是沽名钓誉的老贼……”
“……”
“……”
不知有多少人,听得这声声大喝,陡然脸色大变,又惊又怒的转头看了过来。
五宗宗主与长老们,一惊非小,眼中已流出了无尽惊怒。
范老先生与当年的仙师方尺的交情,他们也是看在眼里的,虽然知道他们后来不合,但却无人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多也只是当仙师方尺因为凌州百姓生机被盗之事,才与范老先生疏远了而已,对于《论国》一篇,却从来没有人怀疑过范老先生,毕竟这是他的成名之篇。
很萌很火爆:宠狐成后 慕容顾歌
即便后来仙师方尺某些理念,与《论国》相似,也只当他受了范老先生的影响,毕竟,在清江时候的仙师方尺,年龄尚幼,学识未成,受到长者的影响与指点,也是正常的事情!
谁能想到,其中还有这等门道?
清江小巷之中,一身考究黑袍的秦老板,眼中忽然便露出了无尽的杀意,这等杀意,使得身上杀机骤然大涨,就连怀里的猫都受到了惊吓,拼了命的从他怀里逃了出来。
跑出数米远,才回头看着主人,不知他为何忽然散发出了这等危险的气机。
而在花园之中,凰袍女子手里的酒杯,瞬间被烧成了一块琉璃。
道门再兴 白鹿东行
她眼眶一时红到了极点,有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原来,你还受过这等委屈……”
……
……
小楼之中,惟有方寸端坐不动,只是神色阴沉的异常可怕。
这时候无人开口,惟有满面惊疑之色。
……
……
“噗……”
随着老奴的声音响起,范老先生脸色一阵青白,嘴角涌出一抹鲜红。
重生脚踏实地 两颗心的百草堂
这时候,他的心神像是受到了极大的触动,就连正在书写的字迹,都一下子变得有些散乱,整篇文章,已然失了不少神蕴,灿灿金光,也正在飞快变得黯淡,可是他在这时候却忽然咬紧了牙关,转过头去,森森看了那老奴一眼,居然一言不发,继续落笔写去……
但他道心分明已受影响,落笔再难有浩然之气,于是他左掌用力一握,那山河印上,便顿时有无穷力量,急急的从偌大清江四下里流来,加持到了他的身上,旋及又借由他的身体,加持到了他的笔上,竟又接回了那等神蕴,使得他写的越来越快,字迹里戾气也越来越重。
一个字一个字的落下,勾连如龙,铺在空中,文章已近乎成形。
……
……
“他竟是借了山河印上的气运,强行来写……”
五宗宗主及长老等人,已是心里一惊,急急失声大喝。
“他是可以写的……”
乐水宗的宗主毕竟修《书经》,最明此理,低声喝道:“全天下皆知《论国》一篇乃是他所著,此时仅有一个老奴出来说话,又能如何?他道心已乱,所以我们看得出真假,但我们就算看了出来,又无实证,怎能证明他的《论国》乃是窃来的?”
“只是,他的道心已近毁了,于是,他只能强借山河印气运来写……”
“……”
“……”
“哈哈哈哈……”
而在周围众炼气士心间皆已生出了自己的答案时,范老先生的疯癫之色却是越来越浓,他越写越快,最后已是疯狂大笑了起来:“凭你这老奴说嘴,有谁信你?你让那方尺小儿亲自爬出来跟我对质啊?满天下的人都知道《论国》是我的经义,你一张嘴,又有何用?”
重生之步步仙路
疯狂大笑声中,他越写越快,笔迹已显得扭曲而疯狂,但他仍然快要写完了。
金光仍在,天地黯淡,大道轰鸣。
不知有多少人都沉默了下来,看着那疯狂阐述天地大道的老者……
而后,看着他即将写下最后一个字时,借来的气运犹在,气魄仍在,但他手里的朱笔,却已开始截截断裂,竟是在飞快的朽烂,最后一笔尚未落下时,笔已化作了一片飞灰……
仙道苍茫
“怎会如此?”
范老先生在这一刻,瞠目结舌,疯了一般看着手里的笔。